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我,13年专卖创业失败“废品”,年销售过亿

创业邦 2022-04-02 15:27

第二树客观上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创业公司的兴衰。

图片

作者丨陈晓

编辑丨房煜

图源丨摄图网、第二树

“创业还是要谨慎些,要么顺应国家政策和大形势,要么在大平台有一定的积累和人脉,再去创业。因为我见过太多的九死一生了。”

第二树董事长吴海卡对创业邦说,这十年他见过太多曾经一时风光的公司一瞬间轰然倒塌了。比如ofo小黄车的人走茶凉、乐视公司前讨薪的员工、P2P公司爆雷之后的寂静、在线教育的大幅裁员、大量外企的人员收缩,还有很多坚持不下去的创业公司的无奈。

因为吴海卡正是那个“收拾残局”的人。创业公司倒闭裁掉的不仅是人还有大量的桌椅,第二树的任务就是在短时间内回收掉这些派不上用场的办公桌,可以的话能帮这些气数已尽的公司回一丝血。然后将回收来的桌椅板凳经过处理分类再出售给还在冲锋陷阵的公司,在回收和二次售卖中,一次次地见证国内创业公司的兴衰。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中间商生意,吴海卡从2009年开始做已经坚持了13年,目前已经在北上广深天津武汉杭州成都八城有10家仓储型销售店,仓储规模达7.05万平米,每年有25000家企业通过第二树买卖办公桌椅,年销售额过亿。

这家在创业企业“生生死死”的循环中发展壮大的公司,背后又是什么商业逻辑?他见证过哪些历史?

图片

这也许是个双赢的生意

2000年,吴海卡还是一名普通的北漂,在一家办公家具品牌公司做设计。两年之后经历了非典的冲击之后,他决定挑战销售的岗位,且一做就是6年。

在这六年中,吴海卡积累了不少企业客户,卖出了成千上万套崭新的办公家具。直到2008年的某一天,一个美国的律师事务所想来北京开分公司找到吴海卡,提出来不想买新的办公家具,就想租二手的。当时吴海卡还感到纳闷,全新的办公家具也不贵,为什么不买新的呢?

客户解释说并不是纯粹想压缩成本,只是他觉得二手家具更环保,国内的新家具有可能会有味道,释放甲醛。诧异之余,吴海卡还是到旧货市场淘了一些二手品牌办公家具提供了租用服务,但还没有想要走上贩卖二手办公家具这条路。

很快第二单生意又找上门来,又一家曾在吴海卡手里购买过家具的公司,发展势头良好,购置全新办公桌椅一年之后便被上市公司收购了,整个公司要搬到总公司上班,公司负责人看着这些即将废弃的桌椅叹息,1200多一套的桌椅回收价只有80元一套,于是就来找吴海卡帮忙。

正巧,吴海卡手里有位客户,正准备购置办公桌椅,想控制成本但也不想购买劣质产品。吴海卡便将这两位客户撮合成交了,最终桌椅以450元左右一套的价格成交了,双方皆大欢喜,都对吴海卡感激不尽。

直到这时,吴海卡才觉得,二手办公家具中间商这个生意值得一做。于是,他开始了市场调研,像北上广深这些城市,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二手从业者,但绝大多数都是旧货市场的小店,或者路边的小档口。也有一些规模做得比较大的公司,这种公司除了出售出租二手家具之外,还会提供一些售后服务。

但市面上回收家具的公司鱼龙混杂,经常以报高价锁定客户,但回收时临时压价只回收部分价值高家具的现象经常出现。

图片

吴海卡决定创建一个仓储式二手循环家具品牌,2009年,他在北京租了一个 600平的仓库,创办了第二树。自此以后,吴海卡就与众多企业起起伏伏的命运脱不开关系了。

“截止到2020年为止,国内办公家具的市场已经达到1700亿,其中10%左右是大品牌家具,20%是品质比较好的家具,剩下的70%左右,质量都多多少少有些问题。”在回收家具的过程中,吴海卡意识到目前国内办公家具现状。

因此,第二树在回收的时候也有一套回收标准,产品必须环保,板材达到E1级以上,甲醛的释放量低于国际标准,经过质检评估之后,通过检测的经过清洗、修复、翻新之后,再进行二次销售,或者会捐献给希望小学。没有通过质量检测的家具,第二树也会将其拆解进行废品回收。

