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出海 || 大视野

2023-08-07
中国企业新一轮高质量出海,GNP增长的新时代。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作者:秦朔,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哪里要发展,哪里就需要中国企业家

今天,世界上最了解中国企业家的总统以及中国企业家最熟悉的总统,印尼的佐科如果不是第一,肯定也是之一。

7月28日,他在成都参加大运会开幕式和访华期间,出席了“中国企业家与中国印尼商会圆桌论坛”,听取企业家们在印尼投资的汇报,鼓励他们直接提出遇到的问题,并承诺将对问题进行处理。

他说,新能源汽车是印尼重点打造的产业领域之一,欢迎中国企业到印尼投资建厂,打造从镍等矿产资源到动力电池,再到新能源整车制造的完整产业链。

从照片上,我看到了一些认识的身影,如振石集团张毓强、青山实业项光达、力勤集团蔡建勇、华友钴业陈雪华、桐昆控股陈士良、新凤鸣集团庄奎龙、华大基因汪建、康希诺宇学峰。前面这六位,都是来自浙江的民营企业家。

印尼镍矿的品质和储量都是世界第一。过去十多年,一批中国企业出海印尼,利用当地资源,形成产业互补,既壮大了自己,也为印尼的产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2008年,青山实业首次在印尼创立产业园区,自2009年超前布局镍矿的采掘、出口及镍铁冶炼,与印尼企业合资成立了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园区位于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县,总规划用地3200公顷,逐步建成了完善的基础设施,海、陆、空进园通道齐全,自建机场也于2019年投入使用,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澳大利亚和印尼的企业入驻。

2017年,青山联手合作伙伴建设青山第二产业园区,打造新能源全产业链。世界级的纬达贝镍矿就在该区。项目全部建成后,纬达贝将成从红土镍矿到镍中间品,再到新能源电池材料等产品的镍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园区。

2021年,青山在印尼的第三座工业园区开建。当年12月21日,佐科在北加里曼丹省布隆岸县主持了园区的奠基仪式,希望这里成为世界最大的绿色工业区,生产钠离子、锂离子、半导体、石化、工业硅和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他高兴地说,这一园区的建设标志着印尼经济向下游转型,出口的不再只是原材料,而是成品和半成品。“这是我们想做的一次飞跃,一次蛙跳。”

青山实业率先在印尼大胆布局,持续下注,已连续多年成为世界最大的不锈钢和原生镍生产商。

中国企业走出去,也是为了更好地走回来。

以振石集团为例,走出去经历了从产品出口创汇到直接投资海外、避免反倾销反补贴等冲击,再到跨国强链补链的三个阶段。振石在印尼投资的硕石镍铁项目,明年一季度12条生产线全面建成投产后,镍铁资源产品将源源不断送到国内,助力振石不锈钢板块的产能完全释放,大幅提升竞争力。

据测算,振石集团在印尼每投资1块钱,能带动从中国出口7毛钱的物资,因为“项目在印尼当地的采购以土建资源为主,而挖掘机、桩机、板房等设备物资均由国内出口”。仅硕石这个项目就能带动几十亿元的出口额。

2022年,中国和印尼双边贸易额达1491亿美元,同比增长近20%,中国连续10年成为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据印尼投资部统计,2022年中国企业对印尼直接投资达82.3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位列印尼第二大外资来源国,仅次于新加坡。

佐科是一位具备企业家精神、一旦发现机会就锐意进取的人。2014年11月,他在北京出席APEC峰会间隙乘坐了京津城际高铁,当即决定印尼也要建自己的高铁。2015年10月双方正式签署协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所属中国铁路国际公司作为中方施工联合体的牵头者。2016年1月21日,连接雅加达和万隆,全长142公里的雅万高铁举行开工仪式,最高设计时速为350公里。这是中国高铁首次全系统、全要素、全产业链在海外建设项目,建成后两地间的行车时间将由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

据印尼媒体报道,雅万高铁将在今年8月17日(印尼第78个独立日)开通运营。

在两国政府大力支持下,印尼的资源优势和中国的企业家精神相结合,填补了印尼的产业空白,也强壮了中国的跨境产业链。今年6月20日,佐科出席在印尼东爪哇省锦石县举行的浙江海亮集团投资的铜箔项目开工仪式,并亲自按下启动按钮。该项目年产10万吨高性能电解铜箔,是印尼第一家铜箔制造企业,建成后将是东南亚最大的铜箔制造企业。

