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我们为什么看好光芯片行业?

峰瑞资本 2022-03-25 14:06

为什么说机会有时候也属于没有完全准备好的人?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峰瑞资本(ID:freesvc),作者:张忠祥 王腾,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2021年6月,上海发布《上海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导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将光子芯片与器件、类脑智能等确定为“面向未来重点布局的先导产业”。《规划》指出,要重点突破光子芯片等新一代光子器件的研发与应用,力争实现新一代光子器件在数据中心、超级计算机、汽车自动驾驶、家用机器人、电信设备以及国防装备等领域产业链的颠覆性革新。

半导体和芯片相关的项目一直是峰瑞的投资重点之一,其中很大的精力就聚焦在光子芯片方向。相较于电子芯片,光子芯片被行业视作未来信息产业重要的基础设施和核心支撑。2015年成立以来,峰瑞在该方向投资了深圳力策、多感科技、曦智科技、芯视界、洛微电子、埃尔法光电等项目。在发掘和陪伴项目成长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这一方向的发展前景和面临的挑战。

不久前,峰瑞资本合伙人杨永成邀请两位芯片行业的创始人,展开了一场主题为“芯片的未来之‘光’”的圆桌论坛。这两位创始人分别是深圳力策创始人&CEO张忠祥与多感科技创始人&CEO 王腾,他们兼具科研背景与产业经验。两人一直都在“做正确而非容易的事”。张忠祥即使在激光雷达行业的"至暗时刻",仍笃定扎根研究、推进研发进度。王腾从欧洲回国创业,就一头扎进红海,与产业上下游深度融合,直面竞争。

杨永成在峰瑞负责深科技方向的投资。加入峰瑞资本前,杨永成曾经担任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总经理与小米副总裁。在他看来,峰瑞花很大力气聚焦在光的方向有两方面技术原因:一是光能够提供更高的通讯速率和更好的传感器分辨率,二是光不容易受到外界电磁信号的干扰。因此,光应用越来越广泛,性能也越来越好,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光纤通讯和激光雷达等等。

杨永成与两位创始人一起探讨了以下问题:

  • 为什么OPA(相控阵)是一件“正确而非容易的事”?难在哪?

  • 当你的创业方向短期不被看好,如何调整心态?

  • 为什么说“在激光雷达行业分水岭那一年,拿到钱跟没拿到钱的公司走向全然不同的结果”?

  • 芯片初创公司都会遇到哪些意料之外的挑战?

  • 海归回国技术创业,有哪些能力需要修炼?

  • 为什么说机会有时候也属于没有完全准备好的人?

本期为芯片系列第一篇,希望能给你带来启发。

在激光雷达行业分水岭那一年,拿到钱跟没拿到钱的公司走向全然不同的结果

杨永成:半导体和芯片相关的项目一直是峰瑞的投资重点之一。我们投资过的芯片企业有做智能物联网和通讯行业、毫米波雷达、VPU AI加速器,还有5G基站、低功耗高效率GPS等等。此外,我们也投资了一些把电和光结合起来的芯片公司,比如做单光子检测器(SPAD)芯片的南京芯视界,比如消费级光引擎的埃尔法光电,也布局了做纯硅光的芯片公司。

为什么投这么多芯片企业?如今已是一个无需赘言的问题。半导体是未来工业发展过程中有持续性需求的行业。进一步,为什么在芯片领域,峰瑞花了很大的功夫聚焦光的方向?

图片

从技术维度看有两个基本原因。

首先,从物理学的角度看,光是高频电磁波,其频率相较于我们日常用到的2G/3G/4G/5G的通讯频率高得多,相应能利用的带宽也大得多,波长也短得多。所以,在应用上,光能够提供更高的通讯速率和更好的传感器分辨率,比如激光雷达。

其次,人类目前对光的控制和利用还不是很完善,而且光的传播更接近于窄波束直线传播,所以,在现实应用中,光不容易受到外界电磁信号的干扰。无论是将光用于传感器还是长距离通讯,都有天然的信噪比优势。

