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物联网时代的“国富论”

刘涛 2020-07-23 17:20

编者按:本文系专栏作者刘涛独家投稿文章,创业邦编辑后发布。

经济学家和哲学家的思想无论对错,都比世俗理解的更有影响力。事实上,世界就是由这些思想统治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

财富是什么?

200 多年前,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指出,在整个历史进程中,人们用以衡量财富的标准是多种多样的,“在早期社会,牲口被当作商业上的通用媒介;在印度的某些沿海地区,人们使用的通用媒介是某种贝壳;纽芬兰是干制鳕鱼;弗吉尼亚是烟草;美国的部分西印度殖民地是糖…… ”

19世纪末因发动“单一税种”而声名鹊起的美国经济学家亨利·乔治,把“财富”定义为:能在未来减少努力的任何事物,包括资本和承诺。按照该理论,财富是可以管理的,管理得好的话就可以减少未来的努力。

财富并不是一个确定不变的概念,事物的价值取决于某个特定时间点上他人的支付意愿。

对于我们现代人而言,我们都是以人民币、美元、英镑、欧元、日元或其他货币作为衡量标准,而且伴随着移动支付的到来,我们更多的财富是存在银行电脑的电子信号里。这些如幽灵般的信号可以通过刷信用卡或点击鼠标、触摸手机屏幕的动作,转换成可以触摸的物品,比如牛、鳕鱼、烟草、糖或任何我们希望得到或者有能力购买的物品。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理查德·霍兰(Richard Horan)及其同事认为,智人独有的贸易能力赋予了他们关键的优势,使得他们在与其他古人类物种(如尼安德特人)竞争时得以存活下来,而其他古人类物种却走向了灭绝。

250万年间的人类经济发展历程中,在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突然之间,天翻地覆,同时超过97%的人类财富是在最近0.01%的历史阶段被创造出来的。

现在一位普通纽约人的经济选择简直多得惊人,肯尼迪机场附近的沃尔玛超市存货数量超过10万种,有线电视里的频道超过200个,巴诺书店的书超过800万种,当地超市里有275种不同的早餐麦片,普通的百货商店里有150种唇膏,而仅在纽约市就有50 000多家餐厅。

正如经济历史学家大卫·兰德斯(David Landes)所描述的那样,“比起自己曾孙辈的生活水平,1750年代的英国人的生活水平与恺撒时期士兵的生活水平更为接近”。

当我们环顾身边的时候,无论是最大的工业城市还是最小的乡村,你都被经济活动及其产生的结果包围着。地球上每时每刻都充斥着设计、组织、制造、服务、运输、沟通、购买和销售等活动。

以上这些活动的复杂性令人难以想象。

像经济这样复杂、高度结构化的事物是如何被创造出来,又如何以自组织和自下而上的方式运作的呢?

从亚当·斯密开始,经济学就有两个最重要的议题:一是财富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二是财富是如何分配的。亚当·斯密非常关心财富是怎么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的。亚当·斯密说,是通过劳动分工,提高生产效率,从而增加社会财富。但光靠劳动分工,不足以解释近200年来人类财富的爆发式增长。

“假设有一座乡村小镇,那是一个安静而简单的地方,是你逃避现代喧嚣生活的去处。镇上的居民将你拥戴为他们仁慈的统治者,赋予你无上权力,但有一个条件——你要确保镇上的居民每天饱有其食,蔽有其衣,居有其所。每个人只会按照你的指令行事(没有指令则一动不动),因此,每天早晨,你必须制作一个工作清单,安排镇上所有的经济活动。你要写下所有必须完成的工作和所有需要协调的事务,以及所有事务的完成时间和顺序。无论是确保威瑟斯本夫人花店的玫瑰到货,还是让纳特利先生的腰痛保单获得赔付,总而言之,这个清单再详细也不为过。即便是一个小镇,这都会是一个太长、太复杂而不可能完成的清单。但这相对于全球的经济管理来说又是一个非常小的体量。全世界每天、每分钟要作出数万亿的复杂协调决策,是它们在维持着世界经济的运转。然而,并没有人负责列出全球的工作清单,也不存在一位仁慈的统治者,由他确保莫桑比克渔民捕获的鱼儿要被运到韩国的餐馆,被当作计算机工作者的午餐,而这位计算机工作者负责制造个人电脑的零件,电脑会被米兰的时装设计师用来设计出被芝加哥利率期货交易商购买的西装。可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在自下而上、自行组织地发生着。”

从复杂经济学的角度看,财富不是被“创造”出来的,而是“进化”出来的。财富的起源是一个简单有力的三步走公式(即变异、选择、放大)的结果,这也是进化的公式。

很多人可能会问,生物系统的进化是随机的过程;而经济系统中,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进步,都出自人类有目的的设计,两者是一样的吗?

