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玛市值大超阿里+京东+拼多多,美国线下零售杀疯了

2024-03-08
商业生态,何去何从?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志泽,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24年,投资者向中美实体零售巨头各抛出一个问题。

沃尔玛收到的问题是,公司大手笔上马AI项目,收购智能电视制造商Vizio,在未来能掀起多大风浪?

永辉超市收到的问题是,连亏三年,“ST”帽子是不是要戴上了?

两种命运

中国实体零售巨头,快看不见美国同行的尾灯了。

2020年初到今年3月初,美国沃尔玛的股价从35美元左右升至60美元左右并创历史新高,开市客(Costco)则更猛,股价从250美元左右飙升到超过770美元同样创历史新高。

中国的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股价下跌了86%,永辉超市下跌了65%。

最新市值,沃尔玛是4906亿美元,开市客有3431亿美元。这个体量有多大?中国电商三巨头,阿里+拼多多+京东的市值是3815亿美元,勉强超过开市客。

美国巨头是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景象。

2024财年业绩发布后,沃尔玛总裁兼CEO道格·麦克米伦难抑喜悦,将年股息率一口气提升了9%:“我们团队交付了出色业绩,为强劲的一年画上了圆满句号。”

国内巨头则日子难过。

2022年盒马CEO侯毅就喊出,盒马的上市条件已成熟,但延后至今也没有明确消息,阿里巴巴的表述是,必须保证对股东价值的提升,才能上市。

一个核心意思是,现在实体零售估值太低,上市实在是亏。

已上市巨头则在“变卖家产”。永辉超市连发公告,出售所持的万达商管、红旗连锁股份。

这些投资曾被视为永辉在全国范围扩张的重要支点,如今,永辉超市的资产负债率连年走高,这些支点被放弃以回笼资金。

市值表现迥异背后,是业绩的差异。

以本土最能打的永辉超市为例,2020年到2022年,其营收是一场三连降,加上去年1到9月,是四连降;高鑫零售,年营收从巅峰的1023亿掉到837亿。

美国同行们的业绩是什么样?

专攻仓储会员店的开市客(Costco),2020财年营收1668亿,2023财年2423亿,单位还是美元。

沃尔玛2024财年收入6481亿美元,合4.7万亿人民币!如此巨人,恐怖的是增速还快,年增速在6%以上。

比营收更残酷的现实是利润。

自2017年以来,内资连锁超市就深陷亏损泥沼。人人乐6年里有4年在亏损,盈利峰值不到一个亿,亏损峰值则能到八个亿。

高鑫零售韧性较强,却也在2022年交出巨亏7.3亿元的答卷。永辉已连亏两年,刚刚交出第三年的预亏报告。

沃尔玛2024财年净利润则猛增32.8%,达到155.11亿美元。

这是什么概念?

把高鑫零售、永辉超市、人人乐、家家悦、联华超市、步步高、中百集团……中国数得上的上市超市品牌市值,对,是市值,而不是利润,统统加起来——

沃尔玛一年就能赚出来,还绰绰有余。

同样鲜明对比的,还有美国的线下零售巨头依然在扩张,而中国线下零售则似乎丧失了增长力。

以门店,这个实体零售最核心的资产为例。新财年,沃尔玛打算在美国以外市场新开230家门店,开市客要新开33家门店。今年年初,开市客华南首家门店深圳龙华店开业,引得市民凌晨四点排起长队,交警不得不在现场疏散拥堵。

反观本土企业,正在节节败退。去年上半年,永辉在全国关闭了29家门店,联华超市关闭了131家,曾经19年不闭店的大润发,据壹揽商业统计一年至少关闭了13家门店。

在最新业绩预告中,永辉的语气颇为无奈:

“2023年,国内市场经济逐步恢复,零售行业仍面临巨大竞争压力……公司继续推进门店优化,关闭了部分长期亏损门店。”

沃尔玛创始人萨姆·沃尔顿有一段经典论述:零售业要更集中的品牌效应,更高效的管理和供应链,就要在地图上一个州接着一个州,一个县接着一个县,直到铺满这一地区的市场。

这个目标,跨国巨头越走越近,内资巨头越走越远。

未强先争

两个市场,两种命运,有企业自身经营能力的原因,但也更有企业自身经营之外的环境使然。

首先是整个市场的大环境差异,疫情以来,美国大力撒钱,特朗普政府更是拿出史上最大规模的两万亿刺激法案,把钱直接塞进民众手里。

这笔巨款演化出汹涌的个人消费,进而造成美国久违的高通胀局面并持续至今。这块天降蛋糕砸在零售巨头头上,砸出了沃尔玛、开市客的史上最高市值。

但更大的原因,是国内电商的冲击。

这些年,中国线下零售的日子都不好过,包括沃尔玛、家乐福都在大规模闭店。其中,家乐福门店从2020年底的228家,关得只剩41家。

夺走蛋糕的,是电商。

按2022年销售额统计,中国的前三大零售商是阿里巴巴、京东和拼多多,三家合占零售市场的份额是26.7%。

这才是零售市场的真正强敌。

问题是,过去的十年里,美国线下零售同样面对电商的冲击,为什么沃尔玛们却岿然不动?

