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正面硬钢程维的王兴,又被张一鸣从身后捅了一刀

网易科技 2021-07-20 09:51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ID:tech_163),作者:子青,图源:摄图网。

张一鸣的野心正在释放。

流量看起来成为字节跳动进入各个赛道的斧头,斧头落下,对手也要抖一抖。这次,依然是王兴,在美团乘滴滴下架、大举发力网约车之时。

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成立了一支外卖业务团队,并于近日在抖音App内开展测试。目前,抖音的外卖业务名为“心动外卖”,其Slogan为“心动外卖,吃你所爱”。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在悄然布局本地生活业务;可见,字节跳动的手正在伸向本地生活深处,除了想要打造一个短视频时代的“大众点评”,还要打造一个短视频时代的“美团外卖”。

今年以来,字节跳动在对内容以外的业务上有了更多尝试,从打出兴趣电商的概念,到本地生活大踏步迈进,这似乎也响应了张一鸣在卸任信中所言,“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电商、本地生活、教育、金融抑或是卖车卖房,究竟哪个才是字节的下一个增长引擎?

外卖行业经历了10余年的发展,从最初的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国鼎立,到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与美团抗衡至今,没有线下基因的字节能够从强悍的对手嘴里抢食吗?张一鸣的心动,距离真正可落地的业务还有多远?这是值得思考和探究的。

抖音的流量,同城外卖的新生?

在抖音搜索“心动外卖”,相应的小程序就会出现。点开之后,发现其页面显示为:内侧阶段,不对外招商,谨防虚假宣传。

在抖音上,目前关于如何申请心动外卖内测资格的视频、如何申请同城配送资格的视频以及如何申请全国合伙人(推广)的视频数不胜数。不少抖音博主正在吹捧,心动外卖将会带来与美团、饿了么的另一场外卖大战,就如同2016年之前的外卖大战中,美团和饿了么对外卖大举烧钱来进攻、防守。

在抖音,不少博主正在努力想要成为心动外卖的全国合伙人;据报道,目前门槛是需要有1000粉丝以上,继而可以来推广到餐饮老板面前以便其上架外卖。宣传中称,合伙人零佣金入驻,不需要当骑手,不需要开餐厅,只需要上传视频就可以带来消费者。

正如有人所预测,地推线上化和短视频发展成熟将会带来外卖行业的升级迭代,甚至打出“哪里有配送,哪里就有收益的口号”;他们甚至认为,算法有可能重构目前外卖的常规模式——基于地理位置搜索,通过自己的需求来找相关商家,由商家接单和骑手配送。

上海财经大学研究员崔丽丽表示,抖音的考量主要是基于流量资源,这些资源可以通过电商来变现;对于3km以内范围通过线下服务履约的服务,其逻辑与电商是一样的。

据相关媒体报道,“心动外卖”可能会像是一个就聚合模式的外卖平台,为同城附近的外卖商家转化交易订单,当然也有猜测说会和饿了么或美团进行外卖业务导流合作。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真正聚合的话,也是聚合那些比较大的品牌合作方,这些商家一般有自己单独的配送合作团队,比如麦当劳、肯德基等;美团、饿了么假如与抖音进行聚合,那其自身的本地生活战略似乎就变得不堪一击;作为高频订单的外卖流量都给到抖音,美团和阿里本地生活其他业务的流量如何保证?

崔丽丽认为,对于大的商户或者是连锁商户,制作短视频的成本和质量可控,对于小商户而言则缺乏专业性、内容质量不高或者需要有内容制作成本产生;但,通过短视频的方式来获客,其吸引力可能更大,正如《舌尖上的中国》出现后,对一些地理标志产品的销售拉动起到一定作用一样,“我觉得至少是有机会在外卖市场里分一杯羹的。至于市场机会大不大,则要看后续的履约情况。”

抖音这样的“兴趣外卖”,其实有过存在的痕迹,曾经红极一时的“回家吃饭”便是立志于成为家厨共享第一家,这款app想让用户通过手机来链接想吃家乡菜的人群,和现在抖音通过兴趣和美味视频来链接外卖需求颇为类似。不过,这款产品目前已经关停;当时,不少人对这种模式发出质疑:这种小众需求是否可以商业规模化?配送成本如何来保障?

抖音来做外卖,未来也一定会面临相类似的难题,毕竟外卖行业的成熟经历了10余年的时间来打磨,尤其是美团、饿了么日益成熟的外卖生态更不是一蹴而就。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刷短视频来点一份外卖,到底有多少人会选择这样去做?我们拭目以待。

本地生活混战,张一鸣暗捅王兴

今年以来,字节本地生活的动作越来越大。

年初,抖音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上线同城团购页面,而抖音点餐和支付二维码也出现在了线下。同时,抖音还生成了吃喝玩乐榜单。

近期以来,不少抖音吃喝玩乐博主也开始了直播带货,餐饮、游乐团购更多地被推广到了抖音用户面前。Tech星球获得的《字节2021目标访谈纪要-20210408》显示,字节本地生活2021年预期目标为60亿元左右,这个数据相比字节的广告和电商收入,并不大;目前来看,抖音在带货方面有几大难题,一个是供应链不成熟,二是售后不完善,三是积累过少,导致用户兴趣缺缺;在网易科技《态·℃》记者的体验中,相当一部分团购卖家是第三方合作者,如果在抖音上下单,最终也可能会引流到公众号或者微信小程序中。

相关报道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全国外卖总体订单量将达到171.2亿单,同比增长7.5%,外卖用户规模已接近5亿人,80后、90后是餐饮外卖服务的中坚消费力量;而且消费者使用餐饮外卖服务的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一日三餐,下午茶和夜宵分别成为消费者点外卖的新宠。

可见,本地生活的体量足够庞大,有充足的市场空间给到字节尝试。在阿里对本地生活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被夹击的美团将如何应对,也成为行业内人士的关注点。

有美团内部人士透露,早在去年,抖音、小红书等探店风潮兴起,美团内部工作人员就讨论要不要做视频,来进行大众点评社区内容的更新迭代;尽管不少人对该提议持有谨慎态度,美团内部也已组建了相关的团队进行短视频内容方面的建设。“节奏并不会很快”,有相关人士表示,用视频来做引流是需要适应的,不仅是内部工具上需要提升,在用户的认知上也需要适应。

阿里在月初也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本地生活、高德和飞猪组成新的生活服务板块,由俞永福负责。从饿了么口碑合并,再到本地生活、高德、飞猪的整合,阿里的尝试也更令人感受到互联网巨头对本地生活服务的看重与不放弃。

本地生活的背后是万亿零售市场。字节凭借内容的触角进入,尝试解构实体行业,但前途如何,仍要用时间来证明。崔丽丽认为,字节的本地生活商业化关键是抖音从大众泛娱乐内容怎么能够转变为基于地理位置通过流量逻辑聚合的美食内容推荐的流量分发机制;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即比较容易的将用户刷视频的内容在合理的逻辑下改变为美食内容并引流,那可能会有机会成为视频时代的大众点评。

一再被老乡张一鸣从身后捅刀,正鏖战程维的王兴会怎么办?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