降薪“渡劫”人生百态:有的降薪、停薪留职,有的主动要求减薪

锌刻度 2020-02-27 13:22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锌刻度,作者许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从年后到现在,在这个特殊时期,对于企业而言,业务受到影响而降低已是事实。

现阶段,员工的工资无疑是企业最大的固定支出之一,降薪自然成为降低企业成本最直接的方式之一。

于是,在降薪潮下,开始上演人生百态: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联名信,称卖房卖车也要让员工有饭吃;松鼠AI员工投诉,一月和未来五个月被公司单方面降薪,2月工资被扣65%;名创优品要求全体员工“自愿”降薪,对工作量不饱和员工建议停薪留职。

到底用哪种降薪模式,才能获得员工的理解与支持?这考验着每一个企业在特殊时期的生存智慧。

工资扣除8%发放

“我们也被降薪了。”2月24日,就职于广州某IT公司的赵延对锌刻度如此表示。

这位在几天前,发现存在同行被降薪情况,还信誓旦旦对锌刻度说,自己工资标准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的年轻人,瞬间被这个坏消息打蒙了头,“虽然还没有把降薪通知正式发出来,但红头文件已经在公司上下传遍了。”

想起自己不久前从西南某内陆城市,跳槽到广州这家规模更大的IT公司,只为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和更高的工资。而现在一边是沿海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另一边是被降薪8%后即将发到手的工资,赵延陷入两难境地。

“我们公司发工资是跳着发的,要隔一个月,也即是说三月初要发的是一月份的工资。虽然一月份是正常上班,现在工资却要被降薪发放。”赵延按照这个降薪比例提前估算了一下:本该是13000元的月薪,减去几天的假期,再减去各种五险一金和扣税等,最后扣掉8%,到手就只有9000元左右。

“复工被延迟了这么久,期间又没有工资,估计2月份会更低,房租一交还剩个啥呀,所以现在得夹起尾巴过日子。”他说。

不少公司选择降薪过冬

赵延所在公司,主营业务就是为快递行业,提供辅助其给快递员发放工资的相关软件服务。而众所周知,疫情期间提倡减少出门,公众的线下需求不得不转至线上,这让物流配送需求爆发,也让快递行业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发展期。

复工前,赵延和同事们不止一次庆幸于公司的主要客户是美团、京东这类在疫情下,发展势头仍然强劲的快递公司。然而对整个快递行业来说,尽管2月10日,国家邮政局发布消息称,13家寄递企业已全面恢复,但事实上,积压订单太多、人力复工困难等问题,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

“目前复工的快递人员50%左右。”这自然就对赵延所在公司的业务,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受疫情影响,公司的业务二月受到重创,营业收入直线锐减,不足正常水平的10%。”

即使被降薪后,赵延和同事的生存压力变大,但现阶段大家都会选择默默接受公司降薪的决定,“就算对降薪不满,除非特殊原因,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提出离职的。一方面是,有很多客户公司没有复工,疫情过后公司的营业情况肯定会有所好转;另一方面是,等到大面积复工,有技术有经验的IT人才想要另找工作也比较容易。”

降薪后,她反而松了口气

“眼下公司正处在艰难时刻,这个月就只发基本工资了,业务提成看情况发放,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一下,与公司共克难关。”这天,从2月17日起就开始在家办公的杨琦,接到了来自上司的通知。

虽然是一家互联网新媒体公司,杨琦所在部门的主要业务还是承接来自不同行业的各种线下活动,为其进行线下的推广宣传。不过近段时间以来,疫情让餐饮、旅游等主要依赖线下消费场景的行业,及手机、教育等行业的线下业务遭受重创,自然也让杨琦公司的相关业务受到很大影响。

新榜CEO徐达内近日就公开表示,“以品牌推广为主诉求的自媒体广告投放的确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我们自己的预估,原定2月的类似投放,整体会有30%以上的延迟或取消。”

明显感受到公司及部门正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后,工作还不满一年的杨琦,在收到只发基本工资通知时,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就代表她度过了一场裁员危机,“现在大环境不好,谁也改变不了,肯定是需要员工和公司共同分担才能活下去。其实应该高兴,降薪总比裁员好。”

