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未来黄金十年,投资最大的确定性是什么?

创业邦 2021-09-25 16:16

9月23-24日,2021 DEMO CHINA 创新中国峰会在重庆融创国际会议中心亮相。自2007年以来,由创业邦打造的DEMO CHINA创新中国峰会已连续十四年为高成长创新企业搭建高规格交流平台。本次第15届峰会同时获得了首席合作伙伴芯爱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特别支持单位重庆科技创新投资集团的倾力支持,5大赛道由专场合作伙伴高通创投、腾讯5G生态计划、红杉中国种子基金、HP、联想创投、H50等产业及创投机构联合打造。

峰会现场,浦发硅谷银行行长、硅谷银行亚洲总裁陆珏,启赋资本创始合伙人傅哲宽,北汽产投总经理刘培龙,华登国际合伙人王林进行了名为《科技智竞未来黄金十年》的圆桌对话,犀利观点如下:

1、相信未来十年,中国半导体行业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在这样的机会下,我们没有理由换赛道,应该还是会坚定在硬科技,在半导体领域里面做投资。

2、汽车缺芯时间会稍微长一些,今年怎么火,过两年就会怎么冷,这是不变的。

3、十年的周期要补中国核心的短板,不管是芯片还是其他,越到最后缺口越大,不管是材料还是设备。

以下为演讲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陆珏:今年我们浦发硅谷银行做了三个业务策略的调整,加速跟产业的深度融合,提升在硬科技行业的信贷投放,所以今天看到三位嘉宾感觉特别有缘分。我给嘉宾们准备了两个问题。首先问一下傅总,启赋资本从2013年开始关注早期投资,尤其近两年在很多行业有非常多成功案例。在未来这段时间,启赋资本在具体投资策略上,在赛道选择上,有什么样的考量?

傅哲宽:自从创业到现在关注两个领域,一个是产业互联网,一个是新材料。未来还是会以这两个行业为主。首先互联网这个领域主要是行业SAAS的应用;新材料这个领域,可以说是大部分创新的基础,很多创新都源于材料的创新,所以我们在材料领域会持续投入和关注。

陆珏:傅总讲的非常清晰,一个是产业互联网,就是新技术应用到传统产业,第二是高分子材料。对早期投资来说,“看人”很重要,当然企业还会强调价值,强调趋势,强调体系化。您是怎么平衡人、事、势的关系?

傅哲宽:我们做早期也是相对聚焦的,在天使投资领域是先确定自己的战略方向以后,再找合适的人。选好方向后重点是在人,我们希望先定好产业方向,再去找人,或者我们定好了未来看好的趋势,去找一些合适的创业者,这是我们的一个思路。

陆珏:先定产业方向,然后再找人才。追问一个问题,比如你找到了产业方向,产投如何寻找自己的优势?

傅哲宽:我觉得财务投资和产业投资者应该各有各的优势,财务投资主要的优势就是相对来说是比较灵活的,投资的时候面会更广阔一些。我们深耕一个行业,在这个行业产业链的上中下游都深耕,投出来一些特别好的公司,形成一个产业生态,然后就有了自己的产业背景。

陆珏:深耕产业,形成一个上下游生态之后,这个情况下,也形成一个产业投资的概念,非常感谢傅总。下面请问刘总,新能源车是国家在产业链上能够整体换道超车的机会,北汽产投接下来从阶段、行业细分上有没有一些布局?

