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广州帮”缺位于游戏行业变革

南七道 2020-10-26 11:21

成也买量,败也买量。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南七道,作者赵小南,头图来自:pixabay。

没有一点点征兆,三七互娱10月12日开盘10分钟即跌停。暴跌的原因引起了诸多猜测,其中最接近真相的一个,可能是有分析师称随着买量成本增高,三七互娱今年三季报增收不增利。在接下来的数天里,三七互娱股价进一步下探至30.13元。

在游戏行业,三七互娱最大的标签是买量,是“广州帮”的代表公司。三七互娱是中国第三大游戏公司,A股第一家营收超过百亿元、市值超过千亿元的公司。腾讯和网易的地位难以撼动,但三七互娱的成功或许是可以复制的,长久以来,三七互娱是多家游戏公司对标的榜样。只是买量市场有新变化时,二级市场对三七互娱代表的买量模式有着恐慌。

成也买量

游戏分发的渠道大致分为两类,一是狭义上的渠道,分为手机官方应用商店和第三方应用商店两种;第二类则是营销渠道,包含超级流量App和广告平台,向营销渠道投放广告获客的方式被视为买量,买量也成了游戏行业专有名词。

在北京、上海的游戏公司看来,三七互娱代表了买量模式。当前者把应用商店作为主要分发渠道、全副身心在联运上时,以三七互娱为代表的广州游戏公司开发出了买量模式。

买量也是广州游戏公司在游戏行业独有的打法,在渠道为王的时代,买量是游戏公司寻找增量市场的最佳途径。

和渠道一起联运时,后者会根据一款游戏的测试数据、营销策略、预约情况、IP分量来确定资源位。渠道决定了一款游戏的资源位,继而决定一款游戏的装机量和流水。

“渠道的推荐位是十分有限的,只能留给那些有IP、产品质量高的精品游戏。而广州游戏公司以页游起家,手游产品同质化程度高,品牌效应更是弱于北京、上海的游戏公司,工艺、美术和大厂也没法比,这样的游戏很难在渠道上获得推荐位。”一家要求匿名的游戏公司称。

深圳一位游戏从业者称,渠道商务普遍在北京,游戏公司上渠道往往要给商务返点,来自北京的游戏公司,在渠道上有天然优势,能为公司争取到更多资源,广州的游戏公司离渠道在物理空间较远,很难为产品争取到更多资源。

大约在2013年,来自广州的游戏公司开发出了买量模式,相较于渠道上有限的资源位,流量平台有着更为广阔的天地,游戏公司大有可为。

“买量这个词是从广州传到深圳,并进一步传到上海和北京的。早期买量能够帮助游戏接触到更多的用户,当时是蓝海市场,很多用户没玩过游戏,把素材推到用户面前他就会下载这款游戏,买量成本非常低。”刘成告诉虎嗅大湾腹地(公号:dawanfudi),他在一家在港股上市的公司担任副总裁,并主管买量工作。

来自广州的游戏公司,用买量的方式攻城略地,并收获了可观的市场。但相较于用产品质量说话的渠道位,买量代表了粗放的增长方式。当买量模式大行其道时,标榜质量和品牌的游戏公司,会戴有色眼睛看待广州的游戏公司,称之为“广州帮”,认为后者在用营销来弥补产品的不足。

但买量是一门科学。起家于页游的广州公司,有大量经验和人才积累,对用户消费心态把控非常强,能够培养和引导用户消费习惯,确保买量的收益。当广州游戏公司如火如荼地买量时,也有大量游戏公司效仿,可往往投入后很难回本,并非所有公司都会买量。

“买量这个词是2015年、16年传到北京的,北京公司不是不买量,而是要看手上有没有适合买量的产品,你投入100万去买量,能不能收回来200万元,能够实现正循环的产品才适合买量,本质还是产品特性决定的。”刘成称。

以产品性质来看,SLG、MMO等游戏更适合买量,这类游戏用户付费愿意高,ARPU值也更高,买量回报率非常高。而传奇类游戏则是最适合买量的游戏,这类游戏用户年龄大,付费能力强,也是买量成本最高的游戏。

