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奥运会中的东京为何再现疫情高峰?

2021-07-31 13:31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作者:陈言,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2021年7月29日晚8时,日本发表了当天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的新增状况:10693人。

此前的28日为9583人。

正在召开奥运会的东京都,28日一天有3177人患病!

7月12日宣布东京进入紧急事态宣言(重度风险地区)后,日本专家预测,两周后,东京会出现2300~3000人左右的确诊人数。

现在的情况,甚至比专家预计的还要严重。

截至30日上午的数据,日本累计确诊人数超过90万,死亡人数超过1.5万人。按目前确诊人数的增加趋势看,到奥运会结束的8月8日前,日本累计确诊人数很有可能超过100万人。

为什么日本在奥运会期间不能控制疫情?

东京等城市已经4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日本国家遭遇了5次疫情高峰,但状况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为什么?

这不该是日本向世界昭示国家形象的时候吗?今天的日本到底怎么了?

毫无根据的乐观

日本企业、政府组织做事严谨,这是我们在接触它们时有直观感受的。每当谈及中日企业的重要区别时,人们能看到同样的技术引进,大体上日本企业会做得更好,在日本普及相关技术也会比较容易。

但和日本史学家谈这些观点时,他们往往会不以为然。

笔者在日本曾读过一本书,叫《失败的本质——日本军队组织论的研究》(户部良一等著,中央文库出版社,1981年8月)。该书至今仍在日本书店有卖,对整整一代日本读者有着深刻的影响。

它通过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各种战例,指出日本国家(军队)盲目乐观,不负责任的指挥体制最终导致走向失败。

日本在亚洲最具有全国化的防疫体制,在野党、媒体对执政党的监督用个不太正面的词来描述是“无孔不入”。平常哪怕地方上的一所中小学,发现有数名学生患上流行感冒,立即会在媒体那里报道,学生家长与学校教师联络会(PTA)也会行动起来,及时停课,接种疫苗,公布信息,警示不得在本地区流行等等。

但是,2020年新冠病毒开始在日本流行后,日本的防疫制度忽然变得漏洞百出。东亚地区各国的人口数量不同,单纯地比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似乎不科学,但14亿人口的中国(约为日本人口的12倍),确诊人数为12万左右(7月30日上午数据);有5200万人口的韩国(约日本人口的一半),确诊人数为19.5万左右(7月30日上午数据),日本和中韩比情况极为糟糕。

谈到日本防疫的失败,不止一位日本学者对笔者谈到日本的盲目乐观问题。

2020年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对待疫情处理不利,看似是一个外籍邮轮在日本发生的重大疫情失控问题,看似不会给日本带来多少影响,但今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更觉得它像极了日本处理新冠疫情的一个缩影。

疫情不会在邮轮上传染,这是日本一开始时给出的结论。等传染开始扩大后,日本认为这艘邮轮不属于日本,日本无义务让乘客下来住进日本的医院。但结果是扩大了疫情的传播,给防止疫情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日本至今已经出现了4次疫情高峰,现在处于第5次高峰中。7月23日,东京正式召开空场奥运会,此时疫情也开始以更为猛烈的速度在日本传播开来。从一天新增患者人数看,第5波高峰要大大超过前4次,情况非常危险。

从国家宣布东京进入紧急状态宣言后第16天的结果看,第4次宣言在发布之后,感染人数增加了158%,几乎看不到宣言的结果。从《朝日新闻》(7月29日)的报道看,东京第4次进入紧急状态后,外出人数的减少状况,在美食街只有不到10%,在地铁轻轨车站更是不到5%,和第一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时减少50%左右的情况大不一样。

但是到了菅义伟首相那里,7月27日,他还坚持说:“外出人口出现了减少,不用担心。”

日本媒体通常会在每天中午前向首相提两个问题,首相做出简单的回答。但到了28日以后,媒体再提问题,菅已经不做回答。29日,官房长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确诊人数暴增一事的提问,(菅)首相没有要回答的内容。”

奥运会召开前,日本的梅雨会自然而然地驱走新冠病毒的预测结果不翼而飞,大部分民众不信,但据说菅仍深信不疑。在多次公开的场合,菅强调在日本开一个让世界“安心(放心)、安全的奥运会”。

直到7月初日本专家预测奥运会召开后,会在东京每天出现3000人上下的新确诊病人后,菅才最后决定空场办奥运。

《失败的本质》一书中谈到1941年12月8日前,日本决定偷袭美国珍珠港时,军部内部充满了毫无根据的乐观气氛。3年多以后的1945年8月,日本迎来了战败。日本民众并未追究毫无根据地散布乐观信息的军人、政治家、企业家、媒体高层的责任。

