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上海车展成“史上最卷”:卷细节、卷场景、卷成本

2023-04-29
几步
上海企业服务
强大的集客和社会化营销工具
最近融资:天使轮|数百万人民币|2014-07-01
我要联系
相比于往届车展,本届上海车展是外国人参展最多的一届。

编者按:本文转自连线出行,作者周雄飞,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23上海车展有多卷?看看冰淇淋就知道了。

本届车展,宝马MINI展台被曝出发放冰淇淋区别对待中外访客事件后,参加车展、原本没有冰淇淋服务的其他一众车企纷纷把冰淇淋搬到展台,一视同仁地向观展公众免费发放冰淇淋。

这些车企的统一行动,虽有蹭宝马MINI热点打营销牌之嫌,但借此可以看到车展已成为众多参展车企内卷竞争的大战场,甚至最后发展到只能让车展主办方“下场”来叫停这场冰淇淋“战争”。

而这样的内卷,在本届上海车展各家车企产品的比拼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如果说“电动化”是此前一两年上海车展的关键词,那么本届车展的关键词就是“智能化”,这背后刚好迎合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由电动化向智能化变革的进程。只不过,车企们不再是简单粗暴地在产品上堆硬件,而是站在消费者角度、向智能化细节中内卷。

相比于此前要求车机智能和交互方式,本届车展上大多数车企对于智能座舱更多强调的是车机的相应速度和UI逻辑的便捷性和个性化,似乎不搭载8155芯片都无法拿出手;作为座舱内主要交互入口的屏幕,车企们也不再追求单纯的数量,而是专注于分辨率和防晕车等细节上。


就连车灯,除了高合HiPhi Z、智己L7等车型展现的引导行人、辅助指引驾驶等场景智慧灯语之外,华为车载光业务也在本次车展前夕发布了能在开远光的同时,避免影响对向车及行人的智能车灯系统。

除了关注产品智能化细节功能的研发,车企们同样聚焦产品场景化落地的内卷。

自理想汽车打造了“一家人出游”的产品场景,并受到众多“奶爸”用户的追捧后,很多车企也开始走上这一路径。从本次车展来看,面对不同场景需求的产品接连出场,例如定位为硬核越野场景的仰望U8;例如主打亲子互动场景的极狐考拉;再例如面向都市年轻人代步用车场景的极氪X等等。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从今年进入“国补”退出的阶段,车企们也开始卷起了成本。本届上海车展上,小鹏汽车推出了由一体化压铸技术制造的新车型小鹏G6,据其官方介绍,通过这一措施研发和制造成本下降了50%;蔚来、理想和长城汽车也都有相似的计划。

硬件之外,对于成本的内卷也体现在软件上。在本次车展上,无论是小鹏、蔚来和长城汽车等车企,还是百度Apollo、华为等智能方案供应商们,都喊出了不依赖高精地图来实现高阶自动辅助驾驶的BEV方案,试图通过这一方案来降低使用高精地图的巨大成本。

从以上阐述来看,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已从此前追逐电动化向智能化的变革,到目前智能化功能细节、更多用车场景,以及降低软硬件成本等更深层次的新趋势正在出现。

这也意味着,如此内卷的上海车展背后,一个属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新时代正在开启。

1、产品卷智能,细节更关键

本次上海车展,针对智能化的比拼,已呈现出白热化的景象。

要说对智能化的竞争,智能座舱的智能化功能已成为众多车企宣传和展现自身实力的关键领域,这其中以“蔚小理”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们表现得更为高调一些。

从产品层面来看,“蔚小理”是率先把语音和手势交互量产落地的车企们,比如小鹏在P5车型上实现了多音区语音交互能力后,目前包括蔚来、小鹏和理想等大多数车企的产品均已实现了这一智能座舱交互功能。

实现“所见即可说”后,以理想为代表的车企们把“所见即可比划”的功能搬到了车内。在理想L9产品中,消费者可以实现手势与车内屏幕进行交互,以至于理想汽车CEO李想把这款产品称为“500万以内最好的SUV车型”。

除了交互方式之外,车企们之前在智能座舱领域卷的地方,还有车内交互屏幕的较量上。

再拿理想L9为例,这款车型的座舱内共搭载了5块屏幕,包括抬头HUD+方向盘仪表屏、中控品副驾双联屏和一块15.7英寸后排OLED娱乐屏的五块屏幕,这也成为理想自理想ONE率先实现三联屏的量产后,对于车内屏幕的又一升级。

