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2022,没有微商

一刻商业 2022-02-01 19:59

“低劣产品+熟人推销”的组合套餐,经过多年发展,早已被大众消费者所厌弃,也不会再有更多人为微商买单。

编者按:本文转自一刻商业,作者云梦泽,编辑周烨,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曾朋友圈风生水起的微商江湖,渐行渐至“冰点”。

就连微商教父和教母也携手倒在了2021年,2022似乎已无微商的立锥之地。

在2021年尾,一则“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话题冲上了新浪微博热搜,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被监管部门查处,财产保全冻结资金高达6亿元。而事件的主角,正是被奉为“微商教母”的张庭创办的微商品牌“TST庭秘密”。

就在TST事件前不久,号称“微商第一人”的龚文祥,也在自己运营了8年的“老触电会”社群内发布了一封告别信,宣布公司破产、退出微商行业。

在会员信中,龚文祥解释了退出原因:“收到工商税务公安法院等专案组的联合查处,公司已经破产,高额处罚后个人已经到了负债累累、卖房卖车、倾家荡产、身无分文的灭顶之灾地步。”

微商行业的“顶流”们都在加速雪崩,而卷携而下的每一片雪花,都有迹可循。

从《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将“微商”纳入了电子商务经营范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从微信上线群聊折叠功能到新版朋友圈折叠图片新规的即将上线,微商行业被条条框框逐渐束缚,而一直以来被质疑的涉嫌传销、逃税等问题,也因“TST事件”再次暴露在大众的目光审视下。

微商顶流纷纷坠落,都没能撑过2021年,而那些曾经“霸占”了大多数人的朋友圈的中小微商们,也更加销声匿迹。

产品质量问题屡见不鲜,杀熟玩法透支信誉,政策监管层层加码,微商帝国的传销大案正在加速结案,一锤定音下势必将退出历史舞台,2022年将不再有微商的一席之地。

顶流没落,微商为什么式微?

豪车、游艇、别墅……每一段暴富故事,都能发生在微商的朋友圈里。

早上发鸡汤、中午推产品、下午炫个富,晚上开始晒订单和微信余额,浮夸的数据与泡沫般的流量,在夸张演绎和炫富“朋友圈”下,微商们用击鼓传花、杀熟、明星背书等五花八门的玩法,让无数头脑发热的人为之买单。

而说起这些玩法,微商的属性就决定了这是一个类似“传销”的击鼓传花游戏。

玩家想要将这个游戏一直玩下去,就需要拼命找到下一个接盘侠,如果找不到,代理销售的产品则会砸在自己手里。

这些微商不断发展下线,赚取自己人的“代理费”,频频擦边“传销”。他们所售卖的产品严重偏离商品自身的实际价值,基本是成本远低于定价的贴牌产品。

绝大多数微商贩卖的都是“低劣的产品+一夜暴富的机会”,借此疯狂收割做着发财梦的代理商们——其中很多是在家带娃,无事可做的宝妈们。

而宝妈们最大的资源优势就是掌控朋友圈熟人经济,也就是所谓的“杀熟”玩法。

众所周知,“杀熟”就是利用亲友、熟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进行交易,尤其是在微商所兜售的产品存在虚假宣传、售后不佳甚至缺位、劣品横行、代理卷款跑路等乱象层出不穷的情况下,微商依然将下一个接盘侠瞄准了身边的“熟人”。

将锅扔给“熟人”来赚钱,透支信誉来捞钱,虽饮鸩止渴,微商却玩得不亦乐乎。但杀熟的玩法也只能骗一两次,无法一直骗下去,更何况在熟人圈传开后,微商也难以继续骗下去了。

此外,明星背书玩法也在窥见熟人经济的财富密码后,大行其道。

不少微商并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朋友圈生意,开始将从前成本极低的产品打造成品牌商品,甚至也有明星加入其中,张庭与其丈夫林瑞阳创建的微商帝国“TST秘密”便是明星背书下炙手可热的缩影。

图片

“TST庭秘密”明星背书,图/TST庭秘密官方微博

在张庭夫妇的明星光环下,TST迅速从众多微商中脱颖而出,利用明星效应和声望,还邀请了众明星好友为其站台,如陶虹和徐峥夫妇、明道、林志玲、蒋依依、曹格夫妇、汪东城等。

此外,刘涛、范冰冰、徐峥、赵薇、张馨予、钱枫等人,也在社交平台晒出过使用TST产品的照片,为其助阵。

只可惜,无论击鼓传花还是杀熟,抑或是明星背书,产品质量不够格,再高逼格的商业玩法都无法支撑微商继续往前走。

击鼓传花已经不再有人轻易接盘,在这个庞大的体系中,不断有人退出,但也不断有人加入,各级代理商的每月任务就是拉人头,最大的利润来源也是下线入会的费用,并非产品的销售额。而这些所谓的产品兜兜转转,更多是在各级代理商之间流转。

而且,自从明星加入直播带货后,消费者也早已看淡了明星背书,微商的这一“大杀器”也失去了往日的有力效用。

一应玩法都已失灵,微商行业自然也跌入了冰点。

朋友圈新规则,不再欢迎微商

当刷屏的微商遇上折叠的朋友圈,微商们将迎来至暗时刻。

据36氪报道,近日,微信方面目前正在灰度测试一项新功能——朋友圈折叠。

这项内容折叠算法会将朋友圈的部分内容及图片折叠,同一个人发布的多条广告还会被折叠在一个集合页中,并且在目前曝光的相关信息中显示,该功能不需要用户主动操作,而是微信会通过算法自行判断。

