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综艺走到十字路口

2023-06-12
一档走到第七季的综N代,在快结束的时候终于远离了那些浮于表面功利的东西,回归了熟人间的温馨闲适,回归人本身的情感,作为告别季,还是挺合格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陈桐,编辑:美圻,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向往的生活》第七季是以倒计时的方式开始的。首期节目刚开场,固定嘉宾黄磊和何炅就暗示这一季是最终的“告别季”。此后的每一期,也在不断强化告别的氛围。一档走到第七季的综N代,在快结束的时候终于远离了那些浮于表面功利的东西,回归了熟人间的温馨闲适,回归人本身的情感,作为告别季,还是挺合格的。

作为芒果的王牌节目,《向往的生活》虽然难逃审美疲劳,但远没到“人人吐槽、喊打”的地步。这次,芒果主动摁下暂停键,更多是想定格住这档IP的口碑,避免其他综N代仓促结束或苟延残喘的命运。以公开的方式用一整季的时间来和观众告别,不仅颇有仪式感,也是一件非常体面的事情。

作为国内慢综艺的鼻祖,《向往的生活》“及时止损”,在节目还未完全落寞时选择告别,也说明慢综艺到了不得不改、不得不变的关键期,继续啃老本很快就要走进死胡同。不知不觉,慢综艺已经走到第七年,许多节目从观众深夜治愈励志的心灵加油站,演变成无聊摆烂的明星旅游秀。面临七年之痒的慢综艺,正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

图片

01从“领跑者”到“流水线农家乐”

第七季首期节目中,黄磊宣布了《向往的生活》将暂时与大家告别,黄磊说:“走了这七年,是时候用某种方式换一种‘向往的生活’,用某种方式暂停下我们的脚步。”何炅则说:“综艺是没有结果的。”

的确,即使像《快乐大本营》这档历经二十多年的老牌综艺,也最终迎来了完结,而且还是来不及说再见就匆匆划上休止符,《向往的生活》这样的告别,已经相当体面了。

作为国内生活类慢综艺的开山鼻祖,《向往的生活》曾经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明星体验类真人秀的半壁江山,也激起了很多观众“守拙归田园”的生活向往。一处农院、一亩良田、三两好友,诞生于2017年《向往的生活》一鸣惊人,为承压的城市人打造了令人向往的“农村乌托邦”。

图片

不少人至今仍然对第一季节目的内容如数家珍,黄磊宋丹丹吃老豆角中毒,深夜唱起《心火烧》;陈赫非要吃佛跳墙,结果大家狂掰一千多根玉米;大张伟跟大华,一边驴唇不对马嘴搞笑对话,一边做灶烤汉堡……中间还穿插跟小卖铺老板娘砍价、逛集市多要吃的、借小李玉米脱壳机、用打井水洗碗、跟鸡场老板要彩灯、嘉宾打电话点菜……那些农村生活、田园风光的白描,从空间上营造出了都市人渴望又不可得的环境。

黄磊何炅大华三个人也是初次搭配,像极了家长带着大儿子去乡村生活。嘉宾都是他们的老朋友,一大家子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吃的都是接地气的饭。节目里没有人物冲突也没有游戏设定,慢慢地生活,慢慢地聊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一日三餐、三五知己,简单恬淡舒适。

从第三季开始,《向往的生活》渐渐变质变味了,变成了为了干活而干活的农家乐体验节目。很多时候你看不到干活和食材之间的相互联系,基本都是干完活就吃饭去了,甚至在节目中可以看到大量玩手机的画面,这就让玩游戏环节更像是一个演出来的效果,没有了前两集的沉浸感和真实感。

图片

另一方面,经过两季的消耗,黄磊何炅圈子内熟悉的朋友基本都请过一遍了,节目只能用半熟+一般熟的混合模式来请MC。家人变成了客人,嘉宾基本头天中午到第二天上午走,走秀赶场一样,重复着做饭吃饭做游戏睡觉的程序,顺便穿插着黄磊何炅回忆过去,再输出一波老生常谈的“人生哲理,完全没有融入当地的生活。

与此同时,节目的口碑也肉眼可见地下滑,豆瓣评分从第二季的8.0一路下跌到第六季的5.8,各种吐槽不绝于耳。时代在变,人心在变,曾经开慢综风气之先的“领跑者”,再也不是最初的模样了。 一档原本有思考有温情的慢综,变成了各路资源咖的洗白刷脸大会。

图片

有观众说,《向往的生活》像一部中国家庭史,从三口之家到四口五口,再到如今孩子都长大出去闯世界了,家里只剩下了两个“空巢老人”,前两季的“田园乌托邦”已经很难再现了。当“向往的生活”变成“套路的生活”,内核不再情怀已远时,告别就是必然的结局了。

02集体遭遇“中年危机”

2017年,在各种音乐选秀和户外真人秀占主流的综艺市场,《向往的生活》像一股 “清流”横空出世,它很难有明确的类型归属,节目主题和架构也非常松散,最终,对于这种跳脱出都市生活的快节奏,让观众在绿水青山或室外桃源中松一口气的节目,市场将其定义为“慢综艺”。

