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永激情不减,OPPO艰难跨越

2023-10-25
虽然为人低调,但OPPO创始人陈明永一直保持着奋勇向前的激情,这便给了OPPO进一步跃迁的无限可能。

图片

周董石 | 作者

华生 | 编辑

砺石商业评论 | 出品

1

陈明永“绞杀”哲库

2023年5月12日,OPPO创始人陈明永紧急叫停了OPPO持续4年的造芯计划,终止了哲库业务。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不仅因为哲库对OPPO意义重大,更在于哲库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它的坚定支持者放弃了。

乍闻消息的哲库员工,直呼“不可思议”。他们中不少人甚至翻阅了日历,在确认不是愚人节后,依然没能从震惊中走出来。

对3000多名哲库人而言,这是个晴天霹雳。在2022年底,陈明永还在内部讲话中信誓旦旦,明确表示,“OPPO一定要做芯片,而且要做好。”

向上追溯,自2019年OPPO高调官宣自研芯片后,陈明永几乎在每个关键场合都为哲库站台打气、摇旗呐喊。OPPO也投入了真金白银,在彼时OPPO三年500亿研发投资计划中,自研芯片占了绝对大头。

诚然,在所有自研芯片的手机厂商中,OPPO不是最早的,更不是投入最多的,但陈明永表现出了最大的决心与魄力。

哲库也给予了有力回应。2021年12月,它推出了第一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一年后,又发布了第二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Y;不久前,市场还一度传出哲库自研智能手机应用处理器(AP)进入流片阶段,即将上市......

图片

怎么看,OPPO与哲库都是一次投桃报李、相互成就。陈明永与哲库高层在认知层面也达成了高度默契。在各种场合,他们不断释放信号:自研芯片是推动OPPO高端化的必由之路。

但陈明永的恩师段永平似乎有着不同的看法,对于终止芯片业务,他拍手称快,“改正错误要尽快,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很难说,哲库究竟犯了什么错。如果一定要说,哲库的资源消耗超出了OPPO的承受范围或许是其中之一。

短短四年,陈明永为哲库挖来了3000多员工,这些员工很多来自华为海思、紫光展锐等知名平台。有数据统计,哲库具备5年以上芯片行业经验的工程师占比接近80%。单薪酬一项,OPPO一年便需掏出几十亿。

而且,自研芯片不是一蹴而就,它是一个长期的高资金消耗工程。最致命的是,芯片牵涉多方的复杂性,为OPPO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以至于2017年小米推出自研芯片,雷军在欣喜之余感慨,造芯是九死一生。

但这并非说陈明永最初决定造芯是脑袋一热。相反,这个早年跟随段永平打天下,此后一手创办OPPO,并将其打造成全球前5手机品牌的青年领袖,有着异常清晰的认知与思考。

陈明永曾公开宣誓:“OPPO会抱十年磨一剑的信念,构建最核心的底层硬件技术。”在OPPO发布第一颗自研芯片后,陈明永再次强调,科技公司没有底层核心技术就没有未来,会持续投入资源自研芯片......

哲库CEO刘君也表示,有些技术必须自研,光靠整合不能确保竞争优势。他认为苹果成功的关键是具备产品力、商业生态力以及围绕产品力构建的底层核心技术能力,而后者恰恰是OPPO亟需补强的。

但这些豪迈的宣言,都随着哲库的解散而告终。刘君只能发出一句叹息,“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此时再看陈明永在媒体面前说的那句“我们始终相信,坚持做对的事,走对的路,就不怕远,更不怕难”,顿感五味杂陈。

但如果将构建底层核心技术能力,看作陈明永认定的对的事、对的路,那自研芯片也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件武器而已。换言之,OPPO自研芯片虽然失败了,但陈明永与OPPO依然豪情不减,拾级而上。

2

影像“扳回”高端局

哲库倒下了,但芯片却为OPPO带来了更多的新故事。

2021年12月,哲库推出了第一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从诞生的那一刻起,陈明永便赋予了它推动OPPO手机影像进化的使命。

彼时以ISP计算的去色彩重建效果达到了极限,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手机影像的进一步突破。

陈明永迫不及待地将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所提供的AI影像算法植入了Find X6系列。它替换掉了原有的ISP计算方式,这为OPPO手机影像进化创造了新可能。

图片

期间,陈明永还整合了包括马里亚纳芯片、影像技术中心在内的多方团队,共同打造了一支数百人的影像算法大军,直面Find X6遭遇的影像难题。

这个时期,不止芯片算法,OPPO的整个战略都在押注影像。

2020年,刘作虎从一加回归OPPO。陈明永任命这位喜欢以产品经理自居的高级副总裁担任了OPPO的首席产品官,并赋予他极大的产品自主权。

面对智能手机拍照普遍缺少光影色彩的行业难题,刘作虎投入了更大精力与团队探讨影像进阶之路。这些讨论主要涉及,如何在暗光下实现高清拍摄,如何在长焦镜头下拍得更清晰,甚至是如何从影像发展史中找寻光影进化的答案.......

