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困住华为鸿蒙的不是技术,而是生态

张栋伟 2021-10-25 15:43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张栋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上,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龚体表示:“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带来为HarmonyOS全新研发的编程语言,为鸿蒙生态基础设施补上最后一环。”

我不怀疑这一点,正如我当初不会怀疑华为能自研出海思芯片一样。

北联想,南华为,这两家民营企业分别代表了中国科技界的发展路径。

当柳传志赶走了自主研发出国产交换机的倪光南,喊出了“贸工技”的口号,开始做美国电脑的二道贩子时,华为则“借鉴”了当时香港的一款交换机,“国产化”成为HUAWEI最早的产品,开始了“技工贸”的发展路线。

(女主角:孟晚舟)

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华为还将借鉴更多的先发企业,包括“致敬”思科 CISCO的路由器,得以在互联网大潮来临之际,搭上全球高速增长的市场。

“拿来主义”从来不是什么贬义词,关键是要吃得进去,消化得了。

一、华为的远虑

2001年3月,正当华为发展势头十分良好的时候,任正非在企业内刊上发表了一篇《华为的冬天》。

在华为2000财年销售额达220亿元,利润以29亿元人民币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的时候,任正非却大谈危机和失败。这篇力透纸背的文章不仅是对华为的警醒,更适合于整个科技行业。

“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面对这样的未来,我们怎样来处理,我们是不是思考过。我们好多员工盲目自豪,盲目乐观,如果想过的人太少,也许就快来临了。居安思危,不是危言耸听。”

就在任正非文章发表以后一个月,纳斯达克崩盘,全球第一轮互联网泡沫破灭了。

华为作为中国科技界的研发代表,此前数十年都在做局端业务比如交换机、基站等,消费者了解并不多。

直到余承东带领华为手机开始了消费者业务,社会公众才真正关注到了曾经的“巨大中华”排在末尾的“华为HUAWEI”。

华为手机,起步于3G时代。

2004年余承东带领成立了无线二部,即手机业务部。

同年10月18日,华为成立海思科技,前身是创建于1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海思主要是做一些行业专用芯片,主要配套网络和视频应用,并没有进入智能手机市场。

在2009年,华为推出了一款以K3处理器试水智能手机,这也是国内第一款智能手机处理器。

因为华为自家的终端公司忙着给欧洲运营商做定制GSM手机,用不上海思的K3,所以海思只能将这个长子送到市场上组装山寨手机,最终当然是被联发科团灭。

失败是成功他妈。

昨晚有个网友马龙问我,“张老师你说‘成功他爸’是谁呢?”

我随口调侃了两句王思聪和范冰冰,但真正的答案,成功他爸就是“金钱”,想要成功,你不但要能糟蹋得起,还得能反复糟蹋得起。

面对海思的首战失利,华为轮值CEO郭平说,这叫“试错成本”,继续再来。

然后在2009年11月,海思将移动终端芯片业务转到了由无线二部负责,也就就是2004年成立的余承东负责的手机部门。

海思移动终端芯片的首次成功,来自于“内部生态”。

时任海思总裁是由时任欧洲总裁的徐文伟兼任着,而大徐是华为芯片事业的第一人,曾在1991年牵头做了第一颗ASIC,深知芯片的价值。徐文伟直接要求海思移动终端芯片先“专攻基带处理,只需支持纯3G”。于是,2010年,巴龙芯片一次流片成功。

ARM+安卓体系带来了整个中国的智能手机产业发展的巨大机缘。

从巴龙基带出发,华为海思开发出了第二颗手机芯片:K3V2,将AP和BP合二为一,用于D系列手机。

D1是我本人使用的第一款华为手机,可以用“灾难”来表达。

华为对于D1的售后处理也非常“人性化”,只换不修。等第二次坏了正好 D2推出,直接给换了D2。

最终,我的D2和华为整个D系列的命运一样,都很快扔进了垃圾堆。

我相信,如果不是任正非和整个华为领导层向余承东施压,肯定华为手机早就是高通的门徒了,也不会有后来的麒麟。

2014年华为发布了 MATE 7,代表华为第一次突进了高端机市场。

MATE7 使用了海思 Kirin 925芯片。

这款芯片以中国神话中的神兽“麒麟”命名,期盼着这款芯片缔造全新的传奇。

当华为旗下海思研发出手机芯片麒麟的时候,全国一片沸腾,将华为的技术神话彻底推到了顶峰。

然而,海思的麒麟芯片并没能给华为手机的辉煌之路续命。

因为,在中国所熟知的“科学”之外,还有个并行的“工程学”,光有技术不行,还得有技术能落地实现的手段。

华为能设计出麒麟芯片的IC,但如果没有台积电或者三星那样的工厂支持,芯片制造不出来。

这种共存依赖的产业链关系,如今已经更扩展为“生态”。

二、华为的近忧

当美国开始制裁中兴通讯的时候,公众第一次发现,所谓灯塔国是如此下作,也意识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一场科技战略斗争。

支持国产芯片的发展,从来没有如此迫切过。

于是,在微博上有很大的呼声:“国产手机全部使用海思芯片,抵制高通!”

