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这样的公司和中国的产业升级,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西西弗评论 2020-05-23 12:06

编者按:本文转自公众号西西弗评论,作者老C,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

上周末写了两篇关于华为的文章,有些读者表达了一些各种各样对华为的不满。

华为是一家狼性文化的公司。狼性文化,肯定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文化,如果和华为打交道的人都对华为赞不绝口,反而有问题了。对华为有意见很正常。如果是华为的竞争对手,有华为这么一个“友商”,肯定很难受。做华为的供应商,在与华为的谈判中,也不一定会多开心。华为的员工,估计心情也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物质回报不错,一方面工作也非常辛苦。

不少人对大公司有天生的反感。这个也很正常,很多美国人也讨厌华尔街,讨厌大公司。普通的中国人,和华为这样的全球攻城略地的技术驱动的公司,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中国这个国家,中国的企业,取得的每一点成就,都会作用到每个中国人身上。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个现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依赖于中国的产业升级技术进步。

今天先聊聊看上去和华为距离最远的,低端的服务业。

2、

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出国的人们,会在西方国家的物质富足面前瞠目结舌。那时候,在中餐馆洗一天盘子的工资,可能和国内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月的工资相当。《北京人在纽约》中,王起明这样一个交响乐团的大提琴手的在中国的收入,远远不如在美国中餐馆洗盘子。

为什么20-30年前,在美国,一个人在美国餐馆工作,一个月能挣1000美元(相当于8000多元人民币),而在中国,一个餐厅服务员能挣300元就不错了,那时候二、三十倍的工资差别源于什么?

难道美国人盘子洗的好,劳动生产率高,中国人洗一个盘子的时间,美国人能洗30个?很显然不是这样的。美国人洗盘子的水平不见得比中国人高。

剩余价值理论是无法解释这个差别的。美国洗盘子工资高,并不代表美国餐馆洗碗工能够创造更高的劳动价值。中国的餐馆老板,也并没有比美国更黑心。

决定工资水平的,就是供给和需求。在当时的美国,不给1000美元的月薪,找不到餐厅服务员愿意上班。在中国,给300元人民币就能找到。就是这个原因。

20多年过去了,中国的工资水平,和那时截然不同。

现在,在北京如果找月嫂,月薪上万很正常了,好的月嫂都得1万多。北京找全职家政也得6000一个月,半天的小时工,每个月3-4000很正常。餐厅的服务员,估计也得4000-6000了。超市售货员也得类似水平才能找到员工。

难道中国餐厅服务员的生产效率,提高了十几倍?显然没有。企业给员工开多少工资,完全是市场供需决定的。

决定工资水平的,就是供给和需求。现在的中国,不给这个数量的工资,就找不到人干活。

3、

20多年,餐馆服务员的十几倍的工资涨幅来源于什么?有些人说,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但扣除通胀后的工资,也是大幅上涨了。

201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6.45万元人民币,大概相当于9400美元。北京的全职家政,一年能净挣7.2万元,比人均GDP稍高一点。月嫂能挣至少12万,大概相当于2倍的人均GDP,餐厅服务员月薪5000,每年能挣6万,稍低于人均GDP,大致相当于人均GDP的90+%。

而美国,这些服务类工作的收入大概如何呢?

以月嫂为例,朋友在美国洛杉矶生孩子找的美国的月嫂,一天160美元。如果一周做6天,5万美元。不到人均GDP。(美国2018人均GDP 62794美元)。

其他低端服务业工资水平如何呢

为了比较清晰的比较,我这边选择了两个美国的大都市区的员工平均工资做参考,一个是纽约大都市区,另一个是洛杉矶大都市区。用纽约/洛杉矶和北京做类比,应该比较恰当。

2019年美国的工资统计数据,纽约的零售售货员,年工资3.2万美元,餐饮业2.7-3.3万美元,家政2.9-3.7万美元。洛杉矶的数据基本差不多。这三个职业的工资,都只相当于美国人均GDP的50%左右。(如果和纽约/洛杉矶的人均GDP相比,差距更大。纽约市的人均GDP应该在11万美元以上)

