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海外送祝福”生意图鉴

2022-05-18 13:23

英国前议长、非洲大兄弟、东欧美女……都在做同一门生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阑夕”(ID:techread),作者:陆离,监制:阑夕,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一天在朋友圈里分享20条视频,这是刘小天最近的日常。

每条视频不长,20秒左右,十几名非洲猛男站成一排,上半身肌肉黝黑,中文蹩脚,跟随着领头人喊出一段主题为“加油”或“祝福”的话,最后以一段跳舞或者是朝天开枪结束。

这样一段长度不过20秒的视频就是他的“商品”。

所谓时势造英雄,刘小天忙到爆肝的原因也是如此。。

在他那翻了三倍的朋友圈分享中,绝大部分都是“非洲硬汉对上海抗疫加油助威”的相关视频。

图片

刘小天的团队已经超负荷运作,原本当天就能拍好的视频,如今要排队至少三天,手里的几十个G的微信聊天记录更是堆满了手机内存。

早几年就接触到这个出海生意的刘小天没有想到,自己的这门小生意,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 在非洲淘金的视频拍摄者

刘小天在国内焦头烂额,他的上线——驻扎在非洲的强哥则更是忙到上火。

强哥多年前就已常驻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赞比亚,这个中国常年援助的非洲南部国家地广人稀,矿产资源丰富,号称“铜矿之国”,多年来吸引了不少国人远赴当地淘金。

这里大到有与当地企业合资开矿的国企巨头,小到有经营超市酒店物流的个体生意人,如今已经有超过两万名中国人居住在赞比亚。

地处非洲南部的赞比亚,4月正值雨季,强哥一天工作是从早上8点开始,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所谓的富人区出发,开车40分钟抵达城郊的贫民窟,找到约好的表演团队,开始拍摄定制视频。

而在卢萨卡,所谓的富人区是相对的,贫民窟是绝对的。

穷困是这里的代名词,

一排排简易的石棉瓦、铁皮屋外面,晾晒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几乎看不到什么城市设施,通讯设施、下水道、垃圾站都严重匮乏,这里的居民往往十几家甚至几十家共用一个简陋卫生间。从远处望去,可以看到成片破旧的房屋,密密麻麻起伏连绵在一起。

图片

强哥和他的表演团队会找上一片还算干净空地,由强哥把客户要求的文字写在小黑板上,并一字一句的教导“员工”跟读。

在几遍简单的排练后,强哥就让黑人兄弟们换上从中国义乌批发过来的特色服装——部落装、葫芦娃或者雇佣兵军装进行正式的表演和拍摄了。

一条项目进展顺利的话,全程下来只需要花上十几分钟。

当地中午时分,强哥就已经收工了。有时候,他会指挥着黑人员工烤羊肉,撒上盐巴,用来犒劳拍摄团队的兄弟们。

强哥之所以进入这一行,也有些机缘。在2015年天津塘沽爆炸事件后,在非洲当地工作的华人,曾传回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非洲小孩举着一张A4纸,上面写到“天津加油”的字样。

这在国内互联网上很是热闹了一阵子,之后就陆陆续续有人请非洲当地的朋友,以类似的形式,写上几句祝福送给身边的亲友。

一些心思活络的海外华人由此挖掘出了商机,他们开始在各地招募土著,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喊话团队,再在电商平台上开办专门承接“海外喊话祝福”业务的网店。

图片

△ 在某宝上不要搜非洲,要搜祝福视频

原本就在赞比亚工作的强哥就是其中一,他足够了解当地风土民情,一幅锻炼出来的好口才,让他转换赛道一举成功。

喊话生意刚走红的时候,强哥每天都能接到上百单。而现在因为疫情,海外祝福视频在短视频、社交平台上爆红,生意也迎来了一波第二春,订单量攀上新高峰,爆单、排号成为了行情火热的一个缩影。

强哥说:“整个4月里,收到的文案基本都是祝某小区天天阴或是早日解封,也有不少感谢志愿者辛勤付出的,到我们这里大家就是图一乐。”