简而言之,如果你短时间内在朋友圈发布了多条与以往相似的内容,那么系统就可能会将这些内容统一折叠,后续将不再重复展现,而是只显示“等X条内容”。

不过,目前该功能还在小范围灰度测试中,还未全部开放。

微信这项新功能算是升级了朋友圈的过滤算法,让一直被诟病眼花缭乱如广告墙的朋友圈重新回归纯净,或是出于微信自身功能的一种考量与优化。

但微信这一朋友圈折叠内容的功能,或将成为“压倒”微商的最后一根稻草。

朋友圈是微商们推销产品和服务的主战场,也是微商杀熟的门面。

微商在朋友圈里刷屏,为的就是占据消费者的心智、吸引更多的关注,铺就更大的市场,一旦发布的内容过于频繁地被屏蔽,不能继续刷屏,就会使得微商在朋友圈打广告的效果大打折扣。

在张庭的“庭秘密”App上,曾经就有一套专门教会员发朋友圈的教程,发布一些好看的自拍、衣服、包包等,展示个人品味,在与微信好友沟通时,也要主动打招呼、主动赞美等,建立好稳定的朋友圈关系后,再开始做代理兜售产品,依靠朋友圈水到渠成。

失去了朋友圈,微商几乎等于失去了核心的宣传阵地与“货架”,无法亮相,等于无法做生意,这对微商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微信官方对微商进行制约。

此前微信也会对朋友圈里的部分内容进行折叠,但形式是全文/收起、且仅针对大段落的文字内容,图片则还可展示。现在将图片也纳入了折叠范畴,几乎就等于是将微商逐出了朋友圈,不再欢迎微商。

而在去年9月末,微信还上线群聊折叠功能,并且被折叠的群会被固定在聊天列表的固定位置,而不会被新的消息时刻“顶起来”。

去年11月,微信还在用户投诉页面新增了“粉丝无底线追星行为”一项,用户可以通过该项原因对个人账号以及群聊成员进行投诉,这也间接打击了微商。

而在更早以前,微信官方还封杀过3000多家微商城,其中包括云在指尖、云集商城、快刻商城、铭熙商城等在内的国内10大三级分销平台,并对通过微信公众账号、微信支付实施高额返现返利行为的账号实施永久封号处理。

微信朋友圈对微商来说至关重要,是“杀熟”玩法最频发的战场,而此次微信朋友圈折叠新规上线后,将直接打在了微商的七寸上,主要宣传渠道被禁,微商只能哑口无言。

2022,没有微商

玩法失灵、宣传受限,双重打击下的微商正苦不堪言,而头上也悬着政策监管的紧箍咒。

2018年6月,《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将“微商”纳入了电子商务经营范畴,而到201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开始正式实施,微商们想继续经营,需要办理个体户营业执照或公司营业执照。

据界面新闻报道,仅在2021年,就有十几家微商品牌注销或遭处罚,卫生巾微商品牌“NNA”因涉嫌传销的违法行为,被深圳市场监管局处罚50万元;曾推出过“喷雾面霜”等产品的微商品牌魅树注销公司;专注于护肤彩妆等产品研发及生产的青岛时闰科技(seegreen品牌)因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银行账户,目前该公司显示已注销;因“童颜喷雾”走红微商圈的化妆品企业广州曼瑜天雅申请注销。

在政策严格监管之下,一夜之间微商顶流走上了穷途末路。

2021年末,“微商女王”张庭的“TST庭秘密”就被控指传销,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查证函回复》的形式,公开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运营主体达尔威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

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达尔威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是由林瑞阳、张庭夫妇于2013年创立的,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而真正让TST业绩实现大幅飙升的核心逻辑却更多在于微商代理的传销运转模式,这也完全踩在了政策监管的红线上。

入门费、拉人头、计酬方式,传销的影子在“TST庭秘密”中可窥见一斑。

据新京报报道,张庭夫妇的“TST庭秘密”模式看似只有两级代理,实际返利层级早已超过3级,有经销商甚至宣称,“只要拉够100人,团队业绩连续三月满10万,成立公司,子子孙孙的业绩都和自己有关系”。如果事实如此,那张庭夫妇涉及传销无疑。

除了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运营模式,微商产品的参差也让政策监管日趋严格。

“TST庭秘密”的产品就一直伴随着巨大的争议,早在2016年,就有消费者爆料过TST品牌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致使自己在用过后出现了“脸部过敏、皮肤溃烂”的情况。

图片

“TST庭秘密”感恩节活动现场,图/TST庭秘密官方微博

消费者报道也指出,收到多名消费者的投诉,称自己在使用TST活酵母产品之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症状。而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档案中,TST的诸多产品也曾被标注为“未备案”“责令改正”。

在光怪陆离、乱象丛生的微商江湖,产品质量堪忧,微商行业兜售以化妆品、日用品、母婴用品等成本低廉、定价高昂的产品为主,而这些产品大多都是瞄准女性市场,击鼓传花代理的也基本是以宝妈或全职妈妈等群体为主。

如今,“低劣产品+熟人推销”的组合套餐,经过多年发展,早已被大众消费者所厌弃,也不会再有更多人为微商买单。

2022年,微商终究要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中。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