设计是否有目的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系统能出现足够多的变异,并且能够对变异进行选择和放大,从而创造出更具适应性的新事物、新知识和新增长,这才是进化的本质。

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将进化定义为一种用来创造“不用设计师的设计”的通用算法。举个例子来说,常见的陆生蚯蚓就是为了能在北美和欧洲的森林、草地和家庭花园环境中生存和繁衍而存在的巧妙设计。它本质上是一种管状生物,这种结构能让它在泥土中穿梭,从一端摄入泥土并从另一端排出,在此过程中吞食大量富有营养的微生物、获取足够的卡路里,以便能够找到更多食物,繁殖后代。这种特殊的设计布满了接触传感器和震动传感器,可以帮助生物体远离捕食者。生物身体的大部分身段上都有备用系统,如果被切成两段,它还可以自行再生。陆生蚯蚓还可以大量繁殖,以便提高后代存活和繁殖的概率。这种聪明设计是由进化算法创造出来的,无须理性设计师的存在。

有些人或许会用“没有设计师的设计”来解释生物进化,但为何在拥有许多人类设计师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用“没有设计师的设计”来解释经济领域中的财富创造呢?难道我们不是创造人类经济的上帝吗?我们习惯于将人类的理性和创造力看作创造财富的主要驱动力,毕竟财富是由聪明、善于创新的人创造出来的,他们为产品和服务想出新的创意,又为生产和销售做了许多努力。人类的理性和创造力的确在财富创造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事实与我们通常所认为的有些偏差。理性和创造力主张塑造了进化算法对于经济所起的作用,但并没有取代它。

想想看你穿的衬衫、裤子或其他衣物——它们的设计由何而来?你或许会说,很明显啊,是服装设计师设计的。但事实并非仅仅如此,事实或多或少地更接近于以下这种情况:许多设计师在衬衫应该是什么样的已有概念上,通过发挥他们的理性与创造力来创造各式各样的“衬衫”,并将它们的样子勾画出来。随后,这些服装设计师会查看设计图,选出他们认为顾客会喜欢的一些设计,并制作少量的样品。接下来,设计师把这些样品展示给服装公司,服装公司又选出一部分他们认为顾客会喜欢的设计,并安排生产。服装公司会向不同的零售商展示这些产品,零售商同样会选择一部分他们认为顾客会喜欢的设计。有了订单之后,服装公司开始批量生产,并向零售商供应这些衬衫。最后,你走进商店,浏览各式各样的衬衫,选择你所喜欢的并付款。不同的设计、根据某种标准而作出的选择以及对于成功设计的量产,这一切不仅发生在服装公司里,也发生在整个服装市场。你的衬衫并不是设计出来的,它是进化而来的。

你的衬衫是进化出来的而非设计出来的原因在于,没有人可以从接近于无穷多的衬衫设计中,准确预测你所喜欢的衬衫的样子。我们将会看到,尽管人类理性中蕴含着能力和美德,但在短时间内对经济这样复杂的系统进行预测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在作出经济决策时,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发挥大脑的优势,然后进行试验,不断探索向着未来前进,保持和维护有用的部分,同时摒弃无用的部分。我们的目标、理性和创造力确实在经济中起到了作为驱动力的重要作用,但它们只是作为更广阔的进化过程中的一部分而起作用的。

