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别笑!这家越南的“造车新势力”想干掉特斯拉

价值研究所 2022-12-12 18:58

对于VinFast来说,透过“蔚小理”在资本市场的遭遇,也可以窥探到自己的未来。

2022年下半年,造车新势力掀起上市潮。

零跑汽车在今年9月底冲刺港股IPO成功,威马汽车、哪吒汽车也先后传出上市消息,跑步挤进二级市场。如今,这一股潮流也来到了东南亚。

12月7日,越南造车新势力VinFast宣布启动上市计划,已正式向美国SEC递交IPO申请,拟于纳斯达克挂牌交易。

除了被媒体冠上“越南特斯拉”这个名号之外,VinFast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关注的故事:幕后大老板是越南首富潘日旺,从成立之初就肩负着“振兴越南汽车工业”的宏大使命;从生产燃油车转型新能源车,距今不过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和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中国企业等过往甚密,极度依赖外国供应商。

和“蔚小理”们相比,VinFast是一家非典型的造车新势力,成立之初并没有多少人看好其前景。但这些老前辈纷纷陷入产能瓶颈,在亏损泥淖里越陷越深的时候,VinFast的崛起反倒为新能源行业提供了另一种成长案例。

透过VinFast的发展史,“蔚小理”以及仍在等待IPO的威马、哪吒们,或许能学到一些宝贵的经验。而对于VinFast来说,透过“蔚小理”在资本市场的遭遇,也可以窥探到自己的未来——尤其是和特斯拉这个终极对手之间的差距。

1.png

(图片来自UNsplash)

VinFast的崛起:砸钱搞生产是头号任务

2017年,越南首富潘日旺旗下的Vingroup正式建立汽车部门VinFast,外界普遍将此视为越南本土汽车业的历史性突破。业务范围涵盖房地产开发、旅游、酒店等行业的Vingroup一直立足地产相关产业,能大胆跨界造车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社会人士的鼎力支持。

继承潘日旺在经营Vingroup时的高举高打策略,VinFast的发展强调一个快字。在进军资本市场这件事上,VinFast同样秉持着这个策略:成立短短五年,转型不足一年,但这并非VinFast第一次传出上市的消息。

早在去年12月,VinFast就开启了一轮大规模内部重组,并调整股权结构,为上市做好准备。

公开资料显示,在这一轮股权重组中,Vingroup将VinFast越南的99.9%股权转移到VinFast新加坡公司手中,Vingroup将作为VinFast新加坡的控股公司间接拥有VinFast越南。股权重组的目的是让VinFast越南财务状况变得更透明,并吸引更多外部投资者关注。

在去年11月接受采访时,Vingroup副董事长Le Thi Thu Thuy就承认VinFast越南公司正在接触外部投资者的消息,并透露公司寻求融资的估值约为600亿美元。在今年早些时候,路透社还曾爆出VinFast越南借助SPAC方式赴美上市的消息。

不过随着SEC对SPAC上市形式的审查收紧,VinFast最终也放弃了这条捷径,选择更原始的IPO方式向二级市场发起冲击。而支撑VinFast IPO的底气,则是在东南亚市场稳定的占有率,以及极为完善的产能计划。尤其是VinFast为提高产能所做的努力,很值得其他造车新势力参考、借鉴。

公开数据显示,VinFast去年共交付35723辆汽车,同比增长21.2%,在越南乘用车市场占有率约为12%,排名第四,超过了日本巨头本田。占有率、交付量虽然距离顶级车企仍有差距,但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个成绩已经极为不易。

要知道的是,VinFast一开始专注生产燃油车,对标的对象也不是特斯拉而是传统的BBA三强。直到今年1月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上,VinFast才宣布正式转型纯电动汽车品牌,停止生产燃油车,并公布了VF 8、VF 9等多款新车。

想快速转型成功,VinFast别无他法,只有靠砸钱:抢人才、抢设备、抢供应商甚至抢传统车企的工厂,务求在最短时间内砸出一条完整的新能源生产链。

自VinFast成立以来,潘日旺就不走寻常路,挥舞着支票簿闯入外国车企在越南建立的帝国中,抢占一切可用资源。先是收购通用在越南的业务,直接将后者的工厂收归己用;后又大手笔抢来麦格纳、博世、LG等供应商,直接照搬外国车企的本土化供应链。

