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基金俞波:医疗投资没有风口

投资人说 2021-01-13 14:13

图片来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人说(ID: touzirenshuo),作者刘小倩,编辑轻眉 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俞波有一张二象性的脸,纵容和克制可以无缝切换。

纵容是给项目方的。比起其他投资人一年看1000个项目而言,他可能一年约访的创业者数量不过百。而一旦被他瞄准,会留出足够多的时间来持续深入沟通。

克制是留给自己的。“要审慎勇敢”“既要追寻平庸利润,也要捕获百倍回报机会”“认知在前,谨慎出手”说到这些,他的脸变成了拳头,用力紧握,却不出手。

北大细胞生物学博士毕业3年,他已经独立成长为紫牛医疗基金负责人,主导并完成了对DPM、深至科技,思多科、博脑、华夏清医、艾尔普、汇先医药、伊鸿健康等医疗领域项目的投资。其中,超过85%的项目完成新一轮融资,超过50%的项目已经完成多轮融资。

现在,俞波把战线放在了技术创新、基层赋能、服务外包、进口替代四个细分赛道,即便是对已经取得好成绩的紫牛而言,这依然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关卡重重,前路迢迢。

“投资人说”尊重每一个有价值的认知,并希望这些深度思想被更多人看见。

01 没有风口的医疗:认知才是王道

投资人要了解行业趋势,让认知先行,判断入场时点和终局,谨慎入局。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将医疗推上风口浪尖。疫情加速了民众健康意识的培育,从而促进医疗企业的发展。医疗甚至被认为是继TMT之后的下一个“冠军赛道”,迎来黄金十年。

“这是共识加速达成的过程。”俞波认为,即便没有疫情,对医疗投资热情的共识也会逐渐形成。但疫情加速培养了民众意识,以前出现主诉症状,大家才会去医院。但当下,用户都会定期体检,更加关注自我健康。

“医疗投资没有风口,这是一个典型的成熟行为模型。”在他看来,技术成熟、产品成熟、场景成熟,才有医疗创新的商业化落地基础。

这其实对投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了解行业趋势,判断入场时点和终局,谨慎入局。

紫牛基金作为一家早期投资机构,早已在共识达成之前的阶段出手。2017年,紫牛基金开始投资医疗,每年的医疗投资项目大概占据1/3。去年,紫牛更是联合医疗上市公司成立了医疗专项基金,俞波担任该板块负责人。

他认为,“无论是在紫牛成立新基金以来的快速增量期,还是在去年开始的资本退潮期,当行业整体状况饱和处于变动时期,垂直领域会有更大的机会抵御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发生。专业型的基金因为资源和认知的聚焦,更有机会最大化平衡风险与收益。”

因此,在紫牛前两支综合基金医疗投资的实践基础上,紫牛迈出了医疗专项基金的第一步。俞波透露,紫牛基金已投资约10家公司,超过85%的项目完成新一轮融资,超过50%的项目已经完成多轮融资。“既是希望将我们积累的一些经验认知进行复制变现,也希望在投资决策和投后服务上能够做到更专业和更深入。”

俞波认为,这是认知先行带来的成果,所以紫牛才会提早入局,获得高额回报。

首先,医疗是刚需,确定性高,市场份额大。他补充道,互联网已经有了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而中国国内医疗行业还没有。

其次,医疗增速快。近20年,医疗行业的整体增速为15%~20%,细分领域更是出现30%以上的增速。而上一个在百亿到千亿美金市值的体量,还能实现高增长的行业是互联网。

此外,市场出现新的变量,可让后来者逆袭,或者由小变大。医疗行业的变量机会存在于创新性技术底层驱动、疾病谱结构性迁移、政策全局性调整、医疗去中心化场景变迁。

俞波以最近热门话题冠脉支架为例,指出政策全局性调整对医疗投资的指导意义。去年年底,心脏支架进入集采,从1.3万元降至700元左右。降低单价,公司收入将受到波及,但如果有产品能够进入集采,某种意义而言,公司会被贴上标签。“我们更倾向投资有组合拳产品的公司,单品爆款,以价换量,其他产品来实现盈利。”

实际上,大方向较为确定的行业,提前布局,长期坚守,或许是医疗投资者要去信奉的准则。声称长期主义的人很多,真正能够贯彻的却极少,大多数人在风口到时上车,却在风口将至前期嗤之以鼻。

02 投资核心:驱动医疗服务生产力提升

投资人要对LP负责,既要考虑确定性问题,赚取平庸利润,也要尝试捕获百倍回报的机会。紫牛基金重点关注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和感染性疾病的诊断以及治疗环节。

在这个策略下,紫牛医疗基金的底层投资逻辑为“驱动医疗服务生产力提升”,重点关注三大疾病领域(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和感染性疾病)的诊断以及治疗环节的创新解决方案。

谈及这样布局的原因,俞波提到,“合格的医生资源是医疗体系的核心。”本质上我们需要的不是平均/均分医疗,而是要医疗资源纵向流动的结构化医疗服务体系,即分层诊疗的顶层设计,大病难病在医院,初诊慢病在基层。因此,紫牛医疗基金重点关注底层数据价值驱动的工具,包括数据感知获取层工具、数据证据的处理分析工具,以及基于数据的综合应用解决工具。

以汇先医药为例。传统的早期肿瘤不容易在影像上被发现,AI也没有办法做出诊断。俞波主导投资的汇先医药是一家基于微流控技术平台,专注于研发全自动即时精准诊断设备平台,为肿瘤、传染病等重大恶性疾病提供无创精准的体外诊断产品,通过液体活检,检测肿瘤细胞,让医生能够突破原有技术障碍,获得精准诊断数据。