当时,在《跑男》《极限挑战》等竞技类真人秀节目霸屏时,慢综艺好似一股清流,满足了快时代下观众渴望返璞归真的心情。

在《向往的生活》一炮走红后,芒果台当年一口气又推出了《中餐厅》《亲爱的·客栈》两档慢综艺。随后,东方卫视推出了《青春旅社》,浙江卫视推出了《漂亮的房子》,江苏卫视在年末推出了《三个院子》,井喷式发展让2017年被称为“中国慢综艺元年”。

图片

回头去看,慢综艺其实并不算一个新的节目类型,只是综艺节目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一种新的制作理念,即从游戏对抗、任务挑战转向生活体验、思想观察,强调节目整体节奏的改变。整体而言,慢综艺更倾向于关注受众的内心感受,通常以不太具备哗众取宠的民生性话题、或不太讲求时效性的文化类话题为主,从而展开一系列具有思想引导或情感疗愈功能的节目内容。

随着同质化竞争的加剧,走到第七年的慢综艺开始面临种种问题,许多节目的主题、推进的节奏、嘉宾的人物设定等都透露着急切,各种矛盾冲突和撕逼等套路不断,剧本痕迹明显,内核也越来越油腻,本来寻求平静和治愈的观众,追完一些所谓的慢综艺后发现心更累了。

正在播出的《五十公里桃花坞3》正面临着和《向往的生活》相似的问题,2021年,第一季节目开播时让许多人眼前一亮,首期节目中各位嘉宾极具争议的言论和行为表现,真是尴尬又好笑,当代年轻人社交触过的雷,它一个都没放过。

图片

完全的实验模式,让制作组本身可能也不太确定最后会呈现个怎样的节目,于是任由嘉宾们野蛮生长,圈内人和圈外人生活在一起,碰撞出的火花非常好看。这档本来会无限接近《向往的生活》的综艺,通过一个优秀的过弯,做出了差异化,同时也让一些新晋流量迅速爆红。

不过,去年王鹤棣爆了后,连带着他参加的这档综艺也跟着大火起来了,一堆艺人抢着来,资本也开始各种塞人,第三季节目变成了一堆圈内人各种做任务做游戏,新朋友们都在强烈地表现自己的友善与好相处,每个人都像装在套子里的人,大家一团和气,除了尬尴气氛能引发观众的吐槽外,看不到太多亮点。

对比《向往的生活》不难发现,这两档王牌慢综艺的跌落曲线何其相似,这其实也是所有遭遇“中年危机”的慢综所面临的共同问题。节目逐渐缺乏强设置的场景或内容主题,内核开始变得无趣,固定的mc搭档、飞行嘉宾以及套路化的游戏,迅速消耗掉节目的新鲜感,曾经最能产生火花的不可控部分没有了。

为了吸引眼球,一些节目开始用剧本化的冲突强行制造看点,各种尴尬的社交场,进一步违背了慢综艺的初衷。抱着逃离现实寻求宁静目的观众,并不愿意在慢综艺中看到对照职场的人情场。

03慢综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当今社会,承压过多的许多都市人,开始厌弃快餐式的生活方式,想要回归本真,向往一种自由而悠闲的生活。慢综艺的出现,无疑是给综艺节目市场注入了一股清流,为受众提供了一种精神的慰藉和栖息的空间。

从诞生之初,治愈功能就是慢综艺最核心的竞争力。在喧嚣虚浮的时代,人们渴望沉静的思考、情感的共鸣和文化的滋养,这是快综艺无法实现的功能。

在节奏越来越快的现代社会,任何有益的情绪释放出口都是有价值的,慢综艺值得继续做下去,并不会被淘汰。虽然十几档节目同期播出的黄金时代很难再现,但大浪淘沙后,总有少数精品会沉淀下来。

在后黄金时代,慢综艺要想突破同质化天花板,一方面要坚守用“诗酒田园”慰藉和治愈都市人的初心,另一方面则要增加新看点,勇于走出路径依赖的舒适区。

今年一季度,爱奇艺推出的全新综艺《种地吧》将种田文男主照进现实,并第一个跳出慢综艺请客吃饭和旅行游历的旧有套路,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种田综艺。

图片

10个年轻人踏踏实实在190天的时间里,在142.8亩土地上播种、灌溉、施肥、收获,真实运营着农场。节目以白描的方式为年轻人打开一幅精神家园美好的图景,真实甚至平淡,却成功唤醒了他们对于土地的情感和农耕文化的思考。

《种地吧》开播后,节目主话题#种地吧#多次霸占微博文娱榜TOP1,豆瓣口碑持续发酵,目前评分涨至9.0,成为近两年评分最高的综艺。这说明,坚守初心,用简简单单的生活、平平常常的轻松让人们从现实的快生活中舒缓下来,带给观众温暖和治愈的同时,跳出现有套路模式进行创新,才能继续焕发慢综艺活力。

对《向往的生活》而言,它已经在自身固定的结构和模式里发挥了最大能量,在此时急流勇退,留给观众一些美好的回忆,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任何一档综艺节目都有其自身固定的生命周期。

但是,慢综艺不会止步不前,更不会消失,对于各大平台来说,这个赛道到了寻觅新故事讲述方式的时候。人永远在生活,观众也一直需要真正的慢综艺,虽然黄金时代已成过去,但有价值的好节目任何时候都不会被埋没。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