不止“蔚小理”,更多车企也加入到了这场有关智能座舱的内卷中。

上汽集团旗下新能源品牌飞凡汽车R7车型搭载了一块43英寸的宽幅真彩三联屏,对于这一配置其官方宣称“创下了中国品牌最大尺寸的车载三联屏的纪录”;岚图FREE也学着理想ONE,在车内搭载了三块12.3英寸的三联屏;而对于不差钱的奔驰,在其EQS车内也搭载了包括一块长达1.41米的三联屏在内的多块屏幕。

如果说为车内添加交互屏、增加交互方式,是车企们在智能化领域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那么从本届上海车展来看,这些车企们开始进一步向更加细节的“如何好用”去探索。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有些车企并未痴迷于一味增加车内屏幕的数量。以蔚来为例,该品牌在车展上发布了昔日销量担当ES6的改款车型,相比于旧款不仅增加了激光雷达硬件,同时加入了在ET5车内配置的AR眼镜。

据当时蔚来官方介绍,消费者佩戴这款眼镜后,就可实现在车内观看影院级的大屏体验;同样想用大屏来取代多屏的,还有小鹏,其在P5上就引入了投影仪,来打造所宣传的“第三生活空间”。

蔚来、小鹏之外,同样在车内屏幕上探索的,还有作为智能化供应商之一的华为。

在本届上海车展华为展台,该品牌摆放着包括xHUD AR-HUD在内的多项新技术,其中xHUD AR-HUD简言之,就是把普通的HUD尺寸和清晰度扩大,乃至实现最大70英寸的交互可视范围,据其官方介绍,在这块新的HUD屏幕上,消费者可以看电影、查看导航信息,以及在倒车时查看倒车影像等功能的同时,不会晕车。

车内屏幕正因肩负着主要交互入口的使命,在交互过程中的流畅性被更多车企重视起来。据连线出行不完全统计,目前主流新能源车企旗下的产品基本都搭载了高通8155以上型号的芯片,以便提高交互流畅性。

关注流畅度的同时,也有一些厂商聚焦于车机UI的操作性。比如星纪魅族发布了FlymeAuto车机系统,首搭领克08车型,该系统的特点就是类似智能手机般的UI操控,在业内看来,评价一款车机系统是否好用的标准——是否具备“傻瓜”级的简单操作。

还有一些车企和供应商们在寻找其他更具体的交互场景。

岚图汽车在本次车展上一度成为了备受关注的车企之一,因为它在车展上发布了智能手环产品,能为车机提供手势交互——一转手就能把车窗全部升起/落下、无触控开后备箱。

Unity和华为等厂商同样对于其他场景的交互进行研发。前者通过把游戏引擎引入车机,让车内交互场景实时渲染表现出来。后者则把智能化交互应用到车灯上,实现在开远光时不对对向车辆及行人产生干扰。

“这一技术实现的基础,就是通过LDM驱动器、HCM控制器和像素模组来实现对特定目标的遮蔽。”华为车载光业务相关负责人对连线出行解释道。

基于以上来看,“蔚小理”等车企以及华为等智能方案供应商们,目前已经从简单追逐车机智能化,向更为细节和具体的智能功能落地去发展。而在新能源产品用车方面,也正在走向具体。

2、产品同质化,靠场景突破?

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在产品层面有哪些不同?

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放到2019年之前,或许还没有太多人能说出答案,因为在当时还没有太多人真正见过新能源汽车。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仅有4.06%,换算下来彼时卖出100辆车,其中只有4辆是新能源汽车。

随着2020年特斯拉的超级工厂落户上海临港后,新能源汽车在国内的渗透率进一步提升,也有越来越多消费者可以说出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的不同。

最大的区别在于动力层面,相比于燃油车的发动机、油箱等部件,在新能源汽车上被更换为电动机(增程式和插电混动也有发动机)、电池和电控为代表的“三电系统”,驱动车辆的能源从汽油转变为电能。

动力层面发生改变之外,智能化水平也成为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的区隔,比如相比于燃油车,新能源汽车上普遍加入了车机大屏和数字化仪表屏,以及语音、手势操控等交互方式。

但即便如此,在大多数公众看来,仅靠产品外观和应用场景目前也很难分清一款产品到底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汽车。


“现在路上跑的新能源汽车,大多数都维持着燃油车时代的产品形态,比如轿车、SUV以及MPV,以至于产品使用场景也对应只有商务出行、自驾旅游以及高端豪华等。”出行领域专家刘畅对连线出行说道。