刘培龙:北汽产投做投资的时间不长,但在细分领域做了很好的布局,汽车行业现在面临最大的卡脖子问题就是芯片。产投公司的战略很清晰,依托产业,高度聚焦。汽车新四化越来越聚焦,形成了电动化和智能化这两个领域,这跟硬科技也有很大关系。

我们曾经也尝试做过商业模式类,包括服务类等等,最后发现真正适合我们这些产业投资人去长期布局,有资源、有能力能帮助这些企业成长的还是跟科技相关的领域,特别是新能源,中国新能源车发展从国家战略到产业进度都是非常成功的,我们最关注的还是核心技术和创新技术,对我们来说更有产业支持的价值,我们也更看好它的长远发展。

比如在新能源领域,我们更看好三大半导体,IGBT等核心的器件部件创新能力。在智能化领域也一样,芯片、软件、操作系统等这些决定它的底层创新基础能力的方面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也特别愿意去布局,跟行业上探讨的。

陆珏:刘总提到核心选择节点,又要创新。

刘培龙:对,首先第一个就是核心,这是我们重点关注的方向,在核心领域去找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和技术,以及能够商业化的团队。

陆珏:讲到核心能力,动力也是新能源车的一个核心点,您是怎么看待不同动力路径在新能源车领域的发展?

刘培龙:动力是汽车创新最核心的一个变化,从燃油转到新的动力,电和氢。动力转换过程中,北汽产投做的非常完整,也非常具有前瞻性,最早投资宁德时代、孚能等传统电池企业,两到三年前开始布局固态电池,包括清陶、蔚蓝等固态电池企业,现在也跟他们一起做固态电池的上车和产业化,进度非常不错。

另外在氢能方面我们做得比较早,三年前开始布局,一开始投了氢能第一股亿华通,投资电堆,火电极、空压机、储氢罐以及加氢站的建设,前后投了十几家氢能相关企业。我们觉得在氢和电的匹配上,电池自身会有进化,氢能还有特定的应用领域,未来氢能替代柴油和一些特种车辆方面的发展,我们也积极布局。布局里面的核心环节,以及有核心创新能力的一些企业。

陆珏:北汽产投非常具有前瞻性,在两三年前就开始布局不同的动力路径,不仅是新能源电池,也包括固态电池、氢能,将来适用不同的场景。

刘培龙:是这么理解,电在乘用车领域是未来一个大趋势,氢能在专用和商用领域也是未来的趋势,所以我们两个赛道同时在布局。

陆珏:氢能它的基础建设成熟度比电要来的慢一点,投资更大一点。您怎么看?

刘培龙:确实,从核心技术的积累和商业的产业化配套来看,都还在发展过程中。包括电,今年大家买电动车,新车市占率将近18%,消费者对电动车也很认可。但在这种情况下,电动汽车充电还有很多不方便,。氢能面临同样的问题,加氢站成本高,布局的便利性还没有那么成熟。但氢相比电来讲,它也有自身的特点,使用时有相对固定的场景,比电配套起来更方便,假以时日,会像电动汽车一样。电动汽车已经发展了十几年,已经到了一定规模的氢能,几年之后也会达到目前电动汽车这样的便利性。

陆珏:市场的需求会倒推相关的基础建设,接下来请王林总。讲到硬科技投入,讲到长期的建设,华登国际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是坚守原来的策略,还是会跟着市场做一些调整?包括细分市场有没有调整?

王林:首先谢谢大家对华登国际的认可,过去三十多年华登一直坚持在投资半导体领域,华登有一个特点,我们的投资团队里面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从半导体企业转行而来,是工程师出身,不管是从产业情怀,还是自身的的知识背景来看,我们想换赛道都不是一个特别容易的事情。半导体行情好的时候我们在投,不好的时候我们也在。

我相信未来十年,中国半导体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在这样的机会下,我们没有理由换赛道,应该还是会坚定在硬科技,在半导体领域里面做投资。现在跟十年以前不一样,现在更是中国半导体系统性的机会,在十年前机会基本集中在在芯片设计领域,现在芯片设计的某一些细分赛道里泡沫确实已经显现。

在我看来,对未来整个半导体产业来说,中国未来十年系统性机会非常多,机会不仅是局限于芯片设计,从材料、设备、封装、测试,各个细分赛道里面,中国未来的投资机会非常多。这些领域的投资,不管从投资回报还是从未来对产业的贡献来看,都不亚于芯片设计领域。所以,再次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我们会继续坚持投资,而且会更大力度在半导体领域投资。在细分赛道上面会稍微有一些细微调整,这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和策略。

陆珏:细分赛道的调整能不能稍微展开一下?

