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 创始人打算买回 WeWork

2024-02-09
WeWork 作为商业上跌宕起伏的一个经典案例,曾经估值达到了 470 亿美金,随后估值大滑坡直到去年 11 月申请破产,软银孙正义在这个项目上亏了个底朝天,而作为联合创始人的 Adam Neumann 在拿到 10 多亿美金后离开了自己创办的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实习所(ID:startupboy),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这两天多家媒体报道称,在完全离开自己创立的公司几年后,WeWork 联合创始人 Adam Neuman 打算买回已经申请了破产的 WeWork。

根据 Bloomberg 获得的一封发给 WeWork 公司律师的信,自去年 12 月份起,Adam Neumann 和一些资本打算合作收购 WeWork,这其中包括对冲基金 Third Point 等。而且 Adam Neumann 在去年 10 月份还打算融资 10 亿美金,避免 WeWork 破产,但这个事情后来不了了之。

不过 Third Point 向 FT 回应称,目前只是与 Flow(Adam Neumann 的新公司)和 Adam Neumann 就收购 WeWork 的想法进行了初步对话,没有承诺参与任何交易。

2022 年,Adam Neumann 创立了新公司 Flow,从 a16z 那里拿了 3.5 亿美金,估值达到了 10 亿美金,这个 Flow 基本上是生活版的 WeWork,可以简单理解为 WeLive(参看我之前的文章《a16z 投了 Wework 创始人新公司 3.5 亿美金》)。

对于 Neumann 打算买回 WeWork 这个事情,社交媒体上也有很多有意思的评论,其中 Morning Brew 很有意思,写了一首类似诗的评论“做人当如 Adam Neumann” :

- 做人当如 Adam Neumann(Be like Adam Neumann)- 创办 WeWork 公司(Found WeWork)- 将估值提升至 470 亿美元(Build to $47 billion valuation )- 不穿鞋子(Don't wear shoes)- 被踢出 CEO 职位下台(Get kicked out as CEO)- 获得 4.45 亿美元的金色降落伞待遇(Get $445 million golden parachute)- 开始新的公司(Start new company)- 从 a16z 筹集 3.5 亿美元资金(Raise $350 million from a16z)- 在 WeWork 破产后试图回购该公司(Try to buy back WeWork after it goes bankrupt) - 做人当如 Adam Neumann(Be like Adam Neumann)

图片

当然还有调侃孙正义的,比方说下面这个:

图片

Bloomberg 也在文章中调侃说,或许 Adam Neumann 可以再次找孙正义聊聊,是否可以再投资一次。虽然 Wework 申请了破产,但是有大量债务,因此收购也并不像大家调侃的那样可以以 0 美金对其进行收购,这也是他要与其它资本一起合作的原因。

Bloomberg 在文章里也说,目前的市场环境对于 Wework 来说其实是不错的,因为企业已经进入一个灵活办公的时代了,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已经比较习惯了,管理灵活的工作空间对 Wework 来说是一项有价值的服务。

但企业对办公空间的绝对需求比以前少了,因此 Wewok 有机会甩掉之前多拿的那些不必要的办公空间,也有机会重新谈判一些条款。

Bloomberg 认为 Wework 最大问题是它拿的办公空间增长的太快了,办公空间增加的速度超过了企业入住的速度,这让它很容易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虽然这对于当初投它的软银有价值,因为它将增长放在了首位,但却对 Wework 的价值带来了巨大风险,不利于 Wework 的生存能力。而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削减债务,甩掉不必要的办公空间,之后即可实现其正常的商业模式。

专栏作者 Matt Levine 说,软银之前还在另一家公司上演了类似的事情,一家专门给狗狗遛弯的公司本来打算融资 7500 万美金,但是追求增长的软银执意要给 3 亿美金,希望它可以更快的投入到扩大业务上,但好在创始人没有把钱都投入到扩大业务上,一年后公司增长没有达到软银的要求,最后这家公司用软银投的钱以比之前低的估值把软银的股份买了回来(2.25 亿美金左右),相当于白白赚了 7500 万美金。

因此 Matt Levine 说,如果你需要一点钱来适度发展你的业务,你可以从软银筹集大量资金,然后将大部分资金存入银行,业务可能会稍微增长一点,软银会对这种增长感到失望,你可以说“抱歉,没有成功”,然后用放到银行的那部分钱以较低的估值再回购软银的股份。而 Wework 当年没有这么做,它按照软银希望的方式疯狂投资,最后导致自己陷入了现在的困境。

虽然很多人羡慕 Adam Neumann,认为他从软银那里拿到了那么多的钱,但是 Matt Levine 不这么认为,相反,他认为如果没有软银,Adam Neumann 可能会更富有,因为 Wework 可能会发展的更平稳也会发展的更好,而不是现在陷入破产,他在 Wework 的价值显然也要更高。

我觉得 Matt Levine 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们都无法做假设,当我们处于一个疯狂的时代时,很难有人能不随着环境的疯狂而疯狂,但是 Wework 这个案例也说明,基于正常的商业逻辑,不受外部影响特别是投资人的影响,很多时候对创始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虽然很多人可能也都做不到。

还有一些投资人也非常看好 Adam Neumann 对 Wework 的收购,一位地产投资人说,Adam Neumann 是地球上唯一一个能让办公室再次变得“酷”的人,他试图回购 WeWork 是非常精明的举动,在当前环境下,全国各地的办公室普遍存在大量空置和困境,Wework 的模式有足够的机会蓬勃发展。

而其中关键在于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和“品牌”来吸引人们进入办公室,虽然不能 100%确定他有重振该品牌的能力,但这一次他显然会更好地管理并保持财务纪律,坦率地说,房东、银行/债权人以及整个国家都需要 Neumann 成功,否则,全国主要城市将面临更多麻烦。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来源:投资实习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