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泉水的位置决定了它的价值:巴拉巴西成功定律

刘涛 2020-06-15 11:07

编者按:本文系专栏作者刘涛独家投稿文章,创业邦编辑后发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经常会听一些成功人士的教诲,学习成功人士的经验,然后紧跟成功人士的步伐,也读过一些成功方面的书籍,例如打工皇帝唐骏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罗伯特·弗兰克《成功与运气》等书籍,直到看到美国东北大学教授,网络科学研究中心创始人、主任——巴拉巴西的这本《巴拉巴西成功定律》,才揭开了过去的那种不能解释、似是而非的成功理论的面纱,用科学的眼光去审视成功,找到成功可以真正复制得到总结的普适定律。

你是否曾经有如下的疑问?

那些挂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里、看起来脏兮兮不起眼的照片,为什么会被认为是杰作?

都是矿泉水,为什么便利店里卖2块钱,五星级酒店可以卖50元?

为什么每个领域都只有一小撮人能够成为超级巨星?

为什么你一再尝试与努力,却一再失败?人到中年还要坚持吗?

巴拉巴西【成功第一定律】

红色男爵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有个王牌飞行员叫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Manfred von Richthofen),曾经击落过80架敌机,外号“红色男爵(Red Baron)”。红色男爵不但技艺高超而且个性张扬,他故意把自己的飞机漆成红色,在空中特别显眼,向对方飞行员挑衅。

红色男爵不但在德国是家喻户晓,在全世界也是鼎鼎大名,出现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在他死后很多年,美国的动画片《史努比》里还有他的形象,西方的男孩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红色男爵。

那红色男爵是一战中业务表现最好的飞行员吗?不是。同时期的法国飞行员雷内·方克(René Fonck)击落了超过100架飞机,而且自己还没事儿,战斗力水平绝对超过红色男爵, 红色男爵是被人击中而死的。

但是方克的名气远远不如红色男爵。方克的维基百科页面只有18种语言,其中没有中文;而红色男爵的页面有52种语言,他甚至还有百度百科页面。

为什么会这样呢?

巴拉巴西成功第一定律:能力表现驱动成功,但当能力表现无法被衡量时,社会网络驱动成功。

能力表现很重要,它决定了你是否能成为一个领域的高手,但它又不是确定你能否取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决定你是否能取得成功的,更多是社会网络的作用。

红色男爵对德国的价值并不仅仅是击落了80架敌机,德国宣传机构需要用他这个形象去提振国民精神。红色男爵出身好、有个性、高调热爱战斗,特别符合德国的需要。德国开足马力宣传,协约国这边就会跟着报道这个敌情。可是方克就不行了,不但没战死还犯过政治错误,而且法国也没有那个宣传需求。

可以说,决定我们成功的不仅仅是业务表现,更是别人对我们业务表现的评价,是怎么样。你的成功不是你的事,是我们大家或者说是社会的事。

同样对于艺术品,没有任何人能够仅凭艺术本身就评定一部杰出作品的价格或价值,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博物馆馆长、艺术史学家、艺术馆馆主、交易商、代理商、拍卖行,以及收藏家之间形成的网络。正是这些网络决定了哪些作品可以进入博物馆,以及我们愿意为它们开出的价格。这些网络不但决定了博物馆的墙上悬挂什么样的作品,甚至还决定了什么样的作品才会让我们愿意排着队去欣赏。

矿泉水的位置决定了它的价格。

画作的故事和位置决定它的传播度和价值。

国家和人民的需要决定了红色男爵的关注度。

在我们个体努力提升的同时,我们所处的社会网络发挥着巨大的效应,它决定了我们的能力是否被看见,是否被放大,是否得到广泛的认可,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如果你非常拼,却发现自己好像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取得突破,可能是你所处的网络无法帮助你。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有意识地对自己的方向和行为进行调整,可能是比单纯拼汗水更靠谱的选择啦。