但是,所有的国产手机厂商,都沉默。

海军们的言论,自然是:“我华为自己都不够用,所以概不外售。”

但实际上这个“不够用”的本质,其实是“产量低”。

“产量低”的原因,是“订单少”,台积电要优先给苹果和高通做服务。

而如果所有的国产手机合并订单,那可能是全球最大的订单。

所以根本原因是,华为一手做技术,一边手产品,挟技术之利,取市场之势。

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北电......电信运营商业务市场里,华为这种两手一起抓,两手全部硬的打法,已经是横扫全球如卷席。

此时此刻,华为手机已然占据中国市场半壁江山,一统天下已经近在咫尺。

2016年11月,Mate9系列产品发布会后的媒体采访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在未来3-5年,大部分国产手机厂商都会消失,而华为的梦想是成为行业第一的智能终端供应商。

吃独食,自然没有盟友,更不用奢谈生态。

当华为手机被制裁,国产友商无不举杯相庆,下达指标争夺“让出来的份额”。

华为的麒麟芯片故事,已经按下了暂停键。

三、华为的野望

鸿蒙Harmony OS的新故事,华为学乖了。

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主题演讲中,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CEO余承东表示,3年来,华为在鸿蒙生态上已经投入了500多亿元。

500亿元,虽然是九牛一毛,但至少说明华为骄傲自负的心里,有了对“生态”的尊重。

2019年,华为Harmony OS1.0面世;

2020年,华为面向开发者发布了Harmony OS2.0,不仅带来分布式能力的重大升级,也发布了面向智慧屏、智能穿戴、车机产品的开发者Beta版(测试版)。

2021年6月,华为Harmony OS2开始在手机端升级。

据余承东介绍,目前已有1.5亿华为用户升级HarmonyOS,HarmonyOS是史上发展最快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预计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华为和小康赛力斯发布的新一代豪华中型SUV将搭载基于HarmonyOS的智能座舱。

开源证券分析称,目前华为在网手机数已超7亿部,其中90%的设备可以升级为鸿蒙2.0。在华为硬件的基础上,存量升级空间广阔,鸿蒙或将成为iOS、Android之外第三大操作系统。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鸿蒙系统面向的是广阔的物联网领域,逐步覆盖“1+8+N”全场景终端设备,实现万物互联,孵化鸿蒙原生的IoT应用生态,有望持续受益于物联网时代机遇。

今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华为推出了HarmonyOS的最新版本——HarmonyOS3开发者预览版,围绕弹性部署、超级终端、一次开发多端部署再创新,系统性能和开发工具全面升级。

华为同时宣布,HarmonyOS3Beta版(测试版)预计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发布,为开发者提供更加完整的系统能力和开发工具。

在看似欢腾的背后,平安证券认为,短期而言,鸿蒙概念缺乏业绩支撑,表现主要受消息面影响。

此前有个误区,华为在受到限制后,手机无法正常使用Android,很多人高呼“操作系统不能被卡脖子”,“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可是,人们忽视了一个问题,Android本身就是一套开源的操作系统,谁都可以在此基础之上构建OS。

即便是鸿蒙HarmonyOS系统,当前也是在Android开源项目(AOSP)的基础上自己开发了一套用户界面,内核是Linux。真正让华为无法继续使用的并非Android操作系统,而是Google的手机生态GMS。

在PC时代,中国也曾先后有数家企业以 Linux为核心,推出“国产操作系统”,甚至还有靠打磨LOGO的“中国芯”。

也就是说,困住华为的不是技术,而是生态。

操作系统的最终价值在于应用,没有一个完善的应用生态,操作系统就没有价值。

目前,在华为鸿蒙的合作伙伴里,大多数属于物联网和智能家居领域,这些领域的玩家和华为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但也没有多大的科技含量需求和科技增值潜力。

而原本应该对华为鸿蒙HarmonyOS系统合作最为迫切的 手机企业、汽车企业,却都再次表现出观望和沉默的态度。

手机企业自不待说,十年搏杀肯定没有朋友,“米粉战花粉”从来是不缺流量的舞台剧,总裁们都是直接PPT上硬怼,合作是肯定不会合作的。

汽车企业比较微妙。

按照余承东的规划,鸿蒙HarmonyOS系统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汽车市场,并且反复信誓旦旦保证,华为只做技术绝不做产品。

甚至任正非老爷子,都在今年亲自站台,以内部文件外流的形式,表达华为不会自己造车的立场,换取汽车企业的安心。

但是,这个前景看起来很难。

首先,所谓汽车操作系统,在技术层面并非高不可攀。

鸿蒙HarmonyOS系统的技术难度在于它是准备适配给全社会通用,而如果汽车企业只是研发自用的系统,困难度并不高。

其次,智能汽车的新玩家们都有自己的技术实力和战略考量,有些甚至是华为从手机市场赶场过来的长期对手,比如小米、OPPO。

最后,华为的言论可信度有多高,实际上是存疑的。

比如华为多次宣称不造车,可华为与赛力斯合作的第二款车,已完全宣示了华为具有造车能力。

有知情人士称,这款全新中型SUV从前期规划、设计到后期营销、售卖全由华为一手包办,“相当于华为买断了这款车型,金康赛力斯只负责代工生产”。

如果车企使用了鸿蒙系统,那未来与华为到底是什么关系?供应商,还是竞争对手?中间涉及的利益分配又该如何处理?这是摆在鸿蒙车载OS面临的最大挑战。

尾声:

鲁迅说,别人家孩子出生,大家都在道喜,你说“这孩子将来是会死的”,要被主人打出来。

所以,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刚结束的好日子,指出鸿蒙HarmonyOS的问题,难免不讨喜。

但是爱之深,痛之切。不吐不快。

对于华为“1+8+N”万物智联的鸿蒙生态,我充满期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