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上影节:“劫后余生”的久别重逢

电影情报处 2020-07-29 11:46

图片来源:图虫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魏建梅,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上影节,如火如荼。

实名购票,隔行隔座,佩戴口罩,禁止饮食;线下活动严格限流,提前预约筛选,刷脸、刷码、安检入场;金爵电影论坛现场,国外电影人通过“现场连线”与国内电影人隔空交流,共话行业......相比往年,今年的上影节很不一样。

大半年没见的朋友们,相聚在这里,分享着过去的经历,感慨着行业现状,互相加油打气,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意味。憋闷了大半年的电影行业也终于在上海这一方天地里熙攘了起来。但是,疫情防控要求下的种种限制,再加上定档紧急,影院刚刚复工,今年的上影节难免显得有些没那么“热闹”。开幕当天,朋友圈的关注重心还是某档综艺的开播。

然而,站在影院复工的开端,上影节的顺利召开,还是为重新出发的电影行业注入了一股强心剂。大家在这里反思着过去,展望着行业前景,未来的种子也便从这里发芽成长。

线上线下深度结合,

“匆忙”上阵严控把关

落地上海后,来到标志性的上海影城,门口宣传牌上还张贴着春节档的电影海报,恍如隔世,不由得让人心生感慨。而在整个疫情影响下,相比往年,今年上影节也呈现出了另一番面貌。

在疫情背景下,上影节也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举办。国际疫情形势的不确定,很多国外电影人都无法顺利抵沪。对此,上影节在金爵电影论坛开辟“现场连线”通道,让国外大师与国内电影人线上隔空交流。像詹姆士·沙姆斯大师班、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导演大师班、河濑直美导演大师班,包括在电影发行与放映新趋势论坛中现身的MUB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菲·卡卡雷尔都以这样的形式现身此次电影节。

此外,本届上影节的活动数量也明显减少、管控严格。线下活动均采用预约制,需提前申报入场申请并经上级部门审核。以媒体为例,参加线下活动需要提前在官网或官方APP进行预约,之后还要接受组委会的筛选,每场限制50人入内或30人入内。进场时,还要经历刷脸、刷码、安检三道关卡,一项不过都不能进场,严格程度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针对无法进场的现场观众,上影节还在场外安置了电视或银幕,实时转播会场情况。创投现场同样如此。项目陈述环节只允许主创人员和评委会成员进入现场,市场嘉宾则被安排在专门的“转播室”,实时了解内场情况。

针对线下活动举办的特殊情况,金爵电影论坛的产业话题论坛以及电影学堂大师班等活动全部进行了现场录制,并延时上线相关平台。

展映方面,今年上影节还增设了在线展映部分,为无法参与线下观影的观众提供了另一种渠道。疫情防控下,线下观影也需严格遵守目前的影院开放和放映规则,观众入场时不仅要扫码实名登记、测体温,还要出示随申码,观影过程也必须全程佩戴口罩,禁止饮食。有观众也在采访中表示,这是她经历过的最严苛的电影节。

另外,本届电影节还取消了红毯、盛典,以及主竞赛单元的评奖环节,仅公布官方入选影片。往年遍地的“之夜”活动在今年汇聚成了一场盛大的“中国影视之夜”。

对上影节本身而言,疫情危机也让一切显得略有些匆忙。排片表、入围名单、创投名单、大师班等信息一步步释出,金爵电影论坛日程直到开幕前一天才正式公布。最初,第二天的活动安排及采访需求都要在前一天才开始预约登记,然后才被通知到是否有入场资格以及具体的时间地点。负责金爵电影论坛环节的工作人员不断在群里更新信息,常常工作到深夜,其中艰辛都被大家看在眼里。当然,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参与人员,大家的初衷,其实都是围绕在电影节上的。

忽喜忽悲艰难登场,

“劫后余生”热情不减

作为国内唯一的A类国际电影节,上影节几乎是电影人每年必不可缺少的一项重大活动。影迷们提前规划日程,摩拳擦掌参与抢票;与会者提前约好“小龙虾”饭局,流连于各大活动中间,获取最前沿的行业信息,到创投市场挖掘项目人才;影视公司们,则热火朝天举办各类“之夜”盛典,庆祝过往辉煌的同时公布未来项目片单,满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