经济进化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过程,而是由技术进化、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三方面相互联系的过程。第一个过程是技术的进化,这是历史上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1750年左右出现的经济急速增长与工业革命的技术飞跃恰好吻合,但技术的进化只是一部分,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进化经济学家理查德·纳尔逊(Richard Nelson )曾指出,事实上有两类技术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第一类是物理技术,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技术,例如制铜技术、蒸汽机和芯片;第二类则是指人们组织活动的方式,例如农业、法律、货币、股份制公司以及风险投资。纳尔逊认为,物理技术曾对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事实上社会技术也起到了同样重要的作用,两者是共同进化的。工业革命期间,理查德·阿克赖特(Richard Arkwright)发明了精纺机(物理技术),使得大型工厂里服装生产的方式更加经济(社会技术),这又反过来刺激人们在应用水力、蒸汽和电力进行制造的过程中作出了许多发明。农业、工业和信息革命的历史故事大部分都是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相对起舞的历程。

然而,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的共同进化也只占了2/3的内容,技术本身只不过是理念和设计。服装精纺这种物理技术本身不是服装精纺技术,事实上是有人需要它成为这种技术。同样,工厂这种社会技术本身并不是工厂,而是有人需要它成为工厂这种组织形式。为了让技术对世界产生影响,有些人或者有些群体需要将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从概念转化为现实。在经济领域,这种转变是经由商业实现的。商业将物理技术和社会技术融为一体,并将它们转化为产品和服务带入现实世界。

商业本身就是一种设计。商业的设计包含了商业策略、组织结构、管理流程、文化以及许多其他因素。通过变异、选择和放大的过程,商业设计在时间的进程中不断进化,而市场是对适宜性的最终仲裁者。复杂系统是指一个由许多动态关联的部分或粒子组成的系统。在此类系统中,部分或粒子在微观层面的互动将导致宏观层面行为方式的涌现。比如,单个水分子处于静止状态时是相当无聊的,但如果将数十亿的水分子放在一起,并适当地赋予一些能量,就会出现复杂的微观漩涡模型。漩涡模型是单个水分子动态互动的结果。如果只有一个水分子,就不能形成漩涡,漩涡是系统本身的集体或“涌现”的产物。

在“复杂经济学”中的“复杂”一词不同于日常生活中的“复杂”。此复杂并非彼复杂。这里的“复杂”强调的并不是问题的困难程度,而是指事物的多元复合。当很多的个体未聚集时,它们的行为会遵循着简单的规则,而当它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的时候,一些新的属性或规律就会在系统的层面上出现。这种现象被称作“涌现”现象。这种涌现现象所形成的系统,就是所谓的“复杂系统”。同样以蚂蚁为例。单只蚂蚁的运动很简单,但如果一群蚂蚁聚集在一起,它们就可以表现出复杂的行为。它们不但能相互交流、传递信息,还可以找到通往食物的最短路径,甚至在灾难到来的时候,还可以实现集体迁移。虽然每个蚂蚁的行为是非常有限的,但是通过个体之间的互动,整个蚁群可以执行非常复杂的任务。

经济系统也是如此。经济系统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在经济系统中有着大量的互动。每一个消费者、企业、银行还有投资者,都在不断获取信息、对市场作出自己的判断,然后又根据自己的判断和预测,调整自己的策略,和其他人进行交易。个体和系统的影响是相互的,市场中的每个人都在不断适应变动的市场形势,整个市场也因此不断迭代和进化。

很多人觉得,国家财富的主要决定因素是自然资源、政府政策以及国家物理技术的发展程度,其实一个国家等社会技术状况比国家的物理技术发展程度重要得多,即使是资源很少、政府能力较弱的国家,如果拥有强大的发达的社会技术,也能取得相当好的成绩。

我们看到自然资源并不是非常丰富的日本,经过明治维新进行学习不断地提升,跻身世界强国之列,我们也看到了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家,没有特别的自然资源、特别的技术优势,但是经过重新的定位与发展,充分利用社会技术,使得在国际中的贸易地位,以及国家都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还有我们身边的韩国。

每个领域的发现都能为其他领域提供可能性,所以社会技术空间其实是和物理技术空间一同进化的。

埃里克·拜因霍克说:“社会技术是我们用以获取合作益处的组织方式。物理技术会和社会技术一起进化,而且物理技术的创新,将会使新的社会技术得以诞生,就像化石燃料技术使量产模式得以问世,或者智能手机使共享经济模式得以建立。反之亦然,社会技术也将使新的物理技术得以诞生,例如,如果没有全球供应链,乔布斯也没办法打造出智能手机。”

