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已退出春节档群聊

2023-02-03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他”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王动,编辑:花木蓝,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今年的春节档又红火起来了。

票房达到67.58亿的2023年春节档,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二赚钱的春节档,仅次于2021年。

《流浪地球2》与《满江红》双双突破20亿——爆了的不止票房,还有热度。

从《流浪地球》众筹周边,到《满江红》票房风波,从《无名》里王一博的演技,到《深海》的剧情争议……

过年看电影、聊电影,似乎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然而,这是彻头彻尾的“新民俗”。

是谁,让中国观众改变习惯,大过年走进电影院?

一切都要追溯到1997年。

这一年,连续被毙掉三部电影的冯小刚痛定思痛,推出了一部精心打造的“贺岁”电影《甲方乙方》,斩获3600万票房。

而2023年,在这个最具话题度的春节档,年逾七旬的张艺谋依旧在创作前线,后起之秀的郭帆、程耳也推出了新作,但是那个开创了“贺岁片”先河的“小钢炮”,却缄默了。

在影视行业逐渐转暖的这个冬天,曾经的“贺岁片之父”,哪里去了?

1997年与梦想

提起《甲方乙方》,冯小刚不无得意。他在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里这样形容这部电影。

“1997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个导演在中国拍了一部贺岁片,神话般地传遍座座城市,奇迹般堆起了票房的金山。”

1997年,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十年已经接近尾声,富起来的中国人逐渐发现,实现梦想不需要神力,只要有钱就可以。

或者换个说法,有钱,本身就是一种超能力。

影片中的尤老板,就是逐渐成型的第一代富人的缩影。

他开着一辆王健林同款的虎头奔,天天鲍鱼龙虾吃到吐,甚至拥有一座高尔夫球场。

什么都有的人,最渴望的是什么?

尤老板的梦想是过一天穷人的生活。

90年代中国人的肉蛋奶消费量开始激增,但像尤老板一样的富人,已经开始吃野菜了。

从底层发迹的第一代富人,总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像朱元璋一样,即使高坐龙椅,最怀念的还是一口“珍珠翡翠白玉汤”。

天天鲍鱼龙虾吃到吐后,尤老板们开始想念以前“有滋有味”的生活。

在高尔夫球场,甲方乙方签订合同:好梦公司为尤老板实现吃苦受罪之梦想,如果反悔,球场和大奔都归好梦公司。

而主角之一,没戏拍的演员姚远在山村里有一位穷得叮当响的二舅,得,就送那去吧!

在二舅家里,姚远交代:你们吃什么,就给尤老板吃什么。尤老板不答应:得比他们还次!

送完尤老板,好梦公司马上开始忙活下一单,一上头,把尤老板忘了个一干二净。

等他们想起来,尤老板已经寒窑苦等两个月,变成王宝钏。饿得两眼放光的他,已经吃光了全村的鸡和黄鼠狼,再下去该吃人了。看到来接自己的小轿车老泪纵横,这次说什么也不肯下来了。

回村两个月,二舅治好了尤老板的精神内耗。

女明星唐丽是另一个渴望回归平凡的人。当好梦公司为她策划一出“退圈发布会”之后,唐丽曾经门庭若市的别墅,瞬间门可罗雀。

当人走茶凉的女明星反悔时,已经没有后悔药可吃了。

电影的最后一个故事围绕房子进行——杨立新饰演的工厂技术员和太太努力奋斗了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却始终不能如愿,直到妻子在医院确诊癌症晚期。

姚远最终无偿借出了自己的婚房,让那位绝症的太太圆了一个做女主人的梦。

影片中所有人的梦想都是变成其他人——《甲方乙方》其实是一部“变形计”。

孤独的人渴望爱情,怯懦的渴望勇敢,小人物幻想做英雄,富足者偶尔也想体验一点吃苦的滋味。

在身份互换中被改变的不只是顾客,也有几位主角。几人本来只是想捞点快钱,在帮人圆梦的过程中却逐渐动了真情。在影片最后一个梦里,姚远险些把自己的房子都搭进去。

最终,他们发现,无论梦境多么逼真,最后每个人还是要醒来。

对尤老板们来说,好梦一日游只是一场短暂的冒险,但对杨立新们来说,梦醒之后,生活依然如门外的雪花一样寒冷。

“贺岁片之父”的秘密是什么?

