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神鸟迅雷:毁于宫斗,困于时代

未来商业观察 2020-10-15 08:07

编者按:本文来自未来商业观察(ID:futureob),作者木头,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0年迅雷7上线,LOGO从机械风的三道翅膀变成了一只蜂鸟图案。

蜂鸟是世界上体积最小的鸟类,代表着轻盈和快速。在创始人邹胜龙看来,这与迅雷的速度和智能更贴合。

许多80、90后的记忆里,这只蜂鸟在十年前的PC互联网时代,曾带给他们极致的速度体验,堪称下载器中的一代神鸟。

而十年过去,神鸟速度依旧,但却被多数人遗忘在电脑的某个文件夹里,不再唤起。中国互联网长河已流淌25年,迅雷经历了其中17年的跌宕起伏,俨然算得上是一个活化石标本。

回看今天的这只神鸟,已然一分为三,一只逃向大洋彼岸一路向西,一只虽迅雷的股价一落千丈,还有一只徒留在飞速的时代原地打转。

曾几何时,这只在互联网长河中漫长飞行了十几年的神鸟,也有过飞跃风口的机会。

01

神鸟迷途

1998年一次偶然的硅谷之旅让邹胜龙萌生了创业念头。邹胜龙其父名为邹德骏,是深圳乃至全国著名的大发明家。受父亲影响,邹胜龙从小就喜欢琢磨和研究,极具主见。

2003年,邹胜龙与比他小三岁的杜克大学师弟程浩,带着在美国硅谷做出的迅雷雏形回国创业。最初邹胜龙给公司起名为“三代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视自己为第三代海归互联网创业的代表,前两代分别是张朝阳和李彦宏,足见他有多自信。

彼时恰逢中国互联网腾飞的Web2.0时代,宽带迅速普及,PC互联网迎来第一轮热潮。但受限于网络技术的落后,用户要玩游戏看影视作品,都需要先在电脑上下载好。邹胜龙眼光独到,就瞄准了当时国内下载领域还没出现霸主。

2004年1月迅雷2问世,每天新装用户不到400个,没过几个月,每天新增数以千计。随着产品不断迭代升级,迅雷用户增长速度成倍飙升,来自资本市场的融资一轮接一轮。

迅雷凭借着远超同行的下载速度迅速攻城略地,一时间无人能与之匹敌。直到腾讯QQ旋风的出现,才勉强有个像样的对手。

2008年,QQ旋风以极简风格问世,开始与迅雷抢夺用户。彼时迅雷市场占有率已超过70%,累计装机量达2.6亿,手握3000多万美金融资,正在徘徊在股市门前犹豫不决。

而这一年,不仅爆发了金融危机,移动互联网也开始走上舞台。有了上市念头的迅雷开始寻求多元化业务转型,收购修图软件,开发视频播放功能,甚至烧钱研发游戏,但都无疾而终。

2011年,8岁的迅雷递交了美股IPO申请,路演时20亿的估值却因中概股丑闻影响和版权官司缩水近半,暂缓上市。

2014年,迅雷带着仅次于腾讯微信和QQ高达4亿的用户赴美敲钟,最终仅以9.86亿美元的市值登陆美股市场。未料到,这一年却成了迅雷离互联网旋涡中心最近的一刻。

在迅雷飞向股市的这11年里,移动互联网拉开序幕,盗版泛滥的年代随着“优爱腾”的出现走向终结。对于依附于盗版资源下载链条的迅雷来说,主打正版影视的“优爱腾”犹如猛兽,一步一步像它走来。

迅雷开始越发感到力不从心,而在不远处却有另一场权利游戏的风暴悄然而至,将这只四处寻路的神鸟,卷入迷雾中。

02

空降来客

作为和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初代巨头站在同一时代起点的迅雷,最终以不足十亿美元的市值收场,委实有些凄凉。

在外界看来,上市后的迅雷不太像是一家独立上市公司,更像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小米子公司。

上市后,迅雷股权结构变为以资本方为一派的小米和金山云分别占31.8%、13.0%,以创始人团队为一派的邹胜龙和程浩占9.5%、3.8%。答案一目了然,迅雷换了当家人。

2014年底,迅雷空降了一位CTO,正是雷军从腾讯云邀来的陈磊。

陈磊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赴美深造,在谷歌与微软历练。回国后陈磊在腾讯主要负责云业务,成绩不俗,是个标准的海归精英。

雷军之所以会向迅雷抛出橄榄枝,看中的是迅雷的技术基因以及云服务想象力,这也藏着小米想补齐云服务拼图的一盘棋。陈磊就是最适合替他下棋的人。

陈磊最初大刀阔斧,上任不久就组建全新的网心科技,核心业务是云计算和区块链,由自己出任CEO。第二年,网心陆续推出赚钱宝和星域CDN等产品,雷军亲自为其站台。

星域CDN做得是闲置经济的生意,将C端家庭的闲置宽带,转售给B端企业,不失为双赢之举。迅雷CDN业务早期由于远低于市场的服务价格,曾收获了爱奇艺、快手、B站等一大批头部企客户。

