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的货拉拉,该考虑货车司机的利益了

2023-04-12
运满满
上海物流仓储
为公路运输物流行业提供高效的管车配货工具
最近融资:收购|未披露|2013-11-01
我要联系

作者 | 林小白

作为同城货运的头部企业,货拉拉的IPO之旅备受关注。

货拉拉也不负众望,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在货运订单交易总额、营业收入双增长下,2022年首次实现盈利。

而货拉拉盈利的另一面,是货车司机“苦不堪言”。网上,司机“权益损害”“恶意扣分”“狼多肉少”等抱怨声音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乘客对其超额收费的吐槽。

司机与平台、乘客之间的矛盾不断被激化下,货拉拉的上市之路能否一帆风顺?寄予希望的跑腿和造车业务,能否支撑起货拉拉的第二增长曲线?

靠“混合变现”盈利的货拉拉

自2021年传出货拉拉秘密提交IPO申请文件后,关于其上市的传闻不断。如今,消息终于尘埃落地,3月28日,货拉拉正式向港交所递表,申请在港股主板上市。

作为同城货运行业的竞争对手,快狗打车在去年6月抢先上市,但和快狗打车长期面临亏损的情况不同,目前货拉拉已于2022年首次实现盈利。

招股书显示,2022年货拉拉经调整净利润约为0.53亿美元,而在2020年货拉拉经调整净亏损为1.55亿美元、2021年这一数据直线上升至6.31亿美元。

从亏损6亿多美元到扭亏为盈,货拉拉的盈利之道并不新鲜,主要源于“降本”。

招股书显示,货拉拉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在2020年、2021年分别为2.39亿美元、6.73亿美元,2022年这一数据降到1.98亿美元,同比下降70.57%。

货拉拉称,2021年销售及营销开支大幅增长,主要因为折扣与促销增加以及加大广告与品牌推广力度,2022年公司向商户提供的折扣减少,以及控制员工成本。

在同城货运行业,为了迅速抢占市场发放大量优惠券成为有效方式之一,货拉拉也不例外,仅在2021年货拉拉先后推出针对司机的1亿元补贴“新春拉货节”、4月启动“拉货福利月”面向用户和司机补贴5亿元,9月在“2021金秋拉货节”再次补贴3亿元。

除了“降本”策略生效外,2022年,货拉拉GTV(总交易额)和营收也大幅增长。

数据显示,货拉拉的全球GTV由2020年的37.32亿美元增加至2022年的73.07亿美元,收入由2020年的5.29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10.36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均为39.9%。

目前,货拉拉的境内营收来源主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货运平台服务、多元化物流服务和增值服务。

其中以同城货运和跨出运输为主的货运平台服务是主要收入来源,占据了总营收的50%以上,多元化物流服务和增值服务的营收比重分别为29%、6.7%,另外境外收入目前占比9.6%。

而货拉拉在招股书中指出,货运平台服务产生收入的方式主要依靠混合变现模式。

货拉拉在其招股书中写道:我们使用混合变现模式从我们的货运平台服务中产生收入,主要来自司机会员费及司机履行运输订单完成后,向其收取佣金。

也就是说混合变现模式主要依靠向司机收取会员费和佣金,根据不同的会员等级,佣金上具有不同程度的折扣。对此招股书中也给出了详细的划分:以同城货运为例,在深圳地区,非会员佣金率达到18%;一级会员189元/月,佣金率为14%;二级会员489元/月,佣金率11%;收费最高的三级会员,佣金率也最低为8%。

通过向司机同时收取会员费和佣金,货拉拉的变现率和毛利率有了大幅提升。

“我们目前在中国内地货运平台服务产生的司机会员费与佣金组合均衡。这促使我们在中国内地的货运平台服务变现率由2020年的8.0%上升至2022年的9.7%。我们于中国内地的货运平台服务毛利率由2020年的66.8%增加至2022年的74.3%。”货拉拉称。

司机、乘客与平台的矛盾

在互联网平台之前,公路货运主要依靠线下交易,客户通过打电话、熟人介绍的方式联系司机,司机同样通过类似方式完成线下接单,这导致货运行业面临司机及商户分散、车辆的使用率低以及商户之间缺乏互信等痛点。

货拉拉、快狗打车等数字货运平台带崛起后,使得商户和司机的交易实现数字化,提升了交易效率。

而公路货运市场潜力巨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2022年,全球物流支出约10万亿美元,其中3.5万亿美元用于公路货运市场。预计从2022年起复合增长率为5.6%,2027年将达4.6万亿美元。

但目前全球公路货运行业的线上渗透率仍较低,数据显示,2021年公路货运GTV中仅有1.9%通过数字平台促成,预计2027年线上渗透率将达至2.7%。

巨大潜力市场吸引着众多玩家的加入。除了已经上市的快狗打车外,滴滴、满帮分别于2020年4月和8月分别成立滴滴货运和运满满,杀入同城货运行列;美团、顺丰、京东在货运行业同样开启布局。

激烈竞争下,烧钱补贴成为滴滴货运、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多个平台的惯用打法。巨额补贴下,对于同城货运玩家来说亏损已成常态。

今年3月,快狗打车发布年报显示2022年亏损依旧,净亏损额为2.29亿元。而在此之前,有媒体统计,2018-2021年快狗打车已连续亏损四年,累计亏损超过27亿元。

