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拯救127条人命,连续创业3次,服务65个国家的独角兽企业,如何打造杀手级物联网产品?

创业邦 2021-05-18 11:12

图片

作者丨宇哲

供图丨受访方

繁华的都市之下,往往隐藏着人口密集的“城中村”。

北京东北五环,紧邻望京商区的费家村就是其中之一,在这片0.68平方公里的辖区内,高峰期时流动人口超过2万人。这里,一栋栋自建的小楼和密集的人群,构成了“城中村”的真实缩影,同时老旧的建筑、较高的人口密度,也让其成为具有安全隐患的高风险区域。

据了解,北京朝阳区60%以上的成灾火情都集中在城乡结合部地区。以费家村为例,这里村内房屋建筑密集,消防通道狭窄、人员疏散条件差等,不仅安全隐患高且治安、犯罪等事件频发。显然,像费家村这样的“城中村”一直是社区改造的难点,而在全国这样的老旧小区数量并不少。据住建部数据显示,全国共有老旧小区近16万个,涉及居民超过4200万户,建筑面积约为40亿平方米。

图片

北京费家村

如何解决 “城中村”的安全隐患并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

2017年底,费家村首次引入“智慧型综合管理平台”,对辖区内电、火、人、车等异常情况进行24小时实时感应与秒级预警。方案使用后,“与2018年同比,2019年费家村安全事故降低70%以上”升哲科技智慧社区属地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

“城中村”改造背后,名为SENSORO (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ENSORO)的物联网公司闯入大众视野。这家创办于2013年的物联网企业,被多家投资机构认为是国内物联网行业的独角兽企业,它背后有哪些精彩故事?

图片

迎“难”而上

几年前的杭州保姆案曾轰动一时,这起公共安全的标志性事件,曾在SENSORO内部引发讨论。

当时,SENSORO创始人赵武阳,带领团队在内部进行过案例分析,“我们把这件事所有的卷宗、声音,所有能找的资料全部找出来了,最后我们认为这件事是可以避免的。”赵武阳提到“如果他家里的生命火灾传感器里有一块芯片,当出现意外的时候把这个信息传出来,那么所有事情都可以解决”。

让赵武阳更惊讶的是,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物业不知道是哪栋楼、哪个房间着火了,这是极度夸张的事情。作为物业,在你所管辖的区域,你却不知道哪个地方着火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赵武阳曾指出案件中的严重漏洞。

将时间拉回到2013年创业之初,当时的赵武阳并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进入城市消防领域。建立之初,赵武阳拉着两个合伙人,全身心扑在“传感器”上。作为科技产品迷,赵武阳对诺基亚、微软、英特尔等科技公司的发展史以及技术发展史了然于心。同时,其翻阅国内外相关论文,不断寻求技术研发方面的突破。有了想法后,赵武阳等三人到了供应链最发达的深圳,不断技术研发与打磨迭代产品,甚至耗损率高达70%也在所不惜。

显然,公司从建立之初便定位为技术主导型公司。正是这股“较真”劲儿,让升哲科技在技术上很快实现了行业内领先。其早期研发生产的一款名为“云子”的低功耗蓝牙传感器,比苹果公司iBeacon协议发布(2013年9月)早八个月上市,拥有当时全球最小、最薄的智能传感器模块。

图片

SENSORO产品图

当时赵武阳还曾与一位微软的全球副总裁谈到自己做传感器的想法,因为做传感器需要跨越多个领域的能力,那位副总裁曾断定他们做不出来,为此还下了10万美元的“赌注”。

让这位副总裁惊讶的是,如同鹅卵石大小的传感器真的做出来了,并能精确感知到距其半径15厘米到80米范围内智能手机的智能传感器。虽然那位副总裁没能兑现“赌注”,却因此将SENSORO推荐给了微软加速器。

这款产品的面世,让SENSORO意外收获了多家海外客户,其上市后热销至全球60多个国家,英菲尼迪、联合利华等都成为其客户。

如今的SENSORO已然成为城市级数据服务提供商,可以基于端到端的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构建城市级全域数字化服务网络。但最初的升哲,可以说是在一步步倒逼下,才最终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产品和服务体系。

“我们从传感器到芯片到基站到通信网络,是一步步往前走过来的。就是发现问题,然后再自己去解决问题,就变成了一个链条。”