今天的日本,没有国产疫苗,民众中接种了两次疫苗的人数勉强为二成(7月29日为2538万人,占日本总人口的21.15%),宣布了紧急事态,但街上几乎没有出现人员减少的情况。

从日本目前的政治、社会气氛看,不论结果如何,最后不会有人出来追究菅内阁的抗疫不力,就像二战后日本民众没有亲自追究战犯的责任一样。

根深蒂固的无责任体制

采访日本企业、科研机关时,感觉日本这个国家特别重视科学,有完整的科学制度。

只身生活在日本社会,参加各个时节的庙会、祭祀,又感觉如同生活在中国某个古代的时间胶囊中,不论周边人员的服饰,还是从肺腑深处发出的悲壮的曲调,祭神如神在,一点也不会含糊。

1274年、1281年蒙古军队渡海攻打日本时的历史,在今天的日本依旧有着丰富的口传内容。

笔者在山口县就听到过很多相关的故事。论军队的武器、士兵的作战经验,镰仓幕府的军队根本不是蒙古军人的对手,但恰巧在蒙古军队来袭的时候,突来的台风,让海面上的蒙古军队瞬间葬身于海底,日本并未与蒙古军队进行正规的战争。

日本民间于是称那两次台风为“神风”,相信在民族危亡的时候,神风能够再度吹回日本大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笔者去日本留学的时候,还能见到一些老者,听他们讲1945年政府训练他们用竹子做的刺刀去和英美敌军作战的往事,讲“玉碎”(自杀式攻击)等等。

这个国家真的如此期待自然力量能消除国难?真的认为一个梅雨就能让新冠病毒从日本消失?

笔者不信,但从日本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希望出现这样的奇迹,相信菅义伟比普通市民更期待出现这个奇迹。

如果奇迹不能出现,今天的日本人依旧会像1945年那样,拿起一根竹刀冲向美军的机枪扫射,只是今天的战斗目标变成了新冠病毒。

在一天有1万人以上确诊的时候,该上街上街;找不到营业的酒馆,就从便利店买点酒几个人在露天喝。政府反复说“外出人员在减少,不用担心。”街上满是行人;体育场内热热闹闹地举办着奥运会,整个社会真的对疫情似乎无所谓。

科学的态度、章法其实还远没有在日本政治、社会中扎下根来。

10年前的2011年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大海啸、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核电站事故。去日本采访时,总听到首相那里将要设立科学顾问,在重要科学问题上为首相提供谏言。

以日本的企业研发能力、大学在研究方面的积累,社会对科学的重视,感觉这个科学顾问只要首相点一下头,便也就设立了。但似乎至今还没有这样的顾问。

疫情当前,每次公布紧急宣言时,均有专家小组为内阁提出具体建议。但同时一个深信梅雨能够驱除新冠病毒的首相,最终难以用科学的态度去应对疫情。

他能做的是明明看到外出人员依旧很多,疫情一点不见好转的情况下,选择不回答问题,甚至不去寻求解决的方法。“安心、安全的奥运会”让人听起来是那么的苍白。

菅曾经说:“保证国民的生命与健康是召开东京奥运会的前提条件。”但实际上仅仅是改为空场开奥运会,要求民众“不要、不急的话就不外出。”一天上万人的确诊结果出来了,但奥运会照办。

菅即便是在8月8日前拿到累计百万人患病,东京等地的医院已经不能接纳新病人的结果,大概也不会让奥运会停下来。他能做的只是不说、不回答,换一个方式继续维持无责任体制。

反而是日本疫情完全失控后,满地鸡毛的政坛中,9月30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可能不会再有人出来和菅竞争。

9月的众议院议员选举,自民党即便败绩,也不会让权给在野党。日本民众知道在野党更没有负责的态度,比自民党只能更差,不会有半点改进。无责任体制一旦形成后便固化下来,不管遭遇多大的天灾人祸,制度本身会一直延续下去。

这样的社会能够得到的只是经济上的继续失落。7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预测值时,2021年日本经济的恢复最为缓慢(2.8%),不仅比世界平均(6.0%)要低,比疫情更为严重的欧洲也要低很多。

今天在日本谈通过奥运会来提升国威、强化日本经济如同呓语。自民党政权超级稳定的原因在于,整个社会处于无责任体制下,政治家可以做决定,对决定的结果无需负任何责任。只是民众在连续经济失落二、三十年后,依旧需要在暗黑的隧道中扶着墙前行,不知道何时看到曙光。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