相比裁员 降薪对员工的伤害更轻

杨琦告诉锌刻度,自己在复工前就看到,像新潮传媒这样的业界大公司都顶不住压力开始裁员,当时就很担心公司会不会熬不过去也开始裁员。

“像我们这类业务还不算熟练、能力也不算出众的新人,很有可能就是被裁掉的第一批。而且,我目前负责的工作内容算是比较简单的,就算是公司后续招人也比较好交接。”她说。

所幸公司没有裁员而是选择发基本工资,但杨琦又有了新的烦恼。

作为公司的基层员工,杨琦基本工资不高,只有3000元左右,正常情况下,加上做活动的业务提成,杨琦每个月至少能拿到6000元,这样的薪资水平,只能勉强支撑杨琦在外独自打拼。

而眼下,扣除房租、水电等费用,剩下的工资连应付基本生活都有问题,“每天在网上下单买菜就是一大笔费用,刚出来工作也没多少积蓄,如果3月份公司还是这个政策的话,或许到时候就必须得向家里伸手了。”

抱团取暖,公司才能活下去

这几天,人到中年的王越林内心无比煎熬,“要么同意50%的降幅,但拿到手的工资没办法养活一家人。要么同意停薪留职,那从3月份开始就一分钱都没有。”

自2月10号复工后,王越林就职的某互联网金融公司就开启了在线办公模式,但在疫情影响下,业务开展得并不顺利,实在难以维持正常运转。降薪的消息是几天前,在公司高层开视频会议时宣布的,随后公司全体员工都收到了来自人事的“降薪倡议书”。

王越林告诉锌刻度,在这份倡议书中,公司为员工提出了两个选项,一是从2月份开始,工资按在线办公“自愿”降薪50%来算,直到公司的情况有所好转,才恢复正常工资;二是2月份工资发放70%,3月份开始在家停薪留职,同样是等到公司运营恢复正常后再参与工作。

对于这两个选择,大多数员工都难以接受,“其实我们从2月10号开始,就一直没闲过,在家办公模糊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实际上的工作量可以说是比在办公室办公更大,就算是接受50%降薪,但马上就要月底了,这个月的工资就减半发放并不合理。”

正当王越林倍感纠结之际,部分宁愿选择停薪留职呆在家里修养身体的同事,在向人事咨询具体注意事项后却告诉他,公司在这个时期对员工工作量的考核标准会相应降低,但不会停下来,也就是说一旦选择停薪留职,工作量达不到要求就有被辞退的风险。

换句话说,公司看似充分尊重员工,给出了两个选项,但如果不想丢掉这份工作,员工就只能接受在线办公降薪50%的选项。

锌刻度整理

一位同行告诉王越林,自己所在的公司在宣布高额降薪后,有一些员工就拿着前两个月的全额薪水和离职补偿直接走人了。在这之后,其公司又恢复了正常的薪资标准。

受到同行启发,王越林告诉锌刻度,他已经准备接受直接降薪50%了,“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现在我真希望一部分员工因为这个自动辞职,这样对留下来的人来说,其实是降低了就业风险,同时也是另一种意义上,为公司减了负。”

事实上,不少企业员工主动要求薪水减半。

木屋烧烤现有140多家门店,5000名左右员工,月营收约为一个多亿元,账上的现金流如果完全不采取任何措施,只能支撑三、四个月。得知这个困难,公司高管自发请愿“工资减半”,随后进行了一次匿名调查,总共收回接近3000份问卷,其中有76%的员工自愿支持,16%不反对。

而2020年2月8日,安徽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公开手撕员工不拿工资的联名信:“感谢你们的大爱,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要千方百计地确保你们有饭吃、有班上。”

可见,企业和员工实际已成为命运共同体,多数员工愿意为共渡难关奉献出自己那一份力量。

降薪是部分公司在特殊时期的无奈之举,公司与员工相互理解,抱团取暖成为“过冬”的必然选择。

毕竟,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