在“云子”明星传感器产品诞生后,随之而来的是遇到了大规模的传感器管理问题。彼时,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赵武阳与内部多次讨论“是否要做通信基站”,为此赵武阳也曾经历内部团队的质疑。做传感器与做通信基站的难度差异,相当于做运动手环和做手机,对于初创团队来说,无论在技术、团队支持或资金方面都提出了极大挑战,甚至有工程师认为赵武阳的想法是天方夜谭而选择辞职。

巨大的阻力面前,赵武阳没有退缩。

最终团队用一年半的时间突破了通信基站,自研通信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半径可达10公里,可支持多达千级别数量的网络终端设备。不仅如此,他们研发的物联网基站还兼顾了极强的设计感,产品获得素有“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奖、iF工业设计奖以及美国IDEA工业设计金奖,也是目前为止物联网行业唯一获得多项殊荣的产品。

而后,公司用一年半时间再次突破“芯片”,创造出全球最小的双通道物联网芯片。这期间,SENSORO产品不断迭代,技术不断寻求突破,也引来了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抄袭者”,这倒逼SENSORO不断创新。直到公司研发出LPWAN芯片,真正做到了“国内基本上没什么竞争对手”。

从传感器到通信基站再到芯片,SENSORO的产品构架不断升级,在建立起较高的竞争壁垒同时,公司也不断为各行各业创造着重要价值。

图片

拯救127条人命

学技术出身的赵武阳,从大学便开始创业,迄今只上过28天班,升哲科技已是他的第三次创业。

以往的创业经历为赵武阳带来重要的经验,更让其明白如何管理真正的商业化团队,而非止于大学生创业。提到创业的价值,赵武阳曾对团队成员说过一句话:“如果下一位雇主问你做过什么有价值的事情,你可以告诉他,我做过的系统救过127条人命。”

这个数据是如何得出的?“目前我们差不多有将近1万多台物联网通信基站,遍布在全中国25个省,几十万个传感器在时时刻刻运行。当我们发现传感器感到异常的话,我们会用每一套服务体系去监督、去判断这个地方是否有意外。2019年,我们查出来的,相当于从危险里面拉出来人数是127个人。”赵武阳说到。

如今,SENSORO自主研发构建的全域智慧化服务系统,面向城乡治理、数字经济等领域,不仅在上海、宁波等地实现了物联网应用标杆性案例,更在北京实现了国内最早的物联网城市级覆盖,助力智慧城市。

在国家大力发展新基建的背景下,SENSORO帮助了很多像费家村这样的社区改造。目前,其建立的全域智慧化服务,已经在全国25个省份160多个城市落地应用,365天全周期地服务于千家万户。

图片

有趣的是,“费家村”案例还受到东南亚等国家的关注,在一次展会中,柬埔寨国防部通信局的领导了解到升哲的智慧服务方案后,随即安排了到访费家村。此后两个月,升哲的智慧化服务方案成功落地柬埔寨首都金边。

在东南亚国家,金三角一带的走私贩毒一直较为猖獗。SENSORO的系统可以协助这些国家打击毒品犯罪和规模性走私。“他们的关键性区域已经在使用我们的技术”赵武阳告诉创业邦。“比如通过药品追踪,例如感冒药里有麻黄素,那如果某个地方有感冒药的大规模销售,我们可以追踪谁买了这些药,运到了哪里。”

图片

与柬埔寨国防部合作签约

此外,以往在非洲草原上,为了追踪濒危动物,会给这个动物贴一个电子标签,或者装一个小设备,来追踪动物的路径。过去每一两个月就要找到这个动物,为了换追踪器的电池,需要为动物进行麻醉。而在升哲的方案中,可以实现让这个动物在大概几年时间里不用被麻醉,也能长时间地发出稳定的信号,让后边的监管和服务团队知道这个动物的位置。

在国内及全球范围内,SENSORO的系统被越来越多的大范围使用。

在国内,就连海拔4000米的雪域高原也被SENSORO的物联网信号覆盖,其城市级智慧预警服务已在西藏的大昭寺、小昭寺等场所全面部署。2022年,冬奥会将首次在中国举办,云顶冬奥赛场也将引入SENSORO物联网服务应用,近万个联网智能设备将像一个个“天眼”一样,24小时不间断地提供智慧化服务。

