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B站错付港交所

零态LT 2021-03-29 22:38

编者按:本文来源零态LT,作者李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北京时间3月29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二次上市,股票代码9626,但开盘即破发,跌2.23%报790港元,市值2981亿港元。盘中跌幅一度扩大至10%。针对破发,B站董事长陈睿在媒体会上回应称,受美股中概股跌幅影响,能够顺利上市算是成功,大幸事。“美股第一天我们也破发,但没人会记得。”

“这远远算不上明星项目,和快手相差很远。” 香港基金经理人评价,他们认为,B站没有获得预期的热度,一方面是因为配售时间晚,整体市场行情低迷;另一方面,则源于B站持续亏损的财务数据,仅赴美上市三年就归港,不免让人陷入“需要用融资来止损”的猜测中。

“毕竟,由于美国开始实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投资者担心中概股退市风险加大,希望能将部分所持股份获利了结。”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撑。

显然,B站此次在港股上市,有些不合时宜。

根据B站公布的最后招股结果。散户部分,约27万人认购,以及市场冻资约1050亿港元。机构部分超额认购11.9倍。此次B站打新超额认购额度,仅为热门短视频股快手的1/8左右。

实际上,此前B站一直被看好。B站在美股上市后,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三年时间内,B站市值飙升,股价涨幅曾高达10倍,成为明星股;月活用户数从最初的7000万上升至2亿,而能够获得如此成绩,主要归功于B站的稀缺性——视频化内容、社区属性、年轻用户群体。

B站曾卡在了时代机会上,并构筑了用户和内容两大高估值法宝。但高估值背后,B站也走上了视频网站的老路——烧钱买版权,巨大的版权费也使其陷入持续亏损困局。

在B站一路发展之际,腾讯、字节跳动等巨头也大力入局中视频,这是B站无法忽视的外部竞争,眼下的B站,可以说已然是四面楚歌。

01、破圈的代价

根据最新招股书数据,2020年,B站全年净亏损30.54亿元,同比扩大134.28%。上市后的B站一直致力于“破圈”摆脱二次元的标签,触动更多社会中坚阶层。

为此,B站主办了多起“破圈”活动,从声势浩大的跨年晚会到洗脑的《后浪》宣传片,再到全新品牌主张,都引发了广泛关注。

▲B站跨年晚会(图:跨年晚会截图)

2020年底,B站宣布月活破2亿,这比起上市时的7000万,提高了2倍多。B站董事长陈睿随之提出:2023年内B站MAU可达4亿。这一目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代价可能会是长期亏损。

在扩张的同时,B站需要在内容版权采买、制作、培养UP主、搭建直播生态等战略级业务进行大量资金投入。这也直接导致自2018年上市以来,B站连续三年都是净亏损状态,且呈现持续扩大的态势。

根据B站2020年年报及本次招股书显示,B站2018~2020年的经营现金流分别为7.37亿元、1.95亿元和7.53亿元。从正的经营现金流到负的净利润,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由于一系列非现金项目逐年增加所致,包括版权等无形资产摊销、会员费等递延收入、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等。

尤其是无形资产方面。B站在2020年摊销了近14亿元,2018年时仅摊销5.4亿元。这主要指平台上的版权内容。对应投资现金流看,2018~2020年,B站用于视频版权等无形资产的投入分别约10亿元、13亿元和16亿元,该投入在总的CapEx资本性开支中分别占比78%、81%和73%。

众所周知,爱优腾三大主流视频网站一直处在烧钱亏损状态。爱奇艺2020财年净亏损为人民币70亿元,2019财年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03亿元,即使亏损相对收窄,也很难阻碍估值下降。相比上市时,爱奇艺的市值已经跌去2/3。

B站目前也面临着用户留存和增长的挑战性。

相较于爱优腾为代表的长视频和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B站的赛道归属中视频和UGC内容,站内的大部分内容属于1~30分钟内的中视频。在这一赛道,B站一直保持着较为领先的优势。成立至今,B站上聚集了大量创作者,其也对创作者有很好的激励政策,每年的百大UP主评选,都有很多新人入选。

截止到2020年底,B站累计创作者约为1236万人,陈睿提出的4亿月活,主要针对中视频和青年群体的剩余市场,但随着B站急需破圈来摊平收入困境,这对原有的用户调性,也带来一定挑战。

02、老业务增长见顶,新业务难当大任

B站目前主要营收来源分四部分:增值、游戏、广告与电商,Q4营收分别为12.5亿、11.3亿、7.2亿与7.4亿,占比分别为33%、29%、19%、19%。

从整体数据营收来看,B站2020年营收增长高达77%,这无疑是成功的。但由此也产生了高达35亿元的营销投入,使其亏损大幅度扩大,当年亏损超过30亿元。

2018年B站在美国上市时,游戏收入占比高达80%,当时被誉为“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但从2020年Q4财报来看,游戏业务占比已退居二线,各项营收趋向平均。