【成功第二定律】

体坛的超级巨星:费德勒、老虎伍兹

2019年男子网球大满贯单打冠军排行前三(截止到2019年温网):第一名:费德勒20次;第二名:纳达尔19次;第三名:德约科维奇16次。

论技能水平,真的没有特别大的差别。尤其在最近的十年费德勒早已不是巅峰,和德约科维奇以及纳达尔的交手也是输多胜少。但是这丝毫不影响2019年费德勒的年度总收入为9340万美元,其中代言收入高达8600万美元,位居全世界第五,远超过同样是网球的明星纳德尔和德约科维奇,这两位网坛巨星都没有入围前十。

老虎伍兹是世界上最成功的高尔夫球手和著名运动员之一,据名人网2018年报道,老虎伍兹的身价约为7.6亿美元,自从这位高尔夫球手在1996年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以来,伍兹先生已经赚了超过10亿美元。

事实上,老虎伍兹的收入不到10%来自奖金,他的收入还来自耐克、怪兽能源和普利司通高尔夫等公司的代言。2019年其广告代言费5400万美元,位居第二位,并且在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授予著名高尔夫球手老虎伍兹“总统自由勋章”。

这些超级明星的工作质量和他们的成功之间存在一种不成比例的关系,这也意味着稍稍优秀一点的能力表现就可以带来超乎寻常的成功。同时告诉我们即使你的能力表现比竞争者高出仅仅毫厘,但回报也可以轻松高出百倍甚至千倍。

这些超级明星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比别人高100倍、1万倍,实际上,他们在能力上的差异可以差之毫厘,但是论财富和声望,我们从粉丝和广告商的代言费中,我们发现其成功是无界的。

能力表现是有界的,但成功是无界的。

我们的能力表现是有上限的,就如上面的网球、高尔夫球等竞技体育,也包括科技领域的专家学者,在杂交水稻领域里面,我们第一直觉,就想到了袁隆平,但是,在中国从事水稻研究领域的专家,例如:中国水稻所副所长钱前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遗传发育所王静、中国水稻研究所副所长胡培松等,不论是科研水平还是实际贡献相信也绝不会太逊色于袁隆平院士。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比别人稍稍高出那么一点,就会非常成功,认可度、荣誉和收入水涨船高。同时在高手中如何脱颖而出,需要的则是一点运气,例如出场的顺序和自身的特点。诸如有球迷对费德勒的评价:看费天王打球真的是一种享受,他的境界已经不仅仅是一位运动员了,看他打球更像是他在写一首诗歌。

【成功第三定律】

《哈利·波特》:世界最畅销小说

截至2015年,《哈利·波特》系列小说被翻译成75种语言,所有版本的总销售量超过4.5亿本,名列世界上最畅销小说系列。被美国华纳兄弟电影公司拍成系列电影,总票房收入达78亿美元,成为全球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系列。

但作者一开始只是一位为生活苦苦挣扎的单身妈妈,当她拿着书稿被拒十多次之后,终于找到一个出版社,于是《哈利·波特》第一部于1997年6月在英国出版,首印只有区区500册,其中的300册还被免费送给了图书馆。这本书的成功,却是通过一个读者接一个读者,累积起了读者群。然后,伴随着读者的第一波评论,这本书被描述为“极其赏心悦目的惊悚悬念小说”。就像一位书评家所说的那样:“我得去找找看,是否有儿童能放下这本书。”随后,出现一个接一个的点赞,逐渐成为畅销书。

在《哈利·波特》成为最畅销的书后,J.K.罗琳也成为最成功的作者。盛名之下,J.K.罗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就想,我写小说的成功,到底是偶然的呢,还是必然的呢?她自己拿自己做了一个特别酷的实验。

2013年,J.K.罗琳悄悄地用两个不同的笔名,写了两本不同题材的新小说。她想看看如果我不用名气,能不能单纯靠实力让小说畅销。

第一本是政治小说,叫《偶发空缺》。这本书卖的还行,引起了读者的注意。当时亚马逊有读者评论说,这本书笔法老到,不像新手的作品,也许是一位成名作家用了笔名。后来也不知是怎么传出去的,市面上有了传言,爆出来这是J.K.罗琳的书。