作为全世界第四大人口国和东盟最大经济体,2022年印尼的外国直接投资到位资金达456亿美元,比2021年增长44.2%。印尼工商会会长阿尔夏德表示,今年预计印尼能吸引49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

今年3月,印尼公布了最新的税收减免政策,特别是投向新首都的相关项目建设将获得极大优惠。任何企业在新首都投资100亿印尼盾(约等于470万元人民币)以上,均可享受100%的企业税减免,优惠期为10年至30年。印尼还将新首都的土地使用权期限延长至95年,到期后还可申请延长95年。

中国企业在印尼的投资是新一轮全球化的一个缩影。尽管“脱钩断链”“去风险”“友岸朋友圈”等变数对全球化构成了严峻挑战,但“新兴市场的发展红利+中国企业的产业能力优势”也在形成新机遇、新热土、新亮点。

据商务部数据,今年1-6月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801.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3%(折合美元同比增长15.4%),占同期总额的18.6%;1-6月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490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其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2777.2亿元人民币,占同期总额的56.7%。

我们并不能说,新兴市场国家正在拷贝中国道路,但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形成的基建能力、产业能力、设备和技术配套能力,特别是企业家的勇气和敢闯敢干的精神,无疑具备了强大的外溢条件。哪里要发展,哪里就需要中国,需要中国企业家去显身手。

从ChinaJoy到GlobalJoy

新一轮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并不只是在具备传统优势的制造、基建、上游资源等很硬的领域,也有很轻、很软、很数字的一面。

印尼人喜欢喝咖啡,是全球第七大咖啡消费市场。印尼一半人口在30岁以下,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把中式茶饮纳入日常选项。

2018年,蜜雪冰城、喜茶、奈雪等在东南亚开出首店。在疫情冲击后,更多中国茶饮企业正在发力东南亚市场。“茶主张”在去年底以WEDRINK的品牌进入印尼,摩么卡茶momoyo今年2月进入印尼,甜啦啦、书亦烧仙草8月将在印尼开出首店。

中国国内市场高度内卷,卷到不行,这是茶饮企业不约而同转向东南亚的一大原因。“甜的逻辑”如蜜雪冰城等,“水果逻辑”如喜茶等,“小料逻辑”如书亦烧仙草等,“茶的逻辑”如霸王茶姬等,有的从越南切入,有的从新加坡切入,而印尼则是谁也无法忽略的东南亚最大市场。

英国《经济学人》网站今年4月13日有一篇报道,说蜜雪冰城正在将其模式输出到东南亚各地,到今年3月已在印尼拥有约1500家门店。印尼蜜雪冰城约90%的产品从中国进口,随着业务发展,也在计划在印尼本地生产配料。文章说,在蜜雪冰城,一个冰淇淋只需花费8000印尼卢比(0.5美元)……与那些精致高价的奶茶品牌不同,“蜜雪冰城的市场定位是廉价和愉悦,而不是时髦花哨”。

很多人都想不到,目前印尼排名前十位的现金贷公司都来自中国,如洋钱罐、信也科技(前身为拍拍贷)、摩比神奇等,它们在印尼的现金贷产品叫Easycash、Adakami、Rupiah Cepat等。由于中国的金融科技监管趋严,P2P行业消失,不少长于科技的企业遂转战海外,东南亚对金融科技持开放态度,遂成为“出海圣地”。

在印尼,P2P被视为传统金融服务的合理补充,监管政策有明确的利率上限和详细的催收指引,市场正加速合规化。虽然印尼的日息上限在2021年底从0.8%降到0.4%,但换算成年化利率仍有100%多,远超国内的24%、36%的上限,对中国企业来说空间依然很大,他们在印尼发展有一种“降维打击”的感觉。

7月26日,印尼工商会主席拉希德一行到访上海,参访了信也科技总部。信也科技2019年底在印尼获得本地金融许可,目前在印尼团队的本地化率超过80%,其产品AdaKami注册用户超过2100万。

近年来在中国快递市场搅起风云的极兔,也是起于印尼。其创始人李杰最早出身于步步高营销体系,后来成功地帮助OPPO智能手机出海,打开印尼销售市场。在此过程中,李杰发现印尼本地规模最大的快递公司JNE,占据了约70%的市场份额,但周日、节假日不配送,夜间停运,后台系统不能和电商平台对接,包裹轨迹也无法做到实时更新,更不愿上门取件,这都影响到OPPO的生意。于是李杰创立了极兔,7×24小时服务,与电商平台实时对接,东南亚电商Shopee的崛起也为极兔提供了早期的运单量。这一模式迅速拷贝到更多东南亚国家,让极兔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快递物流服务商。

