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我在上海做团长,一天帮邻居团900份猪肉

见实 2022-04-14 11:36

这次上海疫情,让社区团购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私域社群团购也成为上海人自救的有效方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见实,作者陈姗、周蝶 ,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社区团购曾是个非常火爆的赛道,但仅短短几年,在社区团购上曾经风靡一时的头部团队,有很多已经淡出大家的视野。这次上海疫情,让社区团购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私域社群团购也成为上海小伙伴自救的有效方式。

这一模式也因此重新引起大家的讨论和思考,引起了巨头的关注。如美团外卖近日就在其App上线了“社区团餐”服务,是一种集中下单、集中制作、集中配送的服务,目前已覆盖超5000个上海小区。饿了么也在上海推出并扩大“小区团购”模式。

同时,社区团购的核心人物--团长也重现江湖,网上有了很多关于团长的传说。这几天,见实也约到了朋友圈一位在上海做团长的朋友Nancy,让她讲述了自己这几天在私域社群做团长“兵荒马乱”的生活日常。

像Nancy这样临时当团长,从0到1开始探索的团长不在少数。在和Nancy交流过程中,她提到了自己怎么组织志愿者一起打配合,怎么完善流程提高效率等一系列团长会遇到的棘手问题和解决方案。

最后,我们还探讨了疫情后社区团购行为是否会继续等问题。希望下边的故事能给同样是团长的小伙伴带来帮助和启发,对了,这也是个温暖的故事,Nancy在和我们讲述到小区老年群体的困难时,曾几度哽咽。接下来我们一起听听这个故事。如下,enjoy:

图片

小区志愿者图片

我选择了主动当私域团长

我居住在上海宝山区,今天是我做团长的第7天。在被疫情隔离之前,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负责人,平时负责抖音直播、本地生活的短视频账号运营等。

因为我们小区的疫情比较严重,在隔离了8天后,我实在“闲”不住,受不了,也不想再玩手机和追剧了。然后在小区业主群发现,小区老年人比较多,他们对社区团购的需求也非常大,就想着为大家做一些事,然后主动当了团长。

整个小区共有3000多户人家,仅我知道的就有7、8位团长,有1个是疫情爆发之前就在做团长,但更多是像我这样临时成为团长,为小区做公益事情。团长基本都有自己的货源,还有些团长过去一直负责公司采购。

我现在负责5个社群,每个群200多人,在群里只给大家提供日常必需品,如按照物资分类,我们分成了猪肉群、鸡蛋群、牛肉群、蔬菜群、卤味群。在这几天,团购数量最大的一次,是给大家团了900份猪肉。

我能接触的物资渠道比较多,所以除了自己负责的社群外,还会给小区志愿者团提供物资,他们需要的货源由我这边提供,他们负责成团以及派发。

7个人的小组织完成整个团购

这是我第一次做团长,团长的工作强度很大,我现在每天只睡4个小时。

刚开始的时候,我家先生和我在一起做,但工作量实在太大了。我们社群里有很多是老年人,他们对工具使用不太熟练,我就做了个教程,还招募了志愿者去教大家。后来群里也有人主动当志愿者,自发维护社群运营。

在社群拼团,一开始我们使用的是微信社群自带的接龙工具,但这还需要自己手动做需求统计表,效率比较低。后来我们用了群接龙小程序,可以自动生成表格,就方便了很多,也提高了效率。

图片

团长日常工作截图

作为团长,我每天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先去社群和大家确认选品、成团,然后整理需求表格和资料,按照大家日常买的价格和渠道方砍价,到货后和志愿者一起收货,并按配送路线图分发货物,最后集中解决中途出现的各种小问题。

我们在社群团的产品基本是50份起开团,开团频率还没有固定下来,基本按照我的工作量来安排。

现在我们有6位志愿者,在具体行动中,我们这个小组织的架构是这样安排的:我负责整体统筹,有5位志愿者负责消毒杀菌、点货、卸货、配送,我会把配送的具体路线地图做好分给他们,方便他们配送。还有1位做群管理,群里的问题都由他统一收集反馈给我,然后我在群里发公告统一回复。

在整个配送过程中,我们会特别注意安全防护。除了会对货物消毒杀菌,我们和志愿者一起做了小区的配送路线图,每天会在地图上用红色标注出风险楼号,对于这些标红的风险楼,我们一般都只送货到一楼,然后按门铃做无接触配送,站在2米远处,看着别人拿上去。

图片

4月13日配送路线图

也会有些团长在收货和配送过程中遇到一些阻碍,但我们整体比较顺利,也都会先和居委会报备,并且错开大家做核酸检测的时间等,整个过程比较安全。

团长遇到的棘手问题这样解决

在整个过程中,我其实也会遇到一些困难,但主要有三个。

第一,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繁琐。这是个陌生的领域,社区团购这件事里边有很多具体、繁琐的工作。比如像团900份猪肉,大家购买的份数不一样,很容易混乱。

后来我找到了志愿者帮忙,他们减轻了我的很多工作量。进行了合理分工后,我可以花更多时间联系渠道、谈判、砍价、品控,以及做组织管理类的事情,这是我比较擅长的方向。

第二,品类缺品并导致增加工作量也是比较大的问题。比如我们现在进行的猪肉团,因为之前那个供应方没有猪肉了,我们就必须换品,但价格又不一样,可能就需要给大家补差价或退差价。

好的解决方案是,对于这种特殊状况进行手动统计,分时间模块发布公告,在规定时间段没有回复我的,会默认他们是同意,后续有问题也会等配送完再统一解决。

第三,砍价问题要比我想象的难一些。因为我们小区有很多老年人,他们对价格比年轻人更敏感。所以虽然物资短缺,但我还是会尽量让价格差别小一些,基本按照日常的价格去和渠道方砍,浮动在五块钱以内的大家都可以接受。

在网上也有看到一些团长会比较委屈,比如遇到发货数量不对等问题,群员会抱怨。但我们这里的群员都很体谅我们的工作,在收到货时也会很感谢我们,看到感谢团长的文章和视频也会发群里让我看,我感觉非常温暖。

疫情后的社区团购不会成为主流

在我看来,团长最大的责任是把控产品质量和保证食品安全,其次要解决小区居民基本的生活需求。

当团长期间压力比较大的点,就是配送的前一刻,供应商突然告诉你没货了。但当团长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当前一个不那么美好的环境下看到了美好。虽然身体很累,但做这件事反而治愈了自己。

特别是在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大家平时工作都比较忙碌,邻居之间交流也很少。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通过做团长,推动了邻里之间的关系,大家变得更有人情味了。

比如我们会呼吁身边的人,去敲敲旁边邻居的门,看看对方是不是老年人,让大家主动去帮助老年人这样一个群体。因为有些老人可能本身性格原因,不太愿意与其他人交流,也不会主动寻求帮助。

现在小区很多志愿者都在做服务,让我们很深刻地感受到“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感觉非常温暖,就像前几天上海的天气升温了,人也跟着“升温”了。

等疫情结束后,我的这些社群会先继续保留一个月,如果后续社群不再活跃了,我会考虑解散社群。或者看大家需求,我也会在小区寻找在持续做团长的人,交给他们去管理。

通过这次疫情,一些本身就在做团长的人,可能被小区更多居民知道了,但像我这种平时不做团长的,在疫情结束后肯定也不会做团长,这种团购模式也不一定会成为大家未来的主流买菜模式。

上海的生活方式和节奏,最终还是会回归,但是团长会被更多人了解。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