OPPO最终将突破口放在解决暗光长焦技术难题、赋予拍照光影效果上。从这个视角看,OPPO的影像目标似乎要比聚焦“把人拍美”的vivo大一些。

包括陈明永、刘作虎在内,OPPO管理层开始为影像团队招兵买马。如今,OPPO影像团队突破了千人,每年研发投入也达到了10亿元量级。

OPPO的影像攻坚组也改变了之前的工作逻辑,他们开始更多地主动提出、创造需求,而不是被动等待来自研究所的影像产品以及解决方案。

影像与芯片算法团队协作也变得更加默契。长期沉浸于影像之中的他们坚定了一个想法,让手机拍照沿着单反方向进化。他们尝试将大量的单反照片导入算法学习,让算法经过不断训练学习,了解、识别单反的特点,最终拍出超越单反的现象级照片.......

OPPO影像探索加速了产品迭代升级,也迎合了公司的战略布局。

在陈明永为OPPO规划的战略路径中:一是撬动新兴人群的折叠战略,代表产品为Find N系列;另一个则是冲击高端主流市场的影像战略,代表产品为Find X系列。

与前者相比,后者是OPPO的基本盘,也是OPPO的护城河。而影像技术就像贯穿两者的中轴线,一头牵引当下,一头链接未来,共同打造OPPO的差异化优势。

根据Counterpoint数据,2023年上半年OPPO折叠屏手机市场份额为20%。其中,OPPO Find N2 Flip以31%(小折叠屏手机)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图片

另据IDC数据,2023年第二季度,双旗舰Find X6系列和Find N2 & Flip系列帮助OPPO在600美元以上高端市场份额“杀”入前三。其中,尤其Find X6系列的出色影像能力创造出了超预期的用户体验。

芯片虽然翻车,但陈明永通过影像技术又扳回了一局。近期,OPPO又相继发布了和Find N3 & Flip系列,有望带动OPPO在高端市场的新一轮突破。

3

多元布局“点式”突破

曾几何时,陈明永为OPPO规划出了未来投资三大重点:一是基于自研芯片打造软硬芯垂直整合的系统解决方案;二是基于用户场景打造以多设备为载体的跨端操作系统;三是基于传感器获得海量数据,通过算法赋能软硬件产品。

概括起来,这三大投资重点分别聚焦在自研芯片技术、智能软硬件产品以及软性的数据算法。

考虑到数据广泛依赖于智能硬件形成的海量传感信息,而算法又需要芯片的技术支撑,在芯片之外,智能软硬件产品就成为OPPO的另一重要布局。

如今,在手机之外,OPPO其他产品涵盖了智能电视、智能手环、平板电脑、AR眼镜、智能手表等多个新品类。

2022年2月,OPPO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平板电脑。相比平板电脑,OPPO智能手表的进化要更敏捷。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8月29日,OPPO推出了Watch 4 Pro。

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智能手表几乎适配了所有头部应用,并支持车联互动:可以与理想、比亚迪、长安、岚图、本田、九号电动、雅迪电动等各个企业的产品进行连接。

此外,OPPO Watch 4 Pro配备了8通道心率传感器、16通道血氧传感器、腕温传感器以及ECG心电传感器。加上OPPO自研的运动健康算法,OPPO Watch 4 Pro在日常体验之余,也让健康管理变得更专业。

实际上,Watch并不是OPPO唯一一款聚焦运动健康管理的智能硬件。此前,OPPO还推出了一款名为OHealth H1的家庭智能健康监测仪。

基于OPPO自研技术,OHealth H1可实现医疗级精度的体温、心电、心率、血氧、心肺音听诊、睡眠六大生命健康体征数据整合监测,对健康数据综合管理和远程医疗具有一定的辅助作用。当时国内市场几乎没有同类型的产品,只是市场感知并不强烈。