前述公司买量始自于2016年年末、2017年年初。彼时该公司代理了一款传奇游戏,买量的前两个月,这款游戏月流水超过了两千万,后期月流水超过三千万,验证了买量的可行性。

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钻研买量的方式,加入买量市场。至此,买量和渠道已经形成了相辅相成的关系。“买量的本质是广告推广,广告兼具品牌效应,在字节或腾讯系流量上有1亿的展示时,那它会覆盖到1亿用户,会增加产品知名度、提升渠道转化率,买量是有助于渠道提升的。”刘成称。

在刘成看来,买量不仅是效果广告,更是品牌广告。“大厂是海陆空全方位买量,更加注重品效合一,我们相信把气势轰出来后的转化效果会更好,第一波买量要花大量的钱买到更多的用户,这样效率更高,第一波品效用户成本更低、付费也更高。”刘成称。

当买量成为游戏运营标配

买量曾经是广州公司独有的打法,也是中小型公司与腾讯、网易等头部厂商抢夺市场的重要途径,但今天,买量已经成了游戏公司的标配,甚至向来骄傲、本身就是流量平台的腾讯也下场买量。

DataEye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上半年,腾讯、字节跳动、网易、阿里游戏等“正规军”进入买量市场,头部产品榜单基本上全被大厂霸占,呈现集中化现象,个别游戏品类已经被头部厂商垄断。

和腾讯等头部游戏公司相比,中小型公司的优势是游戏不用被竞争对手屏蔽,可以触达多个流量平台。“字节系流量平台是不会和腾讯的游戏合作的,除非是另外一个公司代为投放。”有流量平台称。

当大厂集体下场买量时,买量成本水涨船高。以传奇游戏为例,传奇游戏2016年获客成本在60元到80元左右,2019年获客成本在100元到200元之间,2020年获客成本普遍在200元之上,最高的时候能达到400元。这对中小型公司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击。

前述报告指出,疫情结束后,买量成本飙升、广告创意消耗速度加快、用户质量降低等问题,导致5月后近150家投放公司主体极速消失。

曾几何时,买量是渠道的辅助手段,是产品无法获得渠道支持时另辟蹊径的获客方式,甚至买量是为了服务渠道。但2020年,买量已经强势到可以取代渠道的地步。9月23日,《原神》和《万国觉醒》同时宣布不上华为、小米应用商店。

一位接近两家公司的人士称,两家公司跟渠道沟通了很久,“他们想要和渠道73分成,公司拿7渠道拿3,但争取了很久没有争取到,渠道还是要求55分成。”

该人士称,“这两款游戏买量非常大,已经覆盖了很多人群。其实他们也是经过了测算,买量能覆盖多少用户,上渠道又有多少新增?在他们看来,上渠道被拿走5成收益带来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不上渠道,那他们就不上渠道了。”

伽马数据曾预测,9月末新上线的《原神》和《万国觉醒》,前者首月流水预估超7亿元,后者首月流水预估超5亿元。

某种意义上,游戏厂商苦渠道久矣。在中国,超过70%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为安卓用户,在安卓市场里,由PPO、vivo、酷派、金立、联想、华为、魅族、 努比亚等手机应用商店组成的硬核联盟,占据了超过65%的市场份额。硬核联盟和游戏厂商共同运营游戏,对流水的分成比例为五五,远远超过了谷歌和苹果的三七。

渠道拿走的分成太多,可在渠道为王时代,游戏公司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但种种迹象显示,渠道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败也买量

《原神》由米哈游开发 ,《万国觉醒》由莉莉丝开发,两家公司同来自上海。因此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为什么首先对渠道“宣战”的不是擅长买量的广州公司,而是来自上海的游戏公司,毕竟买量是作为渠道的补充品出现的。

“广州帮买量不是不重视渠道,相反他们非常重视渠道,买量是因为游戏无法在渠道上获得优秀位置,很多游戏是没有叫板渠道的底气的,只能按渠道的来。”北京一家游戏公司高管称。