基于以上的技术原因,我们看到光应用越来越广泛,性能也越来越好,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光纤通讯和激光雷达等等。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的两位创业者就是光芯片行业的专家和开拓者,他们都是光方向曾经的博士、学霸,现在都在努力的创业。请两位介绍一下各自企业的发展情况。

张忠祥:深圳力策成立于2013年。我们产品主要包括两个系列:一是光学相控阵雷达(OPA)芯片,用于设计车载导航的激光雷达产品;二是机械雷达,针对服务机器人、工业AGV、物流AMR等用途。在机械激光雷达条产品线上,我们目前已实现国内领先的出货量,获得了可观的收入。在OPA激光雷达芯片上,我们已经完成了多轮流片,芯片的各项指标都达到了预期和量产技术水平,目前在做相应激光雷达整机的方案设计。

我在中科大本科学的是计算机,本科毕业设计做的是量子密码和计算机方向的结合。去香港中文大学读博士时,正式转到光电方向,从事诸如光学天线的研究。后来创业就选择了光芯片这个和之前研究领域高度相关的技术点。

杨永成:我试着用科普的语言来描述下深圳力策是做什么的,以及他们做的事和市场上其他雷达公司有什么不同。

大家都知道,激光雷达是现在很热门的创业方向。但从技术路线上看,目前市场上还是多种方向并举的态势。

比如,最早出现同时也是出货量最大的机械式激光雷达,MEMS技术路线、Flash/TOF等等技术路线,以及我们今天谈到的OPA相控阵激光雷达。

深圳力策努力的方向就是OPA光学相控阵激光雷达。

张忠祥:其实力策科技创业之初,也一度在MEMS激光雷达和光学相控阵(OPA)激光雷达两种技术方案间徘徊。

徘徊的原因,并不是确定不了哪个技术方向更好或者哪个更符合车规的要求。

其实从激光雷达诞生那天起,学术界的共识就是,相控阵(OPA)的激光雷达会是行业未来,这是没有争议的。

我们关键还是要综合考量技术难度和时间成本,但后来我们还是综合分析了MEMS和OPA以及其他各种可能的技术结果,核心的结论是,虽然MEMS技术运用半导体工艺,把机械结构(微镜)做到了芯片级,但其本质还是电机结构,还会遗传机械雷达的一些缺陷和不足。

所以,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义无反顾地攻坚,选择了OPA激光雷达技术方向。所幸,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一件“正确而非容易的事”。

图片

▲ 图片来源:深圳力策官网

杨永成:是的,是的。我记得很清楚。2019年前后,OPA技术方向在激光雷达行业的融资是很难的。

张忠祥:嗯。可以说峰瑞投资我们的时机,不单单是我们企业自己最困难的时期,也是整个激光雷达行业最低迷的时期。

虽然学术界公认的激光雷达最佳解决方案是OPA,但当时国内外有好几家做OPA的创业公司融资几亿美元,并且和众多汽车大厂签订各种战略合作协议,几年后,并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结果。

所以市面上流传着一种观点,说OPA技术可能短期内无法被攻克,离实用还很远很远。

杨永成:是这样,峰瑞在投资力策之前,我也拜访了一些行业内的专家和著名高校的老师,大家比较一致的结论也是说,方向对,但做起来非常非常难。

不过,峰瑞作为一直主张“做正确而非容易的事”的早期基金。我们最后做了各项考核评估后,还是决定投资了力策。或者说最终还是张总和团队给了我们信心。

张忠祥:确实,2019年是激光雷达行业的一个分水岭。那一年,拿到钱跟没拿到钱的公司基本上走向了全然不同的结果。我们非常幸运,拿到了峰瑞的救命钱。

杨永成:当时行业那么难,为什么你觉得OPA这条路值得坚持下去?你当时心态如何?

张忠祥:其实就像你说的,我们选择OPA,就是觉得哪怕再难,正确的事情值得坚持下去。

我们可以回看下当时行业的争议点是什么。OPA最初引发投资热潮是在2016年前后,当时固态激光雷达的先行者是Quanergy,他们最先提出将硅光子激光雷达做产业化。2016年他们的B轮融资就拿到了1亿美金。可以说,当时整个行业都将激光雷达的终极解决方案寄托在了硅光OPA上。

基于硅光子学的激光雷达技术进展远远慢于融资节奏。直到现在,行业里也有许多人认为,OPA这个方向正确,但十年内不会有团队做出来。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方向太难了。

杨永成:难在哪里?

