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存,既是“砒霜”,也是“蜜糖”

见微评论 2020-07-10 16:01

编者按:本文来自见微评论(ID:jianweipinglun),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对商家来说,库存一直是一件棘手的问题,今年尤其如此。

疫情爆发以来,许多商家的日子更不好过,堆积的库存成为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座大山。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5月,我国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总额达到4.47万亿,同比上涨9%。在这些存货中,服装和纺织业的存货总额达到913.8亿元和1656.9亿元,都处于高位。

服装品牌商家对这种压力感知更加敏锐。有一句话是,服装行业最不值钱的就是库存。无论是H&M、Zara等快时尚巨头,还是Burberry在内的奢侈品牌,都无法科学地管理、处理库存。区别是,Burberry可以把库存烧掉,而其他服装品牌不行。

2012年到2014年,国内知名运动服饰品牌李宁也经历着危机,库存滞销、现金流吃紧,门店经营不善,外来品牌与国内品牌的内外夹击,让李宁在这些年差点就倒在了库存上。

眼下来说,春装的销售周期是2、3、4这三个月份,5月份陆陆续续就要上夏装了,但大部分企业还没有在年前开售,小部分开售的企业也只销售了20%左右的库存。另外,由于工人没能正常返工,一个连锁反应是大量夏装无法正常生产,因此夏装开售时可能又供不应求。

再加上线下流量几乎归零,线上新渠道拓展变成了唯一的选择,因此品牌商家纷纷寻求线上的机会。于是,2020全民微商、直播带货、地摊经济等,从某种角度上看,背后都有“去库存”的需求驱动。

那么,千亿库存之下,商家活成了什么样?

库存已经压得线下喘不过气了。

以快时尚业为例,今年3月中旬,快时尚品牌掀起了一阵关店潮。Zara关闭了全球一半以上的门店, H&M关闭了全球近七成门店,3月份的整体销售额下降了46%;优衣库预计今年整年的销售额将下降8.8%。

Zara的母公司Inditex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30日,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亏损,净销售33亿欧元,同比下跌44%。

将近2个月以后,H&M公布了本财年第二季度和上半财年关键财务数据。上半财年的亏损超过了分析师预期。截至5月31日,净销售额同比下降23%,预计第三季度将继续降价促销。

疫情不仅让多门店经营的快时尚企业面临沉重的线下成本,还直接带来了库存方面的巨大压力。

因此,直播带货火了以后,无数商家趋之若鹜,几乎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其中不少商家就是冲着“去库存”去的。

但是,直播的介入让供应链的节奏在加快,主播卖出去的货,供应链必须要及时响应,也就是保质保量地出货。

但是,这就带来了另一个危险,更快的速度就会有库存堆积的风险,如果遭遇直播带货中的退货潜规则,库存压力会进一步增大,表面上卖了一堆货,实际上无端为自己增加了非常多库存。

那么,如果采取快时尚的柔性供应链,就能万事大吉了吗?

实际上,在疫情的影响下,以Zara为代表的柔性供应链也失灵了。以往Zara采取小批量生产的方式,避免传统服装业庞大的SKU带来的库存压力,但这种时装种类的推陈出新对企业的考验极大,不仅要求对市场需求极为敏锐,还要求把握推陈出新的节奏。

有业内人士表示,柔性供应链的兴起,还是源自品牌商对于库存滞销问题,可让品牌商陷入两难的境地又是库存,一方面,没有深度库存,即代表业绩压力,另外一方面,不解决库存滞销问题,又有可能会成为那根压死企业的稻草。

而疫情打乱了市场节奏,大变动之下,从未亏损过的Zara,终于亏了。

经济学原理中有一句话:短期看需求,长期看供给。在供过于求的存量市场,传统的电商平台更多地承担了新品发布的功能,无法处理库存问题,因此市场必然需要一种新的方式去消化过剩的供给。

这就是库存电商能够应运而生的原因。

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现阶段库存电商行业内S2b2C的企业量级在100—150家左右。目前头部效应已有一定显现,第一、第二梯队的玩家占市场份额的80%以上。

其中爱库存在2018年GMV达到30亿,以目前市场规模的130亿计算,爱库存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了23%。此外,在过去两年,库存电商领域仅对外公布的亿元级别融资就有近10次,累计的总融资金额约50亿。

目前以去库存为主要业务的分为两种:线上有唯品会、爱库存、贝仓等,线下有奥特莱斯,还有一些品牌自营的工厂折扣店。

首先,库存电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品牌商、小b用户、消费者三方的痛点。这些零散的交易行为把平台和消费者联结起来,提高了消费者的复购率和与小b用户的信任度。

从行业赋能来看,库存电商塑造了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盘活了平台内外资源,形成多方协同效应,为广大品牌商摸索出一条高效、高质的去库存之路,解决社会产能过剩问题;从社会赋能角度来看,库存电商整合了社会闲散劳动力,驱动人们从就业到创业的升级。

但库存电商的问题在于,匹配效率并不高,平台自身就缺乏足够的流量,高效销售B端过剩的货物就更加吃力。况且,品牌商也不会放任库存电商规模过大,一旦库存销售市场体量过大,势必会影响品牌自身的销售价格体系,这是品牌方不愿意看到的。

另外,随着库存尾货的销售渠道增多,品牌对于自身的折扣店和工厂店持续加码,第三方销售渠道的优势会被减少。库存电商并未建立明显的竞争壁垒。

不过,即便站在风口,如何在赛道中脱颖而出更值得企业下功夫钻研。目前,库存电商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未来还需从技术、运营、渠道等维度入手,将平台的角色从“工具”升级为“生态”,才能取得长足的发展。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