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交大校友联手教授干出一个IPO,孙正义押注

2023-05-24
合伙人
上海社区社交
一个专注于服务创业者的垂直社交应用
最近融资:天使轮|数百万人民币|2013-12-31
我要联系
节卡机器人Pre-IPO轮融资10亿元,淡马锡、软银愿景基金等机构联合领投。

图片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原创

作者丨巴里

编辑丨及轶嵘

图源丨节卡机器人

每年用工旺季来临,很多工厂都面临着招不到人的困境。著名企业家曹德旺曾感叹,中国制造业的困境在于,如今的年轻人宁愿当物业保安、送外卖,也不愿在工厂工作。

再加之人口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增加,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开始“机器换人”。

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统计数据,2021年协作机器人单位时间成本仅约6.59元/小时,而人工成本升至37.88元/小时,已接近前者的6倍。随着未来协作机器人生产制造成本的降低,以及人工成本的上涨,二者单位成本差将会持续扩大。

市场对协作机器人的需求,越来越旺盛。

日前,节卡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节卡机器人”)科创板IPO获受理。若上市成功,有望成为“国产协作机器人第一股”。

协作机器人是工业机器人在细分应用场景下的分支,也被叫做协同机械臂,具有体型小、部署灵活、安全性高的特点,更适宜于人机协作的场景。2021年,全球共销售协作机器人3.9万台,节卡机器人的全球市场占有率约为6%。

除节卡机器人外,越疆科技、遨博等协作机器人企业也纷纷启动了上市进程,或将掀起一波上市潮。

图片

上海节卡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李明洋


孙正义投了3亿元,交大校友与教授联手创业

这是一个80后交大校友与教授联手创业的故事。

1981年出生的李明洋,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先是在上海紫泉饮料工业有限公司担任工程师,后来跳槽到利乐包装做销售经理,一干就是7年。

当销售经理时,李明洋敏锐地发现:一条牛奶灌装生产线每小时产出约2.4万盒牛奶,在后端包装环节,每条生产线需要配备很多工人,二班倒或者三班倒工作,重复着展开包装盒、填充泡沫、放入牛奶、封装成箱等动作。这种枯燥、重复的体力劳动,让想进工厂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那么,这些繁琐、重复的工作能不能由机器来代替?这样一个创业想法在李明洋脑海中产生。

虽有作为用户的真实需求,但毫无机器人行业从业经验,李明洋犯了难。

这时,李明洋想到了母校上海交大。2014年,他找到了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副院长、上海交大元知机器人研究院副院长盛鑫军教授。

就这样,李明洋邀请交大的几位教授,一起创办节卡机器人,并入驻上海交通大学创业孵化器。盛鑫军教授成为节卡机器人的创始合伙人。

“节卡”寓意是机器人能“节节胜利”。很快,节卡机器人的第一份智能化系统设计图纸亮相,2014年10月,智能化系统原型机设计完成。凭借着李明洋在饮料包装行业的背景,公司的机械臂逐渐被国内几家乳制品厂商使用,开始了批量供货。

当时,节卡机器人刚好赶上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加快自主化进程的风口。

很长一段时间,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瑞士ABB、德国库卡、安川电机和日本发那科“四大家族”占据了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

在国内,不少机器人企业往往只能在低端拼低价,应用场景也较为单一。而节卡机器人则走了另外一条道路。

在李明洋看来,“我们研发协作机器人,与传统巨头的方向并不一样,要走出适合自己的路。”

图片

图源:节卡机器人

2016年,节卡机器人又为纺织行业龙头企业新乡化纤设计了氨纶自动分级分拣机器人包装系统。此前,这条生产线需要65个人,改造后只需要4个人就能完成,大大节省了人工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经历了约五十次的考察,节卡机器人还成为了丰田汽车的全球供应商。“一般来讲,日本的企业很难接受中国企业的设备,但是我们凭借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实力,赢得这家世界一流企业的尊敬。”李明洋曾骄傲地说到。

而这一大单也帮助节卡机器人撬开了汽车行业的大门。如今,节卡机器人还进入了本田、日产、大众、上汽等汽车巨头企业。

目前,节卡的产品主要包括Zu系列、Pro系列、C系列、MiniCobo系列、Zus 系列、All-in-one共融系列等多种机器人产品,以及机器人工作站和复合机器人产品,工作负载从1kg到20kg。

睿兽分析显示,成立至今,节卡机器人已完成六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14亿元。2022年7月,节卡机器人Pre-IPO轮融资10亿元,由淡马锡、软银愿景基金二期等机构联合领投,创下协作机器人领域单笔最大融资金额,投后估值约为35亿元人民币。

其中,孙正义旗下的软银愿景基金二期,共计投入3个亿。根据招股书,IPO前,其持有节卡机器人7.97%的股权,为第六大股东。热衷于机器人的孙正义,在中国已经投资了优艾智合、思灵机器人、擎朗智能等公司。

IPO前,创始人李明洋直接、间接持有节卡机器人14.87%的股份,合计控制41.63%的表决权,担任公司董事长,为实际控制人;盛鑫军间接持有1.62%股份。


2022年扭亏,年入2.8亿,产能计划扩10倍

目前,节卡机器人的主要业务分为协作机器人整机业务、以及集成设备及自动化产线在内的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其中,协作机器人主要应用于汽车、电子、精密零部件等领域,跨国汽车供应商进和集团、中国中车、立讯精密、东山精密等近年来是公司前五大客户。

