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就业先行”:它将如何改变“斜杠青年”人生命运?

极点商业 2020-05-27 11:52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极点商业。

乾隆33年(公元1768年),一位名叫黄景仁的19岁天才少年,在一贫如洗、数次科举不中后怀着复杂心情,写下了一首诗,其中就有名传千古的两句: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遗憾的是,作为著名书法家黄庭坚的后裔天才,黄景仁满腹经纶却穷困潦倒,更别说自由创作机会,最后35岁那年就英才去世。

在那个年代,读书人或许只有“学而优则仕”这一条道路。就连杜甫诗圣,晚年因无钱治病,病故于湘江的一只小船中。

250多年后,“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和那些写作人的命运,在前所未有的重视中,得到了彻底颠覆和改变:

比如在最近,网络文学作为数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关网络文学与就业、创业相关问题,就有多份代表提案。

提案主要来自两方面。

一是对文化就业的保障。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有874万大学毕业生, “保就业”成为突出问题时,大批网文创作者、漫画家、短视频UP主等内容创作者,开启了一个新兴的文化产业形态,在就业方面起到了相当大的保障作用——以阅文集团公布的数据为例,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平台作家人数已达810万,2020年Q1季度平台新增作家数量33万,环比增长129%。

另一方面,则是随着5G时代、新基建战略的提出,文化产业注定成为第三产业(数字经济)的重要支柱。其中,网络小说作为我国相对成熟的文化产业细分领域,所蕴含的巨大潜力,远非其他文化产业可以比拟。

01 被网络文学改变的命运

去年12月9日,由团中央宣传部主办的一个活动上,白金大神、《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作为网络文学创作领域的作家代表,与历史研究、动漫等文创领域6位知名青年代表一起,和现场600余名青年学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彼时,“会说话的肘子”以超高人气,蹿升为新生代网文代表作家之一,《大王饶命》也以拥有百万读者书评,创造了网络文学史上从未有过的纪录。

▲会说话的肘子

奇迹背后,对原名任禾、1990年出生的肘子而言,是一个被文化产业改变自己命运的故事。

2016年,从国企离职跳槽的肘子,在工资从八千下降到两千多时,面临着人生一大难事:结婚,但没钱。

他如此形容自己当时的一穷二白:装修也装修不起,三万块彩礼也给不起,却还跟家里吹牛说不用父母管。

生计所迫,肘子开始重新在起点中文网写起了网络小说——5年前,他在写了30万字小说后,放弃。“万一现在每个月可以赚两千块呢?”

结果出人意料,5个月之后,他就赚到了一个月十来万。辞职,专职写网文成为事业道路,也就在情理之中。

实际上,不仅仅是肘子,每一位知名网络作家背后,都有类似的选择,他们最终也被网络文学改变了人生事业道路。

比如2019年,与肘子在起点月票榜争锋的《牧神记》作者宅猪,10多年前从安徽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徐州找了一个销售工作,一个月只拿1000多元工资。在追看流浪的蛤蟆的《蜀山》过程中,受蛤蟆晒出的第一笔七八千元稿费影响,大受震动,就先把工作辞了,决心踏入网文作家行列。

与肘子不一样的是,肘子成为白金大神只用三年,宅猪却用了十年——因为创作题材的失误,他一度把家里的空饮料瓶收拾收拾卖掉,凑了百来元钱艰苦度日。最终又靠反思自己作品的结构、灵魂,踏上了一步一个台阶、稳扎稳打的道路,在十年后成了白金大神。

很难有准确数据,得知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创作者中,有多少人选择成为专职事业——根据此前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创作队伍非签约作者达1300万人,签约作者约68万人。

显然,这个数字,是在不断变化的。从“网络文学20年”座谈会上,路金波的描绘来看,走上这条事业路的人各行各业:深谙中国工业发展的大学教授、事业成功却想表达的企业高管、漂泊海外多年,没混出来的油腻中年;因生孩子而职场受到影响的女性;蜗居在故乡小镇,想挣脱熟悉环境又怕踩空的多梦青年;困守在格子间里,渴望新机会的职场人……

为什么如此选择?

兴趣、利益、梦想都至关重要。虽然,1000多万中国网络文学创作队伍中,能成为白金大神,终究是少数幸运儿,但网络文学奇妙之处在于,“文学”神圣梦想,在与“网络”的现实连接中,相比其他行业,有更多机会,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还有更多的兼职作家,也加入了这个行业。23岁的李曦是一名起点中文网兼职作家,从大学开始,她做过微商、卖过闲鱼,最终,网文创作成为补贴生活费的一项重要来源,踏入职场后,这份“副业”也延续下来,并带来了超过基本工资的报酬。

“利益回报只是一方面,基于兴趣拓展人生、生活的可能性,才是更根本的动力。”她说,自己见多了网络文学圈太多一夜成名的故事,也有更多人写了几百万字依然籍籍无名。“重要的,是用什么样心态,去看待内容创业这件事。”