成立后不久,VinFast还相继在美国、德国多个城市建立研发中心和工作室,开始向自动驾驶、AI等前沿技术领域进军。去年上市的VF e 34和VF e 35等车型,已经开始搭载自研自动驾驶系统。

不夸张地说,VinFast从一开始就倾尽全力建厂、建生产线,意识到产能是一切发展计划的根基——这一点,也正是特斯拉的成功经验。相比之下,在创业阶段为了压缩成本、降低资产负债率而采用代工模式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们,则走向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当然,VinFast选的路也不是一帆风顺。在启动IPO计划、向外界展示详细财务信息之后,我们能看到这家年轻的造车新势力面临的竞争压力,以及和“蔚小理”们如出一辙的亏损难题。

“越南特斯拉”这个梦想,距离VinFast还很远。

VinFast的命门:亏损加剧、供应链仍有缺陷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困扰造车新势力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亏损严重和产能受限。

正如前文所说,自建生产线和稳定的产能在VinFast崛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其王牌之一。但在控制成本这个环节上,VinFast似乎并没有比其他同行更出色。

根据招股书数据,VinFast 2021财年运营亏损、净亏损分别为11.33亿美元和13.48亿美元,今年前三个季度这两项数据更是分别达到12.32亿美元和14.45亿美元。

2.png

(图片来自VinFast招股书)

从支出结构来看,研发、生产成本占据大头,销售及营销费用、行政费用也在持续增长。其中,今年前三季度的材料成本和研发成本分别高达7.32亿美元和5.88亿美元,研发费用率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中显得相当突出。

在成立之初,为了抢时间窗口、快速搭建生产线,Vingroup可以为VinFast大量输送弹药,不计成本投资基础设施。但走到上市这一步,要面对资本市场检验、对两家公司进行财务切割的时候,Vingroup就不能再无节制地为前者输血了。

不过VinFast似乎并没有改变战略的意思,依然在全力建厂、提升产能。

公开资料显示,VinFast在美国北卡罗纳州的工厂规划已经出炉,第一期工程投资金额约为20亿美元,后期追加的总投资金额预计超40亿美元,建成后年产能将达到15万辆。

按照外媒报道,该工厂预计在2024年7月落成。CEO Nguyen Thi Thu Thuy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北卡罗纳工厂是VinFast进军海外的关键一步。根据Nguyen Thi Thu Thuy的规划,VinFast目标是今年内面向全球市场交付4.2万辆汽车,美国是其中一个重点市场。

提升产能是长期目标,建厂计划不能随便搁置也必然会加重经营成本,VinFast想减少亏损恐怕只能从其他经营、生产环节着手了。根据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的观察,其供应链体系就还有优化空间。

VinFast目前的供应链里,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程度较高,尤其是芯片、电池这样的核心零部件,中国企业在当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其中,毫米波雷达主要由行易道提供,电池则采购自国轩高科。过于依赖单一供应商,加上当前量产规模无法和头部车企相比,无疑会削弱VinFast的议价能力。

有鉴于此,VinFast正密谋扩大自己的朋友圈拉拢新盟友,同时加强和主要供应商的捆绑关系,试图提升自己的话语权。

今年10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亲赴日本会见潘日旺,双方还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备忘录。虽然宁德时代和VinFast这一次合作停留在智慧CTC电池底盘一体化技术层面,但和宁王打好关系之后,双方的合作领域想必不会局限在底盘上。

与此同时,VinFast也早就将自建电池工厂的计划提上日程。去年12月,VinFast在越南河静省万安经济区的电池工厂破土动工,国轩高科也全程为这家造车新贵保驾护航。一边和宁德时代“建交”,一把继续拉拢国轩高科,VinFast这一套外交组合拳打得相当漂亮。

不过这些努力尚需时日才能看到成效,VinFast也需要分出精力应对其他挑战。

新能源车企围猎东南亚,过江龙和地头蛇孰胜孰负?

