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讨厌上班,只有德国人真罢工了

2023-03-28
德国打工人,不干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良豪,编辑:陆一鸣,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全球经济衰退之下,“不满的冬天”继续加钟成了“不满的春天”,继法国、英国之后,这一次轮到了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

据多家媒体报道,德国运输行业全国性大罢工从当地时间3月27日零时起开始进行,德国各地的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以及除柏林机场外的大部分机场都在当天停止了运营。

德国《星期日图片报》26日报道称,在德国威尔第工会(Ver di)以及铁路运输工会(EVG)的发动下,德国35万名公共交通部门的职工将在27日进行24小时的警告罢工,全德国范围的铁路、机场、各地公共交通以及高速公路均受到波及。与此同时,德国7个联邦州的地方短途交通系统也全部停摆。

据法新社报道,受罢工影响,德国铁路公司已完全暂停27日开行的所有长途列车,德国大部分地区的区域和本地列车也不会开行。

在这场被称作“德国近30年来最大规模罢工”开始之前,德国多地已有多个公共服务行业举行大规模罢工,要求每月工资涨幅10.5%—12%,且增加500—650欧元(约3702.80—4813.64元人民币)以应对通货膨胀带来的压力。

然而,据德国当地媒体报道,雇主方只同意加薪5%。

机场罢工,“担心回不了国”

这场“史上最严重”的大罢工导致德国多座城市陷入瘫痪。而罢工带来的影响,早在当地时间3月26日就已经拉开序幕。

当天凌晨开始,德国第二大机场慕尼黑机场便开始举行为期两天的警告罢工,所有进出港航班全部取消,机场值机柜台挤满了等待退票或者改签的旅客。据德国新闻社报道,德国全国共有约1500个航班受到影响,只有紧急人道主义航班才能起飞降落。

有当地华人在社交平台上吐槽称,尽管已经得知会有罢工活动,但到了机场才得知原本不受影响的航班被取消,不得不滞留机场,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而在上海,有中国留学生计划搭飞机返回德国,也同样因为受机场罢工影响无法出行。

尽管这场罢工活动只持续一天,但其产生的影响却远不止24小时。德国铁路公司表示,由于罢工带来的连锁反应,一些列车在周二“也不一定会开行”。

更有定居在柏林的华人担心,几天后去法兰克福机场的火车会因罢工继续停摆,没办法如期搭上回国的航班,“最后又双叒只能重新订票”。

交通停摆带来的影响,还蔓延到了物流领域。由于大型港口的领航员和集装箱船转运员也参与了罢工,大型船只无法进出汉堡港,塞满集装箱的货轮只能漂泊在海面上,进而影响全球海运业——就像两年前苏伊士河被“长赐号”搁浅带来的影响一样。

与此同时,由于高速公路也无法幸免,给超市运货的卡车司机也没有办法准时送货,有当地媒体更担心超市货物出现短缺。

高速公路也受到影响,有人担心运货的货车也会受“牵连”。/unsplash

如此大规模的罢工活动,也并非首次出现。

仅在一周前,受德国公共部门集体薪资谈判纠纷导致的警告性罢工影响,包括德国西南部莱茵兰和鲁尔区在内多个城市的公共交通再次陷入瘫痪。这场警告性罢工在第二天逐步蔓延至其他联邦州,不少当地居民抱怨受到影响无法正常出行。

高通胀之下,“涨薪要求可以理解”

事实上,今年3月德国的罢工活动格外频繁。

早在本月初,就有工会为了声援德国“未来星期五”气候活动家的环保活动,造成6个联邦州和部分城市的公共交通无法正常运转。而在最近数日,德国各大工会为了在薪资谈判中向资方施压,频繁举行大规模警告性罢工。

尽管如此,大罢工并不能成为德国打工人不上班的理由。德国《基本法》(德国宪法,作者注)规定,罢工只能作为达成集体协议的一种手段,只有“贯彻或促进工作以及经济条件的罢工”才被视为合法。

德国服务行业工会争取涨薪的谈判已进行多年。尽管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德国人罢工并不频繁,但不少罢工活动常常伴随着争议,更有人质疑工会利用罢工滥用权力。

2015年5月初,德国火车司机工会发动的一场大罢工持续长达8天,成为德国铁路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罢工,而且也是最有争议的工人运动。当时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超过半数的德国民众对于罢工表示反对,甚至是愤怒。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欧洲的能源和通胀危机致使德国民众生活费用飙升。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主席莫妮卡·施尼策表示,涨薪要求可以理解:“2022年,由于高通胀,德国员工不得不接受超过3%的实际工资损失。”

国际局势影响之下,德国民众生活费用飙升。/unsplash

德国《时代周报》日前更在一篇报道中指出,“许多德国人怀疑国家未来的生存能力”。

通胀危机之下,工会的罢工行动也愈演愈烈。民意研究机构Yougov的调查结果显示,大约55%的受访者支持罢工,只有38%认为罢工不合理。

“我理解罢工的诉求,毕竟所有东西都越来越贵了,以这点工资,根本什么也买不起!”汉堡的一名邮递员Wede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德国劳动问题专家舒尔滕(Thorsten Schulten)接受法国中文报章《欧洲时报》采访时表示,由于德国社会正面临着高通胀、招聘难、市政预算紧张等情况,工会和公司的冲突可能会越来越尖锐,并有可能陷入一场“分配冲突”。

有舆论分析认为,如果“涨工资”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那么德国工会举行罢工或将成为一种常态。“罢工的副作用误伤了无辜的我们,如果要罢工,应该尽可能把误伤降到尽可能小。”Wede接受媒体采访时继续讲道。

不过,目前这场“最严重的罢工”已经告一段落,德国的公共交通服务陆续恢复,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