关键的要害在于,美国线下零售业已经完成多轮市场洗礼,形成巨头格局筑起高高的护城河,练就了绝世武功,才遇到电商的冲击洗礼,而中国线下零售还在跑马圈地,羽翼未满,就遇到了电商的饱和式攻击。

美国第一家超市King Kullen诞生于1930年纽约的一个车库。到上世纪六十年代,萨姆·沃尔顿瞄准美国折扣店兴盛的机遇,才在阿肯色州开设了第一家沃尔玛折扣店。

沃尔玛发展了整整33年后,才有一位华尔街投行的高级副总裁看到互联网用户增长的迅猛趋势,开设了一家线上书店。这个网站后来成为亚马逊,也是沃尔玛的最大竞争对手。

这几十年的时间窗口,塑成了沃尔玛的不败金身。

沃尔玛做的是一个真正的“慢生意”,它用了30来年称霸全美,也用30年锻造出称雄世界的核心能力。

供应链是零售的基石,早在上世纪70年代,沃尔玛就有计算机管理的存货系统,有自建的运输车队。到1987年,沃尔玛甚至发射了卫星来为配送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强大的供应链能力,率先的数字化进程,不但让沃尔玛形成独步武林的竞争力,也让它能更从容地应对电商的冲击。

电商发展的初期,几乎在竞争中占不到沃尔玛什么便宜,而等电商进阶出更强战力,沃尔玛成熟的仓配能力,高差异化的商品体系,以及强势价格力,也使其可以更无缝地发展自身的电商,并迎战亚马逊等互联网电商。

但中国线下零售商,没有这个成长和修炼的时间与空间。

以商超为例,国内首家内资超市“联华超市”创办于1991年,但首家电商平台易趣1999年成立了,时间窗口只有短短八年。

这种实力悬殊,从中美线下零售的整体占比也一目了然。

华创证券整理过一份数据,2022年一年的零售业销售额,美国前五大零售商能占到30%,沃尔玛一家独占12%。中国前五大线下零售商,所占市场份额则只有可怜的1.7%。

当中国电商以更低价格,更好体验,尤其更快速丰富的商品不断争夺到线下零售商业的用户与市场份额,线下零售几乎是毫无抵抗力。

而且,中美电商对线下零售的冲击或竞争程度,对整个商业生态的影响也不一样。

生态之问

2020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时任京东零售CEO徐雷透露一组数据:

中国拥有38%的电商消费者,渗透率世界第一。

过去的五年里,中国的电商产业增速独步武林。

增速背后是,几乎所有中国互联网企业都卷入电商竞争,并长时间不计成本的烧钱补贴,低价导向的野蛮生长,甚至恶性竞争。

直到今天,这种低价内卷还在持续。

过去一年,拼多多低价模式的成功驱使下,此前多年都致力于消费升级,体验和品质提升的阿里、京东两大电商平台,再次不约而同地把重心放在价格力上,而就在前几天,飞速增长的抖音电商也喊出2024以价格力为核心战略,向老三家宣战。

巨头血拼价格,再配合上丰富的商品选择,便捷的购物体验,和线下购物比起来堪称超级享受的物流配送,各个方面都欠缺比较优势的线下零售,几乎只有干瞪眼的份。

而美国的电商则有所不同,其最大电商巨头亚马逊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以自营模式为主,相对更强调通过革新服务体验,而不是拼低价来争夺市场份额,而且亚马逊也更难像中国电商一样建立既低价又好体验的模式,单物流配送的人力高成本就是其难以逾越的门槛。

更重要的是,中国电商还有一个巨大优势: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超级供应,以及中国制造业本身长期的低价导向,为其发动一轮轮的价格内卷打下了基础。

这些要素彼此作用,相互催化,最终成就了中国电商所向披靡的格局。

永辉超市前副总裁彭华生清楚地记得内资超市的黄金时代。入驻仅两年,永辉就在北京市场从亏损700万元转向盈利1500万元,当时,他曾自豪地对《北京商报》表示:

“如果在北京都能立足,永辉在全国的复制就没有问题了。”

如今,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

今年2月20日,彭华生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副总裁职务,他负责的永辉云创三年亏了15亿,被上市主体踢出表外。原因之一是,电商凶猛,打不过。

但如此发展的中国电商产业,如今也是面临着考验。

低价,是一把双刃剑。

当我们双十一一天的销售额动辄万亿,超过不少国家的全年电商总规模,从百货到生鲜无孔不入,让实体零售这几年举步维艰,留下“互联网尽头是电商”的传说,电商自己的日子似乎也并不好过。

去年,马云喊话阿里要改变、刘强东高调重回一线,背景都是电商行业走到最艰难的鏖战时刻。而越来越掌握着话语权的低价战争之下,则是整个品牌商家的左右为难:你不低价,有别人低价;你若低价,别人还可以更低价。

把视线放到更远处,则是整个商业与产业生态,持续被卷入低价的独木桥。

低价,更低价,最低价,何处是尽头?低价,更低价,最低价,如何走向高质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沃尔玛、开市客新高的另一边,没能冲垮沃尔玛、开市客的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也同样是在业绩与市值的高点。

当美国线上、线下齐头并进,不断新高,也造就一个线上线下共同繁荣的生长,卷到极致的中国同行们该如何走出困境,从商到厂,都应该好好思考并抉择了。

参考资料

[1]《中美线下零售对比——为什么国内货架零售竞争更激烈?》华创证券

[2]《富甲美国--沃尔玛创始人自传》萨姆·沃尔顿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