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上市,博一个必胜“棋局”

2023-04-14
文图
广东工具软件
最近融资:收购|未披露|2014-05-23
我要联系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文|螳螂观察

作者| 叶小安

【这是聚焦新消费的“螳螂观察”对本地生活服务的第48篇行业分析。】

互联网发展二十六年,见证了多少企业兴衰史。

同城货运发展,也同样见证了企业之间的价格战博弈,资本狂欢,甚至企业的衰败兴盛。

每个产业发展,似乎都要博得一个好未来;每个企业终点,也要努力上市搏出广阔蓝天。

作为货拉拉掌舵者,周胜馥却是与他人不同的。创业前曾做过七年职业赌徒,创业后不到一年带领货拉拉进军国内市场,不到五年拿下内地百座城市,如今货拉拉市占比已超过50%,远超第二名近十倍。

作为同城货运行业第一货拉拉,也与其他企业不同。在快狗打车、滴滴货运等为“同城货运第一股”争得头破血流之际,货拉拉对此事却显得漫不经心,对上市传言也一直处于不予置评或否决态度。

为此,货拉拉何时上市、何地上市,逐渐成为一个谜题。

靴子终有落地的一天。

上月底港交所披露,货拉拉已正式递交招股书,申请于主板上市,上市主体名称为「拉拉科技」(英文名:Lalatech)。在脉脉上,不少网友对此讨论,包括“货运版滴滴,上市危险”等不看好言论。

(图源:脉脉)

那么,货拉拉此刻递交招股书,究竟打什么算盘?

等一个“showhand”时机

周星驰经典影片《赌圣》中有一句台词,“我跟你一百万,再大你一百万,再showhand。”

赌场之间的胜负,赌的是胆量、底牌以及时机。同样,资本市场的胜负,同样要博一个“showhand”时机。

毕业于斯坦福名校的周胜馥,有学识,更有胆量。

创立货拉拉前,周胜馥毅然决然地将所有资本ALL IN创业。正因为这份魄力,货拉拉在同城货运市场内大刀阔斧,一路杀到第一宝座,如今市场份额更是远超第二名近十倍,估值达到近130亿美元。

俗话也说得好,“赢一场不稀奇,为奇的是,能赢未来每一场。”

面对上市这盘棋,周胜馥也早有准备。

众所周知,打胜仗要天时地利人和。

对于同城货运行业而言,天时在于大环境背景的优劣,国家经济发展与政策,决定了行业未来的发展潜力,以及企业的命运。

在同城货运行业,疫情特殊时期致使行业陷入低谷,面对道路封闭的不确定性,玩家得面临运输周期延长、货物运抵时间不定,导致的订单滞销、成本大增、利润下降等系列问题;如今后疫情时代,国家大力提倡经济复苏时刻,一揽子计划正在利好同城货运市场的发展。

2022年上半年,国家部委出台了包括减免新能源车购置税、开放电动乘用车准入等近10项新能源汽车鼓励支持政策。2023年,山东、江苏等各省级政府相继出台禁止拼装或者非法改装的货车运输车辆,明确对货物装载、配载的源头进行监管责任;治理公路超载超限运输办法等政策。

对同城货运行业来说,全面打造绿色高效的现代物流体系,推广应用新能源车辆以及整顿行业用车规范已是大势所趋。

货拉拉在大环境顺风时递交招股书,显然是顺应天时的。

一个有利的竞争地利条件,可以大大提高打胜战的概率,对同城货运行业玩家而言,在竞争中处于有利竞争地位,同样利于提高胜率。

于货拉拉而言,不是说“第一股”不香,而是夺下的风险太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自从长沙女子跳车事件后,货拉拉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不论企业事后如何处理,发生这种事一定会得到社会的声讨。何况,货拉拉不作为的态度与姗姗来迟的致歉信,民众也并不买账。