在VinFast去美国投资建厂,并冲击美股IPO的同时,特斯拉正悄然杀入VinFast的东南亚大本营。

特斯拉和东南亚市场结缘的时间不算早,这些年来扩张也一直十分克制。在2020年,泰国政府曾购置一批特斯拉Model 3用于巡逻警车,为特斯拉打开进军泰国的窗口。但在随后两年,双方并没有进一步合作。

相反,过去两年特斯拉扩张重点一直放在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市场,瞄准的是印度庞大的消费人口,以及迅速爆发的汽车工业。按照此前报道,特斯拉最早会在2022年底或2023年初在印度开启交付,并在孟买、班加罗尔和德里等大城市开设线下门店。

然而事与愿违,印度市场这块硬骨头比特斯拉想象中更加难啃。今年年初,印度政府回绝了外国车企请求降低进口车税率的计划。与此同时,特斯拉在卡纳塔克邦、吉吉拉特邦等地的建厂计划也没有实质进展。

有分析人士猜测,印度此举是为了保护正在萌芽中的本土汽车工业,不愿让外国车企迅速抢占大量市场份额。尤其是考虑到近年重金押注汽车业务的塔塔集团和印度政府有十分密切的联系,各个利益集团完全有可能将特斯拉等外国车企拒之门外。

在此背景下,特斯拉有意改道东南亚,向泰国、印尼市场扩张也是意料之中。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尼投资部长Bahlil Lahadalia在今年4月份透露,特斯拉已和当地政府谈判,计划在印尼兴建全新的超级工厂和一家电池工厂。据悉,特斯拉选中的是一个位于中爪哇省的工业园区,靠近印尼当地的镍矿资源,对于电池生产十分有利。

夹在泰国、印尼这几个国家之间的越南虽然还没有迎来特斯拉这条鲶鱼,但恐怕始终逃不过马斯克的狩猎。

与此同时,一众中国车企也纷纷将目光瞄准东南亚市场,试图抢先特斯拉一步,分走VinFast等本土品牌的蛋糕。

12月初,比亚迪旗下的元Plus正式在马来西亚开售,爱驰汽车则在稍早时候和泰国PhoenixEV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将在未来5年内为后者供应约15万辆兴能源车,涵盖爱驰旗下所有在售车型。

面对来势汹汹的特斯拉和一众中国车企,VinFast做好准备了吗?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VinFast也无需过于担忧。一方面,作为越南有史以来第一家民族车企,至少本土消费者对该品牌的归属感、喜好度是其他外来品牌无法比拟的。另一方面,VinFast在本土有一套完整的研发、生产体系,交付能力稳定,短时间内没有大规模流失用户的危险。

当然,为了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更大挑战,VinFast也需要做好两手准备。VinFast的做法,在兵法的角度讲或许就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加大海外布局,开拓新阵地。

早在2018年,VinFast就先后在德国柏林、法国巴黎设立分公司,过去几年更把旗舰店开到了美国、加拿大、荷兰、英国、西班牙等诸多国家。尽管海外市场交付量还相当有限,但VinFast这个招牌已经打响。其在北卡罗纳州的建厂计划,甚至得到美国总统拜登的肯定,并获得当地政府的8.5亿美元激励计划资助。

虽然成立时间晚,但在全球化这条路上,VinFast起步比“蔚小理”们早、走得更坚决,也收到了更好的效果。除了自建工厂、提升产能之外,这或许也是一条值得中国造车新势力们好好学习的经验。

写在最后

2018年10月,VinFast在巴黎车展发布了旗下首款轿车VinFast LUX A2.0。

这时候距离VinFast成立还不到两年,便完成了大多数车企3-5年才能完成的研发工作。就像潘日旺为这家子公司取的名字一样——Fast,一切都要快。在当年亮相巴黎车展的时候,VinFast CEO 德卢卡也很自豪地表示,他们正创造大多数车企都无法完成的“速度奇迹”。

如今从燃油车转型新能源车,再到抢滩纳斯达克,VinFast依旧延续了闪电战的节奏,快速抢占资本市场高地。

只不过,随着特斯拉吹响进军东南亚的号角,VinFast将要面对从未遇过的严峻考验。要在特斯拉的强攻之下守住堡垒绝非易事,“蔚小理”们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上一家对标特斯拉的新势力Rivian如今已遭到资本市场毒打,VinFast也绝不想步其后尘。

总而言之,上市固然是VinFast迈向新阶段的里程碑,但并非终点。在上市之后,还有很多问题等待VinFast解决。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