透过广泛的产品布局,不难发现陈明永为OPPO选择了一条与苹果、小米、华为相似的智能硬件生态路,支撑它们的是强大的硬件生产能力、成本控制能力和供应链能力。

所图甚大的陈明永,显然也想复制上述竞争对手的成功。以传感器、算法和数据为主的软实力以及硬件创新驱动力,是OPPO能够同时布局智能软硬件产品生态的重要支撑。但与头部厂商相比,OPPO在手机之外其他软硬件领域的产品与技术秉赋还是弱了些。

从市场反馈也能看出,除智能手表外,OPPO其他智能产品并无太大声响。

但陈明永正是依靠这种广泛下注、试水的产品逻辑,快速推动OPPO完成新产品的业绩“赛马”。如今OPPO在智能手表领域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国内TOP 3、安卓阵营TOP 1。

从面式覆盖到点式突破,陈明永既是在收缩战线,也是在深度突破。很难定义OPPO智能软硬件探索成功与否,只能说这些产品有成有败,大量产品倒下了换来了个别明星产品的突围。

但具备极大进取心的陈明永,依然在奋勇向前,艰难试水。

4

陈明永与OPPO的艰难跨越

每当我们谈论OPPO时,总会不自觉地想到vivo。

同样的文化渊源,相似的英文命名,接近的公司地址,甚至相似的产品、影像策略,让两家手机品牌被冠以了OV之名。但细究之下,这两家企业又截然不同。

在业务端,vivo更加聚焦手机业务本身,OPPO在手机外还大量布局了智能软硬件产品;在市场端,vivo的竞争优势侧重国内市场,OPPO国内国际市场较为均衡;在产品端,两者以影像破高端局,但vivo重点是把人拍美,OPPO则发力暗光下的长焦拍摄;在战略上,vivo坚持慢一点、好一点,OPPO往往先声夺人,将唯快不破用到极致......

所有不同最终指向了一个共通的原因,创始人性格与经营理念的迥异。vivo掌舵人沈炜低调、保守、稳健,所以vivo的业务进化虽慢,但战略更稳定,方向一经确定便趋于长期持续投入。

陈明永更张扬、更激进与富有冒险精神,所以OPPO产品迭代更快,业务布局更广,战略演进上更具更替性。

图片

从早期主营DVD、MP3等音像产品,到聚焦智能手机,再到智能硬件多元产品,持续迭代变迁是OPPO永恒的关键词。这些不断加速的变化,对掌舵者的能力考验也在不断提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陈明永对“做什么,不做什么”有自己独到的思考。他曾透漏,“人们往往不明白自己要什么,但是对于不要什么,却非常清晰。”

成长在四川万源的陈明永,15岁初中毕业时面临着读师范-回乡教书还是上高中-考大学的人生选择。因为不想被圈在一个小村庄里,他放弃了前者。

2007年,OPPO切入手机赛道。当陈明永看到市场上品牌繁多、盗版猖獗、美观极差的手机后,他坚信这绝对不是OPPO想做的。一年后他以品质更优、印有笑脸的手机,打开了局面。

通过不做什么,明确要做什么,陈明永持续丰富了自己的商业思考:首先排除那些必然错误的答案,其次是权衡风险与代价是否与目标带来的激情相匹配,最后考虑自身是否有比较优势。

比如,当OPPO主营的DVD、MP3成了必错答案,陈明永便果断放弃了它们。再如,最初自研芯片显然不是必错答案,于是陈明永选择了带着激情“杀”了进去,但最终因风险与代价太大而放弃了。

但“非必错便为之”的理念,并不能包打天下。随着市场环境愈发复杂严峻,陈明永早期的这种理念就显得不够高效、不够专注。

如今,陈明永对方向和节奏有了崭新的判断:要选择足够长的赛道,要能够满足人性需求,要做需要长期坚持的事情。

毫无疑问,这个理念是正确的。但在实践中,从更保守的不做什么到更激进的坚定做什么,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其保持战略正确性的难度也在提升。自研芯片,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更具冒险精神的陈明永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OPPO的不确定性,但同样也为OPPO带来了更大的可能性。

正如OPPO一位研发高管在内部所言,OPPO已经进入转型的关键期,越过去,它就有机会成为一家“伟大的科技生态公司”。这就决定了OPPO既要稳健的基本盘,又要坚定的创新与突破。

从市场表现来看,OPPO依靠影像技术进化、高端品牌升级守住了这个基本盘。但自研芯片终止,多元化产品协同效应未能充分显现,还是给OPPO带来了巨大的向上、向外突破的压力。

但无论如何,始终充满激情,奋勇向前的陈明永正一无反顾地带领着OPPO艰难跨越,这便给了OPPO进一步跃迁的无限可能。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