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商业模式之争:谁该为恐龙的生存买单|海外头条

若卡 2020-05-14 21:38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若卡,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编者按: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传统纸媒与数字媒体的竞争结局已经基本明朗,至少报纸业已经彻底落败。

今年2月,有160多年历史的美国报业巨头麦克拉奇McClatchy正式申请破产保护。事实上,2004年以来,美国20%的纸媒公司倒闭。

但有一个问题似乎并不明朗,纸媒衰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网络和数字技术是真正的元凶吗?

本期推介文章作者Enrique Dans将日渐式微的报纸或其他将被取代的旧事物比作“恐龙”,他在文章中探讨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谁应该为“恐龙”的生存买单。

文章来自福布斯《谁应该为恐龙的生存买单?》(Who Should Pay To Keep The Dinosaurs Alive?)。

作者提到,最近,法国和澳大利亚重新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谷歌和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应该向被使用内容的报纸付费。

爱尔兰和马来西亚等其他国家也表示,它们正密切关注着这一动向。

波兰正在考虑对Netflix和其他视频点播平台征收1.5%的附加费,以资助国有的波兰电影学院。

另外由于封锁,流行音乐电台的使用减少,Spotify等音乐流媒体服务受到青睐,也许很快,音乐点播服务平台也会被要求征收一项特别税收。

那么,颠覆性的商业模式是否应该被迫支持它们将要取代的组织?陨石能为恐龙提供资金吗?

到目前为止,像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考虑得非常清楚,就像它们不向使用其服务的人收取费用一样,它们也不会因为某些搜索结果而向内容生产者付费。

此前,因为西班牙报纸试图向谷歌索赔,导致当地的谷歌新闻于2014年末关闭,现在其服务仍然不可用。

或者像德国一样,全国所有的报纸都要求谷歌新闻频道继续开放,只需要让它们入驻。

谷歌和Facebook一直在同时建立类似于谷歌数字新闻倡议或Facebook新闻项目的商业模式,比如给报纸几亿美元的封口费,让它们能更好地为全面数字化的未来做准备。

但这并不能改变现实:以前传统媒体赖以生存的广告越来越多地被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垄断,它们只能去争夺残羹剩饭,仍然是个不太令人舒服的事实。

每个广告商都确信,在报纸上登广告的价值无法与互联网巨头的定向广告服务相比拟,传统媒体的收入愈加匮乏。

考虑到广播、电视和印刷媒体在民主中的作用,这尤其引发了一些政界人士的担忧。

作者认为,传统媒体面临的危机还有另外一面。

能够适应新形势的年轻玩家正在涌现,当社交网络开始产生巨大的流量时,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具备良好网络新闻能力的媒体也出现了。

而且它们对驾驭传统报纸取得成功的玩法非常熟悉,应用自如,比如标题党、榜单文和营销稿。

即使补贴或资助传统媒体,所起到的效果不过是人为地维持低效率的竞争对手。作者认为,在每个行业,无论是新闻、电影还是音乐,并不是所有的传统事物都是恐龙。

有的从一开始就能跟上新节奏,也有的无法适应变化,之前的成功反而会成为阻碍创新的主要因素,最终成为输家。没有什么是无可替代的。

有人还在做让互联网公司支持传统的尝试,比如版权保护。互联网可以使用内容,但必须付费。

但这在实践中毫无意义。新闻很难证明其所有权,互联网公司大多并不会一字不差地复制,只是引用某些标题或片段,作为交换,也给纸媒提供了一定的流量。

有趣的是,尽管传统媒体在争取自己的存在感,但一旦互联网公司决定离开,大部分传统媒体就会恐慌并投降,就像上文提到的在几个国家发生的一样。

因此,虽然科技巨头极具价值,但让互联网公司为这一切买单显然并不公平,政府和消费者也做不到。

就像陨石并不能对恐龙负责一样,不能适应新世界的事物难逃被淘汰的命运,即使补贴、资助也不能解决问题,也许恐龙到了时候总会灭绝。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原文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