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混乱到有序,数说高职专业变迁

2023-05-18
时代变化,藏在职业教育目录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张雪玲,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导语

上节课做小蛋糕,下节课端着饭盒去尝老师炒的川菜……如此“新鲜”的大学生活,是许多学生未曾见过的景象。职校的专业学习生活真的这么丰富多彩吗?这样略显不同的大学专业,在高职中是否稀松平常?高职与本科的专业差异,从何时开始体现?

01高职:夹在中职与本科之间

新中国成立后,职业教育经历了几起几落,大部分专科院校甚至被拆并到本科院校或改办中专。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首批职业大学才确定设立,高等职业教育开始尝试探索。

当时国家积极鼓励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举办各种形式的短期培训,形式有职业大学、电大、夜大等,满足在职人员的技能或者学历提升需求。同时还鼓励有能力的高等专科学校对有需求的人士提供职业培训服务。此时的高等职业教育更侧重于“快出成绩”。由于管理机制不统一,高职院校出现专业数量激增,专业命名随意且混杂等问题。

与此同时,在“中职毕业就能找到一份不错工作”的时期下,“优先招收中等职业学校毕业学生”的职业大学处境显得有些尴尬,受限于当时人们认知的局限和社会发展的困境,高职院校发展困难,职业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难以体现,生源量与生源质量皆不尽如人意。不过,彼时也有一些如财经类专科专业较为吃香,其录取分数线甚至一度超过本科院校。


1999 年,教育部出台《面向 21 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明确“2000 年高等教育本专科在校生总数将达到 660 万人。得益于高等教育扩招,高等职业教育快速壮大,高职院校招生人数逐年增多。从 1997 年的 42.07 万人,增长到 552.58 万人,涨幅超 12 倍。高职学校数量也早已从 1997 年的 337 所,增加至 1486 所。

02从无到有,三改职业教育目录

2000 年 6 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下发《关于在高职高专教育中开展专业教学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经过五年的努力,力争在全国建成 300 个左右特色鲜明、在国内同类教育中具有带头作用的示范专业,推动高职高专教育的改革和发展。

虽然在 20 世纪末就已经迎来了高校扩招,但高职院校此前一直“模仿”本科院校发展管理形式,专业划分均以学科分类为依据,专业混乱问题长期存在。直至 2004 年,教育部颁布我国第一个《普通高等学校高职高专教育指导性专业目录》后才与普通本科分开设置,改按产业、行业划分,专业设置与职业分类相适应。当前少数高职院校在其办学定位和专业设置中,仍留存着普通本科的色彩。

十年后,即 2015 年,教育部修订印发《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5)》,取消了如森林采运工程、中西医结合、杂技表演、教育管理、幼儿园管理、劳教管理等专业。同时新增适应产业转型升级、产业链延伸交叉、新兴职业与技术进步需要的专业。


2021 年,职业教育专业目录再次更新。《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 年)》高职专科较高职(专科)专业目录(2015 年)及历年增补专业,保留 414 个,调整 439 个,调整幅度 56.4%。保留的专业主要是符合产业人才需求实际、职业成熟稳定、专业布点较广、就业面向明确、名称科学合理以及特种行业领域专业;专业调整的情形主要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变化新增专业,根据产业转型升级更名专业,根据业态或岗位需求变化合并专业,对不符合市场需求的专业予以撤销。撤销的专业包括戏曲导演、历史教育、海上救捞技术等。

036.58万个专业点,552.58万学生

随着科学技术的更新迭代、不同行业之间的交叉复合越来越多的新兴行业涌现,当前职业教育专业目录更新速度显然过慢,滞后于新兴行业的发展需求。2015 年颁布的《高职专业设置管理办法》确立了“5 年一大修,1 年一增补”的动态管理制度。此外,高职专业设置实行备案制,高职学校自主依法设置专业,专业设置权进一步下放给学校,激发了学校办学活力。


近十年来,在增补之中,我国高职拟招生专业点数量呈上升趋势,2023 年拟招生专业点共 65808 个,平均到校,每所高职院校中大约有 44 个招生专业点。虽然职业院校与市场联系更为紧密,但职业的存在并不意味着专业的存在,职业教育专业无法完全涵盖或是一一对应所有的社会职业,同时每年撤销招生专业点同样在变化,所以整体而言,增速较为平缓。


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已连续两年,有两所高职院校分别撤销市场营销专业。但同时,近五年新增专业数量远多于撤销专业数量,新增专业包括人工智能、无人机、新能源汽车、跨境电子商务等方面,与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需要相吻合。


另外,根据有关规定,涉及临床医学、教育、公安、司法涉警类等高职专科专业为国家控制专业,纳入行政审批事项。据统计,2020 年高职新设国控专业点最多,有 290 个。近三年,新设国控专业数呈下降趋势。


在各类国控专业中,教育类专业为每年新增最多专业点,2023 年有 135 个。在这之中,学前教育增设最多,2023 年学前教育专业点增设 56 个,早期教育增设 30 个。教育行业需求明显,不过高职中语文教育、数学教育、英语教育等专业主要岗位面向为小学教育。


根据高职专业大类数据显示,2021 年毕业的高职学生中,财经商贸大类专业的毕业生最多,医药卫生大类其次,水利大类毕业生人数最少。财经商贸大类即包括财商会计类、财政税务类、金融类等专业。网友所感兴趣的烘焙相关专业,实际只有小部分人学习。从产业角度划分,第三产业高职毕业人数远超于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有 301.85 万人。《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2020》表示,在卫生和社会工作,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等行业中,接受高职专科的从业人员达 30% 左右,成为行业生力军。

结语

职业教育专业设置无法脱离经济产业的动态发展需求,而产业的发展与转型升级也需要与之相匹配的专门技术技能人才的供给。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实现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对优化专业设置、推动专业升级和数字化改造提出新的更高要求。百万扩招、双高计划、1+X 证书、“双师型”教师、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高职院校正在通过种种路径满足不同专业学生的学习需求。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