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CEO扎堆返场,但乔布斯只有一个

2023-01-28
有人救火,有人火上浇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雪豹财经社(ID:xuebaocaijingshe),作者:,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头图来源摄图网


从京东刘强东、巨人网络史玉柱到陌陌的唐岩,从迪士尼到星巴克,各行各业掀起了CEO回归潮。

企业在经营困难之际请回前任CEO的传统由来已久,华尔街将他们称为“Boomerang(回旋镖) CEO”。

王者归来、扶大厦于将倾之际的美好故事并不好讲,能够成为乔布斯、舒尔茨、柳传志的前CEO少之又少,大多数回归CEO难现昔日辉煌。

2022年,一股CEO回归的浪潮悄然出现。

2022年11月20日,卸任CEO 7个多月的刘强东突然回归,为京东的管理层“兄弟们”送上降薪大礼。同一天,即将年满100周岁的迪士尼踢掉现任CEO,重新请回曾执掌公司15年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来挽救亏损日益扩大的流媒体业务。

当经营遇到困难,一些企业便开始怀旧,请回昔日带领自己前行的前任CEO。华尔街将这类CEO称为“Boomerang(回旋镖)CEO”。

然而,回旋镖抛出容易接住难。王者归来的戏码时有上演,但更多的CEO无力回天,只能对着自己昔日的功劳簿望而兴叹。

01 “救火队长”重返一线

2022年4月刚刚卸任京东集团CEO的刘强东,不久前再度出山。

据晚点LatePost报道,11月20日,刘强东通过视频电话参与了京东经营管理培训会。在这场长达3个小时的会议上,刘强东认为公司经营正在逐步偏离“低价”的核心战略,并点名批评了零售业务高管。他还在高管会议上宣布,2022年年底将对10%副总裁级别及以上的高管进行末位淘汰。

会议结束后第二天,刘强东发布了一封全员信,宣布自2023年1月1日起,副总监以上及相对应的P/T序列以上全部高级管理人员,现金薪酬全部降低10%~20%不等,职位越高降得越多。

自2018年开始着手放权的刘强东,在2022年4月正式宣布辞去担任18年之久的CEO职位。当外界纷纷认为这次是真的“放手”之时,退居幕后不到8个月的刘强东强势“回归”,一出山便大刀阔斧地为京东集团降本增效。

不过,就在刘强东回归的前两天,京东集团发布了一份还不错的三季报:营收增速回暖,归母净利润同比扭亏为盈,包括京东产发、京喜、海外业务及技术创新在内的新业务开始盈利。

比起救火,刘强东此番回归更多的是明确公司核心战略,防患于未然。

与刘强东同一天重出江湖的迪士尼前CEO鲍勃·伊格尔,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救火队员”。

11月20日,迪士尼宣布现任CEO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离职,伊格尔将重新担任迪士尼CEO一职。前者仅在CEO的位置上坐了33个月,后者则被誉为迪士尼“准创始人”,在2005-2020年担任过15年CEO。

据迪士尼2022财年四季度财报,被视为第二增长曲线的流媒体业务,经营亏损由去年同期的6.3亿美元扩大至14.7亿美元。截至11月20日,迪士尼股价年内跌幅超过40%。

新增长点迟迟无法盈利,投资者信心持续走低,即将迎来100岁生日的迪士尼不得不请回昔日的“白马王子”,试图扭转颓势。

2022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寒意四起,越来越多的前CEO回归“救场”。

去年4月,面对中国市场交易量萎缩、营收下滑的局面,“星巴克之父”霍华德·舒尔茨以1美元的薪酬担任临时CEO,第三次出山救火。他的目标,是让星巴克成为“中国第一的西方消费品牌”。

9月,7个月未更新微博的巨人网络创始人、前CEO史玉柱,发文宣布自己已重返游戏研发一线,“很久没有抓巨人网络的具体业务了”。在此之前,巨人网络的营收规模已连续3年(2018-2021)年萎缩,2022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3%至4.99亿元。

10月28日,陌陌母公司挚文集团发布了一项管理层变更通知,现任CEO王力因健康原因辞职,该职务由两年前辞去CEO职务的唐岩接任。在唐岩离开的两年时间里,陌陌营收和净利润双降,月活用户数在2021年同比减少了约400万。

或重新担任CEO,或重返经营第一线,前CEO们如何救公司于水火?

