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鱼”归一,天下主播皆为腾讯打工?

新文化商业编辑部 2020-10-16 08:11

编者按:本文来自新文化商业,作者雨茜,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10月12日晚间,虎牙与斗鱼官宣合并。标志着,在腾讯主导下,游戏直播领域“两雄争霸”时代宣告结束。

众所周知,腾讯集团主要收入来源于游戏,而斗鱼与虎牙目前在游戏直播领域的市场份额共占到80%左右,双方正式合并后,腾讯将直接控制这个总市值超百亿美元的游戏直播平台。再加上腾讯手握B站、快手股份,而这两家视频类应用因流量入口优势也正在大力发展游戏直播业务。种种迹象表明,腾讯促进了游戏直播行业从乱斗直接走向了垄断。

天下主播皆为腾讯打工的时代来了。

从参投、主控到合并,腾讯步步为营为游戏开路

“腾讯欲合并两家直播平台的消息,早在腾讯收购虎牙合同里就有迹象。腾讯当初给虎牙注资,在投资合同里面明确写明了几年之内买到虎牙多少股权。所以这根本不是秘密,消息出来我们都是预料到的。”

上述是网上一则来自某平台对斗鱼员工的采访,表示虎牙和斗鱼的合并谈判,在很早之前就已开始,谈判的重点在于谁控制管理团队,以及重要权益分配问题。

腾讯对于游戏直播领域的整合手法,其实并不陌生。早在2016年,腾讯通过合并QQ音乐,酷狗、酷我、全民K歌创建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并于2018年在纳斯达克IPO。今年一季度,TME移动月活跃用户(MAU)已达到6.57亿。

腾讯拥有环球三大唱片公司中的两家,环球唱片和华纳音乐公司的大量股份,而第三家索尼音乐公司也持有腾讯音乐的股份。这些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使腾讯音乐能够获得有利的特许权使用费率,并允许其将歌曲再许可给竞争的流媒体平台,获取差价。

同样的整合迹象还表现在长视频领域,今年6月份腾讯被爆出有意接手爱奇艺,有望推进腾讯视频、爱奇艺的合并。

不管是游戏、电竞、还是流媒体,都属于占据腾讯约60%营收的增值服务,在这个领域,腾讯显示出整合的热情大于其他任何领域。从目前来看,这些行业均处在“跨越鸿沟”理论的早期大众阶段,推动协同,降低无序竞争带来的损耗,也许会加速鸿沟的跨越,让腾讯在大众市场阶段获得最大化利益。

虎、鱼、鹅,谁是利益的集大成者?

有趣的是,在消息传出后,12日当天的股价却十分意味深长——双方股价均出现明显波动,斗鱼每股15.68美元,上涨12%,总市值49.78亿;虎牙每股22.91美元,下跌11.17%,总市值50.95亿美元。而腾讯控股14日高开1.97%。

从股价的直接反应来看,腾讯此次的整合基本得到资本市场的正向反馈。

按照此前国内市场中的经验,联席CEO制度往往只是一种过渡方案,当公司整合彻底完成,必然有一方会主导新公司,另一方低调离场。虽然目前合并后的虎牙和斗鱼还没有任何关于更换管理团队的意向,但从合并协议上我们可以得知斗鱼即将被虎牙收购所有已发行股份,准备退市。斗鱼CEO陈少杰手上的370万股份也被腾讯收购,自己则成为虎牙董事会的成员之一。

但斗鱼为什么心甘情愿的从纳斯达克退市,成为虎牙的子公司?不少网友质疑以陈少杰为首的斗鱼管理团队在合并后已经处于下风。

不要忘记,约在半年前斗鱼的总市值原本仅有约20亿区间,但如今已经上涨到了50亿。从近一年的股价来看,斗鱼的股价也从7、8美元上涨至如今的15美元区间。

而根据合并协议,斗鱼获得的利益也是相当可观的——“企鹅电竞”的游戏直播业务被划给斗鱼,这意味着斗鱼所掌控的主播资源更加丰富,流量也相当可观。

换句话来说,合并使老二斗鱼变得值钱了。

不过,此次合并,腾讯仅仅是短暂拿到游戏直播的垄断宝座。短视频重塑内容生态的未来,变局依然大。近两年来,从三七互娱的子公司到现在的有爱互娱,字节跳动对游戏公司的收购从未停止。比拼游戏业务,字节当然很难撼动腾讯,但因为短视频与直播很相近,字节跳动对游戏直播的威胁是巨大的,对“什么都要”的腾讯来说,是不会轻易在这场竞争中给其他公司留下一个可乘口子。

所以腾讯选择加固竞争壁垒。

主播身价泡沫破碎,新商业模式呼之欲出

像斗鱼虎牙这样的大平台要维持可观的流量就需要源源不断的投入,除了要付头部主播的高昂签约费,平台的分成与内容成本同样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从斗鱼Q2季度财报来看,斗鱼与虎牙的营业收入的增速正在不断放缓,换句话来说,赚的钱越来越少了。分成和内容的成本同比去年增长了32.3%,为17.55亿元,而上一季度的分成和内容成本为15.75亿元。

自2014年斗鱼获得2000万美元融资开始,用天价签约费挖主播的战局就拉开了帷幕:

2015年这一年,游戏主播的身价普遍上涨了10倍有余。斗鱼TV一个月从虎牙直播连挖6人,总费用超过6000万,虎牙、全民直播、熊猫TV……越来越多的平台陆续参战,头部主播频繁跳槽并刷新签约金上限,游戏直播平台陷入了烧钱的资本怪圈。

“流量、人气都是主播带来的,直播行业的价值,在明星主播而非平台身上,离开大主播,平台什么都不是。”这是顶级主播小智在2016年抒发的豪言壮语,那时候他的年收入高达4000万,随后他不断被各大平台抢夺,先是被斗鱼花了八位数从虎牙手中抢下,但仅一年后他就加入了王思聪的熊猫TV,之后又辗转去了全民TV、企鹅电竞。

讽刺的是,他在出走了一圈后因企鹅电竞被划到斗鱼旗下,又再次回到了斗鱼。

显然,此次的合并使“天价主播”变成了过去式,几乎所有头部主播内心都清楚,平台开出的合约金额是虚高的。这种虚高抢人,目的是买断主播红利期外,也打击竞争对手,同时在圈内制造话题引流,力争率先突围。整套操作,类似庄家炒作概念股。但如今腾讯占据了超过80%游戏直播市场,主播们到哪里都将是为腾讯打工,失去了议价能力。

除了对主播身价的直接影响,还有很多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一家独大格局产生,游戏直播也会像长视频、音乐、音频等领域一样,催生出“付费直播”的商业形态,这有可能颠覆打赏为主的单一变现模式,更考验直播质量。无疑,这一点是未来直播行业最具想象力的事情之一。

在商业世界,合并是创业公司终局,但仅是行业开端。对于游戏直播行业而言,商业模式处于非常不成熟的早期,未来变局和不确定性仍然很大,好戏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