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便利店的多了,钱更难赚了”

2024-04-23

▲这是灵兽第1456篇原创文章

那些因“省事”选择加盟的新手小白,都前赴后继地走向了“末路”。

作者/晴山

ID/lingshouke


1

“突然就消失了”

“这么快就关店了?”一位社区居民向撤走招牌、店内正在做重新布局装修的原7-11便利店内的人员惊叹道。

“现在的实体店真是一天一个样,前两天还在正常营业的门店,突然之间就可能会不见了。”该社区居民向《灵兽》说着。

据了解,这家“突然不见”的7-11门店,位于北京大兴区南五环的一个社区底商,从位置上来看,是一家典型的社区小店,门店大概有60平米左右,店内设有一台收银机,截止“突然不见”,开业不到两年。

“刚开业时,店内大概有四五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去年年底就只剩两个人了,前两天好像是就只有一个人在守店。”上述社区居民称。

从位置上来看,该店距离西红门地铁站大概有400米左右的距离,距大兴区繁华的商城荟聚购物中心大概有300米左右,加上周边社区密集,生活气息浓厚,平时人流量并不小。

《灵兽》了解到,7-11便利店所在的这条大概有800米长的社区商业街上,还有2家便利店,爱便利和京东便利店。此外,还有1家社区超市、1家宫门口馒头店、1家社区折扣店以及1家蜜雪冰城、1家茶百道、2家水果店和3家社区生鲜店等。

“这边生活气息浓厚,早晚路过店门口的人流基本都是附近社区居民,平时早晚餐基本都在家解决了,中午年轻人都去上班了,剩下的年龄大点的老年人谁会去便利店花十几二十几块钱买冷鲜便当呢?”上述社区居民称。

该居民称,去年年底与这家门店的店员聊天时获悉,有时持续几天的营业额都在五六百块钱左右。“应该是持续亏损,坚持不下去了。”

“奇怪的是,这家干不下去,那家还来接盘。”上述社区居民称,在店门口的玻璃上换成了另一个品牌便利店的标识,好客士24小时智能便利店。

据店内正在重新布局设备的人员所说,换了招牌的店主还是之前加盟7-11的店主,之所以关店换招牌是因为他觉得7-11的商品有点贵,并不适合这个位置的消费水平,现在换的这个品牌的商品会便宜一些,东西也比较全,店内还会提供免费的热水,不买东西也可以进店坐坐。

上述居民笑侃着称,“这条街上来来去去不知道走了多少家店了,随后都有新店开张,但能留下的没几个。总的来看,留下的都是那些跟周围生活气息搭调的,那些不接‘地气儿’的店肯定是留不下的。”

2

不缺加盟商缺好位置,新入手小白来守店

相比之下,除了北京“突然消失”的门店之外,在济南加盟7-11便利店的新手小白王先生(化名),也面临着每天亏损,进退两难得局面。

去年,王先生在社交媒体上称,自己的门店选在了一个高档小区的底商,该小区大概有1500户,入驻率在90%。门店面积大概130平米,一年租金15万,加上每年3000元的物业管理费,算下来平均每月12750元,开店总投资大概60万元。

每的营业额在4000元-4500元,含香烟以及线上外卖,毛利率35%,但总公司要抽走营业额的11%。算下来每月要抽走13200元的利润。员工有4个人,人工开支每月18000元,水电费每月2000元,杂费800元,损耗每月6000元,生鲜损耗占比较大,大概是4000元,综合算下来每个月亏损近2万元。

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王先生无奈之下,将门店开出只需10万元包含装修、货物、设备进行转让......

2019年至2020年期间,7-11便利店大力布局全国市场,在郑州、福州、西安、武汉等城市纷纷落下首店,又在2021年4月落户济南。当时的计划是两年内在济南地区开设100家店铺,并逐步向周边地区展开布局。

王先生称,决定加盟前,考察了7-11便利店在山东其他城市的表现。“当时也有媒体报道称,2020年7-11在烟台的首批三家门店开业,开业当天业绩合计92万多元,单店最高达到75万元,创下7-11全球单店销售额历史新高。当时7-11在济南的首店开业时,也创下了34万元的营业额。”王先生称这样的数据使得自己动心,选择加盟。

但事与愿违,作为新入行的小白,他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地方不对,面对每天亏损的账面数字,不得已之下就选择了尽快止损。

对此,一位曾加盟过7-11便利店的店主对《灵兽》称,当时自己选择加盟日资便利店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一是,门店形象好,顾客体验也还不错,作为副业跟朋友说起来也有面子,而不是说开了个杂货店之类的;第二,日资便利店,包括罗森、全家,它整个政策、产品研发、回报率等相对来说还不错,做全托管的话,主要就是选址的问题。