说是苦中作乐也好,说是精神鼓励也罢,用户们的需求代表着人们的最朴实愿望——期望早日解封,期望疫情尽快过去,更期望生活重回正轨。

而与非洲土味视频相对的是,在国外还有大把上流人士也在“收费送祝福”。

对于另一部分消费者来说,“送祝福”不再是200块钱买一乐的简单娱乐工具,早有更多高端线的产品已默默占据欧美市场。

  • 政商名流的祝福并不稀奇

高端线的祝福一般是来自明星政客,排面是它们的金字招牌。

在今年3月6日的虚拟偶像“嘉然”生日会,一位粉丝在B站上传了一段英国下议院前议长约翰·伯考为嘉然送祝福、唱生日歌的视频,收获了480万次播放。

图片

如果不是关注政治新闻的人,恐怕很难认出这个年逾花甲,一头白发的英国老头。反而是在B站,这位前议长因其经典口头禅“Order”,早已成为了鬼畜区的常驻嘉宾,算得上一个脸熟的名人。

这段时长1分半的视频,高高在上的英国议长为小众的虚拟偶像送上生日祝福,还清唱了一首 “Happy Birthday to You”,这在路人看来或许有些魔幻,却为“嘉然”的粉丝们、B站的年轻人带来了足够的欢乐,也实打实的撑起了场面。

视频的订单就是在名人喊话视频平台Cameo上成交的。这是美国人Steven Galanis于2017年创办的项目,已经吸引了超过4万“名人”入驻,平台年交易额超过1亿美元。

在这个平台上,汇集了包括前墨西哥总统、好莱坞知名演员、短视频网红甚至动物明星们,原本人们只能在屏幕中看到的名人、明星、政客们成为了一个个商品,摆放在网站的商品页面中。用户只需要花钱就可以让对方给你录一段祝福视频,具体内容可以自拟也可以让对方随心发挥。

图片

至于定价方面,这些名人们自己设定的价格,也比想象中便宜许多。

比如作为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明星”之一,约翰·伯考的个人祝福视频收费折合人民币为701元。而曾在《哈利波特》系列中饰演马尔福的演员汤姆·费尔顿,在Cameo上有7万粉丝,个人祝福视频收费约合3786人民币。

图片

蔓延的疫情不只给非洲黑人兄弟带来了更多生意,对Cameo上的名人们也是如此。

这是因为疫情期间,人们被困在家中,Cameo能提供的粉丝与明星网红们私下交流的机会,此外,很多演员、歌手也因为疫情而无法出去工作,转而寻求像Cameo一样的线上赚钱的机会。

平台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Cameo的,年增长率超过450%。

即使眼下大多数国外地区的生活已逐渐恢复正常,Cameo也还是成为了很多名人和粉丝生活的一部分。

这些越做越大的“送祝福”生意俨然已是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另类电商模式。

一个购买的杭州朋友是这么解释的:“买这个视频主要是因为它有意思,希望能够帮忙缓解在上海的朋友的情绪吧,居家隔离也是辛苦。。”

抛开疫情这个特殊环境,在平时,如果送常规的礼物,不过是一次性的消费,大家的吃喝用度都不愁了,唯独缺了惊喜和氛围感。无论是花2、300元让10个非洲硬汉定制喊话、热舞乃至扣动AK扳机,还是付700元让英国前议长为你唱一首生日歌,都足以让你的特殊时刻变得更加特别。

曾经有粉丝会为偶像包下时代广场大屏庆生,有玩家为了纸片人一掷千金,现在也有老公为了老婆购买明星生日祝福视频。

人类的精神,总是在不经意间为市场创造出新的需求。

  • “祝福”怎么赚到了钱?

其实,不管是亿万美金生意,还是个人小作坊。“祝福视频”产业链的构成其实并不复杂。

以强哥的视频工作室为例子,行业上游是表演拍摄团队,强哥就在这个环节亲力亲为,除了赞比亚本土之外,强哥还可以联系到乌克兰、埃及、泰国等其他国家的表演团队;

中游是完善的代理环节,刘小天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只需要缴上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一笔代理费,就能从上游低价拿视频;

下游是消费者,为小孩庆生、学生高考、情侣求婚、老人过寿等只是常规操作,还有不少企业用来打广告,甚至有烂尾楼业主维权等等。

收费标准基本上也全网统一,根据复杂程度,一条视频从50元—300元不等。

吸引眼球就是市场的价值判断标准,黑人兄弟的视频转发量比一般的腰部自媒体号都要高,从这点来说,几百块钱不可谓不值。

图片

这门不复杂的生意,最重要的当属上游环节,也就是强哥所把持的部分。

视频镜头中的强哥手腕上带着明晃晃的贵价名表,在治安不好的非洲我都替他捏把汗,问他:强哥,你在非洲做生意,最重要的是啥?