02 由来已久的CEO“返场文化”

以乔布斯等为代表的成功案例,是诸多企业热衷于请Boomerang CEO回归“救火”的重要原因。

1985年,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前CEO史蒂夫·乔布斯因管理风格专横,被逐出苹果管理层。但在他离开的12年间,苹果的市场份额由最高时的16%缩水至4%。1995年至1997年,苹果电脑的销售额下降了30%。1997年前三个季度,苹果累计亏损超过10亿美元,公司处在破产边缘。

1997年8月,在波士顿举办的Macworld大会上,乔布斯再次站上苹果主舞台。他穿着标志性的牛仔裤,搭配一件黑色背心和无领白衬衫,宣布“我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在一起努力帮助苹果健康起来”。

在这届大会上,乔布斯不仅宣示了自己的回归,还公布了与老对手微软的和解与合作协议。苹果同意将IE作为Mac的默认浏览器,微软则向苹果投资1.5亿美元,换取无投票权的股份。

当天,苹果股价大涨33%,收盘价达到26.31美元,市值在一天内增加了8.3亿美元。乔布斯回归一年后,一体电脑iMac问世,苹果实现扭亏为盈。

另一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救火CEO,是被称为“星巴克之父”的霍华德·舒尔茨。

在第一个CEO任期内(1986-2000年),舒尔茨带领星巴克从一个售卖咖啡豆的路边摊,发展成为全球知名的连锁咖啡品牌。

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退休8年的舒尔茨再度披挂上阵,出任星巴克CEO。重新上任后,舒尔茨推行了精简门店数、单店效益最大化、拒绝盲目扩张等一系列降本增效措施。当他在2017年第二次卸任CEO时,星巴克在全球拥有2.8万家门店,市场份额达到历史最高的51%。

国内也不乏Boomerang CEO“救火”的成功案例。

2000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CEO,交棒于杨元庆和郭为。2005年,柳传志卸任董事会主席。2009年,此前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的一系列财务问题集中爆发,联想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财年亏损,最高单季度亏损额接近1亿美元。

面对经营困境,柳传志重新出任联想集团董事长,通过组织架构调整,设立高管奖励机制等措施,在一年之内帮助联想扭亏为盈。

但并非所有Boomerang CEO都能帮公司走出困境,重现昔日辉煌。

推特联合创始人多西曾在2008年卸任CEO,董事会为了重振投资者信心、改善日益放缓的用户数增长,重新请回多西出任CEO。

但直到2021年第二个CEO任期结束,多西也并没有实现用户数恢复增长的目标。困扰平台多年的“僵尸粉”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成为马斯克收购推特的“谈资”。在他的第二个CEO任期内,推特股价涨幅只有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一半。

类似的失败并不鲜见。2021年2月,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回归,并喊出了“18个月恢复企业原有市场地位”的口号。

但2022年上半年,国美净亏损近30亿元,经营现金流仅剩5500多万元。截至11月底,国美股价较黄光裕回归时的高点跌超94%。

有人救火,有人火上浇油,靠前CEO回归翻盘并非易事。

03 成少败多

前CEO们的强势回归,往往伴随着大刀阔斧的改革。

乔布斯通过与老对手微软和解,为苹果引入当时最需要的资金。舒尔茨叫停店铺盲目扩张,施行精细化运营,砍掉不必要的支出。柳传志制定新的高管激励机制,提升经营效率。刘强东则在降本增效的大背景下,提出高管降薪与末位淘汰。

改善企业经营状况的种种对策,离不开一个钱字。

那些救火成功的CEO,在他们重掌权力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上市公司会有两个最显著的变化:股价上涨和财务数据改善。这两项数据既是衡量CEO回归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同时也是上市公司重启前CEO的原因。

然而,王者归来、扶大厦于将倾之际的美好故事并不好讲,能够成为乔布斯、舒尔茨、柳传志的前CEO少之又少。

一方面,通过召回有威望的前任CEO传达积极信号、讨好投资者,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在202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及,据统计,在美股市场上由Boomergang CEO领导的上市公司,年度股价表现相较于他们的第一个任期,平均要低10.1%。

另一方面,前CEO回归的时间节点,通常是企业经营的困难时期,改善财务数据可谓难上加难。

据全球五大猎头公司之一Spencer Stuart的年度调查,自2010年至今,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中,有13家上市公司启用了前CEO,其中8家的回归CEO表现较其第一任期更差。

调查报告显示,虽然上市公司重启前CEO会带来战略上的优化和改革,但召回前任CEO意味着现任CEO的离开,频繁更改公司战略并不一定能带来正向反馈。

有成功经验的企业管理者从来都是稀缺资源,一位熟悉公司业务、能快速上手,且有一定威望的前任CEO,往往是企业求变时的最佳人选。但他们过往的光辉战绩,既是个人能力的体现,也离不开行业发展红利和市场环境的影响。

当时移世易,企业想要走出低谷,光靠前CEO们的光环恐怕远远不够。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