吴海卡介绍,第二树回收到的办公家具价格在1-3折左右,根据成色二次售卖的价格在新品原市场售价的1-5折左右。而第二树消耗的成本大部分在仓库租赁、运输以及人员的费用上。截止目前,第二树在全国仓储规模达7.05万平米,每年的仓储租赁费用超过2000万。

但近几年,在疫情和经济形势的摧残下,中小企业举步维艰,大企业也频频传来裁员的消息。但这对于第二树来说,似乎并不是“坏消息”,更多的二手品牌办公家具需要回收,为了压低成本,更多企业也开始考虑二手家具。

据介绍,第二树已经为十万余家企业客户提供家具产品及服务,包括阿里巴巴、蔚来汽车、滴滴、中国人保、建设银行、58转转、当当、领英等大型企业,但80%左右还是小微企业,他们更需要保障家具品质的同时降低成本。

图片

一边收拾残局一边迎接新生

在回收二手品牌办公家具十余载中,吴海卡几乎经历过大部分互联网公司大事件。

2017年,乐视危机,贾跃亭出走,乐视网终于“圆”不下去,多年构筑的庞大商业帝国轰然倒塌。乐视亏损超138亿的消息震惊市场。吴海卡前去回收被淘汰的桌椅,但发现因为拖欠租金,乐视所有的物资都被物业扣押。多次周旋之后,吴海卡终于回收到了部分桌椅,间接帮助乐视还了一些债务。

“当时很多年轻人都在门口等着要工资,等几天都没有结果,想想挺无奈和心酸的。我们回收到了桌椅,但听说当时的新办公家具供应商还没有收到欠款。”吴海卡回忆。

同样让人唏嘘不已的还有ofo小黄车,曾风光一时,陷入资本裹挟疯狂扩张的漩涡。2018年,由于无节制地扩张导致资金出现空档,ofo经营陷入了危机。上市不成,押金难退,负债累累。吴海卡带人来回收了ofo所有的桌椅,总共有1000多套新品市场价在2000多元的升降桌。

“由此可见,ofo对于员工关怀还是很好的,2000多的升降桌不是每个公司都会配的。”吴海卡最终用大约两折的价格买下了这批只用了一年多的桌椅。

当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这么有情怀,2018年前后,P2P公司如春笋般冒出,但又在同一时间爆雷,卷钱而去,人去楼空,留下一堆空空荡荡的桌椅。吴海卡应声而去,但又败兴而归。“质量都太差了,只能当废品卖,根本没办法回收再售卖。”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受政策的影响大幅裁员,因为能提供全国的回收服务,好几个大企业找到了吴海卡。“某辅导"收拾得最“体面”,“他们响应很及时,合法地快速裁员,大概只用了两三个月时间我们就回收了他们近三万套家具,效率很高,回收价格也相对比较高。”吴海卡说,当时是与其总部签订了全国回收框架合作,统一价格将不同城市的办公家具回收,非常高效,拿到了比同行高30%的回收价格,而同时期的其他在线教育企业,办公家具交给了各地自行处置,拖得时间久,处置价格也低。

图片

另外第二树也是阿里、腾讯等大厂的合作伙伴,对于近期阿里腾讯裁员三分之一的消息,吴海卡表示没有听到内部消息,也没有通知回收桌椅,相反每年阿里等大厂仍会采购二手桌椅来扩充下沉市场的部署。“大型公司越来越重视ESG的排放量指标,买二手品牌家具既省钱省力又环保。”吴海卡介绍,根据统计,去年第二树成交了30余万件二手办公家具,能达到将近2万吨减碳量。

近几年还有个明显的信号是,购买二手办公家具的中小型企业比例正在变多。“这也是跟创业氛围有关,经济形势不好,创业更加谨慎了,而大公司为了节约成本也逐渐接受二手品牌办公家具。”吴海卡也曾记得一家创业公司在第二树购买了100多套办公家具之后,便遇上了疫情,公司没能坚持到一年,便通知其再将家具如数回收了。“一共损失才一两万,如果是购买全新家具肯定不止这个数。”

创业维艰,有人倒下了,也会有人爬起来,还有像第二树这样的公司从一片狼藉中崛起,将办公桌椅从残局中重新洗刷送上另一个战场。

第二树也还在创业的路上,吴海卡表示,目前在美国、日本,办公家具再利用率是13%以上,中国目前预计只有0.3%。希望通过第二树的创新,希望能推动中国二手品牌办公家具的再利用。

与此同时,第二树也仍将伴随着国内新一代创业企业的衰落与兴起,继续收集创业者的无奈和野心。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