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过会13家企业,9家登陆科创板,这家老牌机构如何做到连续捕捉“隐形冠军”?丨科创板一周年

创业邦 2020-07-14 16:10

自2019年6月设立以来,科创板已经走过一周年。在过去的一周年里,科创板在创新中前行,在变革中成长,交出了一份符合设立初衷的年度成绩单。在科创板的先驱下,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还在提速,不论是基础制度、对外开放,还是从严监管,都在不断变革,且日趋成熟。为此,创业邦推出“科创板一周年”系列,探寻科创板一周年背后的故事,解读资本市场的发展脉络和未来动向。

这是本系列第 6 篇报道。

文 | 邓双琳

编辑 | 及轶嵘

摄影|杨俊坡

图片设计|李斌才

过去的二十年对中国风险投资机构来说,犹如阪上走丸:从资本的拓荒期,到风投成为创业市场的中坚力量,从大批新基金兴起,又到大批中小基金被洗牌出局,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产业互联网的潮头更迭,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大开大阖的时代。

成立于千禧年间的同创伟业,恰好完整地经历了二十一世纪至今资本市场的经济周期,它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资本市场的历史缩影。

二十年间的得与失很难用一言蔽之,但我们可以从几个关键节点来理解同创伟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2004年,随着中小板的开放,同创伟业所投资的达安基因成功实现IPO,成为本土创投首个上市案例。2009年10月,创业板在深圳推出,拥有天然地域优势的同创伟业迎来爆发式收获,隔年以8家IPO的成绩在本土创投机构中名列前茅。2019年7月,万众瞩目的科创板推出,在科创板上市的前一百个项目中同创伟业占了6席。

值得一提的是,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同创伟业的项目均在首批过会之列,这绝非偶然——背后是对项目数十年的储备。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元基金在创投市场上似乎有着更多的主导权,拼多多、小米、美团这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明星们让背后的美元基金风头劲出,相较之下,人民币基金显得更加低调。

与美元基金高举高打的风格不同,人民币基金更像是在买种子种田。以同创伟业为例,这家老牌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组合中,鲜少出现像拼多多这样大众耳熟能详的互联网项目,大多是在某个细分行业深耕多年的科技制造类企业。

当然,科创板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上述的势头——一些在行业默默深耕的科研类企业的名字开始为人所熟知,例如澜起科技、微芯生物、长阳科技,本土创投机构的投资策略和标的开始变得主流。

像这样的标的,同创伟业在20年中投了480个,这些散布在全国各地的项目,由点到面连接,织成一张同创伟业的投资版图,更折射出某种特殊的共性:它们大多是某个极其细分的行业的龙头,成立较早,发展稳健。同创伟业过去二十年的投资理念也随之浮现:偏爱硬科技制造行业,势在投出某个行业的“隐形冠军”,并长期坚守价值投资。

深挖细分行业龙头

一些人对同创伟业的业务范畴了解不够清晰,印象中同创伟业是一家PE,事实上这家老牌机构也有VC的基因。

2011年盛行全民PE,但同创伟业成立了首只VC基金,投资阶段前移,进入早期、中早期投资。许多项目,同创伟业在很早的轮次就投进,如今已经成长为细分行业的龙头。

“隐形冠军”是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时刻挂在嘴边的一个概念,也一度是同创伟业最为推崇的投资理念。

“隐形冠军”一词由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Hermann Simon)率先提出,指的是那些非常专注、具有全球性或区域性市场领袖地位的中小企业,他们的产品不易被人觉察,加上自身低调,所以公众知名度比较低,但在各自行业内往往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或无可撼动的霸主。

同创伟业的投资版图里随处可见“隐形冠军”的身影:如欧菲光,国内精密电薄元器件制造绝对龙头;韦尔股份,电子半导体设计及分销领域领军企业;当升科技,国内锂电正极材料龙头企业之一;格林美,中国对电子废弃物、废旧电池进行经济化、规模循环利用的领军企业之一。

这些企业的共性是都特别强调在细分市场的占有率。这些奉行着极简主义,专注某一细分行业并且深耕、吃透的小企业,对中国制造产生了举足轻重的长远影响。

挖掘“隐形冠军”的投资路径,为同创伟业储备了相当多的项目资源,这也是同创伟业为何能够在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都赶上第一趟列车的重要原因。

从“隐形冠军”到“高冷硬黑”

随着真正的科技时代的来临,同创伟业的投资风格开始产生一些变化,直到科创板出现,新的投资逻辑变得清晰起来,郑伟鹤将其总结为“高冷硬黑”。

郑伟鹤这样解释过,科创板强调的是纳斯达克,强调的是硅谷精神,硅谷精神特别强调的就是“高冷硬黑”。

所谓“高”,指的是高科技、高估值、高认知。

例如艺妙神州。这是一家做cart技术的公司,同创伟业在天使轮投入,当时的估值是3000多万,目前最新估值已经达到15个亿。彼得·蒂尔(《从零到一》的作者)在估值2个亿的时候开始跟投,估值10个亿时又加投,看中的就是这个企业拥有高速增长的空间。

再例如两个月前作为第100家企业登陆科创板的光云科技。同创伟业在2014年A轮时投进去,当时的估值16.8亿左右。那时光云科技寻求了多家机构融资,但大部分机构看都不看——作为早期投资来说,估值确实过高。