图片

节卡协作机器人,图源:节卡机器人

据招股书,2020年至2022年(以下称“报告期内”),节卡机器人收入分别为0.48亿元、1.75亿元及2.8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2%。

其中,机器人整机收入分别为0.39亿元、1.41亿元、2.16亿元,收入占比分别为81%、80%、77%,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机器人系统集成收入分别为0.07亿元、0.31亿元、0.59亿元,收入占比分别为15%、18%、21%。

相比同行,节卡机器人毛利率高于行业均值。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0.27%、49.28%及50.20%,而行业均值分别为30.49%、23.48%及25.58%。

同时,节卡机器人研发费用占比远高于同行。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0.18亿元、0.27亿元、0.48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7.31%、15.27%、16.92%,而行业平均值分别仅为6.57%、6.67%和2.61%。

招股书显示,节卡机器人亏损逐年收窄,并于2022年实现盈利。报告期内,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12.91万元、-1846.38万元及4.4万元,三年累计亏损4454.89万。截至2022年末,节卡机器人未分配利润为-3571.47万,仍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

目前,节卡机器人仍处于不断投入阶段。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238.78万元、-3559.42万元及-1.05亿元,资金需求仍依赖于融资。

如果节卡机器人成功上市,公司将募集约7.5亿元资金。

这其中,节卡机器人分别用于年产5万套智能机器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拟投入募资额分别为4.2亿元、3.06亿元和2400万元。

报告期内,节卡协作机器人整机产量分别为1084台、2871台和4563台,销量分别为599台、2267台和3579台。招股书提到,节卡机器人全球协作机器人的市占率约为6%。

这意味着若募投项目顺利投产,节卡机器人的产能将增加10倍。不过,公司对此表示,如果下游市场增长或市场开拓未及预期,新增产能存在不能被及时消化的风险。

节卡机器人所处的协作机器人赛道,还处于市场的前期发展阶段。

根据IFR数据,近年来全球协作机器人销量持续保持高速增长,2021年全球销量达到3.9万台,同比增长约50%,2017年至2021年的年复合增长率约为37%。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预测,2023年全球协作机器人销量将达8万台,市场规模将接近120亿元,协作机器人市场有望在未来几年延续快速增长趋势。

在上述市场格局下,国内的一些协作机器人企业纷纷启动了上市进程。

除了节卡机器人外,今年1月,越疆科技与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另据媒体报道,遨博计划于今年三季度在科创板上市,目前已确定上市辅导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上海交大跑出一支机器人IPO军团

上海交大在机器人领域,可谓举足轻重。

上海交大是国内最早进行机器人研究的大学之一,1979年建立机器人研究室,在1985年更名为上海交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研究所建有国家精密微特电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安川机器人技术服务中心、飞利浦-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制造联合实验室、以及上海交通大学-ABB研发中心机器人研究所联合实验室等。

最有历史性意义的是,交大机器人所将1990年研制的“上海一号”机器人用于桑塔纳轿车国产化中的转向摇臂焊接,在桑塔纳国产化进程中首次应用了机器人技术。

除了节卡机器人之外,上海交大还跑出了多个机器人独角兽。

上海交大90后硕士,大疆教父李泽湘爱徒张峻彬,从小对机器人有着浓厚的兴趣,曾在2006年拿过国际青少年奥林匹克机器人竞赛金奖。2012年,张峻彬从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念了研究生,2016年创办云鲸智能,推出了扫拖一体机器人,目前已成为机器人赛道的明星独角兽,估值超百亿元。

“血管介入手术机器人第一股”润迈德,联合创始人霍云龙是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力学生物学研究所长聘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微创机器人董事长孙洪斌也同样毕业于上海交大。1998年,孙洪斌在上海交大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微创机器人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业务覆盖腔镜、骨科、泛血管、经自然腔道和经皮穿刺五大“黄金赛道”的手术机器人公司。目前,微创机器人已经在香港上市,市值接近两百亿港元。

在硬科技创业的大背景下,以机器人赛道为代表的交大创业者之所以能够突出重围,与上海交大既有一流学科、又重视科技成果转化的优势密不可分。

根据 2021“软科世界一流学科排名”,上海交通大学6个学科(船舶与海洋工程、生物医学工程、机械工程、冶金工程、通信工程、交通运输工程)排名世界前10,21个学科排名世界前50,其中大多数为理工科。

同时,上海交大极为重视科研成果转化。在上海交大,学校不仅认可教师的创业行为,还会出具开展职务科技成果转化活动的证明。

2021年,上海交大批准新设教师成果转化创业企业17家,完成教师过往创业企业合规化项目18个、涉及48家企业,为5家教师创业企业开具了IPO相关证明。

目前,上海交大已经形成了8项成果转化创新管理制度和决策机制举措,帮助教师创办企业,并且不断开花结果。

2022年,上海交大还探索出“赋权+完成人实施”的方式,将科研成果的70%所有权份额赋予科研团队,剩余的30%份额归学校所有,学校再根据协议将30%的份额转让给科研团队,团队拿到科研成果的全部产权以后,再投入创业公司,吸引社会资本,进行成果转化。

如今,国内不少投资机构甚至会常驻上海交大,以求最快地捕捉到优质项目。

越来越多的交大校友、教授,开始排队IPO敲钟。科研造富的时代,已经来临。

图片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