在《甲方乙方》之后,冯小刚再接再厉,推出了《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一部4300万,一部3500万。

从贺岁三部曲开始,冯小刚长久地把持着贺岁档,在之后的许多年里,都是中国电影市场上最成功的导演。

冯小刚的秘密是什么?

2000年,阳光卫视的《人生在线》栏目跟拍了冯小刚的一天,在纪录片中,冯小刚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拍片子,就是满足不同人的低级趣味。”

《甲方乙方》来自王朔的原著《你不是一个俗人》。但是这部电影却完全是为那些俗人,以及他们的“低级趣味”打造的。

此处的低级趣味并非贬义词。

80年代到90年代初,中国电影一度收获巨大的国际声望。张艺谋、陈凯歌们在柏林、戛纳和威尼斯攻城略地,风光无限。

但与此同时,中国电影行业正在危机四伏。

电影院的第一个对手,是录像厅。

在韩寒的电影《乘风破浪》里,邓超饰演的主人公徐太浪意外穿越到了90年代,遇到了彭于晏饰演的徐正太,后者正在雄心勃勃地规划自己的事业:

从未来穿越回去的邓超当然知道录像厅没几年好日子了,但是在故事所处的年代,处境比较危险的,其实是电影院。

即使张艺谋和陈凯歌们在海外赚足了吆喝,但在国内,“第五代”却一直处在争议的漩涡里:

《红高粱》被称作“丑化、糟蹋、侮辱中国人的影片”,而《黄土地》则“没有跟上火热的时代步伐,展示了中国蒙昧落后的一面”。

媒体为电影的“艺术性”争得面红耳赤,但中国电影的观众们并不想在电影院接受教育。

当成龙与周润发,邱淑贞和张曼玉们通过录像厅进入中国青年的视野之后,大众纷纷选择用脚投票。

中影曾经在全国多个城市展开调研,发现只要电视台播放《上海滩》与《射雕英雄传》,电影院的票就卖不出去。

在敬业的盗版商手中,香港新上映的电影,只隔一天,碟片就能在广州上线,随后流入中国千千万万的录像厅和普通家庭的VCD里。

随着观影人次如同坐滑梯一般下降,曾经不可一世的电影院,开始纷纷挂上“经营不善”的牌子,最终变成棋牌室与茶楼。

时代变了,不是观众需要电影院,是电影院需要观众。

从贺岁大片,到商业大片

电影导演黄建新回忆,转折点出现在1995年。那一年萧条已久的电影院甚至开始出现排队的盛况,一切都是因为詹姆斯·卡梅隆的《真实的谎言》。

在电影里,年轻的施瓦辛格骑马、跳楼、追车,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看傻了无数观众。

这些观众里也包括黄建新。

他当时有点被镇住了:“这怎么拍?中国电影那时候连这个该怎么拍都不知道。”《真实的谎言》最终票房突破一亿。

那是中国正式开放引进片的第二年。

电影院活了, 但中国电影依然半死不活。观众看港片、看好莱坞电影,就是不看国产片。

怎么办?

