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跑赢《花木兰》《信条》,但华谊难逃大时代宿命

新文化商业 2020-09-17 23:41

作者 | 雨茜

编辑 | Amy Wang

自7月20日影院复工以来,电影市场逐步回暖。根据猫眼电影数据显示,截至撰稿,2020年度总票房已超过70亿。其中复工之后的票房分别为7月2.16亿和8月33.98亿,9月,两部备受期待的好莱坞影片《信条》、《花木兰》登陆院线,成为票房热门选手。

尽管两部好莱坞电影上映首日都夺得了票房日冠,但是随后都被《八佰》强势反超。截至今日,《信条》上映14天,票房收入3.75亿;《花木兰》上映7天,票房不足2亿,豆瓣评分4.8;远远无法与国产热门电影《八佰》27.5亿的票房相比。

每一部电影都逃不过大时代的宿命感

近两年来,票房总榜TOP10的好莱坞电影正在逐年减少,2014年票房冠军为《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前十部电影中有五部都是美国的英雄大片;并一直维持在四至五部的数量;但到2019年的TOP10中好莱坞影片锐减至两部,分别为排在第三名的《复仇者联盟4》和第十名的《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

与之相反的是国产片,特别是爱国影片的崛起,《战狼2》、《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还有今年的高票房高口碑影片《八佰》。

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人们的生活和经济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尤其对于近半年未开工的电影业来说,《八佰》更像是一抹冲破乌云的曙光,给予无数处于阴霾下的电影人的一剂良药。电影里面百年前的中国正在遭受战火的洗礼,现实下,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全球局势动荡,像《八佰》这样的电影更能满足观众的观影需求。

从产业环境来看,《八佰》率先定档,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基本无任何排片竞争,借力影院复工的大宣传趋势,让《八佰》在影片口碑和内容之外,有了“复工”这个因素的带货,现在看来,这是吃螃蟹者勇气的奖励。而《信条》《花木兰》作为舶来影片,上映的时候影院复工的宣传已经弱下来了,且宣传期比正常时期少了几个月,也可能造成刚开始的票房不及预期。

从这几部新片的境遇来看,多少能感受到一些大时代的宿命感。

制作、排片都解决,惟有PK观众口碑

一部电影的票房由多个因素决定,最重要的三点因素为:制作程度、院线排期,观众口碑。

在曾经,院线排期一度成为各个发行的“兵家必争之地”,但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的高度普及,观众的口碑正在成为票房的重要标杆。豆瓣、猫影、微博甚至微信的朋友圈都成为了观影感受的发表平台。影片信息在民众间的传播效率越来越高,信息的不对称正在被抹平。一部片子内容好看与否在上映三天内就可以得到证实。

在豆瓣,给《花木兰》评分的人高达17余万,写短评的人达到9万人。无需任何宣传片和影片分析,你在豆瓣就可以将《花木兰》的所有精彩之处、槽点、短板了解的面面俱到,因此,一部电影的质量与受欢迎程度将会通过观众的口碑呈现出来,并且口碑越来越对票房产生最直接的影响。

此外,中国观众日益提高的审美标准也让许多披着“大制作、大卡司”却内容共鸣感不足的电影越来越难得到认可。

电影《花木兰》的票房低迷,一方面是电影在国外是网络播放,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迪士尼的《花木兰》拍出来是西方人眼中的东方世界,从电影中的额黄妆容、女巫的设定以及战争的表现方式等等都可以看得出来。这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引起中国观众的共鸣,毕竟她并不符合我们历史文化中的木兰形象。

这个问题在2008年好莱坞大片《木乃伊3》中早有体现,说着英语的秦始皇与女巫的爱情故事再次重现在2020年的《花木兰》中,好莱坞的商业情节并没有提升,不过那时候的观众仍然愿意为带有中国面孔的美国大片买单,而今天,不尊重史实的西方人视角的中国片,很难取悦观众。

同时,不管是传奇故事还是迪士尼的动画版,其都应当是当代女权很好的版本,但整部电影对于中西方女权的表达都过于拧巴和生硬,使得女性观众也没有买账。详情可以穿越从《花木兰》看好莱坞如何误读中国女权

不能低估下沉市场

《信条》在中国市场的拿到的高分绝非偶然,诺兰本身在影迷间的影响力更是毋庸置疑。他的《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记忆碎片》等作品都在中国影迷间颇有声望。但影片虽然在豆瓣拿到了7.8这样的高分,票房却高开低走,差强人意。因而有人评价“这又是一部拍给影迷,而非观众的电影。”

究其原因,一是内容口碑,《信条》有一定的观影门槛,影响力难以下沉至三到五线城市。喜欢的粉丝直呼“诺兰是天才”,并有不少人表示会多看几遍,纷纷表示“看了《信条》,觉得《星际穿越》和《盗梦空间》都不烧脑了”;但也有观众直言,“这部电影着实累人”、“云里雾里,看不懂”……

这种感觉在下沉市场尤为明显,大部分人走进影院看电影更希望得到放松和愉悦,显而易见,满屏“熵值”和“钳行运动”的《信条》并不是一个绝佳选择。

二是档期空间,相较于《八佰》有长达三周的辐射期,《信条》只有在首周无新片对手,紧随起来便是《花木兰》的冲击,很快,曾经的春节档热门影片《夺冠》将在9.25日提档上映,“十一国庆档”的《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急先锋》等,涵盖了体育片、喜剧片、动作片、动画片等多个类型,这些合家欢影片,要比设有观看门槛的《信条》更具票房号召力。

不过充满悲剧的是,《八佰》虽然票房优势明显,但它背后的华谊却早已疲惫不堪,与《花木兰》背后的迪士尼、《信条》背后的华纳兄弟等巨擘相比,《八佰》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据2020年中报显示,华谊兄弟继续亏损2.3亿元,加上2018 、2019年华谊兄弟分别亏损了10.9亿元和39.6亿元。华谊自救运动已经持续了两年。

且仅仅一部《八佰》,尚不足以将华谊救出泥潭。9月16日,华谊兄弟“趁胜追击”发布2020年-2021年片单,包括18部影片。除已上映的《八佰》之外,片单中还包括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冯小刚的《春天一岁》、周星驰的《美人鱼2》、罗素兄弟的《谢里》等多部知名导演作品。

根据深交所于今年6月新引入“扣非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一个亿”的组合类财务退市指标,华谊似乎也并非走到退市一步,但夭折的股价仍未因《八佰》的卖座而得到证券市场的看好。

华谊的路仍荆棘满布,后续片单部部都必须如《八佰》一样才可以。

End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