该加盟店主称,作为全球巨头,它的运营能力、产品开发这个不用去质疑,像711、罗森、全家,他们不缺加盟商,缺的是好位置。他们不会说为了赚你的加盟费“忽悠”你加盟,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弊病——就是让新入行的小白去守新店铺,这足以“致命”。

近两年,除了好位置难选,来势汹汹的各种折扣店也给商品售价较高的便利店主上了一课。在安徽加盟便利店的店主张阳(化名)表示,一瓶农夫山泉矿泉水,他的店里卖2元,折扣店售价为1.5元,旁边的超市原本卖1.5元,后来也降价到了1.3元。原本应该不愁卖的商品逐渐开始滞销。

亏损的风险在加剧,越来越多的加盟商在社交网络上表示,便利店已经是弯腰也捡不到钢镚了。

只是,对于已经迈入加盟门槛的加盟商来说,想要逃离这个行业,也不那么容易。

3

开店的多了,钱更难赚了

过去几年中,在资本的加持下,中国的便利店行业迎来了快速的膨胀。 据CCFA(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与毕马威共同发布的《2023年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中国便利店总店数从2019年的13.2万家增长到了2023年的30余万家。

近30万家便利店中,其中数万家便利店为加盟店。跟咖啡、奶茶、小面等消费业态一样,711、罗森、美宜佳、全家等便利店巨头,也曾利用加盟模式一路开疆扩土,抢占市场占有率,打造用户心智。

如今,为寻找新增量,往下沉市场走已成了很多便利店品牌的共识。

加之近几年政策层面的引导,在市场主体上,很多便利店品牌已经开启下沉、再下沉之路。罗森、7-11、全家、便利蜂等便利店品牌,纷纷迈向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域城市。

2021年,7-11中国董事长内田慎治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7-11的目标是展开全国扩张,进驻二三线城市。

他称,疫情催化了这一动作,有很多人离开北京、上海后就留在家乡不回来了。这会使二三线城市出现消费繁荣期,北上广回流的人也会把日资便利店消费习惯带回去。

不仅是711,罗森也在以多种加盟模式组合的方式,大刀阔斧的扩张。2020年,罗森开始了下沉市场的布局,首次进入安徽地级市芜湖,随后在这个总人口只有360多万的城市内快速开出十余家门店。此后,罗森下沉拓店一路高歌,陆续进入低线城市甚至县域等地。

今年2月,罗森又在济南举行山东总部成立仪式,签约战略合作,未来几年罗森将争取尽快在山东市场达成1000家店铺。这也是罗森向华北渗透的步伐,同时也是其2025年实现在华万家们店目标的一部分。

从最新的数据来看,2022年,在中国便利店数排名前五的品牌中,除了登顶的美宜佳与三家石油系列的便利店外,罗森成了唯一一家进入中国便利店数前五的外资品牌,它在2022年拥有5641家门店,这一数字在2023年8月已经到了6000家。

行业仍在快速发展,但个体加盟商的生意并不好做。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无论是平均单店销售额,还是平均单店覆盖的人口,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

直白的说是,开店的多了,钱更难赚了。

一位区域连锁便利店经营人士对《灵兽》称,生意难做先不说,在目前这样的大环境下,便利店对于一些想要找点事做的人来说,相比其他生意的确好做——几乎是零门槛,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只要资金投资,租一个店铺就可以经营做生意了。

如果是加盟,那就更省事了,你只需要选好地址,交完房租、加盟费,剩下都有专门的人员帮你完成,连货都不用进,直接让你“躺着”开门。

对于便利店的加盟者来说,也非常省心。不需要知道商品进货价,也不要担心商品的零售价,一切都由机器完成,直接扫码收款就行了。“库存不足了系统自动匹配,第二天有专门的人员把货送到你的店铺里,帮你入好库存,不用太操心,所以,对与这些人来说,便利店简直就是零基础、零门槛。但赚不赚钱就是后话了。

回顾便利店业态发展的近几年,“一热一冷”或许是其最真实的写照。热的是规模的持续增长,冷的是平均单店营收一路下滑。

从规模上来看,全国便利店总数在短短三年内实现快速增长,从2019年的 13.2万家飙升到2022年的30万家,拆解开来看,平均每天就有150余家便利店开业。

从单店营收来看,2021年的便利店平均单店日营收为5297元,到2022年下滑至4794元。与2017年的4936元也相差了一截。

过去几年,中国便利店在数量上跑出了规模,但经营便利店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想要把便利店生意做好,更是一门精细活。

开店容易守店难,很多便利店从业的“老手”都有着切身体会,而那些因“省事”选择加盟的新手小白,更是前赴后继地走向了“末路”。(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