顺风顺水之下,陈磊又瞄上当时大火的区块链。在陈磊主导下,提出All in区块链的旗号,并借比特币之热推出玩客币,迅雷股价水涨船高,一度被资本市场寄予厚望。

然而,自从陈磊空降迅雷以后,这个外来客似乎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

有媒体曝出,陈磊成立网心科技后,有意和迅雷本部分开办公,除了少部分是迅雷的员工,绝大部分都是从外部招聘。

在迅雷的老员工眼里,陈磊这个职业经理人根本不是来让迅雷重新起飞的,反像是利用公司资源想再造一个新迅雷。

自2017年陈磊接任CEO开始,他变得更加激进,以守护迅雷品牌为由率先发难,想剥离创始人团队押注的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多项业务。

这一赤裸裸的挑战,已经直接冲击到公司的整体利益,一场积怨已久的内斗爆发。迅雷大数据发起反击,直指玩客币是骗局,违反国家政策,发布数字货币圈钱。

公关战几度掀起,最终还是双方股东出面,平息这场口水战。然而,这场闹剧导致迅雷美股大跌逾40%。次年,玩客币被互金协会点名批评,价格应声下跌,直至清零。

无奈之下,迅雷阉割其区块链业务,仅保留玩客云和其网络的共享业务。彼时,陈磊主推的星域CDN已经因为不合市场交易规范,早已被工信部叫停。

这只神鸟在过去几年刚刚寻得的出口再次被堵死,迅雷的股价也从27美金回归到3美元,被打回原形。

03

落步时代

今年4月,迅雷突然宣布高管大换血。将职业经理人陈磊在迅雷及所有关联公司的CEO职务,以及小米集团首席战略官王川的迅雷董事长职务,交由原迅雷技术负责人李金波接任。

陈磊在随后媒体采访中委屈不已,称当初就不该当这个CEO,这是跟老团队结仇;还称自己可能犯了职业经理人的大忌:一是得罪了人,二是太单纯。

不久前,迅雷在微博发声将这场内斗公之于众。

公告中昭示,早在迅雷宣布陈磊卸任职位的4月,公司就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目前已经对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文末,还呼吁陈磊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陈磊似乎早有预感,卸任后不久就带着与他传出桃色新闻的公司高级副总裁董鳕,携手出境至今未归。陈磊隔岸喊冤,否认自己以公徇私,从中获利,并称迅雷是因审计出现问题,想泼脏水。

目前对峙双方各执一词,因陈磊迟迟不肯露面停滞不前,但迅雷的股价却倾泻而下,摇摇欲坠。

受此影响,迅雷上周四当天股价大跌7.87%,报收3.16美元;周一再跌5.86%,报收2.89美元。目前总市值仅为1.96亿美元,较巅峰时的17亿美元已经缩水超八成。

而随着这场宫斗内幕被一层层揭开,沉寂多年的神鸟,短暂回归到人们的视野中。

如果把这场愈演愈烈的宫斗全部归咎于权利游戏上,显然不够客观。因为自从雷军强势入局的那一刻,迅雷的窝里反已不可避免。

对于迅雷的元老们来说,或许他们不乎于迅雷究竟谁说了算,而是迅雷能不能继续赚到钱。

财报显示,迅雷2019年总营收为1.81亿美元,同比减少21.9%;净亏损为5340万美元,比2018年的净亏损4080万美元进一步扩大。

其中,包括云计算在内的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8410万美元,会员业务收入为8150万美元,互联网广告收入1560万美元。初手握4亿流量的迅雷,如今只留下一个400万的会员规模,以展现其余留的活力。

而明知眼前的迅雷正面临失血危局,陈磊依然在去年年底发给董事会的PPT中,建议逐步停掉迅雷的下载业务。即便迅雷的下载业务存在版权问题的法律风险,但停掉这项业务,等同于关闭迅雷近半的造血通道。

在迅雷与陈磊对簿公堂之后,更让人意味深长的是,陈磊与网心科技的副总裁董鳕身上,反复被外提及的宗教色彩和桃色新闻。

目前陈磊有没有侵占公司资产还没有结论,但无论从工作还是私生活来看,他都没能战胜自己的私欲。

迅雷在股市门前打转,被权力游戏裹挟的这17年里,经历了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天,路过游戏、视频、直播、版权付费等数不清的风口,却始终没能找到一个出口。

当它回过神来,已置身于5G时代,宽带网速从4M变成200M,在线游戏、在线观影成为主流,版权意识备受关注。

有人说,迅雷的没落毁于这场权力游戏。但最终来看,神鸟再快,还是没能快的过这个一日千里的时代。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