美国纽约和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中的低端服务业的工资,大概是全美人均GDP的50%。而中国北京低端服务业的工资,和全国人均GDP差别不大。低端服务业,中国的相对工资水平,比美国高很多。

绝对差距还是有。纽约的低端服务业的工资水平是中国北京的3倍,然而,美国的人均GDP是中国的6倍以上。

中国的低端服务业工资的相对水平(与人均GDP比较),是高于美国的。

4、

决定我们每个人,能拿多少工资,不是劳动的价值,而是劳动市场的供给与需求。20年间,美国的低端服务业工资上涨了多少呢?

我没有找到1995年的美国工资数据。有一个2000年报告。2000年,低端劳动力的工资大约是在16000-20000美元。2019年,纽约和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区,低端劳动力的工作也就是3万美元多一点。20年顶多上涨了50%左右,应该没有跑赢通货膨胀率。

1995年,美国餐馆服务员的工资是中国的20 - 30倍,并不因为美国服务业创造了20 - 30倍的价值,也不是因为95年中国的资本家多黑心剥削,就是因为劳动的供给和需求。

现在,美国餐馆服务业工资下降到中国的3倍,也不是因为美国服务业生产率下降,或中国生产率上升,也是因为劳动的供给与需求。

但这个劳动的供给和需求是被什么驱动,导致中国餐馆服务员的工资,从美国的三十分之一上升到三分之一,差不多翻了10倍呢?表面的原因是人均GDP的上升了十几倍,更深入的原因则是劳动力市场供求的转变。

供求转变的动力,是制造业。

服务业是完全本地化的,低端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很难靠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快速提升。

但制造业是国际化的,资本和技术密集的,资本和技术跟上,劳动生产率短时间能产生质变。

制造业劳动生产率上升,导致整体工资水平的上涨,最终将会影响本地服务业劳动力的供需,从而推高服务业的工资水平。

如果工厂的低端制造业岗位能挣6000元/月,超市就不可能开500元/月的工资,也必须开到4000元/月才能招到员工。自然而然,本地服务业的工资也就上涨了。

同样,制造业的工资上升创造的消费需求,也会让服务业的价格上涨,从而能支撑更高的工资水平。

1995年,为什么美国的餐厅服务员能挣30倍于中国的工资,不是因为他们生产率多高。他们到中国洗盘子照样一个月只能拿300元。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工资水平高,其他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高。竞争压力之下拉高了低端服务业的工资水平。雇主不开这个工资,找不到员工。

5、

一个国家的工资的普涨,首先是部分高劳动生产率的行业和企业带动的,这些企业和行业的工资上涨,会产生溢出效应,工资上涨溢出到其他企业,其他行业,直到到最低端劳动力市场。

高工资企业的溢出效应大小,取决于工资上涨的幅度和企业员工的规模。部分门槛高,就业人数不足的最高端企业的工资上涨,就很难溢出到低端劳动力行业。

一个国家健康的产业结构,应该是高中低三者都存在,这样,高端产业的进步和生产率提高,才能溢出到全部行业,惠及全部人口。

美国的过去30-40年的贫富差距扩大,和中间层产业外流有很大关系。新增加的高薪岗位就业人数不足,向下的溢出效果又因为中间层产业的缺失,无法继续惠及低端劳动力。

这个也是美国低端服务业工资上涨跑输通货膨胀的原因之一。

在二十年前的中国,外资咨询公司,投行也有拿GLOBAL PAY(全球统一工资)的金领阶层,但这部分人人数太少,高工资的溢出效果,就差很多。

今天就写到这里,下一篇再继续写。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华为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技术( ICT)解决方案供应商
未透露 / 企业服务 / 深圳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