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订单总量23.21亿单!快递员却辞职不干了,双11背后的快递暗战

田甜 2020-11-13 22:17

文 | 田甜

编辑 |杨绚然

头图来源 |极兔速递官方微博

2020年双11,天猫物流快递订单总量达到23.21亿单。

这些订单大多由通达系快递公司进行配送,而与通达系定位高度重合、发展迅猛的极兔速递流血奋战,至今仍被阿里关在门外。

不止电商平台封杀,数月来,申通、圆通、韵达先后发布通知,禁止加盟商代理极兔业务。

事实却是屡禁不止。据21财经报道,双11前夕,圆通发现部分分公司违规代理极兔业务,核查出144个分公司存在违规行为,依据《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圆通对违规代理极兔业务的分公司处罚30000元。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背后是陷入价格战泥潭之下快递公司末端网点难以承受之重的现实。双11电商狂欢背后,快递业却越来越不赚钱。

这时,来势汹汹的极兔一面高打价格战补贴商家运费,另一面补贴甚至高价招聘快递员,这让本就生存艰难的通达系末端加盟商甘愿铤而走险,通达系快递公司也越来越觉得极兔面目凶险。

被封杀后的极兔并非身处孤岛,随着拼多多、抖音、快手等新电商的崛起,以及下沉市场的物流潜力有待进一步挖掘,不差钱的极兔开始着手布局,试图上演一场“反封杀”行动。

极兔凶猛

11月初的一个下午,创业邦记者实地走访了杭州西湖区几个快递网点。

极兔网点位于一处不起眼的底商大仓库,内部隔出一间办公室。在大约两小时内,极兔网点基本无人出入,大仓库显得空旷而又冷清。门外停着三辆红白相间的极兔快递车。

极兔速递网点(摄影:田甜)

一街之隔的申通网点地上储物架上堆满快递,三位分拨员上上下下地拨货装车,老板两个手机的微信嘀嘀声此起彼伏,他还要应对前来寄件或咨询的商家及个人。

据公开信息,极兔日单量已破1000万;而今年9月,韵达、圆通、申通分别完成业务量14.6亿、12.2亿、8.6亿。

在通达系面前,极兔的业务量只能算冰山一角,但其增速足够让对手感到威胁。

今年上半年,圆通业务量增长不到5%,韵达和申通是负增长,极兔则画出了一条陡峭的增长曲线,2月,0;5月,200万;6月,500万;9月达到了1000万。

在中国快递行业格局基本已定的情况下,突然闯入的极兔是谁,又究竟有什么杀手锏?

2015年,曾担任OPPO印度尼西亚公司CEO的李杰在印度尼西亚创立了快递公司J&T Express。短短四年内,J&T Express就发展为东南亚地区快递业龙头。2019年下半年,J&T Express通过收购上海龙邦快递获得经营资质,打入中国市场。J&T Express进中国后更名为极兔速递,于2020年3月开始全面铺开。

但极兔至今仍保持低调神秘,没有和媒体直接对话,创业邦记者联系到极兔公关部时,对方也明确表示,高层目前都不便接受采访。外界支离破碎的信息试图还原极兔,或褒或贬,始终未见极兔官方对外发声。

其中最大的猜测在于极兔和OPPO以及拼多多的关系。公开资料显示,J&T Express创始人李杰1998年加入步步高,2008年担任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2013年李杰带队开辟印尼市场,后依托OPPO在印尼的销售渠道建立J&T Express。

在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的高徒名单中,拼多多创始人黄峥、OPPO创始人陈明永当在其列,李杰同两位关系匪浅。

一种观点认为,最初几个月极兔的加盟商多为OPPO的渠道商,甚至OPPO的线下商店就是极兔加盟商,这是极兔能够在中国迅速铺开的主要原因。

另一种观点认为,极兔是拼多多隐藏的“副牌”。尽管拼多多从未承认其与极兔的亲密关系,但据媒体援引极兔内部人士称,极兔目前90%的订单量都来自拼多多。而据公开数据,2020年拼多多快递所占市场份额已达到30%,极兔目前日单量仅占拼多多日单量一成多,如果传闻属实,极兔日后的发展潜力必然无限。

但刚入场就高打补贴策略攻城略地的极兔,是否真如其声称的那样,“做好了亏损两年的准备”?

据公开报道,极兔初期融资了2000万美元,由印尼国内最大的物流公司投资。2020年9月,极兔总部的新一轮融资已在筹备当中,融资规模百亿元级别,投资方包括多个风投基金,红杉资本“勉强挤进了前十”。极兔对于新一轮融资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但也有传言称,拼多多已入股极兔,并“建议”平台上的商家使用极兔。

两通一达封杀“搅局者”

一个月前,李友明在小区看到一辆极兔快递车,车身贴着大幅招聘海报,他即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敲定收入细节后,李友明火速入职。“我之前在其他公司干过几年快递员,极兔有底薪,单件派费1.4元,比上一份工作单件派费高4毛钱。”李友明对创业邦说。

另外,当下极兔日单量仅占通达系日单量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在快递员工作不完全饱和的情况下,单凭派件未来收入就有增长空间。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2020年9月以前,极兔上海地区的加盟费用低至27400元(包含加盟费1万元、保证金1万元、系统使用费2400元、装修保证金5000元);9月份以后,为了提高末端服务质量,上海区提高了加盟标准,达到57400元,主要上涨部分在保证金。但相比通达系快递动辄上十万、几十万元的加盟费用,极兔的加盟门槛仍然处在较低水平。