但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现金奶牛”游戏的营收增速出现了首次下滑,游戏业务Q4营收环比下降超11%。核心游戏《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 Order)已增长乏力,新增的《碧蓝航线》等游戏能力不佳。这对于B站并非好事。

B站解释称,2020年主要是由于三大原因导致亏损增多:推出了更多游戏,导致向独家代理游戏开发商支付的款项增加;因移动游戏和增值服务业务扩展,导致向发行渠道支付的款项增加;因主播及内容创作者人数上升,以致向平台上的主播和内容创作者支付款项增加。

即便如此高额投入,与腾讯等传统游戏代理巨头相比,B站也很难占据优势,更不用说获得最优产品。

在游戏之外,B站也把商业化使命押注在直播等新发力的业务上。

在直播领域,B站近两年在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均有不小发力。不过,随着国内直播行业的红海效应进一步加剧,B站面临着愈加激烈的竞争。2020年下半年,国内老牌直播巨头斗鱼、虎牙宣布正在合并中,这也让B站直播的生存空间更加艰难。

同时,其他广告、电商、新业务增长并无亮点。

从去年开始,B站有意识地增强广告变现效率。比如提升渠道营销投入,并在年中推出“百大品牌”评选,加速KOL与品牌的合作。但是B站COO李旎在今年年初曾表示,未来十年,B站一定会成为广告客户必投的一个平台。短期内,B站不会增加Ad load。

这种矛盾伴随着B站商业化的整个过程。

对于增加广告收入,李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持续加强商业中台能力、将商业化接入更多消费场景、实现标准化与工业化的整合营销能力。但这些B站提高中台效率的举措,其他平台如快手、字节跳动、爱奇艺要走得更为超前。

以快手为例,其2020年总营收为588亿元,其中线上营销广告收入213亿元,总营收占比超过47%,这部分营收的增长主要由于快手的用户群体扩大,吸引了更多线上营销客户,以及快手凭借人工智能及大数据实力提升了线上营销服务的有效性。

而B站在对外传播中,尚未提到智能化。

同为视频平台,在与DAU、MAU相关性更强的增值服务、广告业务上,B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前,B站曾立下Flag,称不会加片前广告,但目前B站广告库存有限,天花板也较为明显。

“随着B站营收基数的增加,保持如此高的增长率本身就会越来越难,短期内B站需要至少培育一只新的现金牛,或者说在某一个垂直产业获得规模化营收,才能让投资者心安。”分析师刘旷认为。

03、重估B站

商业化的拖累,使得B站的营收并不高。但在过去三年的市值却一路飙升。B站市值凭什么向千亿美元看齐?

可以算一笔账,B站2020年营收为120亿元,微博营收16.9亿美元(约110亿人民币),5.48亿美元的净利润,爱奇艺2020年营收297亿元,是B站的两倍多。但从市值上看,目前微博市值却只有111亿美元,爱奇艺最新市值仅有137亿美元。

根据营收和亏损,Z世代所代表的青年文化潜力,和引发的社区效应、商业化可能性,是业内看好B站的最大原因。

若以爱奇艺、抖音的用户数为天花板,B站在Z世代(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的渗透率还有50%的提升空间。同时,从Z世代活跃用户的比例来看,B站是当前视频平台最高的,超过80%;而行业整体的比例只在44%左右。

在扩圈过程中,B站目前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平台创作者内容产量的总时长还远远达不到B站用户需要消费的时长。反映在数据上就是B站用户留存(DAU/MAU)的降低。数据显示,2020年B站第二、三、四季度的留存率分别为29.7%、26.9%、26.7%,随着月活的增长逐季降低。

同时,B站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在内容方向和社区氛围、以及监管等层面,也面临着挑战。

今年1月,B站主推的一部日本深夜成人动画《无职转生》,动画播出后部分剧情因涉嫌恋童、歧视女性而受到争议,引起部分主流用户不满,遭到举报和集中打低分。B站头部UP主Lexburner在直播中对这部动画进行了激烈批评,并使用了负面词汇攻击观看这部动画的用户。B站在将动画下架的同时,也直接将Lexburner进行封号处理。

二次元群体认为追番的权利被剥夺了,而不少主流用户也感觉被冒犯。这也暴露了B站作为青年文化社区的两难局面。

在高速发展之下,B站除了内忧,外患也不容忽视。

2020年后,巨头也纷纷入局中视频。微信视频横空出世,可上传30分钟视频内容,主打中视频。巨大的用户和日活优势,让微信视频一度成为2020年的内容创业热点。同时,抖音、快手陆续放开视频时间限制,爱奇艺上线综合型视频社区产品“随刻”。

各大入局者也从青年文化、自制内容等层面开始攫取B站的用户,比如此前大热“巫师财经”。另一方面,从创作者和内容变现层面,小红书、知乎都在加速视频化,竭力赶超。

越来越多头部玩家进入,留给B站的空间并不理想。在港股上市后,B站身上的任务又加重了——如何在外部巨头入局的环境下,守好基业,加快商业化,并努力画出新的增长曲线。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