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宁德时代无法预见的未来

百略网 2021-08-14 18:21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专栏百略网,作者:王思原,编辑:北渊,图源:图虫。

宁德时代“钠离子电池”的热度还未消散,国信证券一纸研报又将宁德时代送上舆论最高点。

“储能业务将继动力电池后成为宁德第二条‘增长曲线’”、“预计全球 2025/2060 年新增储能需求为175/1632Gwh,为‘确定性’万亿级市场”、“预计宁德终局15%~25%份额,2060年营收中枢1714亿元。”

这份研报将宁德时代以及其所在的储能行业离谱的预测至了2060年。

然而,正当各大机构、散户对这份研报津津乐道之时,宁德时代又向市场抛出了一颗巨型“核弹”。

8月12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拟定增募资不超过582亿元,投向锂电池领域及补充流动资金。

此次巨额定增引起了投资界的巨大震动,消息称兴业证券紧急召开电话会议,五大首席连夜讨论该事件,并有传闻该电话会议被2000名投资者“挤爆”,达到人数上限。

从发布钠离子电池到离谱的研报再到巨额定增,宁德时代一波又一波的热度,到底释放了什么信号呢?

第二曲线在钠离子电池?

2021年5月下旬,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股东大会上透露,将在7月发布钠离子电池,这一消息直接震惊了整个行业。自那以后,宁德时代的股价变开启“火箭式上涨”,从375元一路涨超550元。

2021年7月29日,宁德时代在一场仅十分钟的发布会上宣布推出钠离子电池,随之股价也被抬至582元,市值一举超过1.3万亿元。

据介绍,与传统三元锂等锂电池相比,钠离子电池在能量密度、快充效率、低温性能以及结构创新等方面均有着明显优势。

“历史性时刻”、“石油霸权面临熄火”、“宁德时代引爆能源革命”等等一系列话题充斥着投资者的眼球,整个市场也充满兴奋。

但是兴奋过后,还是需要冷静思考,钠离子电池真的会成为宁德时代的“第二增长曲线”吗?未来动力电池领域,真的有钠离子电池的一席之地吗?

首先从技术角度看,钠离子电池新鲜但也不新鲜。

因为这项技术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就已经开启研究,几乎与锂电同步,并且两者的电化学原理,基本一致:金属离子通过电解液、隔膜在正负极之间运动,实现充放电。钠离子、锂离子就像是正负极之间的搬运工。

但因为两者的离子差别,导致钠电没有受到太多重视。锂离子小巧,更容易在各种物质中自如穿梭;钠离子大且重,容易让电极材料体积膨胀或者失活,因此能量密度低、循环寿命短。

在这种情况下,锂离子电池迅速发展起来,并且早已实现商业化,钠离子电池则陷入停滞不进的状态。直到2010年前后,电池中正负极材料得到突破,钠离子电池才缓慢开始落地。

宁德时代也并非第一个布局钠离子电池的企业,去年9月中科海钠的钠离子电池产品就已量产,当时电芯产能可达30万只/月,为全球首款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钠离子电池。

而说他新鲜也很好理解,因为相比目前主流的锂离子电池,钠离子电池中的正负极材料以及电解质都不一样。钠离子电池正负极不再依赖钴、镍这些稀有金属。

按宁德时代在发布会上的介绍,第一代钠离子电池正极材料采用的是普鲁士白和层状氧化物,而负极材料为硬碳,加上适配的新型电解液,不仅提升了能量密度,更重要地,解决了钠离子电池在循环过程中的材料衰减。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发布会上曾说,这属于“电池化学体系”的创新。

但事实上,钠离子电池技术并不算一种创新技术,目前钠离子电池取得的新成绩,本质上应该归结为技术的迭代,因为目前无论是宁德时代还是中科海钠发布的钠离子电池,都无法解决钠离子电池的根本短板,能量密度偏低、电池寿命低于锂电池。

按照宁德时代公布的数据,本次推出的钠离子电池,单体电芯能量密度160Wh/kg,参照行业平均水平,只能算入门级,这也是钠离子与锂离子相比存在的天然劣势。并且虽然续航在电动车上的热度有降温趋势,但是续航门槛正在逐渐拉高,尤其是对大型电动车产品,所以钠离子电池想要应用在实际电车产品上,必须要达到这个行业最低标准。