什么样的游戏才能叫板渠道?首先是游戏质量,一定是精品游戏;再者是差异性,游戏有足够大的差异性、在全网独一无二才有叫板渠道的底气。

到今天,有游戏不上渠道,但很少有公司不买量。支撑游戏公司向渠道商宣战的,绝对不是另外一个渠道,而是内容。渠道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用户相信内容为王。拥有优质内容的公司,在渠道面前有着强势的话语权。细数下来,不仅是米哈游和莉莉丝,上海曾有多家游戏公司向渠道开炮。

“广东有一些公司只会买量,产品是跟不上的,这种模式以前能走通,但现在不行了,没有优势内容用户不买单。以前的用户没有玩过游戏,流量平台推什么他们就玩什么,但现在他们知道好的游戏是什么样的,并且会自主挑选游戏,审美这个东西是不可逆的,他们不会再回去了。”有游戏公司称。

在游戏行业由渠道为王向内容为王更迭之际,广东公司明显失声。这要从广州公司的弱势说起。当所有游戏公司也加入买量大军时,广州公司的弱势开始显现出来。相较于研发,买量是门槛最低、最容易被复制的一环。

首先是品牌,广州公司普遍没有品牌意识。“像完美世界等公司,在买量的时候会在素材上写上这是完美世界的游戏,除了产品他们也注重品牌效应。他们也会请代言人来代言游戏,为游戏塑造品牌,但广深公司比较缺乏这个意识。”前述买量平台称。

再者是买量思路,在追求“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广东地区,公司追求短期效益,更想挣快钱。“广州帮买量更注重效果,他们50块买一个用户后,要看能不能稳定地收到60块或80块,如果不能的话游戏是否还扛得住,扛不住就收,他们在用贸易的方式来做产品运营和发行。”一家已经上市的游戏公司称。

这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某种意义上,广州游戏公司成也买量,败也买量。尝到买量的甜头后,游戏公司没有把精力放在研发上,而是继续用更大的资金买量,重买量、轻研发是广东游戏公司的通病。

夸张到什么地步呢?“很多公司是没有研发能力的,商务出去找产品,找到再找联运,单纯做发行。一款游戏交给几十个公司买量,最多能有200个马甲包在跑。”一位游戏从业者称。

当所有公司都开始买量时,只会买量的公司,就连买量都成了缺点。这是因为用户增长已经见顶。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用户规模为6.2亿人,同比上年仅增长了3.2%,移动游戏进入存量市场,游戏公司也进入了瓶颈期。

三七互娱的下跌,反映了市场对买量模式的担忧,当有品牌、有研发实力的公司开始买量,“广州帮”的优势在哪里?三七互娱的下跌来得凶猛,可从业者和投资者认可的一点是,市场对买量模式起了疑惑,三七互娱作为头部公司首当其冲。

三七互娱被视作将买量发挥到极致的游戏公司。可作为A股市值最高的游戏,三七互娱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买量公司,在定期报告中,三七互娱会强调公司的研发实力,并试图摆脱传奇类游戏的标签。

“过去大家觉得三七擅长做角色扮演类产品,现在我们也有回合制、女性向、卡牌上的突破了。”在10月13日的电话会议上,三七互娱曾对投资者阐述公司的研发实力和游戏新品。

但和同类型公司相比,三七互娱研发投入比例还是很低。

A股市值最高的三家游戏公司分别为三七互娱、完美世界和巨人网络。2019年,三七互娱研发投入金额为8.14亿元,占营收比重为6.16%;完美世界研发投入金额为17.99亿元,占营收比重为22.37%;巨人网络研发投入为8.24亿元,占营收比重为32.06%。

但三七互娱也是多家公司学习的对象。刘成称,“三七还是我们非常尊敬、更是值得学习的公司,不管是买量还是整体的手游发行,都是我们对标的对象,它是A股第一家市值超过千亿、营收超过百亿元的公司。”

在刘成看来,三七互娱是最早做品效合一广告的游戏公司,《永恒纪元》、《一刀传世》等游戏会请代言人,品效合一做得很好,在云游戏探索也十分靠前。

“要完成这样的营收必须要有巨额营销费用,要持续买量,利润也会慢慢回收,只是它的利润被投入掩盖了——三七互娱的利润应该会在第四季度释放出来。”刘成称。

只是投资者没有多少耐心。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