02 就业外,文化产业发展缩影

现在,在李曦的影响下,有两位朋友,计划走进网文行业。而在知乎、贴吧、微博等论坛中,也有不少人询问,网络文学的就业前景。

很难说,他们最终是否会成为大神,但必须看到,从相关部门对文化产业的重视程度,以及阅读者数量、创作者数量、IP改编数量都逐年攀登来看,网络文学还处于一个飞速上升阶段,并未达到发展瓶颈,甚至还没有迎来中场。

一些数据,也可以看出它继续容纳“就业人口”的能力:

以阅文集团发布的2020年Q1季度内容生态数据来看,Q1季度平台新增作家数量33万,环比增长129%。其中,年轻用户创作积极性最高,30岁以下作家占比超过七成。结合热门创作品类,不难看出大多数新增作家此前并非职业作家,短小精悍的内容成试水首选,网文行业已成“斜杠青年”的重要创收渠道。

所谓“斜杠青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其书籍《双重职业》中这样定义:他们不满足单一职业和身份的束缚,而是选择一种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多重身份的多元生活。《人民日报·海外版》对此评论,在这个强调创新的时代,(斜杠青年)表现出了这个时代的新特征,是值得肯定的社会变化。

“斜杠青年”主流人群创业和就业方向,是内容创业。除把网文当成第二职业的李曦们,还有不少UP主、漫画者、公众号创作者、直播达人,其实都算此列。

尽管内容创作者形式不断创新,但纵观整个文化创意产业,网络文学才是其中的中流砥柱——网络文学发展20余年,目前拥有4.3亿读者、二千多万部作品、一千多万为网络作家、超百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注:2018年数据),远非其他内容创业领域所能先比。

甚至可以说,网络文学,也是整个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缩影。1992年,“文化产业”概念被首次认可;2017年,在十九大报告中,文化产业被提到国家战略性层面;2018年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频频提及文化创意产业,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也成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也成立了网络文学中心,其爆发的能量和所具有的影响力,早已毋庸置疑。

只不过,每一种新业态、新模式的成熟背后,其实每一步都是各方不断投入和探索的结果。

网络文学也是如此。1998年网络文学诞生,到2013年的15年间,全行业年总收入仅46.3亿元,一直没能改变粗放型生产、版权环境差等问题。而IP的影视、游戏改变,也踌躇不前。

这种情况,直到2015年阅文集团成立后,才带来了质的改变。IP化开始让网络文学完成产业升级,阅文集团成为国内IP游戏、影视化、动漫以及其他衍生开发领头羊的同时,也给网络作家们带来巨大回报。比如唐家三少,2018年收入高达1.3亿元——这是一个让无数人,甚至无数企业羡慕嫉妒的数字。

实际上,诸多新的“斜杠青年”,也正是在唐家三少、宅猪、肘子等人效应带动下,才把网络文学作为事业选择,或者第二职业——如十多年前,宅猪受蛤蟆影响,从此走上专职网文作家道路。

从这个角度,或许更能理解,阅文集团此前多次强调的,平台和作者的鱼水关系。脱离了作者的平台,永不可能有未来,而脱离了平台的作者,也是孤掌难鸣。网络文学走到现在,是多方共同努力的结果,不应该被此前的“合同口水仗”而破坏。

03 新基建下的数字文化升级

抛开此前“合同”争论,文化产业、网络文学被提案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网络文学与中国第三产业未来发展密切有关。

每一个发达国家,必然有其发达的第三产业。目前,中国三大产业为农业、工业、服务业。农业对就业起到的拉动力有限,工业上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产业链从低端逐渐向中高端升级,所需就业岗位也只会越来越少。

从世界产业史发展来看,下一个就业、经济增长点注定在第三产业服务业。其中,文化产业又是其重要支柱。

文化产业具备边际效用递增、外部经济效应等特征。通俗来说,文化产品消费的人越多,其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就越大,而自身文化价值并不损耗。

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内容创作。比如美国,通过IP授权衍生出来的漫威、迪士尼。比如日本,在动漫产业上的绝对竞争力。

在中国,网络文学这个世界上独特、繁荣发展的文化产品,目前公认是文化产业发展重要方向——它不仅解决了大量人员的就业问题(从网络创作者,到衍生产业链的就业),还能带动相关文创产业的发展,进而不断提高中国第三产业的影响力。

这从它成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一张名片可见一斑。比如,《盘龙》在欧美实现快速传播,《鬼吹灯》在东南亚风靡多年……网络文学也逐渐成为与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国演艺并驾齐驱的世界“四大文化产业现象”。

这正是国家出于战略考虑,出台大量措施,以扶持增强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原因之一。

而伴随5G时代的来临、新基建战略的实施,以网络文学为主的文化产业,又必然迎来新一轮的升级——5G、新基建的核心本质都是数字化,都是围绕数字化构建或者服务于数字化场景构建。

在新基建战略下,网络文学如何实现全面数字化的升级,并提供全新的就业、创业形态,对IP培育刚刚起步的阅文等从业者来说,是一个挑战。

这同时又蕴藏着巨大机会,如同当年网络文学从PC端转向移动互联网,IP打造成为网络文学重要方式一样,在技术创新驱动,全面数字化升级下,网络文学的价值、服务也会迎来更多可能和更大化——比如,真正成为推动中国第三产业发展、升级的重要引擎。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起点中文网
国内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IPO / 内容产业 / 上海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