第二本是犯罪小说,叫《布谷鸟的呼唤》。这本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被几个出版社拒了稿,后来出版之后卖得也不好。但是偶然的情况下,有人感觉《布谷鸟的呼唤》和《偶发空缺》的笔法有点像。英国一家报纸就专门请了一位计算机专家对这两本书进行语义分析,看看作者是不是同一个人。

谣言四起的时刻,J.K.罗琳不得不承认两本书都是她写的。结果这两本书的销量马上暴增。

英国作家罗杰·埃洛里写过一本书,《默默地我相信天使》。有意思的是,他使用“琼斯”的假名作为马甲,在亚马逊上给自己的这本新书写了一条评价。正是这条早期发布的可靠评论,启动了这本书的早期成功。后来,这本书在全球已经售卖超过100万册了。

成功第三定律:初始成功X社会适应度=未来的成功。

首先,我们得有初试成功的积累,我们的能力展现获得了一定的成功。其次,我们还需要社会适应度作为杠杆,来撬动未来更大的成功。

所谓“社会适应度”,指的就是一件作品、一家公司的内在品质,也就是说,在同等条件下,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击败竞争对手,获得社会的认可。

你的社会适应度越高,你就可以每天主动获得越多的链接,即使你在一开始还不为人知。

《哈利·波特》正是迎合了社会适应,同时也获得了最早一批用户的真诚评论,从而引爆市场。对于作者J.K.罗琳来说,也正式因为第一次的初始成功,到后面的两部小说同样大卖,但是也离不开其扎实的写作功底以及其作品本身的社会适应度。

同样,创业也是一样,当最初模型试验成功,后面的,就是看如何不断的适应这个变幻莫测的市场,不断的迭代功能。引用达尔文的话就是:“适者生存”。

【成功第四定律】

为什么全明星团队注定会失败?

2014年足球世界杯的巴西国家队有很多巨星,比如内马尔、大卫·路易斯、奥斯卡、马塞洛,却大比分输给了拥有流畅配合的德国队,2014世界杯德国队封王。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布赖恩·乌兹一直用十年时间坚持不懈地研究团队是如何运转的,什么时候优势明显,什么时候导致成功,这些工作极大地补充了成功学的研究。他通过研究音乐剧制作背后的创造性网络,为团队的成功找到了一个最佳切入点。

爵士乐经典专辑《泛蓝调调》之所以获得不朽的成功且经历不衰,归功于平静但严厉的领导戴维斯指挥的精心挑选的迥然不同的乐手们,组成了一支音乐风格独特的乐队。

成功的团队都有一个“独断专行”的领导者,这个领导往往不是来自于委派或空降,而是从这个团队中脱颖而出的。

研究成功学的一位学者吉姆,通过探索最大的“同性交友网站”GitHub中的庞大数据,发现了如下的规律:

团队越大,拥有的关注者就越多,团队中的个人贡献却异乎寻常地失衡,在很多情况下,程序代码中最大的贡献部分,都是某个团队成员独立完成。且团队越大,主要贡献者就越努力,并自发地成为这个团队的领导者,并承担主导团队其他成员输出的责任。

这个领导者至关重要。那些少有的、迅速的成功案例都有一些共同之处:一个团队越是由一个领导主导,这个团队就越成功。

一位从事动物养殖方面研究的教授,以鸡群来做研究。他挑选了一群全是下蛋高手的母鸡来培养,结果这些超级母鸡并没有专注下蛋,而是在内斗,笼子成了战场,不但一个个失去了漂亮的羽毛,且不再下蛋了。

成功第四定律:成功的团队兼具多样性与平衡性,而且往往更容易让一个超级领导者脱颖而出。

大多数时候,团队的成绩归功于团队的领袖,同时我们做研究的同学的论文成绩归功于导师,科研团队的成果归功于科学家。其实这些与团队的优秀领导的决策是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作为团队领导者也要清晰的认识到,这是团队集体的通力配合。