张忠祥:一般来说,创业大家会倾向于挑选一个技术层面相对成熟,至少是物理层面相对成熟的东西来座。但OPA这个东西,本身物理层面就不成熟。可以说,之前我们基本上是一边开公司,一边做着跟大学实验室里类似的工作。

我们的流片持续了近4年,终于取得了一些非常明确的突破。2021年5月,我们OPA芯片的效果和架构在学术会议上做了发布,也经过了同行评审。在产业层面,我们也获得了小米的投资。

从欧洲回国创业,就一头扎进红海

杨永成:说到"正确而非容易的事",王腾的多感科技也是如此。你先做个简单的介绍吧。

王腾:我是同济大学本科毕业,去瑞典查尔姆斯理工大学读的博士。博士毕业后,我去了比利时的欧洲微电子中心(IMEC),在那工作了6年后回国,2018年创立了多感科技。

我本人是做集成工程师出身,多感科技本质上干的就是关键技术模块的集成。我们首先做的是传感器芯片,然后在这个芯片的基础上做创新,在芯片上集成比较特殊的光学结构,再搭上和硬件匹配的特殊软件和算法,制造出传感类产品。

公司现在有三条产品线:手机屏幕下用的超薄式光学指纹传感器,智能手表旋转表冠的光电传感器,以及微型多光谱图像传感器。核心就是把正确的基础元素做出来,并在生产制造中集中利用大陆的优势供应链,比如封装模组、传统光学镀膜等,通过集成创新,为消费电子、智能硬件等行业提供极致小型化和高性价比的光电传感器产品。

图片

▲ 图片来源:多感科技官网

杨永成:王腾的“不容易”跟忠祥他们还不一样。他“不容易”是因为多感做的是手机和智能家居的供应链产品。这两个民用2C市场的市场体量和增值空间毋庸置疑,但供应链是完完全全的红海。你是从欧洲回国创业,一回来就扎进了这片红海,遇到了哪些困难?

王腾:和大多数芯片创业公司一样,我们是一个Fabless(注:只从事芯片设计与销售,不从事生产的公司)。不太一样的是,我们接触的环节比较多,从芯片设计,到一些传统的光学镀膜厂、光学加工厂、封装厂、模组厂,我们都要去碰。每个环节还都有一定程度的创新。

作为一个初创公司,我们需要去说服大公司和我们一起多次、快速地迭代;需要向他们展示,为什么某个东西最近这一两年无法立刻释放经济价值,但长远看会很有前景。

杨永成:对创始人来说,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

王腾:是的。应该说我在IMEC的工作经历锻炼了我这种能力,就是如何从技术上说服产业不同环节,一起做一个中长期看会有巨大价值的事。这是初创公司都会遇到的意料之中的挑战。

杨永成:这也是为什么王腾现在成长成了一个“多面手”的原因。在欧洲,可能他只需要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比如做屏下的光学指纹,只用把芯片做好就行了,会有人辅助你去做软件配套,比如指纹识别软件、去畸变软件等等。

但在国内,这些很大程度上都需要自己去推进,这让你成为更多领域的专家的同时,肯定也经受了数不清的困难和挑战,有哪些挑战是你意想不到的?

王腾:其实是团队建设方面。回国创业后,尤其是这两年,因为我们既做软件也做硬件,硬件是芯片、光学,软件的核心是算法,这几个东西恰恰都是特别热门的方向,招人比想象中要困难很多。我们只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寻求解决,不影响产品进度。

杨永成:其实大家一直在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但其实绝大多数创业团队都很难做到“万事俱备”再开始。我猜想,要是王腾知道回国创业什么事情都得亲历亲为,可能不会那么毅然决然就回来,可能会等一段时间想着把人凑齐了再开始,甚至错过了创业时间窗口就可能永远不会开始。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有时候机会也属于那些没有完全准备好的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