另外一个例子是紫牛投资的DPM数字精准医疗,他们是基于全球领先的创新性分子影像技术,打造术中光学分子影像导航设备和光学分子影像探针,覆盖广谱的外科手术术式,突破医生的视野极限,完成手术精准导航切除。

传统手术中,只有非常有经验的医生可以比较准确判断哪些是肿瘤细胞,哪些不是,这会导致容易出现肿瘤切除不干净的状态。DPM利用核心的分子影像导航技术,能够精准标记肿瘤细胞,在不伤及血管、神经等情况下,精准切除。DPM做了近百例临床试验,县级医院的医生和顶级医院的医生同样利用DPM,二者手术切除率都能达到100%,而此前,顶级医院的一般肿瘤手术切除不干净率为15%~20%。

俞波判断在精准医疗的大框架下,将会对临床诊断治疗的数据维度和信息颗粒度提出更高的要求。基于精细细胞和分子层面的数据感知获取工具,将会更有效地指导临床疾病的精准治疗及预防,上面两家公司就是这一逻辑下的典型例子。

而在紫牛基金重点关注的基层医疗场景下,俞波判断中国近百万的基层医疗机构将会在未来3-5年之内释放大量的基层首诊与分级诊疗的需求。

智能化,便捷式,高性价比的检验诊断工具将会赋能基层医护人员,显著降低医疗专业的经验门槛,提升诊疗能力,最终形成医疗去中心化的场景变迁。其中专注于诊断检验智能化POCT设备的伊鸿健康以及为提供专科专病定制的移动智能影像解决方案的深至科技是这一逻辑下的优秀标的。这两家公司都已经完成多轮融资,收到了一线基金的青睐,其中深至科技单个项目已经创造了超过30倍的账面回报。

而在底层技术创新突破方面,紫牛也在细胞治疗技术领域布局了多家公司。其中艾尔普再生医学基于诱导多能性干细胞技术平台(ipsc)制备出具有完整功能的心肌细胞,率先完成了全球首例再生心肌细胞治疗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试验,并且取得了令人惊喜的临床效果。而目前对于心衰的有效临床方案只有心脏移植一条路径。公司的创新成果也入选了今年全球十大心血管创新研究。俞波认为活体药物形态将会是未来药物研发的重点方向之一

总结来说,紫牛医疗基金80%聚焦在创新医疗器械,20%尝试生命科技创新的早期项目。

俞波表示,“我们要对LP负责,先考虑确定性问题,再考虑变量问题。”在俞波看来,紫牛基金要优先考虑能够为机构提供回收成本+赚取平庸利润的机会,比如医疗器械项目;再考虑一击捕获百倍回报的机会,如细胞治疗等创新生物技术等。

03 寻找企业家精神的科学家

一位优秀的创始人要具备全局眼光,懂技术、精业务、会管理。这类人必然是挑剔的,因为他们有很多选择。投资人需要跟他们同频,脉搏共振,才能加入他们,获得更好的回报。

DPM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田捷教授是国际顶尖的光学分子影像杰出科学家,八大学会会士;华夏清医联合创始人张林琦教授是国际知名的感染传染领域顶尖专家,汇先医药创始人颜菁拥有13年微流控及生物医药行业的研发及生产管理经验……

出身科班只是概率的一面,企业家精神,则是另一面,二者却缺一不可。“我一直在寻找具备企业家精神的科学家,或者是企业家带领的科学家团队,核心在于懂技术、精业务、会管理。”

事实上,寻找杰出的人物本身就是一个挑战,而说服他们与你而不是其他人合作更是难上加难。“要跟不专业的投资人比专业,跟专业的投资人比人情。”他总结道。

所谓人情,更像到达一个平衡点,彼此欣赏、共振的平衡点。“其实这样讲也很虚,我一直试图总结特点,但没有成功过。”他后来也释然了,大概就像谈恋爱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种神秘的频率,俞波称之为“脉搏共振”。他表示,一家公司就像一条新的生命,投资他们,就像参与别人的人生。愉悦会共振,糟糕的情绪也会共振。

前段时间,俞波被这种共振击到了。去上海出差时,俞波探望了一家被投企业的CEO,对方刚生完孩子,在坐月子中。这位女CEO家中桌子上放了1个新产品,她拿着产品对俞波说,“这是我们公司的001号产品,你是第一个见到这款产品的人,我还没有给别人看过。”

看到产品,俞波就像看到新生儿一样,激烈、欣喜、惊讶。时隔半月,他还未曾忘掉那一幕,

等到孩子长大,或许也会经历叛逆期,投资人也会随之焦虑。俞波早已给自己植入了预防针,“投资就是与焦虑如影随形,项目发展和预期之间一定会有偏差。”

作为投资人,他希望创业者明白:

第一,创始人一定要有全局的战略眼光。恰如紫牛基金一直提倡的vision lead,Dream big,focus small。创始人要利用好平台技术优势,让产品服务尝试多场景应用,突破天花板限制,这样可以抓住一些机会优势。

第二,团队需要尽快地从产品思维、技术思维往商业思维转变。在公司生存期,团队可以靠技术研发实力,但拉长时间轴来看,商务能力和工程服务能力才是决定企业生活质量的关键,要把自我造血放在第一位,这样才可以在阶段性低谷的时候从容不迫。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