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年入八位数,这家贝佐斯投资的公司,想取代NBA

创业邦 2022-10-13 11:39

估值35亿,杜兰特、安东尼等NBA巨星都是投资人。

图片

作者丨三水

编辑丨海腰

图源丨Overtime官方

不少喜欢蔡恩·威廉森的球迷可能都看过这样一段视频:

视频中16岁的蔡恩正在和哈米杜·迪亚洛(后效力于雷霆队和活塞队,2019年夺得NBA全明星扣篮大赛冠军)进行扣篮比赛;一段解说后,接下来镜头转到了蔡恩在南卡罗来纳州斯巴达堡体育馆的360度旋转扣篮;随后是十七岁的蔡恩展示风车式扣篮、反身扣篮……一个又一个的高光时刻层出不穷。

这是2019年蔡恩参加NBA选秀时期,初创公司Overtime为其制作的一段回顾成长的视频。疯狂的传播给蔡恩带来更多知名度的同时,也让背后的视频制作公司Overtime迅速出圈。

图片

Overtime:“蔡恩真的做到了@蔡恩-威廉森”

2018年9月19日

今年8月,Overtime刚刚完成了1亿美元的D轮的融资,由自由媒体集团(Liberty Media Corporation)领投,投后估值超5亿美元。

Overtime的投资阵容星光璀璨,包括前NBA总裁大卫·斯特恩、NBA球星凯文·杜兰特、卡梅隆·安东尼、德文·布克、克莱·汤普森、特雷·杨等。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也在C轮融资时加入,D轮再次跟投。

Overtime的机构投资方包括a16z、Box Gruop、Greycroft、星火资本、Sapphire Ventures等一线投资机构。

Sapphire Sport合伙人Michael Spirito在参与C轮投资时提到,Overtime仅用五年的时间便成长为一个无与伦比的品牌和全球化的社区。更多资本的涌入也反映了其在市场中的领先地位及更多的增长机会。

“几年来,我们的收入一直是八位数,而且每年都翻一番。”Overtime联合创始人扎克·韦纳这样形容道。

抓住Z世代靠短视频

Overtime因蔡恩出圈以前,只是一家成立3年、上线运营2年的初创公司。

但从一开始, Overtime就致力于改变整个美国体育界的游戏规则。

首先是抓住年轻受众的定位。创始人丹·波特在美国体育经纪巨头公司WME-IMG担任数字主管时发现,口口声声说要抓住年轻受众的体育媒体和年轻人脱钩了,Z世代早就不喜欢看电视了,比起长达两三个小时的电视体育比赛,他们可能更喜欢在TikTok上刷视频集锦。

数据研究机构Morning consult在早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比起其他年龄层的受众,Z世代普遍不喜欢体育直播。虽然42%的成年人和50%的千禧一代表示每周至少观看一次体育直播,但其中Z世代的比例只有四分之一。此外,Z 世代中“从不”观看体育赛事直播的比例是千禧一代的两倍。

不止如此,在传统媒体受到冲击纷纷寻求变革之际,体育媒体也没能抓住机会,仍在电视时代的老路中徘徊。

波特认为年轻人的需求没能得到应有的重视,对于已经“断线”的Z世代而言,电视压根不是一个好的观看体育运动的载体。加之短视频形式的冲击,长达数小时的转播没有任何竞争性可言。

当然,这并不代表短视频就能称霸体育界。“Z世代不只是想看新闻,他们想制作并参与其中。年轻人喜欢制作和分享自己的视频。”波特曾这样说道。

为此,Overtime刚开始运营时便聘请了一支由自由职业者组成的拍摄团队,在美国各地的高中体育馆拍那些崭露头角的高中运动明星。他们还为这些自由职业者配备了一个专有应用程序,使他们能够立即捕捉、标记并直接将精彩片段上传到平台。

最后,平台通过最热门的社交媒体渠道:TikTok、Instagram、SnapChat、Twitter和Facebook向粉丝们推送。

图片图源:TikTok

对于Overtime的这种形式,NHL首席营销官海蒂·布朗宁(Heidi Browning)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虽然大多数专业或业余的体育机构都想通过社交媒体攻陷Z世代,但性格鲜明的个人运动员才是激发年轻球迷对赛事的触点。年轻人会因为某位运动员关注到其所在的队伍及比赛,他们希望与之建立一对一的情感联系。

不靠赛事转播挣钱

传统体育媒体的商业模式,主要是购买大型体育赛事的版权,并进行版权运营。

例如ESPN最近刚和华特迪士尼公司共同签署了NFL(美国橄榄球大联盟)的转播协议,获得了其在2023年至2027年赛季所有比赛的独家转播权。

国内则可以类比CCTV5、腾讯视频、咪咕视频、资金链断掉前的乐视视频等,争夺的不外乎是足球、篮球等国民接受度比较高的赛事转播权。

有了重大赛事的转播权或独家转播权后,媒体公司便可以通过直播解说赛事、制作相关衍生节目的形式盈利,通常是收取广告费和会员费。不过,相较会员内容付费的收入,广告费才是赚钱的大头。

