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工智能的恐惧是老生常谈,潘多拉魔盒让人类担忧了数千年

2023-11-07
来保
北京汽车交通
提供车险金融服务的在线车险平台
最近融资:|2016-04-18
我要联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元宇宙之心MetaverseHub(ID:MetaverseHub),作者:MetaverseHub,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随着ChatGPT和自动驾驶汽车等新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恐惧似乎已成为一种新的担忧。 这种有关生命感知且可能存在潜在恶意的传说并不仅限于几十年前,而是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

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早在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在1984年的《终结者》中扮演杀手机器人并穿越时空威胁莎拉·康纳(Sarah Connor)之前,这些恐怖主题就已经存在了。

斯坦福大学古代科学历史学家兼古典民间学家——Adrienne Mayor告诉Tapestry主持人Mary Hynes:“ 人们在人工智能技术出现之前就一直在思考这类装置、发明和创新。”

古希腊的潘多拉、布拉格的魔像以及弗兰肯斯坦的怪物等故事,都是历史上我们对非生物“复活”的恐惧的缩影。

作家Mayor在她2018年的著作Gods and Robots(神灵与机器人)中探讨了这个主题,她表示一些神话传说带有警示意义。

潘多拉的盒子

其中最古老的故事之一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关于潘多拉的故事。Mayor表示,在古希腊诗人Hesiod讲述的原始故事中,宙斯想惩罚人类接受火的恩赐。

因此,宙斯委托火神、铁匠、工匠和火山之神——赫菲斯托斯,制造了一个人类,取名潘多拉。宙斯称她是美丽伪装的邪恶之神。

“宙斯派遣这个栩栩如生的女机器人来到人间,带着一罐装满凡人苦难的东西。” Mayor表示:“潘多拉的使命就是潜入人类社会,然后打开罐子,释放所有的苦难。”

在Hesiod的故事中,潘多拉的确做到了这一点。普罗米修斯的兄弟埃庇米修斯不顾哥哥的警告,为潘多拉的美貌所倾倒。在希腊语中,普罗米修斯意味着前瞻,而埃庇米修斯意味着事后

Mayor表示:“我们在这个最古老的关于人造生命的神话中,就已经看到了前瞻与事后的对比。”

今天的普罗米修斯人关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未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于乐观的埃庇米修斯人,他们很容易被短期利益冲昏头脑。”

Mayor表示,潘多拉并不是希腊神话中关于人工智能的唯一故事。还有塔罗斯(Talos)的故事,这是西方文学中第一个描写机器人的故事。塔罗斯是赫菲斯托斯设计的,用来保护克里特岛。

“他可以拾起巨石并投掷,使敌船沉没。如果有人上岸,他可以把自己的青铜身体加热到通红,然后把他们抓起来抱在怀里活活烤熟。”Mayor讲述道。

但在《Jason and the Argonauts》的故事中,人们成功取下了塔罗斯脚踝上的螺栓,并打败了他。

“因此,塔罗斯是由科技制造的,也被科技摧毁。他们取出了螺栓,动力源耗尽,巨型机器人也就被摧毁了。”Mayor继续讲述道。

对“创造”的恐惧

阿姆斯特丹大学媒体研究系讲师Amir Vudka表示,有很多无生命物体“复活”并造成混乱的例子,比如布拉格的魔像的故事。

Vudka表示,这个传说有很多版本,但在所有版本中,一个拉比(犹太教中的精神统治者)使用魔法创造了一个泥人魔像。起初,魔像是个好仆人,像一机器人一样工作;在某些情况下,它还会保护人们。在其他版本中,它只是帮助拉比做一些劳动,但也总是会出错。

“魔像总是失控,最终反抗主人,带来许多破坏、死亡和混乱。”Vudka说道。

Vudka表示,这些故事在历史文化中不断重复。从《科学怪人》的怪物到《银翼杀手》和《终结者》中的机器人,人类一直在讲述反叛的人工智能的故事。

我们非常害怕未知。一般来说,我认为人类通常害怕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害怕异己。”Vudka说道。

从神话中学习

Vudka认为,从魔像的故事中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教训。在拉比创造魔像的故事中,拉比知道反转咒语并知道如何终结魔像的狂暴行为。

你必须知道关闭它的咒语。否则,当它失控时你该怎么办?可能为时已晚。”Vudka说道。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知道如何控制我们创造的技术。

在潘多拉的故事中,给人们带来痛苦的罐子就是一个黑盒子。Mayor认为,人们对自己使用的技术了解得越来越少,而ChatGPT同样可以被视为一个黑盒。

“现在的趋势是,技术能够获取难以想象的庞大而复杂的数据,然后据此做出决策,”Mayor表示,“用户和制造商都将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人工智能是如何做出这些决定的。”

Mayor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这些技术进步是工具,而不是新生命。这将人工智能的责任推给了创造者,而不是创造物本身

她强调,也不应该把一切都视为坏或邪恶。她说也有一些神话故事,技术也会带来益处。

在荷马史诗的《奥德赛》中,奥德修斯使用了一艘基本上是自动驾驶的船,帮助他安全回家。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没有什么不好。自动驾驶节省人力,满足他最深切的愿望。而且这些船似乎是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这让人充满希望。”Mayor表示。

原文由Philip Drost撰写,中文内容由元宇宙之心(MetaverseHub)团队编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