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中国:诞生年轻投资人的天堂

创业邦 2021-06-16 21:10

图片

题图 | 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狮刀 编辑信陵,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阎焱熊晓鸽这两位VC界传奇有何共同点?

答案:他们都经历过投资业最艰难的挑战——时间的考验。

1993年,熊晓鸽和周全在中国创立IDG风投。之后的七年基金颗粒无收,一直到2000年搜狐等互联网公司在美国上市,IDG才开始了自己的黄金时代。此时,熊晓鸽已经44岁。熊晓鸽之前当过工人、政府官员、记者和媒体管理者。

阎焱也是37岁入行。9年后投资盛大4000万美元,20个月变成5.6亿美元,一战成就中国最早的VC教科书案例。2005年阎焱自立门户时已经48岁。阎焱之前的身份包括农民、工人、运动员和经济学家。

在阎焱和熊晓鸽时代,出道前他们就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需要经历长时间的等待,才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

相比之下,年轻一代的投资人简直“幸运无比”,他们在前辈们还没入行的年龄就已经成为了行业的出类拔萃之辈。

以数次入选创业邦40位40岁以下的投资人榜单(以下简称“40/40榜单”)的曹毅为例:2014年30岁的曹毅离开红杉中国成立源码资本,首期募资高达1.2亿美元。相比之下,28年前IDG风投开张时只有2000万美元。12年后诞生的高瓴,账上也不过3000万美元。

曹毅只是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中国年轻风险投资家的一个缩影。创业邦已经连续九年跟踪中国的年轻投资家群体。我们发现,相比老一辈,中国的年轻投资人成长更快。一位头部VC机构的合伙人告诉创业邦:中国年轻投资人非常幸运,他们的集体活跃程度和投资表现超过风投发源地美国同行的同龄人。

我们还发现,与前辈相比,年轻投资人的背景相对简单,其中不乏从MBA毕业后就直接从事投资的年轻人。然而,缺乏行业经验的他们依然独具慧眼,千军万马中只取独角兽。

80后自立门户,85后开始当家,90后异军突起,这波“年轻投资人”正在经历什么样的变化?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纵观40/40榜单,上榜者约有75%有头部机构工作背景,比如耳熟能详的经纬中国、红杉中国、IDG资本、深创投、君联资本等。在头部机构工作,意味着不仅能获得前辈的指导,还有充足的“弹药保障”。

连续多年在4040榜单上“霸榜”的王华东,之前在搜狐IT频道担任高级编辑,加入经纬中国后26岁投资陌陌,29岁敲钟,四年就升为经纬最年轻的合伙人。

一位行业人士评论说,“王华东很早就加入了一家当时规模还不大的顶级机构,得以直接获得资深前辈的指导,这对他的成长意义非常大。”经纬创始合伙人张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同样智商、能力、胸怀抱负的人,在今天加入一家像经纬这样的一线基金,成为王华东的难度,会增加5到10倍。”

美国VC行业里有个说法,只有投资过一亿美元,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风投。换句话说,输得起才能出人才。显然,头部机构对失败的包容度更高,年轻人获得的锻炼机会更多。

2011年夏天,晨兴资本(五源资本的前身)用上千万美元投入刚成立一年的易到用车。结果大家都知道:尽管易到成立时间更早,但还是被滴滴快的反超。

但是,五源资本“输得起”,创始合伙人刘芹把自己的“失败”转变成了经验传承给了下一代年轻人。

在刘芹的鼓励下,24岁便加入五源资本资本的袁野,在平台的加持中连续投资了快手、脉脉、Keep等项目,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五源资本最年轻的合伙人,并入选此次“40/40榜单”。

“虽然专注在某个领域可以产生认知上的优势,但这个优势其实是短暂的。”袁野曾对创业邦表示,无论对投资人还是对创业者,要求都是既要有框架,还要定期去打破这个框架,或者说,动态地修正这个框架,”袁野说。

数据显示,今年“40/40榜单”投资人的投资金额和投资数量均为近三年新高;上榜者投资总金额高达555.8亿元,平均投资金额为13.9亿元,同比增长5.56倍。这说明,头部机构为年轻人提供了大量的出手机会。

图片

数据来源:创业邦研究中心调研及整理

独角兽成熟更快,让年轻人获益

年轻人进步快的另一个原因独角兽在中国的成长速度更快。

独角兽指创办时间相对较短、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CB Insight的数据显示,一家美国独角兽的成长平均需要6.07年,而在中国只要4.72年,缩短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相应的是,投资人也获得了更快的成长。

独角兽在中国之所以成长迅速,得益于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以及技术进步催生的商机。从零售、电商、出行,到新消费和大健康,一个又一个行业被新技术重构,新公司层出不穷,独角兽快速演进。技术改变世界,成了很多年轻投资人的信仰。

上榜者之一,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就喜欢“Technology/Problem Fit”在解释自己的投资逻辑。

他曾在一次专访中表示:“多数机构在商业化的合理范围内找顶部机会——商业化爆发前夕,我们在找底部机会——很有可能商业化还没有开始,但我们认为在2到3年内有大的前景。这就是我们强调的Technology/Problem Fit,而非很多人强调Product/Market Fit。”

在此逻辑下,线性资本重点关注数据应用、数据基础设施和前沿科技领域的早期项目,并投出了地平线机器人、酷家乐、神策数据等独角兽企业。

年轻投资人就是“需求”本身

从PC到移动互联网,新技术催生了新经济、新消费。年轻人接受变化毫不费力,他们本身也成了各行各业都想争夺的消费者。因此,年轻投资人如鱼得水。

泡泡玛特以其小小的盲盒引导着过去一整年新消费市场的变化,拉动着整个潮玩市场的增速,也让天使投资泡泡玛特的创业工场投资人麦刚的回报超过了400倍。

创业邦的榜单显示,年轻投资人最集中的投资领域就是(新)消费,占比高达47.5%。

图片

数据来源:创业邦研究中心调研及整理

2020年,红杉资本、梅花创投、经纬中国、高瓴资本等四家头部机构在新消费领域共出手50多次。

40/40上榜者、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被认为是新消费领域投资人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包括找靓机、PIDAN、花点时间、bosie、每日黑巧。“新消费领域对投资人的要求更加多元,除了具备必要的职业素养,还需要有强烈的好奇心、对新事物的感知力和与人打交道的热情。这些正是年轻投资人的优势所在。”张野说。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如果把我们收到的商业计划书集中起来,99.9%的项目针对的人群描述都是18-35岁的人。由互联网驱动的社会文化一切正向年轻人看齐,所有人和物都期待‘年轻化’,投资人也拿着放大镜在寻找他们没有被满足的需求,而年轻投资人从这个代际走出来,他们就是需求本身。”

因此,年轻投资人的话语权越来越大是近几年创投圈的一个明显趋势。

路漫漫其修远兮

回到开头,年轻投资人在中国特有的肥沃土壤中已经得到快速成长,但是,要想成为阎焱熊晓鸽那样的传奇,他们仍然需要面对时间的考验,应对他们这个时代特有的挑战。

比如他们应该如何在估值泡沫中生存,又该如何应对中国特有的商业环境的剧变?前者的案例是大面积破发的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后者的案例则是在线教育。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