王林:华登是2011年底、2012年初成立第一期华登中国电子产业链基金,75%投到了芯片设计,20%多投到了芯片下游的硬科技企业,这是我们第一期基金投资情况。今年在做第四期,复盘第三期的投资,从两年前开始投,基本上投了七七八八了,芯片设计领域不到一半,在封测和设备领域的投资超过了30%,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还有20%继续投入到硬科技领域,作为芯片应用的平台,系统级硬科技的投资是非常关键的。在纯半导体领域,芯片设计领域投资在下降,设备、封测的比例在大幅度上升。

陆珏:半导体产业有两个话题经常私下讨论,请教一下王总,一是汽车相关需求带来芯片的缺口,你估计这个时间还有多长?二是关于竞争力,在半导体领域我们有没有类似新能源车这样整体弯道超车的机会?

王林: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现在整体趋势,我觉得产能紧缺的情况明年下半年会得到系统性缓解。在细分领域里面,我觉得汽车的缺芯时间会稍微长一点。虽然汽车的产量不是很大,比智能手机,比平板,比PC要小很多。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汽车电子供应链的最终应用端和供给端是脱节的,中间有一级、二级等供应商来参与,供应链过长,很难做到快速的决策。所以我认为汽车缺芯时间会稍微长一些,但半导体一定是周期性的,今年怎么火,过几年就会怎么冷,这是不变的。

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回应一下,现在比较火的是所谓第三代半导体,我们一般不叫第三代半导体,而是叫化合物半导体,或者叫宽禁带半导体。一般消费者心目中的3G、4G,5G,大家可能觉得数字越大越先进,但在半导体领域,所谓的第一代半导体和第二代、第三代半导体不是一个相互取代的关系。

每一种材料都有不同的特性和它的应用领域,到目前为止,可以预见的将来,硅基半导体仍然是半导体最主要的材料和最重要的战场,所以我不觉得会有一个换道超车的机会。硅基半导体已经凝聚了全人类智慧最伟大的结晶,对我们来说,要把我们过去在基础材料、基础设备和基础研发上面缺的课补上,而不是换赛道走。换一个赛道,这些课没有补上,仍然会受制于人。

陆珏:听王总这样讲,对于我们每个创业者来讲,不光是关心自己当下公司内部的技术,还要关心整体产业技术迭代更新、产业格局,包括是不是整体变迁。今天我们这个圆桌论坛讲的是未来黄金十年,今天早上讲了很多变化和不确定性,未来十年从投资角度上看确定性是什么?请三位嘉宾用一两句话概括一下。各个维度都可以,从王总开始。

王林:在我看来,未来十年创业不变的还是要“以人为本”。半导体创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可以用资本来推动,半导体行业靠的是人。要尊重人才,要尊重真正有创业精神的人才,以人为本,是未来十年要坚定的不变的理念。

刘培龙:对于我们来讲,十年的周期要补我们核心的短板,不管是芯片还是其他,越到最后缺口越大,不管是材料还是设备。未来就在关键环节,关键的技术上做创新。

陆珏:未来十年核心环节就是补短板。

傅哲宽:未来十年,还是科技推动产业不断升级、不断的升级发展的十年,我们一直在关注技术的上游,我们也很重视技术在产业中的应用,尤其是一些高端的应用。应用起来了,上游技术才有成熟和迭代的机会,我们重点是在技术商业化上布局,尤其是高端的技术应用。总体来说,就是技术进步推动产业升级,是永恒不变的。

陆珏:未来十年,技术还是要升级,需要创业者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各种类型的投资机构,硅谷银行这样的科创银行,以及创业邦这样的伙伴,我们一起来支持创业者,见证未来黄金十年,谢谢大家。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