从茶饮到数字金融到快递,中国企业在印尼等国的服务领域正昂首阔步。

日前,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在上海举行。我听到场的霞光社高管介绍,新时代中国游戏行业的最大变化就是出海,5年前是大家试水,今天已经是洪流大势。从今年的ChinaJoy可以看到,超过一半的活动或论坛都以“出海”或“全球化”为主题,大部分游戏开发商都把出海当作必修课,游戏出海的产业链正在形成,出海服务商挤满了B2B展区。目前最热的是中东市场,许多中小游戏厂商都跃跃欲试。

据Sensor Tower数据,上海的游戏公司米哈游今年开启全平台公测的《星穹铁道》在上线的10天内(4月26日-5月5日)就实现了1亿美元的全球收益。与米哈游并称为“上海游戏公司四小龙”的莉莉丝、叠纸、鹰角网络以及IGG、点点互动等新兴游戏公司,今年都有爆款问世,如莉莉丝旗下的《Call of Dragons》上线一个多月的海外总收入就突破3000万美元。

2022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首次下降,但拉美、中东和非洲则逆势增长。根据data.ai2022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在沙特手游收入排行榜前十中,中国游戏厂商占四席,在阿联酋则占据了半壁江山。

在ChinaJoy的全球游戏产业峰会上,北京一席互娱的创始人王巍岩分享了他对中东游戏市场的洞察。他指出,MENA(中东、北非)区域有4.5亿人口,25个国家,基本都说阿拉伯语。MENA天然分成两个大片区,一个是GCC,代表海湾六国,总人口6500万左右,人均GDP在4-8万美元之间;另一个是Non-GCC,以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北非国家为主,埃及就有超过1亿的人口。且这些区域人口相对年轻,得益于华为等企业的前期努力,通信基础设施也相对完善,智能手机覆盖率将近90%。

尤其是沙特,正在成为崛起中的“游戏新邦”。沙特在2022年9月公布了游戏和电竞国家战略,表示将在2030年之前建成游戏和电竞的全球中心,10月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IF旗下的电竞和游戏公司SGG更是宣布了378亿美元的投资战略。

沙特把游戏作为国家战略,并不只是为了让国民打游戏,而是因为游戏可以带动科技落地。沙特的希望是,在2030年把AI、AIGC、动漫等非游戏的GDP占比提高到9%。

今年以来,沙特的公司和基金在电竞、石化、智能电动汽车等领域,投资了中国的英雄互娱、荣盛石化、蔚来汽车,沙特投资部与华人运通签订了合资协议。沙特投注中国、中企出海沙特,已然是一大趋势。

霞光社认为,ChinaJoy正在变成GlobalJoy,他们还提出“全球打工人,正在涌向中东”。据美国职业资源平台Resume.io数据显示,2023年2月,卡塔尔首都多哈、阿联酋的迪拜和旧金山并驾齐驱,成为LinkedIn发布的职位候选人数量最多的地方。不少中国游戏、电竞等企业的外派员工,在迪拜正过着没有国内那么卷、收入与生活成本比远高于北京上海的生活。

不出海,就出局

2016年,我应深圳卫视之邀参加“共赢海上丝路”的调研和电视纪录片,先后去了中东、非洲、欧洲和印度,从此一直在关注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最近三四年,我和第一财经研究院、德勤全球中国服务部等机构对几十家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做过调查和研究,包括家电、PC、消费电子、汽车零部件、机械设备、矿业、乳业和农业、金融科技、智能办公设备、跨境电商、跨境物流、新能源汽车、医疗器械、社交媒体、游戏、电竞等等。

我清晰地看到了全球化的若干变局陆续出现,如半球化、分割化、朋友圈化,地缘政治危机也存在升级的可能。这使得全球经济的增长备受影响,正在经历“坎坷的复苏”(A Rocky Recovery)。不过,经济发展仍是全球最重要的主题。

全球经济仍在增长(IMF预计今明两年增长3%);全球贸易在2022年创下了历史新高(货物贸易25万亿美元,服务贸易7万亿美元),尽管今年货物贸易量可能仅增长1.7%(WTO),但仍属增长;2022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1.3万亿美元,同比下降12%,但主要原因是发达国家的融资和并购交易减少,而在实际资产的投资中,大多数地区和行业的新建投资项目有所增长,特别是基础设施和面临供应链重组压力的行业的投资项目不断增加。例如,为应对芯片短缺,全球五个最大投资项目中有三个在半导体领域。