正因如此,随着近些年新能源车企玩家的逐渐增加,这些玩家们都围绕在这些已有产品场景上发展各自的产品,自然会慢慢走入产品同质化的内卷竞争中。

而在这其中,也有个别车企试图来打破产品场景同质化的困境。

自成立之初,理想汽车就喊出了满足一家人出游场景需求的产品定位,并通过搭载增程式动力来解决续航焦虑、以及设计出更大的车内空间来让这一产品定位顺利落地。

事实证明,在逐渐走向内卷的新能源汽车战场中,理想这套聚焦场景需求的产品打法是有效的。不仅在近些年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奶爸”用户,同时也让理想ONE、理想L8等车型成了爆款,相继为理想贡献了较多的销量。

理想曾凭借理想ONE一辆车“打了三年”,理想L8则自去年11月开始交付后,当月销量就以5293辆坐上了国内新能源中大型SUV的销量榜首。

于是,在本届上海车展上,有更多车企也开始从场景需求角度来打造产品。

要说本次车展上,哪个展台最热闹,仰望品牌展台要属之一。作为比亚迪旗下的高端品牌,仰望自诞生之初就备受关注,主要是因为该品牌推出了主打硬核越野场景的仰望U8。

在仰望U8的发布会上,该车型不仅做出了横向平移和“坦克”式原地掉头等车辆特性,同时还针对越野涉水场景设计了“水上漂”的涉水脱困车辆操控模式。而在车展上,该品牌也公布了该车型一百多万元的售价,以至于吸引了众多参展观众都想一睹百万越野豪车的真容。

与理想汽车针对“奶爸”群体做产品相似的是,极狐汽车在本次车展上也推出了专注妈妈带孩子场景的亲子车——极狐考拉。

为了符合这一场景,极狐考拉车内不仅搭配了全电控智能儿童安全座椅和加长版的侧气帘来保障车内儿童的安全,同时据极狐方面对连线出行介绍,这款车还具备“奶嘴座舱”、“牙咬级”内饰,确保车内小朋友在啃咬车内内饰后不会受伤。

除了迎合“奶爸”、带娃妈妈和硬核越野爱好者们之外,也有车企开始关注生活在都市中众多年轻人的日常出行需求场景。

极氪在本次车展上,带来了名为极氪X的产品,这款车型定位为紧凑型SUV,采用了无门把手车门和无边框后视镜设计,在车内也搭载了电动中控扶手和电动升降后座椅等设计。

根据极氪CEO安聪慧在发布会上介绍,之所以会采取这些设计元素,就是为了迎合都市青年对于产品酷炫和好看的审美,同时也能方便都市停车难和下车难等不便之处,比如当把车侧方位停进车位后,主驾位无法开门下车时,就可通过电动中控扶手后移,从副驾位下车。

从之前的理想汽车,到现在的仰望、极狐和极氪等,都已走上了针对特定场景造车的道路。在业内看来,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内卷加速,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车企采纳这套打法,以便突破产品场景同质化困境。

而对于众多车企而言,需要面对的困境不仅仅只有产品同质化。

3、软硬件迭代,以求降成本

对于降成本这事,特斯拉一直在行动。

一般来说,一辆新能源汽车的硬件成本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动力电池和零部件配套。以动力电池为例,虽然目前电池级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正在下降,但这一部件占整车的成本依旧达到了30%-40%左右。

为了降低成本,特斯拉率先提出了一些应对措施。

2021年的特斯拉“电池日”上,其品牌CEO埃隆·马斯克向外界发布了特斯拉的电池制造计划,随着一款名为4680的电池出现后,特斯拉也就此走上了自研自造动力电池的路线。

据连线出行获悉,目前特斯拉的4680电池已经实现量产,率先搭载在Model Y车型上,按照计划未来还会在Model S、Model 3等车型上实现装车。从成本来看,4680电池上车后整车成本最高可降低50%左右。

对于降低零部件配套方面的成本,特斯拉则拿出了车身一体化压铸的解决方案。这一方案简言之,就是把原来需要较多零部件组装成的大车身结构,使用大型压铸机一体成型,减少组装中的焊装和热处理等工序,进而把整体制造成本下降40%左右。

“一体式压铸技术可以让特斯拉造新车像造玩具车。”马斯克曾这样形容一体化压铸技术,目前这一技术同样被应用到特斯拉Model Y车型的生产制造中。

特斯拉在做出这些降本动作后,并没有得到其他一众车企的响应,反而有声音质疑一体化压铸技术会增加消费者维修成本。直到今年,大多数车企因为“国补”退出,以及特斯拉掀起的降价价格战,也开始学着特斯拉降本。

