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记”记录者林晨:300万违约金背后MCN和KOL的力量博弈

娱乐独角兽 2020-04-17 09:0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继用镜头记录武汉封城影像而火爆全网、微博粉丝从25万暴涨至500多万后,近日,Vlog博主@林晨同学Hearing在视频中,因自曝同MCN机构“不差旅行”的合作纠纷,再次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甲方权利17项,乙方权利0项,甲方义务5项,乙方义务15项”,林晨这样用数字总结双方的合作合约。以拒绝拍摄一条有关疫情的商务视频为导火索,林晨遭到公司300万高价违约金的追责。

在公众眼中一向贴着自由标签的自媒体内容创作者,同样无法避免职场的不公待遇,迅速引发热议,“敬汉卿”“纳豆奶奶”“王境泽”等大V留言或转发,一系列声援林晨维权的视频出现,控诉和揭露MCN黑公司的行业内幕。

截至目前林晨同学的控诉视频获得B站570万播放量、相关微博2万余转发量的热度,让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见领袖,也即内容创作者)和MCN(Channel Network,网红经济运作模式)由来已久的利益矛盾,暴露在公众面前。

公平自由or契约精神,

利益双方各执一词

MCN作为旨在促进内容创作者高效变现的新兴商业模式,由YouTube在2014年正式定义,在国内可广义理解为短视频和直播领域的网红孵化机构或经纪公司。成熟的MCN机构,可为KOL从红人孵化到运营支持、商业变现予以全过程的指导,同时凭借对创作内容专业性和可控性的把控,得到广告和代理资源方的青睐,达成多方商业共赢。

从2016年规模不足500家的小众和精品,到如今近万家的低准入门槛,国内MCN行业历经野蛮生长,存在KOL缺乏法律意识、MCN机构良莠不齐等诸多问题,在内容创作、利益分配、双方权利义务及违约责任等多方面,并未形成统一的行业标准。

林晨在4月13日发布的视频中称,就后续疫情相关主题商单的拍摄形式及内容,与MCN老板的诉求发生冲突,认为内容角度和拍摄手法属于个人可以把控的创作自由。但对方在协商未果后,认定林晨的严重违约行为并提出索赔,“以他的角度肯定是按照合同违约金来的,取最高是300万”,并声称通过“调整粉丝量”等推广,为KOL的每一条产出视频买单“16万成本”。

此外,林晨还对合作合约中关于劳务自由的条款提出质疑,也即最为诟病的“卖身契”属性。签约后3个月未得到任何平台承诺的资源,林晨曾考虑找工作或求学另谋出路,后因合同相关限制未果。林晨提及公司负责人曾口头答应KOL可另找工作,并将合同中“不得与其他组织签订劳务合同”作“不可以再签订同类型的MCN机构”的解读,实质合同解释权仍在公司手中。

4月14日,与林晨签署合约的MCN机构“不差旅行”,在微博回应林晨的声讨。该声明表示,林晨视频所述“与真相和事实相去甚远”,并同时公布大量聊天截图,分条澄清维权视频中提及的问题,声称“不存在疫情严重阶段借公益之名盈利”、“保护旗下KOL,安全永远为第一位”、“孵化群团队专人分工对接扶持”等,并指出林晨“已经严重影响公司声誉”的违约行为。“不差旅行”创始人曹进则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苦说不出”,将双方冲突解读为“契约精神”的缺乏。

关于此次事件中KOL和MCN的“相爱相杀”,有微博网友如此解读双方诉求,“企业要生存,KOL想单飞”。但事情的真相和双方的权责划分,或许最终需要诉诸于法律的公正审判。林晨在视频结尾表示“会用法律的手段去争取”,并在留言区告知进展,“想告诉大家我已经找到很棒的律师,也听过律师的意见,发过解约律师函了”。

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KOL和MCN的未竟之战

近年来,随着资本的大量涌入,MCN机构迎来了爆发增长,据研究报告预估,2020年中国MCN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同时,MCN的运营形式愈加细分,不同体量MCN机构及KOL的利益分配趋于分化。

2017年起,继美拍和抖音凭借短视频火速吸睛后,腾讯及今日头条等头部平台也纷纷推出“芒种计划2.0”“西瓜视频”等入局MCN,扶持短视频内容创作。2018年,央视、浙江广电、黑龙江广电、山东广电及湖南娱乐频道等电视媒体,瞄准MCN行业进行布局。2019年,有消息称京东将投资10亿孵化5名京品推荐官,打造京东专属的“李佳琦”和“薇娅”。

非传媒类的传统企业,同样想要在MCN的潮流中大浪淘金。2019年3月,家居行业的美凯龙表示,想要借助全国428家家居商场的线下流量,布局MCN业务。4月,主业亏损的女鞋企业星期六募资近30亿元投资MCN机构,跨界电商直播行业,借“网红李子柒月入千万利润”等传言,跃居“网红概念股”,接连收割十六个涨停板。

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MCN机构的生存难度日益加大。根据历年微博红人节获奖KOL的数据统计,papitube、大禹、蜂群、洋葱等龙头MCN机构收获颇丰。依托微博、淘宝及抖音等平台的MCN行业生态趋于饱和,各领域的创作形式和内容日趋同质化。

而将目光聚焦MCN行业内KOL的层次结构,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同样显著。据《2019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统计,截至年底,国内90%以上头部KOL签约或自己成立MCN机构。

2016年,张大奕直播为自家店铺带货2000w的成绩,让市场看到KOL快速变现的巨大潜力。2019年4月,张大奕的签约MCN机构如涵,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作为先声夺人的“网红概念第一股”,在红人孵化数上稳居行业TOP地位,同微博、抖音及快手等平台达成战略合作。

而在被称为“电商直播元年”的2019年,薇娅和李佳琦借助直播相继爆红网络,各自书写下“单场直播引导销售额超2.67亿”和“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的商业神话。其中,李佳琦出身欧莱雅与淘宝合作MCN机构“美ONE”,在“BA网红化”明星KOL选拔计划活动中2脱颖而出,影响力从淘宝“出圈”拓展到全网,待遇不输一线明星。

在头部KOL在利益分配中愈加掌握话语权的同时,需要投入大量内容运营及培训成本和资源的网红孵化业务,在饱和的业内竞争下,走上“广撒网”的快车道。林晨视频留言中“公司签人很多霸王条款,稳赚不赔。你不红,他反正也不会给你钱,没有损失。但是万一哪天你红了,这时候原来隐身的公司就开始突然出现并压榨你”,正如林晨如今的遭遇,似乎逐渐成为MCN行业中的常见套路。

当MCN市场从蓝海变为红海,围绕内容生产和商业变现等的不同环节,MCN机构和KOL的话语权之争,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博弈中。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