但同创伟业看中的是光云科技作为电商SaaS企业,拥有关键核心技术人才和丰富的业务场景与市场机会,电商SaaS行业产品的可替代性不高,因此,行业中的先发企业将天然拥有排他优势,抓住先机培养用户习惯后,将有巨大的利润空间。

如今,光云科技估值最高时已突破300亿,同时也是电商SaaS行业中为数不多净利润过亿的企业之一。

郑伟鹤认为,企业是否真正符合“高”,重点在于这家企业是否拥有技术壁垒、业绩弹性和高速增长的潜力。

“冷”,顾名思义,代表冷门。

同创伟业第一个登陆科创板的企业是微芯生物。这家成立于2001年的公司,坐了将近二十年的冷板凳。同创伟业在2015年投进去,此前已有很多前期投资人耐不住寂寞,选择退出。好在付出和回报是正比,成功上市之后,微芯生物成为了2019年当之无愧的明星企业。

郑伟鹤强调,“冷”不仅是行业、时期,也包括冷门的地方。许多人都戏谑,“投资不过山海关”,同创伟业反其道而行,大胆地投了东北长春的一家高科技企业(吉林奥来德光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投的时候,这家企业收入、利润都没有,但是现在已经做到了上亿的利润。

在郑伟鹤看来,投资“冷”企业需要对行业和趋势有足够的把握和判断,要在冷门的行业、冷门的地方发现好的企业。“冷”和“热”要从大方向上去把握。

“硬”,指的是硬核。

同创伟业很少投模式创新类企业,更偏爱投有真正创新技术的企业,比如“科创板利润之王”澜起科技。同时企业命也要够“硬”,在逆境中也要“活得下来”,尤其是当前中美贸易战和疫情的双重困难背景下,更是考验企业能否经得起风浪。

什么是黑?是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还能够带来极致体验的“黑科技”,这是同创伟业追求的“黑”企业。

看懂趋势,做长期主义者

人民币基金的属性注定了同创伟业要在硬科技方面有所布局,更要求投资团队有把握政策、市场、技术的能力,这也是同创伟业成功押注众多企业,并以此跻身中国本土头部创投机构行业的根本原因。

从上世纪90年代沪深交易所的出现,到A股的真正诞生,中国资本市场每十年就会出现一个大的变革。

郑伟鹤曾在多个场合多次提过,2009年创业板诞生的直接原因,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2019年科创板的开通,则是因为2018年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资本市场的变化都是被倒逼出来的,先有危再有机,想要在时代的变革中淘金,就必须深刻理解国家战略。

在郑伟鹤看来,同创伟业之所以有高上市率,是因为投资策略和国家资本市场的路径、产业发展的路径都是吻合的。国家资本市场的布局建立在支持中小科技企业发展的基础上,看懂了大趋势,才能有更好的退出成绩。

但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投资中小科技企业,不仅对机构投资者的财力有要求,更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在科创板推出之前,这些企业的生存土壤并不太好,这对追求“快退、高退”的投资者来说是一场耐力的考验。

像去年在科创板上市的长阳科技,这是一家从事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及其它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2015年,同创伟业天使轮投进去时,长阳科技甚至没有太多收入,在当年,鲜少有财务投资者敢于投资这样一家尚未盈利且发展节奏不够快的B端企业。而同创伟业基于对公司所处行业、市场的深刻研究以及该公司技术、管理团队的认可,又在2015年和2017年初对长阳科技进行了两轮加码,前后共投资超过1亿元,至今股权占比为14.8%,成为长阳科技最大的机构投资人。

在同创伟业的长期陪伴下,长阳科技的收入迅速增长至2019年的9.1亿,净利润从亏损2000万到2019年的1.43亿元。目前,长阳科技已经成为反射膜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龙头企业,一举打破了日本东丽、日本帝人、韩国SKC等海外巨头对反射膜市场的垄断局面。

这种从默默无闻到后期逆袭的案例,在同创伟业的投资清单中还有许多。

郑伟鹤强调同创伟业的价值观,其中一个就是坚持建立在价值基础上的长期主义。长期主义并不只是字面意义上的等待,而是在有耐心的同时,做到帮助企业走向成功。这就涉及到了同创伟业为企业所带来的产业赋能,包括帮助被投企业进行下一轮融资的资本赋能。

“我们主张长期主义,在大的趋势、领域、行业的基础上做正确的判断,然后跟企业一起成长。”这是郑伟鹤对同创伟业二十年来的投资逻辑的一句话总结。

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第一个二十年的同创伟业,现在又站在另一个时代的路口上。

2019年的科创板是资本市场改革打响的第一响枪声,2020年接踵而来的是新三板精选层正式开闸,以及创业板注册制的推出,资本市场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快开放的脚步。

从1990年算起,深圳已经诞生了近300家上市公司,郑伟鹤认为,未来10年,深圳新增上市公司很可能会超越这一数量。在他看来,未来十年是资本市场最大的红利期,一、二级市场比翼齐飞,这一时期内,一定会有大量独角兽的崛起。

“华尔街永不眠”,这代表郑伟鹤最为推崇的一个理念——始终保持兴奋,投资者必须要根据时代的变化,迅速调整自身策略,跟上时代的节奏,才能享受到资本红利。

20岁的同创伟业已然到了青年时期,必须要一直学习,一直创新,才能一直活跃在时代的潮头之上。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