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这半年:走出至暗时刻,大考压力却未减轻

锌刻度 2020-07-11 11:04

编者按:本文来源锌刻度,作者陈邓新 ,编辑许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排头兵,蔚来汽车似乎已成功“渡劫”。

2020年,博郡汽车、拜腾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陷入经营危机,而蔚来汽车却走出了第一季度的低迷,第二季度共交付10331辆汽车同比增长190.8%,首次实现单季交付数破万,今年累计交付量达到14169辆车,成立至今交付总量突破4.6万辆。

更为关键的是,蔚来再度获得百亿元资金的驰援。

图源:IC photo

2020年7月10日上午,蔚来与六家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将向蔚来提供104亿元的综合授信,以支持蔚来业务的运营与发展。

“银企战略合作的签约,将加快蔚来在中国总部的建设与业务发展。”蔚来创始人李斌表示,这意味着蔚来总部的建设资金有了着落。

尽管屡传好消息,蔚来肩上的压力却并未减轻:对内,面临产量天花板与毛利率的双重压力;对外,面临特斯拉与其他造车新势力的步步紧逼。

“劫后余生”的蔚来,需要更多的势能。

暂时摆脱资金流危机

从2019年第三季度起,蔚来就滑入至暗时刻。

巨额亏损、大幅裁员、召回汽车,甚至一度面临跌破1美元的窘境,外界纷纷讨论蔚来退市的可能性……彼时,“蔚来没有未来”,似乎已是业内外的共识。

如此魔幻的一幕,也从侧面反映出缺钱成为蔚来的关键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负债194.03亿元,大于145.82亿元的总资产,账上货币资金仅有10.56亿元,现金流严重承压。

“我们急需资金来渡过难关。”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公开对媒体表示,“蔚来那时候快要破产了,电动汽车政府补贴被削减、由于电池问题公司也不得不进行召回。”

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

此背景下,奉行长线投资的高瓴资本于2019年年底弃蔚来而去。

对此,毕马威中国合伙人吴剑林表示:“巨大的资金量需求很难容下非常多的公司,最后一定是趋于头部公司靠拢。”

事实证明,在造车新势力中,头部企业的韧性更强。

譬如,拜腾C轮融资耗尽之后就也没有了下文,而蔚来却不断补血:2月6日,蔚来汽车发行1亿美元的可转债;2月14日,又发行了1亿美元的可转债;3月5日,再度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4月29日,与合肥结缘,又获得70亿元战略投资注入;6月16日,完成7200万股ADS新股,融资约4.28亿美元。

蔚来再度获得百亿元资金的驰援

算上这次银团百亿级授信,蔚来在不到6个月内,获得两百亿元资金的加持,从而在短时间内摆脱了资金流危机,于是资本市场对其的担忧也随之烟消云散——这半年来,蔚来股价已翻了不止三倍,总市值已逼近200亿美元。

美林证券分析师Ming-Hsun Lee也将蔚来的评级上调:“现在蔚来汽车的销售表现更加强劲,可以从中国电动汽车补贴新政中受益。”

据2020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显示,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及以下,但支持换电模式的车辆不受此规定限制。

根本痛点仍未改变

资本市场对蔚来的态度已180度大转弯,但困扰蔚来的痛点并未从根本上解决。

最大的痛点是产能受限。公开资料显示,蔚来汽车是由江淮代工的,当前每月的生产量上限是4000辆左右,这意味着蔚来当下的销量已逼近产量的天花板。

扩大产量成为燃眉之急。

但想短时间扩大产量并不容易,蔚来的合作伙伴江淮与大众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大众新能源版图。

“江淮的资源是有限的,大众与蔚来难免形成潜在的竞争关系,而在汽车圈内大众的分量远比蔚来重的多,这一点对蔚来不利。”一名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锌刻度,江淮的代工能力是否可以满足蔚来的需求值得商榷,“产能问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困扰特斯拉,2018年马斯克为了产能一度吃住在工厂。”

因此,相比特斯拉、比亚迪等拥有自建工厂的对手,蔚来的底气明显不足。

该分析师进一步指出,量产规模越大,单车成本就越低,毛利率才会持续为正,扭转“卖一辆亏一辆”的尴尬局面。这也符合当前的行业共识:在传统车企,产能超过10万辆就是一个毛利率由负转正的临界点,新能源也概莫如此。

财报显示,蔚来汽车的毛利率为负数,譬如2018年毛利率为-5.2%,2019年毛利率为-15.3%,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16.918亿元,环比收窄40.9%,同比收窄35.5%,但毛利率为-13.2%并未显著改善。

不过,蔚来创始人李斌比较乐观:由于交付量增加、平均成交价上升,以及制造成本下降、制造效率提升,2020年第二季度有望实现毛利率转正。

然而,资本市场对这番言论似乎并不认同,蔚来股价应声暴跌8.15%。

在没有量产、规模未达到平衡点时,卖得多亏得多的现状难以改变,而单车均价的提升也有限,譬如蔚来2020年第一季度单车均价为32.7万元,依据第二季度10331辆汽车的销量以及官方预计33.684亿元-35.342亿元的收入推算,第二季度单车均价不超过34.20万元。

那么,要达到毛利率转正的目标其实并不容易。当然也有方法,譬如缩减研发费用与销售费用:第一季度,蔚来的研发费用从10.78亿元缩减为5.23亿元,销售费用从13.20亿元缩减为8.48亿元,研发费用的缩减幅度远大于销售费用。

这就会牵扯出另外一个备受诟病问题:销售费用与营业成本之比长期超过50%,即意味着公司侧重营销驱动,而特斯拉的占比常年为13%~15%。

事实上,蔚来的毛利率曾经在2018年第四季度转正,从这个角度来看,毛利率长期为正更有意义,其能否做到有待观察。

外患不减反增

内忧犹存,外患也不容小觑。

面对来势汹汹的国产特斯拉,蔚来相对压力较小,李斌还对国产特斯拉降价打趣道:“这是有点残忍,但这也是乐趣啊。”

究其原因,蔚来与当下的国产特斯拉竞争重叠度不高,蔚来主打的是SUV,而国产特斯拉主打的是轿车,有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SUV与轿车的差别较大,这两个类型在消费者心中泾渭分明。”

不过,国产Model Y正在路上。特斯拉中国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超级工厂二期进展非常顺利,预计今年底将完成建设,明年第一季度有望实现Model Y车型量产。”

尽管在尺寸有较大区别,但车型同属SUV,两者正面扳手腕的情况在所难免。

除了特斯拉,造车新势力也在步步逼近。小鹏主打的是紧凑型SUV,日前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抖音直播时表示,未来有推出中大型SUV车型的计划,这意味着小鹏将切入蔚来的腹地:ES6主攻中型SUV市场,ES8主攻中大型SUV市场。

据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中大型SUV,理想ONE销量为9666辆夺魁,蔚来ES8排列第三销量为2435辆,而第二名到第四名的总销量为11179辆。

“如果不出什么大的意外,理想ONE应该会成为造车新势力里第一款交付过10万辆的车型。”美团创始人王兴似乎更为看好理想汽车。

换而言之,蔚来或将腹背受敌

不可否认,蔚来虽然摆脱了资金链危机、回到了发展正轨,但内忧外患的局面并未完全得以扭转。用李斌的话说,只是“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了”。

可见,即便是暂时走出了逆境,蔚来依然面临着生存难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蔚来汽车
智能电动汽车研发商
上市公司定增 / 汽车交通 / 上海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