此外,钠离子电池的循环寿命也是个问题。循环寿命可达6000次左右,三元锂电池循环寿命可达3000次左右,但是钠离子电池的循环寿命仅在1500次左右。可以说在循环寿命上,钠离子电池几乎是完败。

当然,钠离子电池的优势也十分明显,就是成本低,目前全球钠资源非常丰富,且与锂电池相比,钠离子电池材料的材料中无需过度依赖稀有金属。并且目前锂资源的稀缺以及锂金属价格飙涨,宁德时代这些以锂电池为主的公司需要多元化发展,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上游原材料厂商。

不过建立一整套钠离子电池产业也并不容易。目前生产钠离子电池正负极、电解质等相关材料的企业规模较小,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前期价格上面存在劣势,并且随着磷酸铁锂电池的价格优势以及技术提升,钠离子电池现阶段的造价能否低于锂电池,还是个未知数。

根据宁德时代的预测,钠离子电池产业链至少需要到2023年才能基本成型,但是锂电池的商用化用了10年左右的时间,而且还是在相关政策大力扶持之下,那么在锂电池的竞争下,钠离子产业化配套需要多久才能完善?钠离子电池又需多久才能大规模商用?这些都是问题。

至于宁德时代为什么在这个关头推出钠离子电池,除了想要颠覆行业外,“百略网”认为摆脱对稀有金属的依赖,降低自己的成本,找寻“第二增长曲线”或是更重要一点,但是在种种复杂背景下,宁德时代的钠离子电池究竟会不会成为市场上的“黑马”,还需等待消费者们给出答案。

“离谱”的研报意在何?

40年后,宁德时代还在吗?

极少见到有券商分析师会将一家企业、一个行业的营收、总产值等相关数据预测至几十年以后。

2021年8月4日,国信证券分析师发表一篇名为《宁德时代深度报告-储能篇:第二“增长曲线”的终局探讨》的研究报告。

报告中分析师称储能业务或将成为宁德时代第二增长曲线,并大胆预测宁德时代这一业务2060年的营收表现,保守预计其2060年营收中枢1714亿元,对应市值空间4285亿元,占据15%-25%市场份额。

但是,要知道腾讯至今也才23年而已,20年前你可曾会想到腾讯会发展成现在的巨无霸吗?20年前的你无法预知20年后的现在,那现在的你又哪来的自信站在当下这个百年大变局的关口,预测40年后情况呢?

类似预测正常情况下也只是三到五年,最多也都在十年之内。那么,为什么会有券商分析师给到宁德时代40年后的预期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宁德时代当前热度实在太高,已经成为了新的基金持有人、基金管理人以及券商分析师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现在宁德时代已经超越五粮液成为基金抱团的第二名,仅次于茅台,那么就意味着在未来,宁德时代如果上涨,与之相关的基金也大概率会上涨,券商机构有故事可讲。

所以各大基金以及券商机构似乎都在“用脚投票”似的为宁德时代摇旗呐喊。如果靠着市场支撑、业绩支撑持续上涨,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如果靠着基金抱团持续上涨,那么宁德时代很可能成为“第二茅台”。

茅台从三万亿跌倒二万亿,并不是茅台这家企业出现了问题,而是此前抱团取暖的基金们受到了一次信任的背叛和互相的踩踏。

坦白的讲,该预测很可能是基于2060年完全能够实现碳中和的条件下,宁德时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市占率,但这种甚至超过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的预测,难免会给人“神棍预测”的感觉。

《对冲基金风云录》里这样说过,“他们的判断是基于事实和数据这两个基本维度,而他们参与的这场游戏却是在情绪的第三维和梦想的第四维上展开的。”

目前宁德时代150倍以上的动态市盈率,基本上已经来到了情绪的第三维和梦想的第四维,高市盈率反应的是大家对其优秀业绩的一致性预期,后期无论是上涨、下跌还是横盘都是有可能的,但无论如何,参与投资的人大多是很难预测40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做交易,走一步看一步就够了。

582亿定增足够“疯狂”

你必须承认,宁德时代这就是一场“豪赌”。

8月12日晚间,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宣布再融资582亿元投资6个锂电池项目和自身补充流动资金需要。