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经济波动和增长模式正是由物理技术、社会技术和商业设计的三向共同进化塑造而成的。

小结:

1、经济系统不是像“小球碰撞”这样高度可预测的力学系统,而更像是可以不断进化的生命系统。

传统经济学假设人总是理性的,每个人总会以最小的代价去追求最大的经济利益。比如,当打价格战时。最后的价格可能会稳定在一个合理的数值,这个点就是所谓的“均衡点”,强调了市场“看不见的手”的价格调节作用。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却看到的是为了市场占有率,各个参与者,进行大量补贴赔本的竞争策略,为了抢占市场,不断地烧钱。例如我们看到的之前快车、滴滴和优步的疯狂补贴抢占市场。

传统经济学的均衡点意味着市场中各方的愿望得到了充分协调,经济资源配置的问题得到了解决。然而,这种均衡分析的方法没办法解释充满变动的现实世界。

2、经济看是一个“复杂系统”,其中的“复杂”一词不同于日常生活中的“复杂”,更在于事物的多元复合。就如经济活动中每个参与者都不再是理想状态下的“理性人”,而是受到自身经验、认知、心理状态影响的普通人,每个人的行为会随着环境而改变,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一致叠加,出现类似于“蝴蝶效应”。比如,当市场上普遍预期股票会上涨的时候,就有可能跟风买进;而当市场上普遍预期股票会下跌的时候,就有可能恐慌卖出。同时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们也可以在交易的过程中不断获取信息,调整自己的行为策略。每个交易者都能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归纳、不断积累经验,这种人类行为的特征又被称为 “归纳理性”。

3、对于公司来说,真正的关键在于,必须尽快让企业的发展进入收益递增的正反馈循环。

假如一家公司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技术,当这项新技术被越来越多的客户所采用,这项新技术也会变得越来越好用。比如,互联网产品的用户基数越大,积累的用户行为数据就越多,对用户行为的理解和分析也就会越精确。于是,创新的改进也就越多,技术也就越好用。而它越好用,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新用户。这就形成了一种正向的循环,即所谓的“正反馈”。一旦这种正反馈形成,就产生了“收益递增”的现象。

在“收益递增”中,企业越是创新,就能获得越多的收益。而越多的收益,又意味着可以有更多的投入来研发和创新。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拉开和其他竞争者之间的差距。

因为有了收益递增现象带来的正反馈,新技术才能取代旧技术;小而美的创新型企业才能取代发展缓慢的大企业;新兴产业才能取代那些夕阳产业;新兴国家的某些技术才能超越发达国家。

4、经济是 “一个有适应能力的复杂系统”,其运作方式遵循着与生物进化相同的逻辑——动态、主体、互动、涌现、进化。

市场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进化机制,技术创新,包括商业设计、物理技术、社会技术在内的三大力量是促进社会财富增长的绝对力量。

在19世纪,亚当·斯密的思想对于自由贸易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20世纪初期及中期,马克思的愿景激发了革命以及社会主义的兴起;在20世纪最后的十几年里,英美新古典经济学的思潮与全球资本主义的上升正好契合。在21世界,伴随社会和物理技术以及商业设计等的发展,我们进入了更加深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当中,复杂经济学的进化理论,会给我们带来全新的认识与了解。

当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财富的起源,就能利用这些知识找到为人们创造经济增长和机会的新办法。当我们对自然现象更加科学的理解,就会为创造更好的人类生活条件作出了巨大贡献,对经济现象的科学理解也有可能给全世界人类带来福祉,毕竟一种复合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理论,会让经济社会更好地发展。

作者简介

刘涛,物理化学硕士,青岛海创汇康创业服务有限公司-商学院院长,潍坊海创汇康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创业邦》专栏作者,担任青岛高创投融资担保专家评委以及西海岸创新创业中心等多家基地的创业导师;具有丰富的孵化器、加速器运营管理经验,参与首批国家级创客空间-创益客、山东省创业孵化示范基地-创益邦、海尔双创示范基地-红岛海创汇、李沧海创汇、临沂海创汇、潍坊海创汇等各地孵化器地运营管理,孵化项目:青岛悟空智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创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佐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