本次车展上,小鹏带来了其新款轿跑产品小鹏G6,据其官方介绍,该车型的生产制造也使用了一体化压铸技术,车身属于前后一体式铝压铸结构,由此该产品也被小鹏称为“国内首款采用前后一体式铝压铸的产品”。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小鹏之外,蔚来、理想汽车、高合汽车以及长城汽车等车企也都在一体化压铸技术上加码,基于这一技术的产品在未来或许能面世。

对于新能源汽车成本“大头”的动力电池,除了特斯拉之外,蔚来、广汽埃安和长城汽车等车企也走上了自建电池的路径,以便降低这一部件带来的成本压力。

今年2月底,在2023蔚来电池合作伙伴论坛上,蔚来宣布旗下电池科技合肥产业基地一期启动建设。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该工厂年产能预计可达40GWh,可为约40万辆长续航电动车提供动力,2025年或可实现投产。

相比于蔚来的电池还未量产,广汽埃安和长城汽车的电池产品已经量产并进行迭代。本次车展,广汽埃安展示了弹匣电池2.0,相比于前一代基于安全的前提上,进一步降低成本;长城汽车旗下的蜂巢能源也在车展上带来了新产品——龙鳞甲电池,提升性能的同时也降低了成本。

除了硬件之外,软件系统上的降本同时在进行着。

在本届上海车展前夕,百度Apollo和华为车BU选择在同一天举办了各自的产品发布会,前者发布智驾和智舱等领域新产品的同时,还发布了《百度智能驾驶开放白皮书》,后者同样发布了智驾、智舱以及车载光领域的新技术。

从智驾方面看,百度Apollo发布了包括具备三域融通能力的Apollo City Driving Max等方案;华为车BU则推出了华为高阶智能驾驶系统的2.0版本(ADS 2.0),但从产品逻辑上看,两者有一个共同点——都更加注重感知方面的能力,并逐渐抛弃了对高精地图的依赖。


这样的现象同样发生在车企身上。小鹏汽车在介绍小鹏G6的同时,也表示其搭载的XNGP高阶智能驾驶系统是以视觉感知为主;理想汽车的AD Max3.0,同样采用了“重感知轻地图”的路径。

换句话说,目前无论是小鹏、理想等车企,还是百度Apollo、华为这样的供应商,都走上了依靠无图感知、Transformer算法自主学习来实现高阶辅助驾驶的BEV路线。

这些企业会逐渐抛弃高精地图也并不令人意外。因为高精地图不仅存在更新不同步和间隔时间长等问题,同时使用高精地图也会花费高昂的成本。“高精地图成本非常高,无法实现广泛的使用。”华为车BU CEO余承东这样坦言道。

从以上分析看,不管是动力电池和零部件等硬件,还是高精地图等软件层面,车企和供应商们正在推动着降本的落地。而在刘畅看来,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走向下半场的竞争中,降本大概率会成为整个行业未来的主流趋势。

4、尾言

“拥抱汽车行业新时代”。

这句话是本届上海车展的主题,当认真逛完一遍车展后,连线出行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会。

当看到国内一众车企纷纷在智能化细节、用车场景化和软硬件降本等方面疯狂内卷时,BBA、大众和丰田等在电动化和智能化方面慢几步的海外传统车企们,也不再甘心躺平、开始奋起直追。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往年车展这些车企的展台上还能看到一些燃油车的新车型,但今年的车展上,这些车企一律把新能源车型放到C位,并且花人力物力来宣传自家的新能源新产品。

除了带来产品之外,这些传统车企的高管团队们也破天荒地组团来参加此次上海车展。据连线出行观察,此次上海车展上,中国新能源车品牌的展台上,出现了很多穿着西装革履、讲英文、日文和德文的外国人,一边用手机拍车,另一边询问车型参数。

与现场多家车企工作人员交流后,连线出行确定了一个事实——相比于往届车展,本届上海车展是外国人参展最多的一届。

不可否认,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和内卷后,其能力与实力已经逐渐被全球范围内更多国家、车企与公众认可和称赞,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换道超车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由此来看,本届上海车展用“拥抱汽车行业新时代”作为主题是贴切的,因为我国,乃至世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确正在驶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正因如此,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势必也会走入更加激烈的竞争中,所有在场的车企们都需要做好准备。

(本文头图来源于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官网,文中刘畅为化名。)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