虽然靠着一边减少对商户的补贴和折扣,一边增加司机的会员费和佣金,2022年货拉拉率先实现盈利,这不论对于货拉拉本身还是行业来说都具有重要意义,但货拉拉的烦恼却并不见得有所减轻。

按照原本的计划,货拉拉平台和货车司机是合作共赢的关系,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导致司机、用户和平台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为了吸引司机的加入,货拉拉经常宣传称‘收入丰厚,海量货源’,但事实是狼多肉少。”货拉拉司机田师傅称,在注册货拉拉司机的账号后很快就会有客服联系,客服会经常晒出一些司机月入上万的流水截图吸引司机,但进入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

田师傅表示,在货拉拉几十个司机抢一个单子时有发生,而他自己遇到的最夸张的一次是一大早开始抢到天黑都抢不到一个单子,一个月下来跑了2000多流水。

除了平台“狼多肉少”导致司机赚钱难外,司机的权益保障也成为另一大难题。

因对货拉拉“多因素计费模式”“特惠顺路单”等方式压低运价不满,去年11月16-18日引发了多城市的停运风波,许多货拉拉司机自发停止接单三天,抗议货拉拉。

并且,因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等问题,仅去年一年,货拉拉先后5次被相关部门约谈。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货拉拉”关键字,相关投诉达到27957条,其中来自货车司机的不在少数,“因货物超载无法拉运,告知客户取消订单后就被扣了行为分,难道货拉拉平台鼓励司机超载运输?”黑猫投诉上,一位司机表示。

不仅如此,被“压榨”的司机和乘客之间的矛盾也在升级。

此前货拉拉因天价运费登上热搜,两位百万大V在微博爆料称用货拉拉搬家时,被货拉拉平台的搬家司机索要高额运费:1.2公里的路程、2分钟的车程,被要求按米收费,开价5400元。经多轮协商后,最终实付3440元。

目前货拉拉依然存在价格不透明、超额收费的现象,在黑猫投诉上,有用户称“搬家本来下单是310元,后面搬完家后又加收了375元,简直就是坐地起价”。

除此之外,曾经引起广泛讨论的”货拉拉乘客坠亡事件“也将货拉拉的司机审核机制以及粗犷的管理制度推向风口浪尖。

货拉拉新希望:跑腿和造车?

在司机和平台矛盾愈发凸显下,上市后的货拉拉能否继续保持盈利?新的增长点在哪?

货拉拉给出的答案是:跑腿和造车业务。

这也被写到了货拉拉的增长战略中,货拉拉表示:“正在选定的中国内地城市试点推出两轮车送货上门服务,以复制我们在东南亚的成功经验。利用从现有车辆租售服务经营取得的知识及专门知识开拓新商机,如电动商用车的研发。”

其中跑腿业务,货拉拉最早在今年的3月17日发布《关于货拉拉‘新业务’上线报告》,宣布了货拉拉跑腿即将上线的消息;随后3月27日,也就是提交上市申请的前一天,货拉拉宣布在深圳、上海上线跑腿业务并开放接单,并表示在7月31日前,跑腿订单均为“0抽佣”,跑腿所赚金额100%归骑手所有。

之所以押注跑腿服务,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货拉拉是看重了即时配送市场广阔的发展前景。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2021年,中国跑腿经济市场规模为131亿元,预计2025年将达到664亿元,2018-202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75.4%。

除了市场有前景外,更重要的是货拉拉在跑腿业务上有一定的经验,这和货拉拉在招股书中所称的东南亚二轮车送货上门业务有一定的重合。此前在拓展东南亚市场时,货拉拉主要靠二轮车业务以及复制在国内的同城货运模式迅速抢占市场。

但跑腿业务同样巨头云集,不仅有美团、饿了么、闪送、顺丰同城颇有实力的玩家,同时还有不少新入局者虎视眈眈。

货拉拉想要抢夺市场避免不了前期的烧钱补贴,但依靠补贴抢夺的用户最终能留下来多少?在当下用户下单习惯已经养成的前提下,拼尽全力的货拉拉又能从巨头口中分食多少蛋糕?这些依旧是未知数。

在其寄予希望的造车业务上,货拉拉也早有准备。

关于货拉拉造车的消息最早可追溯到2021年。2021年5月,据36氪报道,货拉拉开始启动造车项目,且开始招募新能源货车制造方面的人才,包括新能源货车整车产品专家等职位。

当时官方给出的回应是:公司会持续招揽和储备人才,但对于造车一事,暂无可对外披露的信息。

随后2022年这一消息有了新进展,7月,重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发布通知,宣布货拉拉以总投资105亿元拟在重庆高新区直管园范围内设立汽车中国总部,进一步确定了货拉拉要造车的决心。

对于货拉拉的造车外界也给出了两种不同的生意,有人认为在造车上货拉拉具有一定优势,比如更容易结合平台司机需求造车,定制化造车已逐渐成为趋势,此外也能够通过自产自销的方式消化造车产能。售后方面,货拉拉在全国的180多家分公司也能为司机们提供售后保障。

但也有人认为造车同样是门烧钱的生意,货拉拉能否交出满意的答卷暂未可知。

如何平衡司机、乘客、平台的关系,跑腿和造车能走多远,货拉拉的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