平息一场风波,最好办法是让时间来遗忘,或是用其他热点事件替换。

恰好“同城货运第一股”争夺战自带热搜光环,当快狗打车、满帮、滴滴货运为夺第一股看点满满的时刻,货拉拉学会了“苟住”。

如今快狗打车优先上市,实则为货拉拉分摊了那种风波事件的各种风险,而货拉拉虽未夺得第一股,但得到了一个更安全时机。

回归到上市这件事而言,企业的人和,显然在于资本市场。

于资本而言,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最想得到的。

货拉拉作为同城货运老大,地位、业绩、用户一直是行业翘楚。

快狗打车招股书曾披露,按2020年交易额计,快狗打车在内地同城货运中的市场份额占比为5.5%,位列第二;排名第一企业货拉拉占比54.7%,远超第二近十倍。

另据货拉拉招股书,2020年、2021年及2022年,货拉拉(包含其海外业务平台Lalamove)的营收分别为5.29亿美元、8.44亿美元及10.3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9.9%。

业务范围也已经覆盖了中国内地352座城市,注册司机数超300万,注册用户数超2000万,目前也融资了8轮,投后估值高达100亿美元。

况且,2022年货拉拉首次实现盈利,经调整年内利润(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为5323万美元。

步入盈利门槛,也给了资本更大的定心丸。

不过,等到“showhand”时机的货拉拉,一定能博一个必胜局?

能否一击必胜?

不论是地位、业绩还是司机与用户规模,货拉拉均是行业翘楚,给了资本足够的信心。不过,考量一家企业,不止是要看现有的成绩,还有企业未来发展瓶颈、面临的风险等因素,这都决定这家企业未来能否一路取胜。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同城货运市场增量难寻的当下,找到蓝海市场,早已成为资本与玩家关注的头等大事。

目前,快狗打车业务版图已覆盖了内地与海外市场,同时平台的企业服务、平台服务和增值服务三大业务也是发展之重。

货拉拉这边,内地与海外市场版图也不断扩张,定位也已经从专注于“同城+即时+整车”的同城货运平台,转变为综合性互联网物流商城。

招股书显示,货拉拉目前主营业务包括三大版块:同城/跨城货运平台服务,综合企业服务、搬家服务、零担等多元化物流服务,以及汽车租售等增值服务。

同城货运主营业务的交易量与营收正稳定增长。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及2022年,货拉拉的全球货运总GTV分别约为34.45亿美元、61.57亿美元、67.15亿美元。

但是,新业务可复制性与盈利能力待考。

首先在海外市场,货拉拉正加大布局。公司曾表示,“将加快全球扩张,其中东南亚及拉美地区仍将是重点区域,并且计划追加投资以进一步扩大渗透率及市场份额。以及有意于未来数年扩充到其他地区,如中东。”

截至目前,货拉拉已在全球11个市场超过400个城市开展业务,包括推动全球各地的货运交易数字化。

不过按照营收结构来看,货拉拉九成收入依旧来自中国境内市场。海外市场扩张与可行性,还得进一步考量。

比如,全球地域及文化差异性,导致各同城货运所需要的运力及货物类型均不相同,平台为此得花去更多的试错成本,去打造出顺应当地文化的模式。

其次,为了拓展运送货品类型、拉长运输距离、扩展运输方式,货拉拉这几年来衍生出跨城货运、搬家、零担等业务。业务的丰富,确实为企业创收更大利益的可行性。但为之所付出的时间与效率成本,也随之成倍增长。

2017年底,货拉拉针对中大B企业推出了企业版,不仅涵盖基础的货运服务,包括海量适配车辆、优质司机、货物装卸等,亦带来了增值服务。而为解决效率与较低企业级成本,货拉拉采用了众包模式。

利用社会闲散运力,以这种轻模式去建立灵活的、庞大的运力储备池,让货与车快速匹配,以此提高货运效率。

不过问题显而易见,运力人员的未规范,对B端客户订单安全性难保障。再者,B端商户真正需要的是效率的提高、成本降低,还是产品送达的安全保障,可能是货拉拉进入该业务率先要思考的问题。

结语

回归正题,货拉拉本次递交招股书,确实是筹集了天时、地利、人和底牌,“showhand”的结果。有胆识、底牌、时机,固然是大胜战具备的前提条件,但市场依旧风险与挑战并存,周胜馥这次到底是胜,还是负。

借用他早期一句话,“短期来看,赢钱是靠运气的,新手也有可能赢高手一把。但要想长期赢钱,就一定要像下棋一样精于计算。”

如同下棋,要赢,定得精于计算。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