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考:相比广州,深圳不值得

叁里河 2020-08-03 12:47

图片来源IC Photo

编者按:本文来自叁里河,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由于疫情,今年的高考延误了整整一个月,变回了 1979 ~2002 年期间的七月七号,不过全民讨论高考作文、比拼数学卷难度的传统流程还是照走不误。到了九号考试全部结束,大家就都吃着瓜,照例等着各省各地高考状元消息的出炉了。

今年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很多人还学到了一个冷知识 — 广东没有高考状元,只有屏蔽生。

广东其实是从 2011 年开始不公布状元的,2012 年则开始屏蔽高分考生。这都是为了禁止当年对高考状元的疯狂炒作,浇一浇家长和学校对应试教育的热情,缓解 “素质教育的尴尬” 。

状元是应季大热点,人人都想追。考生名利双收,光宗耀祖的同时还可以拿地方企业和政府的物质奖励。学校出了成绩,方便一年又一年的掐尖,积蓄生源优势。培训机构借机宣传做题精神,忙着扩大规模,赚下一波家长的钱。纸媒和网络媒体也不会放过这块超级流量,谁都想抢状元的头一波热度。

不过,热点追着追着就容易变味。报道状元这件事有段时间彻底背离了树立榜样的初衷,变成了一场秀,高额奖金,浮夸典礼,以及各种媒体极尽所能挖掘潜在状元的个人隐私。

搜狐微博还没消失的时候,还曾经做过一个高考状元有偿举报功能。2012 年的时候,四川出现过考生 “被状元” 的乌龙事件,起因是新浪微博、论坛和网站上的谣传。

虽然从教育部到各地教育局从 2007 年起就不断强调禁止炒作宣传高考状元,但是教育部管不了媒体和家长。

状元热一直没减,社会大众也不关心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孰优孰劣这个大问题。高分多代表学校好,代表教育资源丰富,推导出某个地方适合工作买房成立家庭是一个简单粗暴但又无比正确的逻辑。

所以屏蔽范围越来越大的广东高考成绩榜反而成了比状元更适合衡量教育质量的指标,毕竟状元只有一个,没有分布可言,屏蔽生却可以有一百个甚至两百个,足够描述一点趋势。今年从广东的屏蔽生分布可以总结出的一个大概规律就是,失衡以及深圳的尴尬位置。

广东在 2015 年和江浙沪一起组成代表团,参加联合国经贸组织每三年进行一次的基础教育评测 PISA 测试。在这之前,上海单独参赛,连续在 2009、2012 年拿下总分第一,广东的加入让准备三连冠的中国代表团滑到了总分第十名。到了 2018 年,北京取代了广东,和江浙沪组团,中国又回到了第一。所以这口锅只能广东来背了。

广东教育在整体上拉后腿的原因是城乡发展失衡导致的基础教育失衡。基础教育的失衡则通过最新的高考屏蔽生分布再次对应到高中阶段教育上来了,广东教育就像广东 GDP 那样,有广深莞这样的巨头也有清远、汕尾、潮州和韶关这样的 “差生”。

根据公众号 “名师说” 的统计,广东近五年的高考屏蔽生(前一百名)数量中,一半来自广深莞。这三个城市坐稳前三把交椅,剩余人数则在其它 12 城市里分布,其中 “云浮、清远、韶关、江门、汕尾和潮州则已经有五年没出现过一个屏蔽生”。能够这么大程度影响理论上随机的高分考生分布,只有地区之间巨大的教育资源差异了。

事实上,如果仅仅观察广深莞三个城市的屏蔽生考生数量变化,以此作为衡量教育质量的指标,再考虑三地的房价等因素,就不难发现深圳其实被 “高估” 了。

还是名师说的数据,综合 2016~2020 年的屏蔽生数量分析,广州以总数 50 人坐稳第一,深圳 42 人第二,东莞 38 人第三。但是第二三名的差距却在不断缩小,尤其是时间跨度缩小到过去两年时,东莞和深圳的总人数就只差了 1 人。

广深莞三个城市今年参加高考的人数分布为 5.6 万,5.34 万 和 2.8 万人,屏蔽生数量依次是 15 人,11 人 和 9 人。如果用广州的考生人数优势来解释深圳在屏蔽生数量上的劣势,那么这个逻辑在面对东莞的时候就显然不够用了,而且从数量上来看广州考生也只多了两千多人。

广州与深圳之间保持着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距离,屏蔽生数量的比例大概是 1.36 ,当划定范围扩大到全省前 200 名时和 2000 名时,广州考生和深圳考生的数量比仍然是 1.33。

然而再看看三地房价,深圳和广州东莞的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安居客上广州 8 月份二手房房价是 3.15 万元一平,东莞是 1.65 万,深圳就高达 5.62 万元了。当然总体房价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可以再看看学区房。

今年有六名学生被屏蔽的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所在的广州天河区,安居客二手房均价为 4.94 万/平。而华师附中初中部对口的小学中,像天河区第一实验小学学区内凯旋新世界,房天下的报价就达到 8.5~10 万一平了,如果是更新一点的三期,12 万已经是起步价了。这已经是广州学区房中数一数二的价格。

而一个班出了三个屏蔽生的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其所辖集团下的深圳实验小学所在的福田区的安居客二手房均价是 8.37 万元。对应的热门学区房中,老旧的百花公寓和南天二花园,房天下均价在 13~14 万之间,显然高于广州同级水平。

而且从高中重本率上来看,“深圳客” 统计数据得出:19 年广深保持重本率90% 以上的学校数量为 7 所和 4 所。仍然是广州胜出。

如果重本率和屏蔽生是少数家庭才看重的指标,而这类学区房的高投入又可以名牌大学的高回报和房产本身的价值所正名。那么广深两地基础教育规模的差距就应该是所有普通人都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在幼儿园阶段,证券时报网去年统计,深圳共有各类幼儿园 1771 所,公办园却只有 68 所,所占比例只有 3.8%,相比广州占比 30% 的水平相去甚远。这意味着更多的深圳家长必须去负担私立幼儿园的高价费用。在小学与初中阶段,2018 年的不完全统计现实深圳初一学位缺口近 6 万个,同时期幼儿园里还有 52.42 万儿童在读。

公办高中的情况也大致如此。2019 年深圳中考人数约 8 万人,其中只有 43.85% 的学生能够获得公办普高的学位,广州的同期水平则有 56.55%。这就意味着为孩子的高价补习班买单的深圳家长们的目标首先 “只是能上到高中,其次才是追求名校。

深圳的很多问题都是这座城市高速发展带来的,各种漏洞迟早会被补上。但是热衷于炒房的深圳房东们让房价抢跑了全国,对于大部分新深圳人来说,在教育机会和高房价的对比之下,深圳真是挺不值得的。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