全球经济的确并不强劲,但也远远说不上至暗。随着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强,原来基于中国的供应链向墨西哥、印度、东南亚等地有所转移也属必然。但实地的调研告诉我,中国企业也在把握新的机遇,既有“新三样”产品的出口机遇,也有在国外直接投资或建设工业园区的机遇,且这些投资往往带有生态属性,即带动供应链周围企业一起投资,同时带动国内企业的出口。

2022年TCL集团实现了大约1100亿元的海外营收,包含海外机构在地生产、在地销售TCL产品的收入。TCL董事长李东生说,在当前形势下,全球化即本土化,“只有推动本土化,赋能当地产业链,为所在地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才能实现企业自身可持续发展,实现全球价值链共赢。”

我还看到,不少中国企业在过去十几年完成了大量并购(如均胜电子),不仅借此完善全球布局,还将并购企业的技术引回中国,形成高质量发展的新产能、新市场。也有中国企业选择通过合资把握商机,如顺丰国际在中东,在阿联酋迪拜等近端市场主要通过设立分支机构和自营网点的方式,而在沙特等远端市场,则与阿拉伯阿吉兰兄弟控股集团合资创办埃捷国际物流(AJEX),以解决末端配送中街道重名、排序混乱、一个住址多个门牌号等“最后一公里”的难题。目前中东的电商渗透率只有20%左右,未来的成长大有空间。

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在合规经营、重视环保、提升ESG水平等方面也做出了积极努力,有了长足的进步。

如青山实业十多年前就在印尼的园区周边助建基础设施,为周边的村庄居民提供24小时电力,帮社区建设早教中心、幼儿园、伊斯兰教中学、村部办公楼和足球场,修缮清真寺等等。他们不仅为园区内员工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还为周边的村民定期开展健康咨询、免费诊疗,资助当地医院建设,每年向周边村庄拨付公益资金等。这是一种共赢共享式的全球化之路。

我更为欣喜的是,年轻一代的中国创业者,不仅是数字经济的原住民,也是全球化经营的原住民。他们的眼光在中国,更在全球,他们想到的不仅是960万平方公里和14亿人口,还有全球布局和全球市场,而中国是这个大格局中的一部分和重要支点。借助全球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技术,这些创业者正在更为便捷高效地与所到国的消费者沟通,同时依托中国供应链和工程师红利,开发好的产品,实施全球化经营。

如果说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有过几次大的下海潮,今天的一个口号可能是“不出海,就出局”。

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演进中,是一条不断进化的轨迹——从加工贸易到资本出海、技术出海、品牌出海、服务出海,从廉价产品出海到品质出海、高附加值产品和智能化产品出海,从供应链优势的出海到创新科技集群的出海,从硬件出海到网络游戏、社交软件、直播APP等服务出海,从发达市场出海到“一带一路”等新兴市场出海。

当然,在中企出海中,也不乏风浪与暗礁,既包括大国博弈、新兴经济体的政策波动、地缘政治纷争,也包括贸易壁垒、汇率变化、制裁与反制、知识产权保护、投资审查与交易审批,还包括国际能源、大宗商品与运价的变化,以及在本地化运营中涉及到的政策与法律、投资与税收、文化差异、环境保护、劳工权益等等问题。随着各国对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的力度的提高,安全合规的要求也在进一步提高。这一切要求中国企业出海时,有勇还要有谋,谋定而后动,并在波动中灵活调整。

结语

1、中国企业出海,是在自身形成了强大的产业能力、经营管理能力后的自然外溢,也是布局全球资源,为我所用,提升供应链韧性的明智战略。这和过往曾经有过的“资本外流”完全不一样,不是外流,是竞争力对外输出。

2、中国企业出海,是构建国际大循环的重要举措,也极大地有助于对国内大循环的促进。

3、企业家是有祖国的,但企业家的足迹没有国界,走得越远,做得越强,有越多的世界一流企业,中国经济就会越好,在全世界的腰杆也会挺得越直。

4、中国企业在出海时要坚持高质量发展,努力承担社会责任,为中国的国家软实力增光添彩。

伴随中国企业新一轮的高质量出海,中国将在全球经济舞台上续写属于奋斗者的新篇章,也将迎来GNP(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的新时代。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