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网约车大战重启,“黑车”、乱象重出江湖?

连线Insight 2022-01-21 10:56

伴随着各大平台的扩张,乘客投诉率也在暴涨。

新一轮的网约车大战正在进行中。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258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3家。2021年12月共收到订单信息68123万单,环比上升9.3%。

当各大平台明争暗夺市场份额时,各种乱象也接踵而来。

据连线Insight了解,多位用户表示,自从去年7月开始,一方面是发现不同平台的优惠券变多了,打车更便宜了,但另一面遇到的拒载、私下收费情况也增多了。

“我没想到,我按照司机要求在线下付了钱,他在线上不结单,另外多收我一笔钱。”张威表示,此后对网约车司机的警惕性又多了一分。

除了用户遇到各种乱象,一些不知名的网约车平台,也在诱导未获得网约车资质的司机加盟,进而增加自己平台的运力。

但殊不知,这只会进一步扰乱市场秩序,影响整个行业生态。因此,从去年中下旬开始,各类监管机构也加大了对网约车平台的整治力度,各个城市也颁布了对网约车合规化的工作进度。

网约车角逐下半场,价格战已经重启,合规化和用户体验是竞争的关键,2022年开年,出行市场的战火更旺了。

野蛮扩张时代再度来临

“打车吗?T3出行优惠多,打车便宜。”

元旦假期,吴洋刚走出扬州高铁站,一位地推人员就凑上前宣传T3出行,并不断强调用T3出行打车比其他平台便宜很多,元旦期间还能获得多张5到8折打车券。

“我们其实已经在其他平台打到车了,如果取消的话要付3元取消费。但那个地推小哥直接说可以报销取消费,而且T3出行的车还能开到出站的路口来接,不用我们走出去。”一番商讨之下,吴洋最终选择下载T3出行重新打车。

吴洋的经历只是网约车行业再度进行野蛮扩张的一个缩影。去年中旬开始,各大网约车平台为抢占市场份额,加大补贴力度拉拢用户、招募司机,试图重新瓜分市场版图。

连线Insight梳理发现,去年7月开始,各大网约车平台动作频频。原本驻扎南京、武汉等城市的T3出行,决定在8月突击开通15个城市,目标日均单量突破百万,更有关于T3出行号召全员开启战斗模式的消息流出。

高德打车也在去年7月宣布暑期将推出“暑期免佣季”活动,7月到9月将采取多种形式的“免佣”政策,帮助司机增加收入。甚至早已沉寂多年的易到用车也“复活”,宣布了调整后的佣金比例和转型方向。

“我就是看高德推出了免佣政策,这样可以比其他平台多赚点钱,才来注册了高德平台跑车。”一位网约车司机向连线Insight表示。

各家平台紧急开通城市、提高运力只是一方面,更疯狂的抢人大战出现在用户端。

去年7月,曹操出行推出“拉新人得现金”的活动:邀请3位新人注册成单,最高可以提现60元,同时邀请3名好友为自己助力,还可以获得大额打车券;高德打车最初给到用户限时领取100元打车券的活动,后来针对新、老用户都给出了折扣;享道出行则强调“单单立减”“新老用户皆可领取”;如祺出行给出新人礼包最高价值150元的优惠;哈啰出行也给到了新用户15元的免单奖励……

“原本我打其他平台的车,需要花费30元车费,后来我用了T3出行的优惠券,最后只花了15元左右,便宜了一半。后来我们在扬州游玩的时候,都用T3出行打车了。”吴洋表示。

亦有多位用户向连线Insight表示,现在打车都会先在多个平台看下哪家优惠多,随后再选择哪家平台打车,“突然感觉回到了以前打车似乎不花钱的时候”。

各家平台的补贴策略起到了显著效果。据交通运输部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7月绝大多数二三线网约车平台订单数量环比大幅上涨。其中曹操出行环比增长32.2%,如祺出行环比增长63.7%,首汽约车环比增长40.8%,享道出行订单量环比增长23.1%。

与此同时,2021年7月国内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有17家。与上月相比,新增了携华出行、招招出行、伴个桔子、去哪儿专车、及时用车5家平台。

伴随着各大平台的扩张,其投诉率也都创下了新高。据黑猫投诉统计,2021年7月高德打车投诉环比增加168%,同比暴增1131%;T3出行投诉环比增加23.2%,同比暴增1162%。

野蛮扩张之下的隐忧随之显现,这伴随着的是一系列拒载、乱收费、无证上岗等乱象。

私下收费、锁车要钱,网约车乱象再起

随着咔哒一声,张威发现这辆出租车的门打不开了。

“你扫了这个微信付完钱才能下车,否则咱们就一直耗着。”出租车司机对张威说道。

由于赶时间上班,张威只能按照指示,扫了司机的私人微信收款码给钱。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该司机并没有及时在线上平台结单,反而又跑了一个多小时车才结单,这导致张威还要额外支付线上未结单的订单 。

“我是在高德平台打到的这辆出租车,因为高德是自动免密支付车费,所以我看到弹出的支付消息才知道自己又付了一次钱,而且司机多跑的路程还要我付钱。”张威表示。

在网约车野蛮扩张时期,张威的遭遇并不是个例,私下收费似乎成为了行业潜规则。

今年1月初,韩云舒在高德平台打到一辆及时用车平台旗下的网约车,她在上车后报了手机尾号后,没想到司机直接说路程太远,要求加价20元才走。而在韩云舒拒绝准备下车后,司机立马改口说加价10元也能走。

