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超2300元,只活了不到一年!“上海川菜天花板”宣布停业

2023-07-12
明路川关门并非个例,高端餐饮市场的新周期已经来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餐网(ID:hongcan18),作者:周洪楚,编辑:景雪,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头图来源摄图网。

“米其林收割机”甬府餐饮斥巨资打造的高端川菜餐厅“明路川”,关门了。

6月初,被不少人称为“上海川菜的天花板”“中国顶级川菜”“的明路川,正式停业。

去年八月,明路川在上海北外滩高调开业,把川菜卖到了人均2300元以上的价格,一度轰动上海餐饮圈。

然而谁都没想到,才经营了不到一年,明路川就落寞地宣布停业,留下一批不明真相的食客和同行。

开业不到一年,“上海川菜天花板”猝然倒下

追溯明路川停业始末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其背后的甬府餐饮。

上海高端餐饮界,几乎无人不知甬府。这个被誉为沪上第一的高端宁波菜品牌,一直是各大美食榜单包括米其林指南榜单上的常客。

2021年,甬府重金拿下了北外滩来福士东塔顶楼的上下三层(56-58层),计划在此打造一批高端餐厅。

2022年8月,这批高端餐厅正式开业,它们分别是专攻宁波菜的“甬府”,主打高端川菜的“明路川”,以及法式餐厅Les nuages。

据媒体报道,这3家餐厅投资花费高达1.8亿(也有说1.6亿),光是三个餐厅厨房购置的设备投入就高达3000万。

而在这三家餐厅中,又属明路川最受关注。因为,明路川的定位最高端,客单价最高,人均普遍超2300元。

此外,明路川还顶着“川菜大师兰明路+甬府”强强联合的光环。

甬府的高水准出品,已经有口皆碑。而兰明路,则是已故川菜泰斗史正良嫡传弟子,国际公认的川菜大师,川菜出品水平更是不用说了。明路川作为二者的实力之作,很难不吸引眼球。

据了解,明路川主打川味,既有地地道道的传统川菜,也有融入巧思的创意“新菜”,一开业便迅速走红,成为上海高端餐饮圈的新贵,收获了大量好评。

顶级的出品和体验,以及“川菜西做”的巧思,也让不少食客将明路川推上了“神坛”,认为其是“中国顶级川菜”“上海川菜的天花板”。

然而,就是这样众多光环加身的明路川,竟然经营不到一年,就停业了。

5月下旬,陆续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带着“明路川关门”或是“再见明路川”标签的帖子。

“上海川菜天花板”要关门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到访过的食客纷纷表示惊讶、惋惜,并争相前去打卡留念。

6月1日,明路川正式停业。

7月3日,红餐网拨通了明路川门店的电话,试图询问其是否会重新开业,接电话的服务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公司的相关信息。”

截至红餐网发稿日期,明路川仍处于“暂停营业”状态。

高端餐饮,“高处不胜寒”?

明路川停业的原因,至今也众说纷纭。

一位上海的知情人士告诉红餐网,“明路川大概率是要关门了,甬府好像要在原址开一家新品牌的门店。”

在该知情人士看来,明路川是甬府创始人翁拥军的一次大胆尝试,出品、装修、服务以及选址都是顶级的,关门的原因可能在于定价太高,市场接受度低于预期,餐厅的盈利水平不理想。

值得一提的是,明路川的猝然停业,也把上海高端餐饮市场乃至全国高端餐饮市场推到了聚光灯下。

从事餐饮三十多的资深餐饮人、红餐网专栏作者赖林萍直言,“上海的高端餐饮店太多了,人均1000以上的势必要淘汰一批。”

赖林萍告诉红餐网,疫情之前,上海就已经有一批高端餐饮店冒头,而且大部分生意都很火爆,部分门店一两年就收回了成本,有钱的投资人开始疯狂加码高端餐饮。

而疫情期间,上海的高端精致餐饮也率先复苏,这让投资人更加笃定高端餐饮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而后,上海的高端餐饮店便快速增长,近两年开店的数量比疫情前还多。

红餐大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5月10日,上海在营的餐饮门店总数大约为201570家,其中人均客单价在500元以上的餐饮店占比1.35%,而人均客单价高于千元以上的占比0.31%。

这意味着,目前在上海,人均客单价在500元以上的餐饮店,就有2700多家;而人均客单价在1000元以上的餐饮店,约有620余家。

“老百姓手上没钱了,大家都在数着预算消费。过去几年,上海的高端餐饮市场已经非常饱和了,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加之高端餐饮本身服务的就是小众市场,如此境遇下,接下来高端餐饮店关店一大半也很正常。”赖林萍解释道。

赖林萍强调,明路川关门并非个例,上海高端餐饮市场面临的问题也可能是全国高端餐饮市场的缩影。

以广州为例,此前,陶陶居主理人尹江波就曾告诉红餐网,广州人均在千元以上的高端餐饮,今年的日子普遍不太好过。

“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广州一家人均上千的高端餐厅谈事情。那天中午,整个餐厅只有我俩在那里用餐,生意相当惨淡。”尹江波说道。

△图片来源:红餐网摄

再以成都为例,在成都高端餐饮圈深耕十多年的餐饮老炮王生(化名)告诉红餐网,成都90%的高端餐饮店都分布在金融城,竞争已经进入高度胶着的状态。

据王生观察,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一些高端餐厅不惜降价引流,人均1000元及以上的,下调到800元左右;人均500元以上的,下调到大概300元。

“这样的价格战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未来成都高端餐饮可能会有一部分门店被洗牌出局。疫情这几年参与到这场竞争中的创业小白,想撑过3个月都难了。”王生说道。

淘汰赛已经打响,高端餐饮新周期来临

放眼全国,部分高端餐饮品牌发展遇阻,甚至是轰然倒下,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食干家创始人、红餐网专栏作者曾晖分析称,一方面,疫情几年,几个大的产业,比如互联网、地产、金融行业等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大家的商务需求、商务活动都在减少;另一方面,大家的收入都在降低,即便是请客,也希望用更少的钱来完成。

“从今年开始,可以很明显感觉到高端餐饮受到比较大的冲击,这与外部环境的影响不无关系,但更深层来看,餐厅自身的品质参差不齐,才是高端餐饮势能下滑的主要因素。”

曾晖直言,过去几年,不少创业者和投资者涌入高端餐饮这个领域,但很多人并不了解高端餐饮的经营逻辑,以为花一点钱请个好一点的大厨就能取胜,餐厅的服务、营销、客情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在其看来,高端餐饮市场的淘汰赛已经打响,“未来商务宴请,尤其是人均500元往上走的中高端餐饮,必定会经历阵痛期。”

图源:摄图网

不可否认的是,眼下高端餐饮领域仍有一批做得不错的品牌,食客们始终心甘情愿地为它们买单。比如新荣记,一直是中国高端餐饮标杆般的存在。

正如红餐网专栏作者王鹿鹿所说,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有能力消费且有高端餐饮消费需求的人群一直存在,高端餐饮市场即便遭遇洗牌,也不可能会消亡。

在王鹿鹿看来,高端餐厅要跨越周期,还是要遵循经营的底层逻辑,产品为主,体验为辅。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也表示认可,“高端餐饮已经不稀缺了,市场开始‘存量博弈’,品牌是时候比拼自己的实力和品牌内核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