打造一个团队成员都参与分享讨论并倾听其他成员意见的氛围,塑造团队的多样性,同时吸纳部分女性的加入,增加团队的平衡和协调性,更有助于我们的成功。

哈佛商业评论做了一个关于如何让团队变的更强大的研究,他们做过这个研究之后发现,当外部不确定性很大且迭代速度很快的创业公司,如果整个团队里有1/3左右的女性,这个团队的稳定性和绩效也会高。这是因为女性的共情力和协调力强,在有外部争议时,女性员工会无条件的给予支持。

【成功第五定律】

一再尝试,一再失败,面临中年危机,还有成功机会吗?

人到中年,孩子正直上学,青春期;同时父母需要我们的帮助;工作事业上面临着年轻人的挑战,那么成功还有机会吗?

著名演员阿兰·里克曼在46岁时才出演第一部电影;雷·克罗克53岁时开发了麦当劳的特许加盟模式;纳尔逊·曼德拉在服刑27年后依然对政体改革充满渴望,在76岁时成为南非总统;朱莉娅·查尔德在50岁时第一次主持电视节目,颤抖的声音道出了她对烹饪的浓烈兴趣。

你看上面的例子告诉我们:成功与年龄没什么关系,而取决于你向着重大突破一次次尝试的决心。

一位诺贝尔奖得主约翰·芬恩,当时67岁的他在耶鲁大学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实验室的房间被收回,技术人员也没有了。彼时,他发表论文提出新技术——“电喷雾离子化法”(electrospray ionization),将液滴转化为高速的离子束,从而快速准确地测量大分子和蛋白质的质量。他意识到这是一项突破性技术,自己终于成功了。他是对的。随着学术界对细胞分子成分的兴趣迅速升温,他的技术很快成为世界各地实验室的标配。他不愿以耶鲁大学名誉教授的身份蹉跎年月,前往弗吉尼亚联邦大学任教,这所大学完全不介意他的老龄。在这里他组建了新的实验室继续研究。芬恩最后这些年的工作带来了革命性的成果。他改进了最初的想法,发展出一套测量核糖和病毒的稳健方法,达到了难以置信的准确率。我们今天对细胞如何工作的知识都归功于此。他晚年的努力获得了丰厚的回报。15年后,作为一位80多岁的瘦弱老人,他于2002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65岁之前,他在一家中学继续从事他的实验,到87岁的时候做出成绩,获得了诺贝尔奖。

成功第五定律:成功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和年龄,只要你在一个好想法上坚持不懈。

巴拉巴西提出一个可测量的理论。单个项目的成功,由两个变量决定。

第一个变量叫 r 值,r 代表想法的好坏。r 值越高,这个想法如果能实现的话,它的影响力就越大。

第二个变量叫 Q 值,代表你把这个想法实现的能力,也就是你的执行力。

用 S 代表成功,那么这个公式:S = Qr.

成功=执行力x想法的好坏

美国生态学家克雷格·罗勒(Craig Loehle)的《成为成功的科学家:科学发现的战略思考》(Becoming a Successful Scientist: Strategic Thinking for Scientific Discovery)这本书也说过这个道理。搞科研,本质上是想法的验证。而想法的好坏对错具有不可预测性,所以成功的战略秘密其实就是做很多很多项目,验证很多很多想法。你做的项目越多,就越有可能有重大发现。

中年人的真正问题不是没有创造力,而是不愿意干。一方面身体原因:筋疲力尽,无法专注,重心被转移;一方面:没有年轻人有冲劲,懈怠了。就像我们买的彩票比较少,因此成功的机会也就比较少。

需要像J. K.罗琳所做的那样,不断地出版系列小说。每一次她有新书上架,她的新读者就会阅读她以前的书。这样,每一本新书都为她的事业注入新的活力,让她的所有工作从不下线。

诸如莎士比亚和简·奥斯汀、埃隆·马斯克和爱迪生、居里夫人和爱因斯坦,他们这样的人之所以被世人铭记并非因为某一项成果改变了世界,而是他们持续的智慧结晶,这源自他们杰出的Q因子和反复尝试的决心。