“我打车的地方比较偏,当时等这辆车已经花了10分钟,想着再打一辆新车可能赶不上办事了,无奈我也就同意加价10元。”韩云舒表示。

不过,让韩云舒难受的是,在她向司机的私人微信付了加价费后。司机还在开车途中找了个人打电话,吐槽说自己现在接的单子太远,行业规则就是要加钱才能走。

“这司机明显指桑骂槐,虽然没有直接说我,但在车里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吐槽的是我。我当时只有一个人,也不敢说什么。”韩云舒表示。

更让她气愤的是,在她向及时用车平台投诉该司机的行为后,平台并没有对司机做出实质性处罚,只是口头上向她回复表示:平台已经对该司机进行管控教育,会加强对司机的管控,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平台没有向我展示对司机的处罚记录,一句话就搪塞过去。我怎么能相信司机真正受到了处罚,这明显是在偏袒司机。”韩云舒表示。

当网约车平台没有作为时,只会加剧各种乱象频频显现。

据新民晚报报道,市民龚先生通过高德平台打车时,竟叫来了一辆疑似“冒牌”出租车。“车辆装着顶灯和计价器,却没有服务卡,司机全程都没有打开计价器。”龚先生向新民晚报表示,由于赶时间,车辆到达目的地后,他赶忙付款后就下车了。

追根溯源,各类乘客端乱象再起的背后,主要是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争夺。目前,平台们都需要更多的司机来争夺市场。

去年11月底,网约车司机董飞了解到高德平台抽佣较少,于是注册了高德平台,希望可以多挣点钱。

“由于我只有人证,没有车证,我还担心过不了审核,但第二天我就发现自己过了审核,可以在高德上接单了。但因为只有人证,我只能接即时用车平台的订单。”董飞表示。

需要说明的是,根据交通运输部颁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从事网约车经营业务的个人,必须同时具备“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俗称车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俗称人证),才能开展网约车经营服务。

由于汽车办理车证后,车辆属性会变为营运车辆,而国家对营运车辆有八年或60万公里强制报废的硬性规定,而且车辆转为营运车后,还会多一笔保险费。因此,很多司机不愿意将自己的车辆变为营运车,这也就造成现在很多网约车其实都属于不合规的“黑车”。

董飞收到的处罚通知,图源受访者

果不其然,董飞在第一天跑车时,直接被当地交通运管部门抓获没有车证。尽管他解释自己有人证,也通过了平台审核才敢接单,但运管部门需要检验双证齐全,缺失车证的董飞当即被罚了两万元,这让他很无奈。

“如果我不符合接单规范,平台干脆直接拒绝我,为什么还要通过审核。现在出了事情,平台将责任全推到了我的身上,完全不负责任。”董飞表示。

可见,如果网约车平台不作为,必将直接造成司乘端的各种乱象,而这也将影响它们后续的口碑和市场份额。

出行下半场,比拼合规和体验

去年7月,正是各大网约车平台竞争最激烈的时候。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1年7月底,全国共有24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5家;7月份共收到订单信息77656.4万单,环比上升10.7%。

野蛮扩张之后,各大网约车平台的订单量增加了,但合规率却在不断下滑。

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7月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有17家。当月订单合规率环比下降的平台近6成,接单车辆合规率环比下降的平台约53%。

随即,监管开始加强管理。2021年9月1日,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5部门,对T3出行、曹操出行、高德、嘀嗒出行等11家网约车平台进行联合约谈。监管方指出,部分平台公司通过多种营销手段,恶性竞争,要求各平台尊重市场规则,进一步规范经营行为,不得利用资本恶性竞争、无序扩张。

次月,在中国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七届四次理事会(扩大)会议上,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城市交通管理处副处长马明也提到交通部下一步重点推进的工作,包括加快网约车合规化进程。

由此,网约车平台竞争的后半场,比拼重点在于合规。而从去年中下旬开始,全国各个城市也在对网约车无证经营进行整顿查处。

去年9月27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联合市公安局交警总队、市道运局等多部门对网约车平台开展联合约谈,要求各平台公司坚守依法合规经营底线,严格执行平台、车辆和驾驶员“三项许可”制度,加快清退平台既有的不合规车辆和驾驶员。并公布从2021年以来,上海共计查获“四轮机动车”非法客运案件6146件,查处网约车平台违法违规案件854件。

此后,太原市、郑州市、徐州市都出台了网约车合规化的相关工作方案,均表示将全面开展清退不合规车辆和人员。郑州市还明确了具体时间,表示在2022年5月1日后,对于仍没有完成合规化的平台公司,将予以暂停郑州市经营服务、下架 APP等处罚,直至吊销平台经营许可。

多位网约车司机也向连线Insight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明显感觉查处力度变大了,证件不齐全的司机都不敢去火车站、汽车站等地方跑车。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在加强网约车合规化的进程时,也在保障网约车司机的权益。

2021年11月30日,交通运输部等八部门发布《关于加强交通运输新业态从业人员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指出各地相关部门要督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企业向驾驶员和乘客等相关方公告计价规则、收入分配规则,每次订单完成后,在驾驶员端应同时列明订单的乘客支付总金额、驾驶员劳动报酬,并显示乘客支付总金额减去驾驶员劳动报酬后与乘客支付总金额的比例(即抽成),保障驾驶员知情权和监督权。

“现在平台抽成真的越来越高了,不然我也不会去注册多个平台跑车。我们也希望平台能够稳定点,抽成少点,这样我们能多赚点钱,也不用一直换平台。”董飞表示。

网约车平台的“补贴大战”终会结束,最终各家比拼的还是合规、服务和体验,这才是网约车平台应该重点拓展的方向。

(应受访者要求,张威、董飞、韩云舒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