强哥瞅了我一眼,一嘴硬核东北话:关系懂吗?最重要的是和当地人搞好关系。

所谓入乡随俗,强哥“交朋友”的第一步是不犯当地人独有的一些忌讳,比如不能右手握拳朝人挥舞手臂,这其实是赞比亚版本的“竖中指”。

除此之外,“给甜枣”是很重要的,强哥时不时就会采购一些中国生产的小玩具、小礼品,去拉近和当地人的关系。

对于品行端庄的同龄人和年长者,要用土语按照当地礼仪和风俗打招呼,很能增加好感。而面对那些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的当地年轻人,学会土语中的脏字,就既能听懂他们的脏话,又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回敬他们。

“要告诉他们谁是老板,时时笑脸相迎只会让他们以为你软弱好欺。一旦你把自己伪装成当地的社会人,这些人会乖巧很多,觉得你是自己人。”

其实,和绝大多数非洲人一样,乐观、懒惰是赞比亚人的特质,在他们眼中,中国人带来了工作机会,但他们并不能理解中国人的商业逻辑。

为什么会有人心甘情愿远离妻子孩子,将一整年的时光都浪费在异国他乡?发奋、挣钱为什么比潇洒、快乐更重要?这是当地非洲人困惑的地方。

毗邻赞比亚的另一个南非国家津巴布韦,中国大使馆新馆舍用了2年多时间完工,当地人觉得难以置信:,这个工程即使10年完工,在津巴布韦也仍然是速度最快的。”

他们一边羡慕着中国人的勤奋和赚钱能力,一边也没能丢弃流淌在血液中的躺平基因。

在强哥的非洲兄弟团队中,有不少人都曾在当地的铜矿做临时工——在那些中赞合资开发的铜矿厂,中国人大多从事管理层工作,矿工们则基本都是当地人。

但无论下井还是务农,对他们来说都是颇为沉重的工作。

而喊话祝福这份工作太轻松了,他们不在乎自己读的是什么,也只需要跟读中文、表演几个动作就行。只要员工听话,就可以一单一单完成表演。

比如强哥其中一个表演团队,最近每天可以接到50单表演,这意味着这支10人团队每天每人的收入都超过了180元人民币。作为全球最不发达国家,赞比亚的人均日收入不足20人民币,这足以称得上是一个高薪收入。

强哥虽然自己住在富人区,但大半的时间都在贫民窟和员工度过。

除了日常忙着拍摄视频之外,他还要了解风土民情、体恤员工,小孩子团队变动更大,需要时常走访招新。在薪酬、福利、工作时长等方面,当地人抱团起来,要求也会慢慢提高。很多时候也要靠搞好关系来摆平。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地没有具有商业头脑的人先进行一级垄断——对他们来说,这门生意都有些复杂了。

至于收入如何与拍摄团队分账,刘小天、强哥都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利润率最高能到70%。

而在某宝平台上,销量排名靠前的店铺月销都已过千,其中有一家月销超5000,以平均150元一单计算,该店月营收达75万。

  • 尾声

随着这几年视频祝福业越来越成熟,在喊话的基础上加更多整活,成了吸引消费的关键。

非洲版“葫芦娃七兄弟”已经成为日本消费者指定次数最多的套装,还有以抖音神曲、蜜雪冰城主题曲等作为尬舞BGM,只为求短视频在最开始几秒钟就能抓住眼球。

图片

在围观者看来草根祝福出圈是最近的事儿,但其实业内早已是一片红海。

与此相对在高端“祝福”业务方面,国内却是一片蓝海。

虽然有些明星送祝福的视频流传,但是几乎所有的艺人明星都公开否认自己的从事这种业务。

唯一沾边的是苹果应用商店有一款名为wishR星享的APP,不过这个APP已经超过一年没有更新,评论不过寥寥30条,最新的2条还是1星差评。

图片

打开这个APP,也没什么当红、一线明星入驻,每个明星放出的视频案例更是不超过个位数。

在这个问题上,强哥说,中国人么,讲究一个面子,而且娱乐明星来钱快。看不上这仨瓜俩枣。

什么时候明星不再动不动就“一爽”了,中国的Cameo也就能做起来了,现阶段整活还是得看非洲大兄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