此消息一出,引起了投资界巨大震动,甚至有消息称兴业证券为此紧急召开电话会议,五大首席连夜讨论该事件,并有传闻该电话会议也被2000名投资者“挤爆”,达到人数上限。

而反映到第二天的二级市场上,8月13日宁德时代大幅低开4.38%后一度反涨5.56%,最终以0.01%的涨幅收场,但当天放出了史无前例的140.9亿元这一成交金额。

582亿元即便是对于市值已经超过万亿的宁德时代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2020年宁德时代的营收也仅503亿元,净利润更是只有55亿元,也就是说,宁德时代要干“10年才赚了1次定增的钱”。

整个A股4400多家上市公司中,仅有265家公司的市值超过582亿元。宁德时代这波增发,相当于内部IPO了一个A股排名前300的大公司。虽然此前A股也有规模超过500亿元的再融资,但像宁德时代这样定增投入实业扩大再生产的,屈指可数。

与一年前宁德时代200亿元的再融资不同,彼时再融资是自有资金,而本次是二级市场,并且如此巨额难免会对二级市场造成利空。

因为在二级市场再融资本质上是属于“抽血”行为,历史数据显示,再融资对A股市场的冲击多数为负面:2008年1月20日中国平安抛出1600亿元再融资方案(最后被叫停),导致后两个交易日上证指数崩跌超10%,彻底终结了之前的牛市;2008年2月20日浦发银行再融资1200亿元,导致上证指数5天狂跌12.19%;此后中国联通与深发展都出现了再融资传闻,尽管辟谣,然而还是没能挡住股市暴跌的步伐;2018年3月12日农业银行再融资1000亿元,次日沪指终结春季行情进入长达10个月的大跌行情。

虽然当前A股市场容量已经非常庞大,宁德时代这次融资不可能再像几年十几年前那样产生巨大的负面效应,但是利空的事实还是无法改变。

对于宁德时代本身来说,此次定增也是一次明显的利空。

因为现在宁德时代的估值已经很高,市盈率在200倍左右,其最大竞争对手LG化学只有100倍(目前LG化学出货已经十分接近宁德时代)。即便以后宁德时代仍然能够保持高速增长,也不一定能支撑宁德时代如此高的估值。

而且现在宁德时代已经过了高速增长阶段。2018年宁德时代利润率为34.1%,2020年已经下降到26.6%,并且随着市场格局竞争进一步加剧,利润率也还会继续降低。

此外,宁德时代虽然技术上在行业内较为领先,但并不存在绝对技术优势,因为动力电池的市场门槛并不高,其竞争对手也发展很快,特斯拉、比亚迪等新能源车企都已经进入动力电池领域,蓝海市场的宁德时代是巨无霸,但是红海市场的宁德时代还能否继续保持优势就很难说了。

事实上,本次宁德时代定增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扩大自身产能,巩固市场老大的地位,也就意味着宁德时代把未来3-5年的业务重心还是压到了电池业务上。但这样的做法是否有利于宁德时代长期发展,有待观望。

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本质上依赖的是它的软件,也就是所谓电池管理系统,硬件是没有任何壁垒的,各家都能做出来,唯独软件类才是其他家做不出的。

但是停滞不前迟早会被超越,这是亘古不变的原理,只是时间和资本的问题,也就是是说,宁德时代如果一直靠电池技术、电池业务是很难做到不被超越。

而宁德时代如果想要保持增长,持续创造新高,趁着现在还是产品优势、谈判优势,投资头部智能汽车或许才是最好的出路。

硬件就如同摩尔定律,一直会持续增长,直到超过正态分布的顶点,就没有了核心竞争力。简单来说就是,电池续航2000公里和电池续航1000公里是一样的,因为用户的需求就是1000公里,这种情况下,性价比的优势反而要比技术优势要大,也就是说,宁德时代想要持续靠技术来保持增长在未来会很难。

宁德时代是一家TO B企业,但是其真正的消费群体都在C端,所以宁德时代想要长期生存下去就需要瞄准C端消费者且深度绑定新能源车型,这样就可以使自己一直处在需求端配置站在真正的消费群体里进行研发,且不愁销量,也不必自己一直闭门造车。

此次定增用于扩大产能能够给宁德时代带来的长期效果理论上是不如扩展赛道。但是资本逐利,短期来看,股价上涨带来的利润是远比卖电池来的简单粗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