今年,受疫情影响,戛纳、北京等国内外电影节纷纷宣布推迟,从6月份延期的上影节能否再度开启便成了业内关注的话题。正式官宣前,坊间传闻不断,一切充满未知,再加上国内疫情反复,不少电影人其实都对此次上影节持有一定的顾虑和担忧。组委会反馈的报名确认函中也提到:“不建议上海地区以外的媒体记者来沪实地采访”。

尽管如此,很多人还是反馈给了上影节以极大的热情。尤其是影迷。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影节取消了线下票务销售,采取的都是网络实名售票法,而且规定每场上座率不超过30%。这无疑让本就紧张的抢票环境变得更加激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史上最难抢票大战了。根据数据统计,开票5分钟,影迷就抢走了9.8万张电影票,售罄率达到75%,10分钟出票10.8万张,1小时则卖出了12.8万张,售罄率达到97%。

望向幕后,上影节的顺利召开,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总裁李捷在接受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等媒体在内的采访时便表示——

“今年说出来真的是一把泪。我们2月份就在讨论线下活动展映,所有片子的商品库、票务平台测试,结果忽喜忽悲——2月份说不一定办了;3月份说办,但不一定在线下;4月份说线下可能性非常大,开始准备;5月份又说不能在线下了。最终决定能办线下就是在7月20号前的某几天。我们也一直在等国家同不同意影院复工,因为影院不复工就不能做展映。”

虽然姗姗来迟、历经周折,但上影节总算如约在这个夏天来到了我们身边。

挖掘更多可能,肩负更大意义

尽管这次上影节的召开经历了诸多变数,但能在短暂时间内迅速启动一场电影盛事,沟通协调好各方关系,的确是不容易的。许多方式方法的尝试也为未来电影节举办提供了更多可能。

比如与互联网的深度结合。今年上影节在金爵电影论坛开辟的国外电影人现场连线模式,虽然是疫情防控要求下的“无奈之举”,但长远来看,未尝不可将这一模式常态化。如此一来,当电影人与电影节行程发生冲突,或者再次遇到跟当下一样的危机时,线上交流可以最大化地解决矛盾,减少“赴约”时间,同时还能兼顾活动的顺利进行,提高交流效率。

李捷在金爵开幕论坛上也曾提到:“因为疫情影响,今年上影节有一半内容是在云端完成的,网络对大家来说已经非常熟悉,未来一定会跟线下充分融合。类似这次上影节的模式会在所有节展上出现。未来真正能赢得用户的是善用科技把线上线下融合在一起的,而不是疫情影响下的‘不得不’。‘不得不’今年只会发生一次,明年疫情结束会完全回到线下吗?不一定。我相信明年上影节就算没有疫情,组委会也会把线上当成重要的手段。因为他会发现这种模式的效率和触达能力会更好。”

而从体验者角度来看,今年上影节对金爵电影论坛等线下活动实施的限流安排在某种程度上也提升了与会参与感。以往的电影节论坛,人山人海的同时也鱼龙混杂,而在今年的预约限流下,也让会场秩序得到提升,参与人员同样收获了不错的体验感。唯一不舒服的可能就是会场的椅子了吧...

今年,在行业停滞大半年之久后,上影节的顺利召开也被赋予了更大的意义——除了继续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更重要的是,站在影院复工、影市复市的开端,它为整个行业注入的强心剂功效。

而且,虽然每年的金爵开幕论坛都免不了打气喊口号的一贯特色,但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探讨如何复工复产、提高创作质量、提升行业竞争力、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创造良好的精神文明环境的论坛内容,也显得格外真诚和重要。

“疫情之下,又是在电影院全国复工的开端,上影节的召开是很好的一次提振电影人信心的机会,也给了电影人重新遇见电影的机遇。虽然有很多困难和危机,但是也会有很多机会让我们更加珍惜观众,珍惜来之不易的电影市场。”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在接受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等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道。

不可否认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的确为全社会,为电影行业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但与此同时,疫情也逼迫大家停了下来,对创作、市场、行业进行了反思。在此过程中,有人更好地打磨了内容,有人学习如何降低预算,还有人对网络电影、剧集、短视频、线上发行等新内容的布局产生了想法。我们也相信,经过这次淬炼,中国电影行业可以重新出发,用最纯粹的创作初衷,做出最优质的电影,吸引最大量的观众,走出最广阔的市场。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