SENSORO不仅为城市智慧化管理作出改变,更重要的是,在物联网智慧服务项目中,对于施工部署中投入的所有软硬件设施,SENSORO不会收取一分钱费用。他们不单独卖任何一款产品,甚至还会不定期主动更新设备,以期达成更优秀的服务效果。赵武阳提到,公司的盈利模式是收取运营服务费,其最终是为社会服务的。

强大的技术与产品、极致的自我要求与为社会服务的观念,让升哲拥有了不断超越的可能性。目前,SENSORO在全球65个国家服务,在160多个城市落地。其不仅成为国内物联网行业的佼佼者,更为国内企业的全球化路径做出了示范。那么,如何处理不同国家的文化和产品差异化问题?赵武阳告诉创业邦:“一方面要做到产品的本土化,帮助其切实地解决痛点;另一方面合作时要保持足够的尊重与信任”。

图片

领先的中国力量

能够成为领先级物联网公司,SENSORO在技术与布局方面优势显著,其覆盖了整个物联网领域内的全部链条,包括了芯片、传感器、通信基站、城市级别的大型物联网网络,以及后面的PaaS平台、SaaS平台,甚至包括了线下服务和周边配件,可以说是整个生态的高度浓缩版。

多方优势,让SENSORO受到多家资本青睐。其中,诺基亚成长基金(NGP Capital简称NGP)在SENSORO成立的第二年投资,与其始终保持着深度参与与合作。成立于2005年的NGP,是一家独立运营的风险投资机构,管理着超过12亿美元的资金,诺基亚公司是其唯一的LP。这家全球性的风投基金,围猎美国、欧洲、中国、印度等多国的成长型创新企业,至今已经在全球领域投资了超过100家企业,其中不乏小米、UC、赶集网等中国独角兽公司。

邓元鋆作为这些独角兽公司幕后的“狙击手”,任职NGP董事总经理及管理合伙人八年以来,带领中国团队投资了多家成长型企业。升哲科技更成为NGP在物联网领域捕获的一只“独角兽”企业,NGP看中了升哲哪些特质?邓元鋆告诉创业邦:“他们符合了诺基亚成长基金的四个判断标准”。

即四个P理论,People(人)、Pain point(痛点)、Proof point(验证)、Potential(潜力)。总体来看,邓元鋆总结到:“投资某种程度上是投人,Tony对于技术、未来科技及市场都有较强的敏感性。另外,升哲在做的事情是在寻找未来的新技术,它在创立不久时,已经有了一些合作和应用场景,未来更可以解决多个场景下的痛点,回头来看,它也证实了多种可能性。”加之物联网作为一个庞大的市场,NGP对未来物联网的发展非常看好。

投资升哲之后,NGP为SENSORO提供了很多资源上的支持。赵武阳告诉创业邦:“我们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升哲只是一家小公司,很难想象能够跟大型国企建立深度合作。”但基于诺基亚在通信领域的多年积累,NGP站出来为升哲背书,以此推进了升哲与中国铁塔集团的重要合作,“这在当时的条件下是超乎想象,我们一个100多人的公司,与超过4万人的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

描述当初的合作景象时,赵武阳仿如历历在目。这只是NGP为SENSORO提供的众多资源之一,谈起对NGP及邓元鋆的印象,赵武阳一再强调:“邓总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投资人的身份,更像是一位长者,某种程度来说他不像是一位商人,更像是一位长辈。”在赵武阳看来,无论是邓元鋆亦或NGP,都为升哲打开了更广阔的国际化视野,“他们建立起了我们在商业上的价值观”。

接下来,SENSORO与NGP还将有更进一步的深度合作。而伴随着SENSORO的不断成长,邓元鋆与赵武阳,对中国物联网的发展都抱持着非常大的期待。“中国在物联网方面一定是全球最领先的国家”,赵武阳补充道:“中国的公司在技术上具有碾压级优势”。

的确,自2009 年,中国政府提出“感知中国”理念,物联网被正式列为国家五大新兴战略产业之一,自此我国物联网发展的新纪元开启。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物联网的产业规模已经达到1.7万亿元,十三五期间物联网的总体产业规模保持了20年每年20%的增长速度。

预计到2022年,中国物联网整体市场规模在3.1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在22%左右。如此惊人的增速,不难预见,物联网势必成为全球信息通信行业的万亿元级新兴产业,而中国物联网则以实际的增长速度证明了赶超的可能性。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