在那部跟拍冯小刚的纪录片里,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冯小刚参加中影集团的座谈会。在会议上,主持人指出,冯小刚是当年唯一能赚钱的内地导演。

让冯小刚脱颖而出的,其实就是那四个字:

低级趣味。

低级,是贴近日常生活。

改革开放已近20年,大导演们依然困在“寻根”与“反思”的主题中,他们的作品里只有凝固的历史。

在冯小刚的电影里,观众找到了好莱坞电影和港片中没有的东西:他们自己鲜活的日常生活。

趣味,是轻松愉快的基调。

冯氏贺岁中当然也存在一些思考,但都包裹在了调侃的语气之下,整部电影基于一个原则:大过年的,别给人添堵。

关于趣味,赵本山有一段精辟的论述:

就是我们三百六十五天了都在这个教育的过程当中走过,就这一晚上了,你还教育他有用吗,就让他快乐起来,快乐就是主题,没有别的!

多说一句,《甲方乙方》也是中国第一部导演收入依靠票房分成,而非领取固定收入的电影。

由于要对电影的市场表现负全责,冯小刚大部分的个人表达,都让位给了观众喜好。这是成熟商业电影的典型特征,但在那个年代,有这个意识的中国导演,只有冯小刚。

转变的不仅是冯小刚,他只不过比别人开窍更早一些。

1999年,张艺谋从戛纳撤回了《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2000年,《卧虎藏龙》横空出世,此后中国电影进入大片时代。过去执导现实主义题材的张艺谋、陈凯歌,纷纷告别节展路线,投入商业大片怀抱。

时代的尾声

尽管《甲方乙方》已经是25年前的作品,但所有 人都难以忘怀那个结尾: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他。

在《甲方乙方》中,远去的1997,藏在电影的无数细节里。

泰森大战霍利菲尔德、香港回归、柯受良飞跃黄河、国安9-1申花……

1997年,还有很多事情在银幕之外发生。

鲍家街43号发布了自己的首张专辑,王小波去世,郭敬明与韩寒发表处女作,朱威廉创办“榕树下”,张小龙创业开发Foxmail,贾樟柯拍摄处女作《小武》,湖南电视台新开了一档栏目叫“快乐大本营”……

《甲方乙方》也成为了1997年的一部分。

电影最后那个和房子有关的梦想,让整部电影的底色由荒诞逐渐过渡到悲凉。

电影上映后次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中国正式进入商品房时代,住房与幸福,开始成为相互绑定的关键词。

此后围绕房子,中国大地上诞生了无数的悲喜剧。

2001年的《大腕》里,李成儒饰演的精神病人对着镜头侃侃而谈,自称要建设全北京最高档的公寓,“四千美金(一平米)起,还不打折!”

2022年底,北京的万柳书院小小地火了一下,这个小区的均价超过20万元/平方米。

连精神病人最狂野的幻想,都已经被时代远远甩在身后。

冯小刚自己自然也不能例外。

《非诚勿扰》依然能刷新票房纪录,但口碑已经好坏参半;炒《甲方乙方》冷饭的《私人订制》则差评如潮。

冯小刚最新的作品是电视剧《北辙南辕》,这部电影连缺点都毫无新意——它就和如今的大多数都市剧一样,不接一丝地气。

冯小刚转型的十年里,也是中国电影巨变的十年。

后续的贺岁档经历了野蛮生长,参与者愈发丰富。

《唐人街探案》系列自成宇宙,《流浪地球》开启了科幻片新纪元,《满江红》领跑今年的贺岁档开门红。

喜剧依然是中国市场的票房灵药,但贺岁片已然换了人间。

没有太多人想念冯小刚。

在这场电影年夜饭里,最重要的毕竟是菜色,而不是厨师本人。

就用《甲方乙方》的片尾曲做结吧,

“经历的不必都记起

过去的不会都忘记

有些往事有些回忆

成熟了我也就陶冶了你”

大浪淘沙,各领风骚。

作为一个导演,能有几部作品被人记住,被人怀念,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参考资料

1.人物,黄建新 一个「第五代导演」的选择

2.虹膜,二十年前的冯小刚和电影圈,竟然是这样的

3.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京、津、沪等十一个城市1985年上半年电影市场情况》,收录于:《中国电影年鉴1986》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