反观Overtime,其盈利主要依靠社交媒体和电商。

图片

Overtime不转播大型体育赛事,避免了巨额的版权费开支。

有趣的比赛片段及简单、好上手的用户剪辑体验在各个平台吸引了超7千万的关注者,自己平台的月平均观看次数超20亿。而平台上的明星高中运动员也都拥有一定规模的追随者,粉丝效应明显。

此外,Overtime还建立了电商平台,售卖自己品牌的运动服装,从成人到儿童一应俱全。波特曾透露,公司从服装上面赚了数百万美元。

不止如此,Overtime还推出了系列长片内容,包括著名橄榄球运动员和家人的真人秀系列、记录片系列等。以纪录片为例,由美国青少年篮球明星朱利安和贾登纽曼出演的“Hello Newmans”系列在第一季的平均观看时间为1500万分钟。

“只爱看短视频、不爱长视频,是大家对Z世代最大的误解。”韦纳表示。

图片

扎克·韦纳(左)和丹·波特(右)

做社交媒体、运营电商、投资电竞、制作电视节目……这些都只是Overtime商业蓝图中的一部分,波特和韦纳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自己办比赛。

2021年,Overtime宣布创办自己的美国高中生篮球精英联赛(High School Basketball League Overtime Elite)。总裁韦纳公开表示,Overtime Elite依靠广告赞助、授权、销售周边及售卖转播权盈利,与传统联赛主要依托转播权盈利相比,波特更希望Overtime Elite能全面开花。

更短,更激烈,更商业化

为了配合靠短视频和电商赚钱的商业模式,Overtime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创造性地颠覆了NBA新秀选拔系统,另一个是制定自己的联赛比赛规则。

先来看选拔球员的操作。在NBA历史上,绝大部分球员的职业道路都延续了这样的路径:在家乡的高中读4年,在高中联赛期间等待大学球队的选拔;进入大学,加入NCAA(全国大学体育协会),读大学期间或者毕业后参加NBA选秀,最低年龄必须达到19岁。球员在NCAA期间,不能参加商业活动和任何与金钱有关的交易,等于免费为NCAA打比赛(2021年,NCAA终于部分同意球员保留自己的商业肖像权,公司一直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

图片

Overtime Elite为职业篮球运动员开辟了一条新路径:绕开NCAA,自己选拔有潜力的高中球员将其收入联盟麾下,并为其提供10万美元的薪酬。

球员加入后,可以在联盟中实现教育、住宿、培训一条龙服务,并有机会加入NBA。如果球员未能如愿,想要继续读大学,还可以得到Overtime Elite提供的10万美元教育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Overtime还会对球员教授媒体影响力、篮球商业化等课程。

乍一看, Overtime Elite俨然一副慈善家的样子。其实在美国,高中联赛的影响力并不亚于NCAA,不过在原有的模式下,很难实现商业化。

Overtime Elite自行挑选有潜质的球员后,会协助球员运营自己的社交账号,并有专门的团队负责媒体运营。

也就是说,如果能进NBA当然皆大欢喜,如果做不成职业球星,也可以当网红。

类似于一个电影经纪公司,演得好的可以当实力派演员,演的不好的也可以当流量明星,反正都不耽误挣钱。

最终,Overtime Elite组建了27人的队伍,统一在亚特兰大总部生活、训练。

选好人、训练过后便是打比赛了。Overtime Elite完全不在乎NBA的规则,自己制定了自己的联赛规则。

比如,罚球时无论几分球都只投一次,分数按照罚球分计算。例如球员在投3分球时被判犯规,只罚球一次,投中即得3分,投不中得零分;同理,如果在投2分球时被判犯规,也只罚球一次,投中得2分,投不中得零分。

再比如,将篮球比赛中24秒的单次进攻时间缩短为20秒;不管比赛时间多短,哪个队先拿到88分即获得比赛的胜利。

规则的改变,是为了最大程度的减少比赛时间,增加比赛的精彩时刻密度,使其更符合Z世代的观看习惯,更适合社交媒体传播。

比如NBA常见的垃圾时间(一方很快就大比分领先),由于谁先拿到88分就赢,根本不可能在Overtime Elite中出现。

Overtime创始人Daniel Powter曾表示,没有球迷会愿意看球员在场上慢悠悠的罚球两次,罚两次球一分钟都过去了。

除了篮球,Overtime也要对美国人最爱的橄榄球“下手”了。

今年,Overtime推出了名为“OT7”的七对七橄榄球联赛。

中国读者普遍对原有的橄榄球规则并不熟悉。总之,OT7的规则与传统的NFL大相径庭,一切都是为了更符合Z世代的观看习惯,更适合社交媒体传播。

体育行业一直有一个共识,即体育媒体没能抓住媒体和社会变革的机会,传统的体育比赛也越来越不适合当今快节奏,短视频的时代。

以篮球为例,除了铁杆NBA球迷,还有谁会花两个小时,看完一整场篮球比赛?这两个小时中还充斥着罚球,暂停等没那么精彩的时间。

Overtime用实际行动说明了,体育媒体和体育比赛在获取受众和商业化的路上还有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