极兔还给予商家更低的收件价格。在拼多多开百货店的肖园告诉创业邦,此前她一直使用中通发货,单件最低价为3.4元,最近她换了极兔速递,单件最低价为2.6元。

“极兔比通达系快递在价格上更具优势,其实很适合中低端电商件快递,中低端价格的电商产品讲求低价实惠、薄利多销,每单省几毛钱运费,对客户而言都是一笔可期的收益。”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霍婷洁向创业邦表示。

此外,霍婷洁表示,物流行业以价格优势或者服务优势来获得市场份额,如果以服务好取得溢价,通常是服务于特殊的品类或者行业,比如冷链物流,在传统电商快递这是很难实现的,这时以价格优势换市场份额可能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不差钱的极兔从快递员、加盟商、电商商家等不同维度全方位补贴,与目标市场高度重合的通达系快递打起了价格战。中低端电商件客户并没有太高品牌忠诚度,通常是谁家快递价格低就使用谁家服务,通达系不得不被动应战。

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和电商平台的强势发展,快递行业已进入低毛利时代。2019年圆通快递毛利率为12.06%,较2018年下降0.42个百分点;韵达2019年净利润为26.47亿元,同比下降1.88%;申通2019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4.33亿元,同比下降1.88%

“两通一达”净利润下滑,部分原因是身陷与顺丰价格战的泥潭之中,继续与极兔打价格战无疑雪上加霜,营收压力必然会传导至快递末端网点。快递员派费收入降低,“接私活”、罢工、辞职的情况就会出现今年双11前夕,已有多地爆出快递点倒闭、快递员罢工的新闻。

但极兔自身的弱点也十分明显。

通达系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构建起一张覆盖全国乡镇的基础设施网络。极兔虽有OPPO渠道商助力,基层网点却是配送链条中的薄弱环节。

在很多低线城市及乡镇,极兔需要将快递转寄至其他快递公司的网点。极兔能够快速起势,也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免费使用通达系的网络。

事实上,乡村或者其他难以配送地区,快递末端共配并不少见。在物流资源不足的地区,末端共配可以进一步扩大业务增量,也减少了重复投建的资源浪费。

极兔来势汹汹,并且以价格补贴直捣通达系老窝,部分通达系快递员对派送极兔快递更加积极,这触怒了通达系敏感的神经。申通、圆通、韵达转而大怒,直接在末端攻极兔软肋,掐断其配送网络。

这意味着在低线城市,消费者收货时间可能会延迟,部分偏远乡村甚至无法发货。通常这类情况发生,消费者第一想要投诉的必然是商家,商家就有可能弃用极兔,这正是“两通一达”乐于看到的。

李友明感受到了这种限制,但他并不过于担心。“在部分低线城市配送时效可能会晚一两天,双11前后消费者更多是一次性批量采购,对时效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其实还是会有通达系的加盟网点愿意跟我们合作,毕竟可以赚钱。”李友明对创业邦说。

极兔如何突围?

如果极兔在接下来无网可蹭的情况下依然没有被压垮,能够在时间窗口内建立完备的自有网络,加上拼多多助攻,就有可能绝地反击,在物流行业占据一席之地。

拼多多在物流领域至今没有嫡系部队,大部分订单依赖通达系及中国邮政。

中国邮政是国企,通达系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菜鸟收网,拼多多的崛起让阿里感到忌惮,拼多多显然不能在物流环节受制于人,自建物流或培育嫡系物流成为不得不跨出的一步。

2019年9月底,申通、圆通、中通、韵达集体涨价,每单货物快递费最高涨幅达到70%,这让正在准备双十周年大促的拼多多措手不及。对商家而言,单件快递费涨多少就意味着每寄出一个包裹亏多少,如果压货不发,又会遭到平台罚款,部分商家权衡之下退出大促活动。

目前尚没有足够依据可以证明拼多多与极兔的关系,但对极兔而言,拼多多不公开与极兔的关系,也是对极兔的保护。

截至目前,极兔已对接了拼多多、苏宁易购、抖音、快手等16家店商品平台。极兔维持表面不站队,为其将来开拓新商源保留了后路,不排除与淘宝、京东合作的可能。

霍婷洁向创业邦表示,即使极兔不站队,现阶段拼多多的订单已经可以支撑极兔的业务发展。

事实上,拼多多已推出电子面单,持开放态度平等对待各家快递合作方,使用谁家的快递服务则由商家选择。这有利于促进各家快递之间的竞争,提升服务质量。况且现阶段,有的物流服务极兔还没有能力提供,比如数月前拼多多与国美旗下的安迅物流达成合作,后者提供的是大件服务。

但不可否认的是,极兔正在下沉市场发力,这是其面对“两通一达”封杀之下的突围之路,也与拼多多的发展策略不谋而合。

近日新浪微博上出现了极兔的刷墙广告,画风是这样的。“用极兔速递发货,好山货是时候出山了”“酒香也怕巷子深,极兔速递送出村”,“醋坛子翻了,别慌,拍个照发极兔,一小时免费赔付”……

极兔下乡的刷墙广告(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物流网络覆盖农村之所以艰难,一个重要原因是派件多,收件少。派件付出的成本难以被覆盖,网点难以为继,加盟商自然不愿意兜底。

极兔的刷墙广告中,很多标语是助力农产品上行。在偏远山村,农民对于农产品走出去有着迫切需求,极兔将下乡的消息广而告之,有助于提升网点收件收益。网点自身如果能够自我造血,就会长期成为极兔物流网络中一个末端的节点。

发展策略上的趋同,或许也进一步昭示了极兔和拼多多的亲密关系,这些,都为未来的物流行业格局带来变数。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