若想利用Q因子,还有另一种聪明的方式——合作。

利用你的网络帮助自己完成项目。即使没有产出预期的成果,合作也会促使你继续尝试,继续利用你的Q因子。

当然,我们并不能因此沮丧,Q因子提醒我们,如果我们有才华并且坚持不懈,不断提升个人的产量,利用网络加强合作,运气终会站在我们身边。

我们常常寻找各种捷径,却忘了坚持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策略。

日本艺术家葛饰北斋是这一理念的完美例子。“我在70岁之前的画都不值一提。73岁时,我稍微了解了自然的真正构造。”他在75岁时写下了我非常欣赏的一段,“当我80岁时会有更多的心得;到90岁时,我应该能领悟事物的奥秘;100岁时我将到达奇妙的境地;而到我110岁时,我做的一切,无论是一个点还是一条线,都将是鲜活的。”

葛饰北斋享年89岁。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创作于生命的最后20年,包括标志性的木版画《神奈川冲浪里》。你一定知道它描绘的景象:巨大的波浪带起白色的浪尖,在半沉的小舟上空缓缓展开,让背景中的富士山相形见绌。它简洁地描述了一生之中成功如何沉浮流动,告诉我们那些突如其来的冲击和崩塌只不过是重新开始的信号。

小结与启发:

一个人能否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不是由个人来决定的,而是由整个社会决定的,并且成功是有普适规律。

成功的第一定律告诉我们:个人的能力与成绩是很重要的;但是当能力表现不能被测量时,需要利用社会网络驱动成功。

成功的第二定律告诉我们:能力表现是有界的,但成功是无界的。我们将牛顿、爱因斯坦视为科学巨人,但像尼尔斯·波尔、马克斯·普朗克、沃纳·卡尔·海森堡这些科学家,在物理学上与爱因斯坦有着同样深远的影响力,但是社会影响力却远远不足;在竞技体育中,第一名与第二名的能力上差距并不大,但在个人商业价值和社会知名度等方面却有着强烈的“马太效应”。在商业领域里,我们更是要不断地去引领,即使在科技含量不高的项目中,做到细分领域的第一,也会形成巨大的效应。

成功的第三定律告诉我们:初始阶段的认可度,会在大概率上推动未来的成功,但更重要的是,提高社会适应度,即内在的竞争力,才能够让我们实现持续地成功,就如海尔张瑞敏经常提到的那句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只有坚持与时俱进,不断地创新,迎合社会的需求,踏上时代的节拍,才能够持续发展。

成功的第四定律告诉我们:团队的成功需要多样性和平衡性,也需要有有优秀卓越的团队领导。虽然在团队中,功劳往往归于一人。但是你可以在行业里深耕,直到占据这个领域。同时也可以另辟蹊径,在新的领域建立声誉。印象深刻的就是当初我们看到,牛根生从伊利出走,创办了蒙牛。

成功的第五定律告诉我们:成功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和年龄,只要你坚持不懈。

作为个人,尤其是创业者和企业的领导者,在创业的一时,就需要不断地在磨炼技能和建立网络上,多下功夫,积累核心技术和竞争力,同时构建强大的社会网络体系,整合资源;在从事具体的项目中,选择战略合作伙伴,评估功劳做好分配,激励团队持续创造,实现成功之路。

作者简介

刘涛,物理化学硕士,青岛海创汇康创业服务有限公司-商学院院长,潍坊海创汇康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创业邦》专栏作者,担任青岛高创投融资担保专家评委以及西海岸创新创业中心等多家基地的创业导师;具有丰富的孵化器、加速器运营管理经验,参与首批国家级创客空间-创益客、山东省创业孵化示范基地-创益邦、海尔双创示范基地-红岛海创汇、李沧海创汇、临沂海创汇、潍坊海创汇等各地孵化器地运营管理,孵化项目:青岛悟空智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创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佐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